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85章 冰释前嫌(6)
  第485章冰释前嫌

  “璃爷,是要回去么?”岳勇跟在后面,勤快的按下了电梯按钮。

  他说的地方,自然就是林小姐家了。

  权简璃紧蹙着眉头,却什么也没说。

  眼前不断的浮现着那个小女人对他张牙舞爪的样子,为何现在想起来,竟然觉得有些可爱?

  直到上了车,他才轻吐出几个字来,“先去医院!”

  “是璃爷!”有了目的地,岳勇的速度自然加快了不少。

  反正医院跟林小姐的家,也是一个方向。

  空空的走廊里,几个黑衣人二十四小时不休,轮班守候着。这也是权简璃吩咐的。就算权老爷子如今已经不变成如此模样,他还是不放心。

  害怕有人会在背后动什么手脚。

  那个疯子曾经扬言要先对他的家人动手,让他也尝尝失去家人的滋味。

  而且权老爷子为什么会晕倒,至今都还没有调查出来。那么健康的一个人,不可能会突发疾病。这其中一定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而这件事的背后,一定还隐藏着很深的内幕。如果权老爷子的病真的是被什么人陷害,那么对方很有可能就是这次控制权氏股票回落,又暗中买进股份的幕后黑手。

  能有如此心性的人,或许深深隐藏在权家,可是权家的几人,他想了很久,也想不出到底是谁有如此高深的心计。

  如果真的是权家人,那只能说明,隐藏的太深。以至于这么久,他都被蒙蔽其中。

  二人推门而入,权老爷子似乎听到了动静,缓缓睁开眼睛。

  “爸,我来了。”权简璃走到床边坐下,轻轻拉住了权老爷子苍老的手。

  长这么大,也只有权老爷子住院这几日,父子二人才能如此亲密。而在此之前,二人如同两座冰山,谁也不肯被谁融化。

  “呃……呃……”权老爷子紧紧抓着他的手,眼眶泛泪。

  只是几日不见,就觉得度日如年。

  人老了,才会知道谁才是真正关心他的那个。

  本就是不善言辞的父子二人,此时更是相顾无言泪两行。

  “好了爸,这样会伤身体的。”权简璃扯了纸巾出来,帮父亲将眼泪擦干。如此亲昵的动作,让他微微有些不适应。

  权老爷子眨了眨眼睛,明白了他的意思。忽然间转头看着床头桌子上摆放着的那束粉色康乃馨,“妈……妈……”

  “您说什么?”权简璃愣了一下,如果他没听错的话,似乎刚才从父亲口中听到了妈妈的字眼?

  “璃爷,老爷子应该是想说送花的人吧?”岳勇似乎猜到了权老爷子的意思,开口提醒道。

  权简璃这才将目光放在那束粉色康乃馨上。

  小巧的花束,散发着淡淡的香气,却很招人喜欢。

  心,兀然一动,能送这种花的,或许就只有那个小女人了吧?

  “爸,喜欢么?”他修长的指节轻轻抚摸着那束康乃馨,如同抚摸着那个小女人细软的发丝,眼里,尽是温柔。

  “恩……”权老爷子再次含糊发音。

  岳勇也微微愣了一下,没想到,权老爷子跟璃爷间,竟然会有如此平淡的对话。更没有想到,一向不喜欢这些花哨东西的权老爷子,竟然也会接受这样的一束花?

  到底这花是谁送来的?

  看璃爷的表情,似乎已经知道了,不如一会儿再问问璃爷好了。

  “您喜欢就好。”权简璃终究还是无话可说,只那样静静坐在床边,与病床上的老人四目相对。或许,只是这样看着,二人便能明白彼此的心意了吧?

  “呃……小……小……”权老爷子忽然间支吾着什么,情绪有些激动。眼睛直直的盯着沙发的方向。

  权简璃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可是却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

  当看到放在沙发上的报纸的时候,脸瞬间沉了下来。

  岳勇此时也发现了不对劲,匆匆走过去将那份报纸拿了起来,看到上面的巨大标题时,脸色大变。“璃爷,怎么会这样?”

  因为报纸上面巨大封面,便是一处被火烧过的废墟。而标题则是,权氏血亲,火灾殒命。

  匆匆将上面报道的内容看了一遍,无非是介绍了一下小姑从前是如何逃出权家,后来与心上人一起在林子里过着闲云野鹤的生活。

  最后却被有心人陷害,与陪伴了一生的房子共同化为灰烬。

  啪!

  权简璃重重将那份报纸扔在了沙发上,脸色阴沉到了极致。到底是谁,敢明目张胆做出这种事来!?

  岳勇也是愁眉苦脸,“璃爷,我明明已经将消息压下去了,而且当天除了我们几个人外,根本就不会有外人知道啊……”

  后来他派去善后的人,也绝对都是忠心靠谱的,不可能会走漏消息的。

  可是,这消息却又真真实实的登上了报纸,而且速度比他们还要快!

  “璃爷,报纸是每天早上八点半准时发售的,而刊印需要在前一天晚上,最晚的话,也要等到凌晨时分。难道早在出事前,就有人预料到了别墅会着火?”岳勇看着报纸上面的时间分析道。

  权简璃是蹙着眉心,他又何尝不知道这些?

  “看来,对方是有备而来。找!找到将消息卖给媒体的人,就是找到了凶手!”权简璃咬牙切齿,虽然小姑的去世并不是因为那场大火,可是,他依旧要把这笔帐算在那放火的凶手身上。

  而且有一点很奇怪,既然是提前出的消息,为何对方会知道小姑一定会出事?

  难道,小姑的病情对方也知道么?还是说,对方原本就计划要点火,活活烧死小姑。而他们几人的出现,只是一个突发事件。

  对方根本没有料到他们会出现,所以,也就没有来得及更改计划。

  最后,放火和报道都按照原来的计划施行,而小姑的离世,不过是个凑巧?

  不管怎么说,这事太过诡异了。尤其那个放火的人,能做出如此缜密又疯狂的举动来,无疑与那个疯子有异曲同工之嫌。

  “是璃爷,我马上去调查,是谁将这份报纸带进来的!”岳勇开口道。

  如果让别墅着火和小姑离世的事情登上报纸,根本就不是一个结束。更高明的是,要把这个消息告诉权老爷子,让他更加心痛,从而情绪不稳,身体更加无法恢复。

  果然是残忍的报复!

  权简璃牙齿咬的咯咯作响,微微点了点头。

  岳勇便出去询问了。

  权简璃收起脸上的阴沉,再次回到病床上。权老爷子依旧眼巴巴的看着他,想要等他一个解释。

  “爸,对不起……”权简璃嗓音有些沙哑,“我知道您希望我告诉您这个消息是假的。可是……事实如此。小姑她……确实是离开了……不过并不是因为大火。大火那一夜,我也在。我赶去救小姑出来的时候,她就已经没有了气息。不过您放心,她走的很安稳,没有一丝痛苦……我已经命人将小姑好好的安葬了,等您身体恢复了,我们就一起去看小姑好不好?”

  他知道,权老爷子虽然痛心小姑不争气,爱上一个没权没势的男人,还为了那个男人和他翻脸,逃出权家。

  可说到底,那都是他的小妹,尤其年纪大了,权老爷子心里,也还是惦记着小姑的。

  权老爷子再次老泪纵横,双眼布满血红。

  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可是看着那眼泪便能明白,现在的权老爷子,不过是一个失去了妹妹的哥哥而已……

  权简璃也不再说什么,就那样坐在一边静静的陪着,希望权老爷子能快些缓和过来。

  不知道哭了多久,终于通红的双眼眨了眨,示意他离开。

  “好,我先走了爸,您好好休息。”

  “恩……”

  权老爷子有些艰难的点了点头。

  权简璃又细心的帮权老爷子盖好被子,这才转身离开。

  或许这种时候,让他一个人静一静也好。

  走廊里依旧安静的很,这也是权简璃选择住在这一层的原因。

  他一向不喜欢被无关的人打扰。

  几个黑衣人像是做错了事一般不敢说话,却是更打起十二分精神来。

  紧拧着眉头,斜倚在走廊的窗子前,伸手,点燃了一支香烟,狠狠吸了一口,又伸手,将那扇窗子推开。

  顿时,一阵清新的空气飘了进来。

  许是因着这场大雪,空气也变得湿润了许多。

  而且,也没有前几日那么寒冷了。

  春天要到了吧?

  可是,他的春天,却已经结束了。

  墨儿的事,与蝶儿的婚礼,父亲的病重,公司的不安分因素,还有那几个藏在幕后的黑手,每一个,都让他心里感到不安……

  为什么这些事会同时发生?难道其中也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么?

  还有墨儿亲生母亲的事,她曾经说过,母亲的车祸并不像是意外那么简单……

  所有的箭头都直指向那个疯子,可是,如果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个疯子所为,又似乎有些太过于夸张了。

  不过是一个亡命徒而已,又怎么能搅起如此大的风浪?

  眼前忽然浮现出那束粉色的康乃馨,眸光一暗,不知不觉间,进了电梯。

  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站在另一间病房外了。

  推门而入,病床上的老人依旧平静的躺着,似乎只是熟睡了一般。

  墨儿不在。

  他心里,竟然有着深深的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