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86章 冰释前嫌(7)
  第486章冰释前嫌

  只是,当目光落在床头的那两束花上时,怔住了,转眼,便蒙上了一层阴霾。

  粉色的康乃馨,如送老爷子的那束一样。

  可是,更显眼的,却是那束绽放的有些妖魅的香水百合。

  那样的花,墨儿绝不会买来自己送自己的。

  那么,能送她花的,只会是男人。

  男人……

  那么,是羽晨么?还是林初白?

  要不然,是其他的男人?

  只要一想到她收到花时那幸福模样,心底某处的怒火便四下跳蹿。

  猛然间将那束花抓了起来,扔进了一边的垃圾桶里,然后,转身离开。

  明明他曾经送过她那么多的并蒂莲,她却毫不稀罕,反而转手送给了白若雪!现在,竟然还敢收其他男人的花?简直该死!

  砰!

  门被重重摔上,病房里,再次恢复了静谧。

  只是那束被扔在垃圾桶里的香水百合,依旧尽责的散发着甜甜的香气。

  只是,那香气,却有些悲伤……

  回到车上时,岳勇已经等着了。

  “璃爷,您是去探望林小姐的母亲了么?”岳勇从后视镜里看着他问道。

  因为刚才他调查结束回去的时候,璃爷并不在老爷子房间。

  权简璃微微点头,“是谁?”

  简单的两个字,岳勇却明白,璃爷是问他,有没有查出来是谁将那份报纸带进老爷子的房间的。

  “我已经问过了,这几日唯一进过老爷子房间的,就是林小姐和小小姐小少爷,除此以外,并没有其他人进入。监控也看过了,并没有可疑之人,只有照顾老爷子的护士和医生……不过……”

  “说!”权简璃微闭了眸子靠在座椅上,一脸的疲惫。

  岳勇不敢再迟疑,赶紧道,“监控里显示,曾经有一位医生进去的时候,带了帽子和口罩……所以监控里看不到他的脸……据他们报告,那位医生说自己得了感冒,害怕传染给老爷子……所以……他们也就没有再查……”

  说罢,有些提心吊胆的看着璃爷。

  车内狭小的空间,忽然静谧起来。

  权简璃一句话不说,许久,才无力吐出一个字来,“查!”

  “是璃爷!我一定会用尽一切手段,将那个医生查出来的!这医院里的医生只有那么多,一个一个的查,就不信还能有漏网之鱼!”

  权简璃眉头一皱,“若不是医生呢?”

  “呃……”岳勇愣住了,是啊,如果那个人并不是医生,只是冒名的呢?

  似乎感觉到了璃爷身上散发出的阴冷气息,吓得岳勇汗毛直立。

  “对不起璃爷,以后不会再犯这种错误了,总之,我一定会将此事查个清楚!”

  权简璃眼睛都懒得睁开,摆摆手,“走吧。”

  “是璃爷!”

  既然璃爷放他一马,他又如何还敢再追问?

  迅速发动了车子,向着林小姐家驶去。

  权简璃轻轻的开门进去,却见客厅里的灯还亮着。

  顿时有些心虚。

  明明早上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吵得不可开交,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还会再来这里。

  客厅里安安静静的,只有那盏灯亮晃晃的照着。

  刚想要松口气的时候,却瞥见了窝在沙发里熟睡着的人儿。

  地板上,落着一本厚厚的法律书。

  眉头微微一挑,这女人竟然还没放弃那个什么资格证考试?

  她就这么急着想要变强,想要从他身边逃脱么?

  明明,只要乖乖的待在他身边,受他的宠爱就好了。为何还要这么辛苦的学习自己并不擅长的东西?

  可是,就算他再怎么阻拦,她也不会听的吧?

  这个女人的倔强,一向如此。

  俯身,将她横抱起来,向着对门走去。

  林墨歌迷迷糊糊间,只感觉自己的身子越来越轻,如同飘荡在了云朵上一般,飞啊飞啊。

  甚至还有一处温暖,吸引着她去靠近。

  “冷……”

  她呢喃着,向他怀里靠了靠。

  那娇俏的小脸,一个劲的往他怀里钻。

  权简璃身子一僵,这女人只是轻轻一动,他便险些控制不住了……

  小心翼翼将她放在柔软的大床上,本想先去洗澡的,却被她紧紧抓着不肯放手。

  他微微叹息一声,轻柔抚摸着她滑嫩的肌肤,“小妖精,知不知道你现在有多危险?”

  “冷……”怀里的人儿哪里能听得到他的话?只不过把他当成了暖炉而已。

  因为舍不得争开她的手,权简璃只得和衣躺在她身边,将她搂得更紧了一些……

  这一夜,有严重洁癖的璃爷,竟然连澡都没洗,甚至,衣服都没有换,便那样艰难的睡着了。

  可是,他竟没有觉得厌弃,只是,这个小女人在他怀里实在不安分,有好几次,璃爷都差点没忍住,就将她给吞下去……

  清晨的阳光还未洒下,权简璃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许是害怕将身边的人儿吵醒,他下意识便挂断了。

  然后,迷迷蒙蒙的起了床,拿着手机进了浴室。

  正打算要回拨过去的时候,手机再次响了起来,他眉头一皱接了起来,“阿姨,有什么事么?”

  电话那头传来吴玉洁有些疲惫的嗓音,“简璃啊,是不是打扰你休息了?阿姨实在是心急,一整夜一整夜的睡不着觉,没办法了,才给你打电话的……”

  “阿姨您说。”权简璃的脸色依旧阴沉,许是因为美梦被打断,又许是因为,是这个女人打来的。

  “简璃啊,是这样的,你说自从老爷出事以后,这个家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连个可以商量的人都没有……你整天忙着公司的事,阿姨也不好再劳烦你,就想着让幻儿回来,分担一些。可是,幻儿根本就不接我的电话……我是担心,他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吴玉洁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毕竟这个儿子一向花心惯了,万一哪天因为女人的事跟人起了争执,那也不是小事啊。

  “阿姨是想让我帮忙找一下老三?”权简璃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

  “是啊,在这个家里,还是你说话最有威望了,如果是你说的话,老三一定会回来的。就算阿姨求求你了,行么?”

  吴玉洁的嗓音里微微带了哽咽,或许这些天是真的急疯了吧?

  每一个任性的儿子背后,都有一个将她宠惯坏了的母亲。

  “好,我知道了。我会让他回去的。”权简璃淡淡说道。

  一听他答应了,吴玉洁顿时欣喜起来,“真的?太谢谢你了简璃,你也别太累了,有时间了就回家来,阿姨让厨房多做一些菜给你好好补补……总在外面吃,哪里有家里好……”

  “恩,我会的。”

  说罢,他面无表情的挂了电话。

  既然吴玉米洁都给他打电话了,看来是真的找不到权幻了吧?

  真没想到,他竟然成了给别人找儿子的中介了……

  铃铃……

  手机再次响起来,上面闪烁着的名字,如同催命符一般,让他指节冰凉。

  从什么时候开始,就连接她的电话,也成了如此厌恶的事?

  “喂?”他低沉着嗓音,接了起来。

  “简璃!你刚才是在跟谁通电话?为什么会这么久?”电话那头传来胡蝶有些亢奋的声音,似乎是兴师问罪一般。

  权简璃的眉头紧紧拧了起来,“有事么?”

  “简璃,你是不是不要我了?为什么连个电话都不给我打,把我丢在医院里,就再也不来看我了?简璃……我不想再住在医院了,你带我走好不好?我想跟你在一起……我不会捣乱的,只要你让我跟着你就好,我会很安静的,好不好……”

  “再安心住几天,好好休养,时候到了,我会派人去接你。”权简璃的嗓音越了低沉,似乎还有一些隐忍。

  谁料胡蝶根本没有听出他话里的愤怒,依旧咄咄逼人,“不,我的身体早就已经好了,根本不用再休养了啊……简璃,你是不是故意在躲着我?你是不是跟那个叫林墨歌的女人在一起?否则的话为什么要挂我的电话!?简璃,你不能这么对我,是你说过马上就要娶我了,怎么还能再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呢?简璃,你这样对我不公平……”

  公平?

  那她对他公平么?

  每次在他想要跟随自己内心做出选择的时候,她便以性命相要挟,让他一次又一次的猥琐。总是会拿她那些鲜血淋漓的伤口来提醒他,这一切,都是为了他才留下的……

  如今,他都说了要娶她,为何,她还是如此紧抓着不放?

  拳头紧紧握在一起,捏着手机的指节,处处泛白。

  将心头的怒火强压下去,冷冷道,“我以为,你是个识大体的女人。”

  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冷,就那样传进了电话里,将电话那头的胡蝶,激的浑身一个战栗。

  她清楚的知道,简璃生气了。

  刚才还气急败坏的语气,瞬间软了下来,带着哽咽,“对不起简璃,是我错了,我不该跟你发脾气的。对不起简璃,你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我就是太想你了,也太害怕了。我害怕这场婚礼,又会像上次的订婚宴一样,变成一场梦……我真的好害怕一觉醒来这场梦就破碎掉了……简璃,我是个不配拥有幸福的女人,我真的好害怕好不安……”

  听着她又哭又闹又絮叨的话语,权简璃的眉心,早已经拧成了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