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87章 冰释前嫌(8)
  第487章冰释前嫌

  她却还在哭诉着,“简璃,我在医院真的好无聊喔,要不然,我去陪着伯父好不好?他在医院里也没有人照顾,我刚好可以……”

  “好了!你安心在医院住着,其他的事,不用操心!”

  权简璃冷冷说了一句,便果断挂了电话。

  如果再听下去,他也不敢保证会不会发怒。

  或许,这才是他原本的样子吧?

  对于女人,永远都没有任何耐心,当然,除了一个女人外。

  打开淋浴,滚烫的水落在身上,似乎将心头的阴霾和冰冷也驱除了些许。

  在雾气弥漫中,缓缓闭上了眼睛。

  半小时后,换好衣服的他,再次恢复了那个令人生畏的权家二少爷,合体的手工剪裁西装,将他挺拔的身姿衬托得越发英朗。

  看着窝在床上,睡的小脸通红的女人,满是尖刺的心,就那样柔软了下来。

  阳光洒在她脸上,将她的肌肤衬得越发雪白通透。

  忍不住俯身,在她唇边印上轻轻一吻,又似害怕吵醒她那般,轻手轻脚离开……

  睡梦中的林墨歌,哪里知道自己这一夜,有多少次险些落入饿狼的掌中?

  舒服的伸了个懒腰,这一觉,睡得真是舒服啊。

  可是,恩?这是哪?

  这头顶的华丽水晶吊灯,似乎有些熟悉……

  她记得昨天晚上,她是抱着书坐在沙发上学习的啊,怎么一觉醒来就换了地方……

  等等,这房间的装饰,这温暖又厚软的大床,嘶……

  这不是权简璃的家么!?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一咕噜坐了起来,反射性的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睡衣,还好,跟昨天晚上的时候一样。

  身边,也没有那个混蛋的身影。

  可她仍是不敢放心,光着脚丫将每个房间都找了一遍,直到确定那厮不在,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可是,她为什么要松口气?为什么要检查他在不在?

  又没有做亏心事,凭什么这么心虚?

  愤然起身,穿着拖鞋到了自己家门外,想了想,还是敲了门。

  “宝贝儿,起床没有啊?帮妈妈开一下门好不好。”她的声音很低,一边还在想着若是羽寒问起了,她该怎么回答。

  自己一大早的只穿睡衣在外面敲门。

  过道里冷风一吹,凉飕飕的,透心凉啊透心凉。

  权简璃那个混蛋!无缘无故把她抱过去做什么?

  她明明就在沙发上睡的好好的,啊不,她明明就打算要挑灯夜读的,谁稀罕他多管闲事了!

  真是没事干闲的。

  没一会儿,门啪嗒一声打开了,露出羽寒朦胧的小脸来。

  看见门外是妈妈的时候,眨巴着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妈妈,早安。”

  “喔,呵呵,早安……”林墨歌赶紧先进了门,屋子里的热气,才将外面的冷空气隔绝开来。

  “妈妈怎么会在外面?”羽寒果然感觉到奇怪了。

  “呵呵……妈妈是……对,妈妈是出去倒垃圾了,可是忘了带钥匙。”林墨歌随口找了个借口。

  羽寒似乎信了,“喔”了一声,便径直进了餐厅。

  她亦步亦趋跟在后面,却忽然闻到了熟悉的香味,然后,便看到了岳勇那魁梧的身躯。见到她进来,点了点头,“林小姐,快过来一起吃吧。这是璃爷吩咐送来的。”

  “妈妈快来,月儿可是给妈妈留着呢喔……”月儿嘴里咬着包子咧嘴直乐。

  “岳勇?你怎么在这里?啊不,你什么时候来的?”林墨歌顿时有些慌了。

  真是有什么主子就有什么手下啊,权简璃那厮整天往她家里闯就罢了,现在连岳勇都打算扎根在这里了,这两个男人是无家可归么?

  “刚来……”岳勇憨厚回答。

  林墨歌心虚的看了他一眼,再看看羽寒,有种说谎被人拆穿的感觉。

  既然岳勇一早就来了,那她怎么可能才出去倒垃圾呢?看来羽寒这小家伙根本就是故意套她的话啊。

  不过,羽寒优雅的坐在椅子上喝着粥,目不斜视的样子,哪里会让人想到,他刚才心里在想着什么小九九呢?

  羽寒不说,她自己也不会再主动提起来,幸好,月儿只顾着吃,也完全没有意识到,她怎么会从外面回来的。

  似乎自从权简璃来过以后,这两个小家伙已经习惯了两边跑的生活。

  反正对面的房子是爸爸的,这边是妈妈的,爸爸妈妈不分家嘛。

  各怀心思的吃过早餐,岳勇便送两个小家伙去了学校。

  林墨歌则是自己开车去了医院,接下来的日子,应该可以恢复正常了吧?

  先去看看妈妈,然后再去事务所报道。

  因为昨天看初白的模样,似乎又接了新的案子。

  现在妈妈也有人二十四小时照顾,她不必整天都守在这里的,自然要去工作赚钱了。

  推门进去,小护士正在帮闫莎量体温,“林小姐!……”

  “恩,我妈妈情况怎么样了?还是跟以前一样么?”

  “是啊,还是一样。不过睡的很好,这几日身体机能也已经恢复了相信很快就能醒过来呢。”小护士欢快道。

  “希望吧。”林墨歌虽然也是个乐观的人,可是,因为是自己的亲生母亲,所以,不免多了一层担忧。

  小护士要走的时候,忽然又问道,“林小姐,这花好好的,怎么就扔了?多可惜啊。”她指着垃圾桶里的那束香水百合问道。

  小姑娘们都是喜欢花的,看到这么漂亮的花被扔了,自然有些心疼。

  “扔了?”林墨歌微微一愣,她怎么会扔呢?明明昨天好好的插在花瓶里了啊……

  “难道林小姐是不喜欢闻这种花的味道么?我倒是觉得不错呢。林小姐若是不要了,我就修剪一下拿去护士站好了,反正跟消毒水的味道比起来,花香要好的多了呢。”

  “恩,好,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就拿去好了……就这样扔了也怪可惜的。”林墨歌微微叹息一声。

  小护士便开开心心的将垃圾桶里的花都拿了出来,一边还不住的闻一闻,笑的越发灿烂了。

  “对了,昨天我离开以后,是不是还有人来看望过我母亲?”她忽然问道。

  “是啊,权二少来过,不过只待了几分钟便离开了。”小护士如实回答。

  果然,又是权简璃!

  林墨歌气不打一处来,她就知道,这种幼稚的事,除了那个混蛋,没有人能做的出来!

  不过,他怎么知道这束百合是初白送的?

  可就算是初白送的又如何,他凭什么扔她的东西!

  简直不可理喻!

  小护士拿了花,便愉快的走了。

  似乎连那浓郁的花香也带走了不少。

  林墨歌坐回到病床前,帮母亲擦拭着身子,怒火却越来越旺。

  权简璃那个混蛋!这笔帐,她先给他记下!……

  权氏大楼,总裁办公室内。

  权简璃阴沉着脸坐在椅子上,目光却始终落在那两份林墨歌不肯签字的文件上。

  忽然想起早上吴玉洁的那个电话,便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响了许久,对方才接了起来,传来权幻朦朦胧胧的嗓音,“喂?谁啊?”

  “我!”

  他淡淡的一个字,却震得权幻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赶紧讪讪一笑,“呵呵,是老二啊,这是吹的什么风啊?竟然让我们的大忙人给我打电话?”

  “你在哪?”权简璃依旧冷冰冰的。

  “咳咳,自然是在拍摄场地了,最近有个电影要拍,整天都连夜,很辛苦的……我们这种人啊,赚点钱就要拼上老命,不像老二你啊,随便说句话,出个点子,就是几十个亿的时项,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权幻自顾自的说着,根本看不到权简璃越来越阴沉的脸色。

  权简璃一直静静的听着,电话那头便传来一个女人娇媚的声音,“谁啊三少,这么吵……”

  “嘘,没你的事……”权幻似乎压低声音冲着那个女人道。

  然后,对方便噤了声。

  权幻又呵呵一笑,“对了,咱说到哪了?喔对了,我的两个宝贝儿小侄子还好吧?好久没见他们了,还怪想的呢……”

  权简璃终于没了耐心,打断他的话,“我不管你在哪,做什么,马上给我滚回家去!”

  “呃……一大早的这么大火气?难道是蝶儿小姐没能帮你好好泻火?要不要我介绍几个小明星给你认识认识?别看他们年纪小,可该大的地方,都大得很呢……”

  “够了!你母亲要我传达的话我已经传达到了,两天之内,若是不滚回去,小心我封杀了你口中那些小明星!”

  权简璃低吼一声,愤然挂了电话。

  权幻拍拍受了惊吓的小心脏,乖乖,老二也太坏了吧?

  封杀这些小明星可比封杀他还要狠毒啊……

  不过,他到是没有想到,母亲竟然还敢给老二打电话。

  原本他不接母亲的电话,就是不想参与到家里的那个烂摊子里的,可是,看来母亲是不想放过他啊……

  挂了电话,权简璃的心情越发阴翳了,奋力将那两份文件拍到一边,集中精力,看起文件来……

  而郊区的一家医院里,胡蝶幽怨的坐在床上,眼泪啪嗒啪嗒直掉。

  早上简璃不仅挂她的电话,竟然还跟她那么凶。

  从前简璃从来不会这么对她的,不管什么时候说话,都是很温柔的。

  可是,自从林墨歌那个女人回来以后,简璃对她的态度就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