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88章 冰释前嫌(9)
  第488章冰释前嫌

  若雪说的没错,那个女人就是个祸水!如果掉以轻心的话,一定会被她抢走简璃的!

  可是现在简璃已经生了她的气,她也不能再去简璃面前露面了,否则真把简璃惹急了,若是再一怒之下反悔跟她结婚的事,那就全完了。

  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要从简璃的家人入手。

  权简璃的关系,她差不多也清楚了一些。

  能让简璃挂心的,也就只有住院的权老爷子了。

  若是她去医院细心照料,让权老爷子承认了她,那么,简璃一定会感动的吧?

  想到这里,马上又恢复了希望,趁着护士不注意,偷偷溜了出去……

  本就冷清的权家老宅,因着权老爷子住院的事,变得越发冷清了。

  没了权老爷子的威望,权幻便终日不见身影,也难怪吴玉洁会给权简璃打电话求助。

  而老大权希凡一家在郊区另有别墅,自然是不会常来这里的。

  至于两个小家伙,一直都跟林墨歌在一起,更是玩的乐不思蜀,不想回来。他们的爸爸权简璃依旧我行我素,本就不把老宅当成自己的家,如今,连那个唯一有惦念的父亲都不住在这里了,想要再见到他的影子,实乃难上加难。

  只是眨眼间,偌大的家里,就只剩下吴玉洁一人了。那些佣人只管踏实做事,哪里有人敢跟她说什么话解闷。

  这几日更是急火攻心,有很多事要跟儿子商量,可偏偏儿子不争气,连个面都不透,实在是让人窝心。

  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直到天快亮时,才勉强睡去。

  这一觉,便睡到了半晌午。

  起床后,也是浑身没有精神,便吩咐厨房里煮了清胃去火的银耳粥,坐在客厅里慢慢喝着。

  忽然有佣人来报,说是乔律师拜访。

  乔律师是权氏集团资格最老的法律顾问,因为资格足够,所以权简璃当初整改公司老人的时候,并没有把他辞掉。

  而他便是权老爷子放在公司的最大心腹了。

  此时前来,不知道有什么重要的事。

  吴玉洁放下碗,却并没有站起来,只是微微一笑,算是打过招呼,“乔律师。”

  “夫人,看您脸色不太好,是不是这些天没有休息好?”乔律师礼貌问道。

  “乔律师说的是,自从老爷病倒之后,我便整日里胡思乱想,也帮不上什么忙,这急在心上,整日整夜的睡不好觉……”吴玉洁轻皱了眉头道。

  “如此,还真是辛苦夫人了。”乔律师站着,难免有些尴尬。

  吴玉洁似乎也并不想跟他攀谈太多,便先开了口,“不知道乔律师今天到这里有什么事么?”

  因为吴玉洁知道乔律师是权老爷子的心腹,就算是要向他报告什么事,也应该去医院的,而不是来家里。

  “喔,是这样。我昨天去见过权老爷子了,他身体恢复的还不错。便想趁着精神状态好些的时候把没有做完的事都做好。所以便命我来拿一下老爷子的印章。”

  “印章?”吴玉洁愣了一下,忽然有些不好的预感。

  “是啊,权老爷子在医院,所以随身的东西并没有带。还麻烦夫人帮我拿一下。”乔律师微笑着道。

  “喔,好,乔律师请稍等。”吴玉洁说罢,便吩咐了人去倒茶,然后转身进了书房。

  佣人倒了茶放在桌子上,“乔律师请用。”

  “谢谢。”乔律师礼貌一笑,却依旧站着,并没有用茶,甚至连坐也不肯坐。

  书房里,吴玉洁将印章翻了出来,紧紧握在手里。

  眼角处,两道鱼尾纹微微颤抖着,“老爷,您这是要立遗嘱了么?难道这么多年的陪伴,您就一点都不惦念么……”

  许久,她才终于恢复了平静,缓缓下了楼。

  见乔律师依旧挺直的站着,便明白了他的意思。也不便多留,莞尔笑着,“乔律师,这是老爷的印章,不过……是不是跟遗嘱有关?”

  乔律师微微一愣,“抱歉夫人,因为事关重大,恕我无法回答您的问题,那……我先走了。”

  说罢,也不等吴玉洁再说什么,转身离开。

  吴玉洁眼神幽怨的看着他的背影,咬牙切齿……

  市中心医院,高级贵宾病房外,一道纤瘦的身体正被几个黑衣人挡在外面。

  “你们让我进去吧,我真是简璃的未婚妻,我们下周就要举行婚礼了……”胡蝶已经跟他们说了许久了。

  可是这些人却丝毫不为所动,根本就不想让她进去。

  其实也怪不得这些黑衣人,之前有份被禁止的报纸,莫名出现在老爷子病房内,为此二少爷非常生气,岳勇也狠狠的训斥了一番,所以现在除非是二少爷和老爷子亲准的人,否则,谁也不能放行的。

  尤其面前的这个女人,虽然看起来挺漂亮的,可是戴着口罩和手套,几乎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一看就像是故意乔装打扮的。

  像这种样子,不是心怀鬼胎,就是别有用意。他们自然是不会让她进去了。

  而且,虽然之前是听说过二少爷要娶一个女人,可是,他们谁也没见过那个女人长什么样子啊。

  二少爷那么高高在上,要娶的女人,自然也是倾国倾城的容貌,气质绝佳的那种,怎么可能会是面前这个偷偷摸摸的女人呢?

  她的身材倒是不错,可是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似乎那些脸,怎么看都觉得不舒服。

  这些跟岳勇一样的糙老爷们儿哪里知道,胡蝶之所以看起来怪怪的,不过是因为她脸上涂了太厚的粉底罢了,因为想要将那些难看的细小疤痕遮住。

  “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没有老爷和二少爷的命令,谁也不能进去。”一个黑衣人忍不住开口道。

  “可我真的是你们未来的二少奶奶,你们可以去问岳勇的,他可以为我作证……”胡蝶苦苦哀求。

  “我只是想要去照顾伯父而已,你们就让我进去吧,我不会乱动的好不好?”

  “不行,如果你再这么胡搅蛮缠下去,就不要怪我们动手了!”说话的黑衣人向前一站,身上自然散发出骇人的杀气。

  胡蝶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吓得连连后退,小脸苍白。

  “求求你们了好不好……我给岳勇打电话确认总行了吧?”她说着,便拨通了岳勇手机。

  只响了两声,岳勇便接了起来。

  “蝶儿小姐,有事么?”岳勇恭敬道。

  “是这样的岳勇,我告诉你你别告诉简璃好不好?我怕他会生气……我来医院想要探望伯父,可是门外这些人不让我进去,你能不能跟他们说一声,让他们放我进去啊?我想去照顾伯父,毕竟能为简璃做的也只有这些了……而且,我马上就要跟简璃举行婚礼了,怎么也该见一见伯父才对的,你说呢?”

  岳勇沉默了几秒,然后再次开口,拒绝的干脆利落,“林小姐,既然璃爷让您在医院安心休养,您就不要再操心其他的事了。而且璃爷这几日心情有些低落,蝶儿小姐还是早些回医院的好。免得又惹怒了璃爷。”

  “可是,我真的只是想要帮简璃分担啊……岳勇……”

  胡蝶的话还没有说完,电话里便传来嘟嘟的忙音。

  “岳勇……”

  任凭她再怎么呼唤,电话那头的人,也听不到了。

  没想到连岳勇也不帮她,可她还是不想放弃。将手机拿给几个黑衣人看,“你们听到了吧?刚才确实是岳勇的声音,你看,他真的认识我的……”

  几个黑衣人面面相觑,连岳勇大哥都不允许进入的人,他们自然更是不敢放行了。

  正僵持间,一道提着公文包的身影走进,几个黑衣人顿时让出一条道来,连问也不问,便放了行。

  胡蝶一看,顿时急了,便要往里闯,“凭什么他就能进去我就不能?”

  “这位小姐,你要是再这般无礼,我们只能把你扔出去了!”黑衣人有些烦躁了。

  原本就是糙老爷们,哪里有那么好的脾气?

  “这位先生,请您带我一起进去好不好?我是简璃的未婚妻!”胡蝶干脆冲着那道身影喊道。

  乔律师微微一愣,转头看了她一眼,他倒是听说过,二少爷有个跟他有婚约的女人,而且因为曾经发生过一些不幸的事,所以相貌有些“特别”。

  此时这个女人看起来,倒跟他听到的一般无二。

  “抱歉,因为现在情况特殊,只有老爷子准许的人才能进去。我也爱莫能助。”

  “那个……既然如此,您能不能帮我跟伯父说一声,他若知道是我,一定会让我进去的……”

  看着胡蝶恳求的模样,乔律师有些心软了。

  便点了点头,然后推门进去。

  权老爷子正醒着,见到他进来,眨了眨眼,算是打过招呼。

  “老爷,门外有个自称是二少爷未婚妻的女人想要见您,您看……”

  “呃……”权老爷又眨了眨眼,他本以为是林墨歌,所以便同意了。

  乔律师也算是松了口气,转身去叫了胡蝶进来。

  胡蝶正等的焦急,此时更是喜上眉梢,紧跟在乔律师身后便走了进去。

  幸好,权老爷子还是站在她这一边的,这就好。

  只要权老爷子对她有好感,那就等于是成功了一半。接下来,只要尽心尽力的照顾,让权老爷子看到她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