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89章 冰释前嫌(10)
  第489章冰释前嫌

  那么她这个权家二少奶奶的身份,便等于是坐稳了。

  虽说心里是这么想的,可这还是她第一次上门拜见权老爷子,也就是未来的公公呢。订婚宴的时候,虽然见过一次,可是还没来得及打招呼,订婚宴就被林墨歌给打断了。

  所以,今天是她唯一的机会。一定要让权老爷子对她另眼相待。

  跟在乔律师身后进了病房,一眼便看到了病床上躺着的权老爷子,权老爷子也一眼便看到了她。

  “伯父您好,我是蝶儿,知道您在这里,所以一直很担心,想要过来看看……”

  “呃……滚……”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权老爷子便愤怒的打断了,双眼爆红,布满血丝,显然是愤怒至极。

  胡蝶哪里见过权老爷子如此生气的模样?

  再加上他因为生病,脸色苍白,此时看起来更加吓人。

  乔律师也吓了一跳,他明明已经问过老爷子了啊,怎么老爷子一看到这个女人会如此愤怒呢?

  “伯父,我……我是蝶儿啊……我是来看望您的……要不,我帮您倒杯水吧……”

  砰!

  权老爷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奋力甩动着手臂,竟然将手上的针头都拔了出来,吓得胡蝶脸色煞白,再也不敢说话了。

  “老爷,您别生气,我马上让她出去!”

  乔律师也吓坏了,明知道老爷子不能受刺激,没想到被这个女人激怒了。

  赶紧按下了铃叫来护士。

  然后转身道,“这位小姐,你还是先离开吧,老爷现在情绪不太稳,若是你想再他,等他恢复了一些后再来吧。”

  “可是……我可以照顾伯父的……我……”胡蝶急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她费了这么大的劲才进到这间病房的,若是现在离开,恐怕以后都没有机会再来了吧?

  “老爷自然有人照顾,若是你留在这里,恐怕只会刺激老爷的病情……小姐,请你离开。”乔律师沉声道。

  看见连一直好脾气的乔律师都沉下了脸,胡蝶只得微微点头,又恋恋不舍的看了权老爷子一眼,这才慢吞吞转身出了卧室。

  护士给权老爷子再次挂上吊瓶以后,便也离开了。

  一时间,病房里便只剩下乔律师和权老爷子。

  他们并不知道,胡蝶根本就没有离开,而是躲进了洗手间。

  看着护士离开后,她才又走了出来,想着等乔律师离开后,再进去向权老爷子说说好话的。

  反正她是绝对不会离开的,因为知道这次机会有多重要。

  所以,她是抱着破釜沉舟的信念留下来的。

  蹑手蹑脚走到了卧室门边,偷偷向里看进去。她只是好奇,权老爷子已经连话都说不清楚了,还跟那个人在里面商量什么事?

  因为害怕被发现,便只能藏在门后,偷偷看一眼。

  便见那个男人似乎拿出了像是摄像机一样的设备,然后便开始打开一份文件,跟权老爷子说着什么。

  因为她不敢开门去听,对方又说的声音很低,所以,只能隐约听到什么遗产分配之类的。心里咯噔一下,这个人该不会是律师吧?

  看他刚才的样子,似乎门外那些黑衣人也认识,而且跟权老爷子也很熟。

  难道真的是来帮权老爷子制定遗产计划的?

  那她马上便身为权家的人了,这件事自然与她息息相关。

  就算她是新嫁入的新媳妇,得不到什么遗产,可她也要听一听简璃可以分得多少吧?

  想到这里,便也顾不得其他了,蹲下身子,小心翼翼的将门打开了一点,这样一来,对方说话的声音,便能清楚的传进她的耳中。

  “老爷,按照您先前起草的遗产分配,要将权氏全权交到二少爷手中,这里还需要再修改么?若是依照以前的,那么当初二少爷许给大少爷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便依旧在二少爷身上。因为当初羽晨少爷并没有按照约定和安佳倩结婚,所以这个承诺并不作数。”

  “恩……”权老爷子含糊不清的发出一些声音,似乎代表了同意。

  “好,那便依照之前定下的,二少爷这里不再另作安排。那么关于二少爷配偶的财产分配……”乔律师说着,停顿了一下,然后看着文件上写好的,念了出来,“若二少爷娶胡蝶,白若雪,林墨歌三人中的任何一个为妻子,女方都不能享受任何遗产待遇……”

  后面的有些专业术语她听不太懂,可是,却已经清楚了,这些话的意思就是,权家的遗产如何,跟她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不管是结婚还是离婚,都得不到一丁点好处,算是净身入户,净身出户……

  而且,遗嘱上还明确的写明了,她与白若雪若是将来生下孩子,就连孩子,都得不到权家的遗产……

  怎么会这样?

  她的手不住的哆嗦起来。

  她明明就是一心一意对待简璃的啊,为什么权老爷这么讨厌她呢?只是因为她身上有疤痕,被伤烧过么?

  还是因为,她没有任何靠山,家世也不好?

  明明,她就想要将权老爷子当成自己的亲生父亲照顾的,可偏偏,他却将她狠狠推了出去……

  可是,把林墨歌放在这一处,她还可以接受,为何还要加上若雪?

  难道若雪,也想要嫁给简璃么?

  不,不会的,若雪说过,她现在与简璃只不过是朋友而已……

  她相信,若雪是不会骗她的。

  其实,她本就对财产什么的没有兴趣啊,只要能守在简璃身边,就心满意足了。而且,以她的身体,根本就生不了孩子不是么。

  就算她再怎么想努力,也没有办法的……

  本来心里是有些不平的,可是当知道林墨歌为权家生下两个孩子也什么都得不到的时候,心里便忽然平衡了。

  与林墨歌相比,她受的伤害要小的多了不是么?

  就算权老爷子喜欢那两个孩子又如何?就算简璃一心想着他们又怎么样?到最后,还不是一无所有?

  果然,权老爷子就是为了断绝林墨歌想要借孩子上位,凭着孩子争遗产,所以才会立下这样的遗嘱吧?

  因为太过投入想自己的事,便没有听清楚关于老大一家和老三的遗产分配,似乎分得的都是权老爷子名下的产业,与给权简璃的相比起来,实在少的可怜。

  都不过是一些可以保命的东西罢了。

  这些,本就与她无关,她自然也没有刻意去听。

  就在她以为遗嘱要结束时,却忽然听到那个像律师的人又说道,“您的孙子和孙女也将分得您名下产业,并且在十八岁成年后,还可以共同享有权氏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这一点,还需要修改么?”

  权老爷子似乎摇了摇头,因为她听到律师又道,“好,那就到这里了,最后再问一次,老爷,还有什么地方需要再行修订的么?如果没有,这份遗嘱便最终生成了。”

  “恩……”

  权老爷子刚要点头的时候,忽然听到门外啪嗒一声,二人的目光瞬间移了过去。

  乔律师匆匆走到门边向外看去,却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可能是风吹动了窗子,老爷,我们继续吧。”

  乔律师说着,便拿出了今天从权家老宅取来的印章,“老爷,如果没问题了,我就盖章了。”

  看着他手中的印章,权老爷子深知,按上以后,便再也不会更改了。

  忽然间,一阵风吹动了床头那束粉色的康乃馨,一阵清甜的香气萦绕在鼻尖。

  顿时让人神清气爽。

  “好漂亮的花啊。”乔律师也忍不住感叹了一句。因为他与老爷子相识几十年,还从未见过老爷子会接受这种娇弱粉嫩的鲜花呢。

  权老爷子目光紧紧的盯着那束康乃馨,渐渐,变得温柔起来。

  然后,用力的想要抬起手来,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老爷,您是要修改?”

  “恩……”权老爷子赶紧眨了眨眼睛。

  乔律师微微一怔,有些好奇了。到底是什么人,能让老爷子忽然间改变了想法?

  然后,便将遗嘱再次念了一遍,当念到关于二少爷配偶那一条的时候,权老爷子再次发出了声音。

  然后,很费力的举起起来,艰难的将手指到了林墨的名字上。

  “呃……呵……”

  乔律师愣了许久,这才猜测到,“老爷是要将她从这三人里去掉?如此一来的话,如果将来二少爷与她结婚,那她便可以享受权家的财产,除此之外,就算二少爷想要将自己身上的所有股份都转移到她身上,都是可以的……”

  “恩……”权老爷子点头带着眨眼。

  他一直以为,林墨歌是想要借着两个孩子上位,成功的嫁进权家做二少奶奶。可是昨天才明白,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而且,她为权家生下两个孩子,也算有功。这么多年的忍辱负重,也让人同情。

  他也知道,简璃跟她,彼此都爱着对方。

  如果,老二真的要娶她,那么他也不再为难了。毕竟,林墨歌说的没错,总不能再让两个孩子,走老二的老路。

  这也算是他对那个女人的一点点补偿吧。

  “老爷,您确定将林墨歌从约束人物中去掉?而提出的设想,只针对胡蝶和白若雪?”乔律师再次问了一遍。

  “呃……恩……”

  权老爷子郑重的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