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03章 终究梦一场(3)
  第503章终究梦一场

  又从酒柜里拿了一瓶红酒出来,甚至还点燃了香熏蜡烛。

  餐厅里的氛围,顿时浪漫起来。

  “你等一下……”权简璃神秘兮兮的说了一声,便匆匆出了院子。

  没一会儿,在林墨歌惊诧的目光中,捧了一大束玫瑰走进来。

  粉色的玫瑰,散发出阵阵幽香。

  “这是……”她满脸诧异,权简璃这是抽的什么疯?怎么突然正常了?今天不仅带着孩子们去水上乐园玩,现在竟然又送她花!?

  “粉玫瑰比百合更适合你。”他眉头一挑,阴阳怪气道。

  林墨歌心里咯噔一下,这厮该不会还记着初白送她花的那件事吧?所以现在,这是在报复了?

  真是个小肚鸡肠的男人!

  权简璃却满足的很,径直走到餐桌边上,将红酒打开,然后,优雅的倒进杯子里。动作行云流水,只是看着,便是一种享受。

  可是,这样优秀又完美的男人,她终究承受不了。

  轻咳一声,将心里的不便扫去,她倒是要看看,这个男人到底唱的哪一出。

  该不会是想要用糖衣炮弹把她迷惑吧?她可不是月儿,不会因为一颗糖就放弃底线和自由的。

  权简璃绅士的帮她拉开椅子,然后又走到她对面坐下。

  海鲜意面散发着浓郁的香味,让人食指大动。

  林墨歌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他越是搞排场,她就越是有兴趣看下去。

  反正最后一定是不欢而散,至少也多吃一些,一会儿才有力气跟他吵嘛。

  “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权简璃宠溺的嗓音,让她脊背发寒。

  恶狠狠瞪他一眼,示意他差不多行了。

  可是他的温柔才刚刚开始呢,哪能那么容易便结束?

  一双凤眸里,闪着琉璃般的光,就那样直勾勾盯着她看,像是要把她吃掉一般。

  林墨歌忽然一个激灵,剧烈的咳嗽起来,“咳咳……你……你发什么神经!”

  “快喝点水……看你,总是这么心急。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跟个孩子似的?”权简璃一边絮叨着,一边拿了水给她。

  林墨歌怒火中烧,心急你个大头鬼!

  被他用这种令人发毛的眼神看着,能镇定才怪。

  好不容易缓过劲来,幽怨的看着对面这个罪魁祸首,他却依旧深情的望着她,没有一丝想要放弃的念头。

  香熏蜡烛缓缓的燃烧着,餐厅里散发着越发浓郁的香气。

  淡淡的迷迭花香,似乎,让人紧绷的神经也渐渐放松了一些。

  “墨儿……这一个月,辛苦你了……”他修长的指节执起酒杯,缓缓开口。

  林墨歌心神一紧,他终于要说正事了么?

  谁料,他却眼神越发迷离,这一个月来,与她恩爱缱绻的一刻刻,在眼前回放着,如痴如醉。

  “墨儿……”他嗓音不知不觉间沙哑。“谢谢你陪我造这一场梦……真的很美……”

  就算偶尔会有争吵,也会因为孩子的问题而有不合。

  可是,这就是他想过的最普通不过的婚姻生活不是么?

  这个女人,给了他一个家,给了他一个有烟火气息的婚姻。

  虽然,这婚姻太过短暂,短暂到,此生余下的时光,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回味……

  她心狠狠一揪,这一个月于她来说,又何尝不是如此?

  深深沉沦在梦中的,又不仅仅只有他一个人。

  他也满足了羽寒的心愿,给了羽寒一个完整的家。

  虽然只是短短几日,可是却能给孩子最大的满足。

  “不必谢我,我不过是遵守承诺,与你做一个交易罢了。”她嗓音冰凉,瞬间将他熊熊燃烧的深情火焰浇灭了几分。

  她只是想要时时提醒他,这一个月来,不过只是个交易,不必当真。

  而且,他若是真的感谢,就不要再用那些卑鄙的手段逼迫她屈服。

  只要按照原来的约定,还一个孩子给她便好。

  只是,她并没有说明,有时候,太过于挑明了,未必是好事。

  许是相识的久了,她便也摸透了他的心性。男人,说到底都是要面子的,她若放软了身段,或许他还会守约。

  他自己不是也说过么?他的蝶儿,是天底下最最温柔的人儿。

  或许,他便是爱极了蝶儿的温柔吧。

  举杯上前,与他的轻轻碰撞,仰头,一饮而尽。

  顺滑酸涩的液体顺着喉咙滑进胃里,舌尖唯独留有甘甜气息。

  她嫣然一笑,美如画中人,“权简璃,其实你温柔的时候,更有杀伤力。”

  或许他以为,用冰冷的面具将自己伪装起来,才可以拒绝别人,保护自己。可是却不知道,这冰冷,在伤了别人的同时,也在伤害着他自己。

  他也仰头将杯子里的红酒灌了下去,就连喉结都那么性感撩人。这该死的男人,整个就是个祸国殃民的主啊。

  恐怕,根本没有人能从他身边活着逃离吧?

  只不过,其他的女人是丢了心,而她,则是丢了心又丢了孩子……

  或许在白若雪的眼中,羡慕她可以获得权简璃的宠爱,可谁又知道,她失去的,远比得到的要多的多……

  权简璃放下杯子,微微一笑,却比这燃烧着的香熏蜡烛,更要美艳。

  优雅的再次倒上红酒,轻执着酒杯缓缓摇曳。

  许久,才再次缓缓开口。

  “墨儿,你是不是觉得我今天疯了?竟会带着孩子们去水上乐园,还会去学校参观典礼?甚至,还送你花,对么?”

  林墨歌微微点头,疑惑的看着他。

  原来他也知道自己在做反常的事啊?

  “权简璃,你今天的戏,演得不错。”林墨歌仰头,再次一饮而尽,“不过,谢谢你。哪怕是演戏,孩子们也是满足的。你知道羽寒一直期待这样的日子。”

  “墨儿,并不是演戏……今天一天,我都是用心的……我说过,我会尽量学着对孩子们宠爱,也会尽量的包容他们,做一个合格的父亲。我说过的话,不会食言的……”

  他漆黑的眸子看着那摇曳的烛火,映射出红色的鬼魅光芒,“虽然只是一场梦,我也足够贪婪了。想要实现一切心愿,想要永远都醒不过来……”

  苦涩一笑,声音越发沙哑起来,“你知道么?这一个月来,我每时每刻不在后悔……两年前,明明一切都唾手可得,你和孩子们,明明都在我身边。我却不懂得珍惜……想来,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能给我这一个月的机会,我已经……很满足了……”

  林墨歌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他现在,是在谴责他自己么?

  还是用的苦肉计?

  一次又一次被他欺骗之后,她现在真的没有办法再轻易相信他了。

  这个男人是恶魔,一旦被迷惑了,便不可能再有脱身的机会。

  而这一次,若是再被迷惑,毁的,便是一辈子……

  “墨儿……这座别墅,只是我的一个补偿而已。就算你不愿意住在这里,任由它荒废着都可以,只要你接受了好么?”

  他柔情万分的望着她,漆黑的瞳孔如同宇宙中巨大的黑洞一般,想要将她吸引过去……“我承认,当初我确实是想要把你绑在身边,想要把这里,当成我们一家四口的小小安乐窝。我明明知道你心里的痛,知道你不愿意做一个默默无闻的女人……我却想要自私的不顾你的想法,只想让自己舒心……”

  可其实,他哪里舍得让她只做他背后的女人?

  因为爱她,所以才想要给好她全世界的一切。

  她不开心的模样,他也不忍心去看。

  这几日,他忽然间便明白了当初羽说过的话。

  订婚宴那天,一向乖巧的羽寒,对着她说过,只要妈妈开心幸福,嫁给谁,他都不会在意的。

  那是一个孩子对于妈妈的爱,与他的爱,始终有些不同。

  他爱她,所以希望她能得到幸福。

  可是,却不允许她嫁给别的男人。

  因为,他根本就无法想象她躺在别的男人身下承欢的模样,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他想自己一定会疯掉……

  林墨歌没想到,他竟然会对她说这些。

  那个一向倔强又强势的男人,此时在她面前暴露了自己最软弱的地方,不知为何,她忽然有些心酸。

  小姑说过,他肯把最脆弱的一面摆在她面前,肯把自己的伤开撕开了给她看,就说明对她是绝对的信任和爱。

  她却一直不肯相信。

  或许,小姑说的没有错。

  可终究,还是晚了。

  “可是,现在说这些,还有意义么?既然你已经决定了与你的蝶儿结婚,那我们之间,便连最后一点可能都没有了。与其继续相互折磨相互纠缠,倒不如放过彼此来得痛快……至少,我不希望让孩子们看到父母间这种肮脏又难堪的关系……”

  他的心狠狠一痛,痛到指尖都在颤抖着。

  “墨儿……难道我们的关系在你眼中,就只是肮脏又难堪?”

  “不是么?”她忽而浅笑一声,“爸爸要娶别的女人,却还整天跟妈妈在一起厮混,明明是爸爸和妈妈,却不能像其他的父母一样,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一起。无论做什么事,都便是偷鸡摸狗一般,你觉得孩子们的心理,会变得健康么?”

  一字字,一句句,狠狠的扎在他的心口。

  正因为她说的是最现实不过的事实,所以,心,才更痛。

  他根本就无力辩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