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04章 终究梦一场(4)
  第504章终究梦一场

  “对不起……”

  “我说这些,只是阐述事实,希望你能清醒过来罢了。并不是要你的道歉。”她素手执杯,再次饮下一杯。

  原本甘甜的红酒,为何变得如此苦涩?

  他不再吭声,一杯接一杯的喝着。

  夜,静谧无声。

  餐厅里,只能听到水晶杯碰撞的声音,除此外,再无其他。

  许久,他如春风般的嗓音再次打破了安静的氛围,“墨儿,如果一切可以再重来,该有多好?”

  她神情微微一滞,如果可以重来,她希望,从不曾与他相识……

  许是迷迭香的香气,惹人乱了心智。

  又许是,酒精上了头,脑袋开始昏昏沉沉。

  或者,是因为他那一句,如果有来生,他再不会放开她的手

  再或者,是她知道,这是最后一夜,这场梦,从明天开始,就真的醒了……分不清楚缘由,她就那样,再次沉沦了……

  他优雅起身,邀她共舞一曲。

  她小脸通红,醉眼迷蒙。

  被他拥着,在客厅里翩翩起舞。

  音乐声,是他哼出的小夜曲。

  往事,在眼前一幕幕回放,第一次与他跳舞,是在游艇上吧?

  那一次,是白若雪的生日,是白若雪想与他重归于好的期盼。

  可是,他却狠心的拒绝了白若雪的复合,拥着她,在场上舞了一曲又一曲。

  直到现在,她还能清楚的记起,当时白若雪哭的梨花带雨的模样。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她便告诫自己,万万不可以爱上这个男人。否则,会身心不保。

  可往往,事与愿违,她还是深深的沉沦了下去,而且比任何人都要陷得更深。

  还有那一次,他难得的为她弹琴,在众人面前,弹奏着那一首悲伤的曲调。

  他说,那首曲子,是特意弹给她听的。

  可是,她却不懂。

  直到后来,偶然间遇到了那个叫蝶儿的女人,蝶儿给她讲了一个故事,一个有关于权简璃和钢琴的故事。

  她才明白,原来,他的梦想,便是一生只弹给一个人听。而那个人,是她……

  可是,当蝶儿哭着问他,当年的故事还作不作数,他心里的妻,是不是林墨歌时,他却否认了。

  那一次,她的心,伤得体无完肤。

  明明就决定从此不再往来,不再被他的深情而迷惑,却又在温哥华的时候偶遇,被他借着交易的借口,再次拖入泥潭。

  如今,一切终于到了该结束的时候。

  她再也不会被他的甜言蜜语蛊惑了。

  权简璃紧紧拥着怀里的人儿,早已痴迷。

  这个让他心心念念,肝肠寸断的人儿啊,为何,却始终无法得到?

  他权简璃从小到大,想要的东西,从来就没有得不到的。

  唯独这个女人,任凭他用尽一切方法,追到精疲力尽,都没有办法得到。

  似乎老天刻意在跟他开着玩笑一般,每次,眼看着都要接近了,却又生生将他打入地狱……

  或许前生,是他罪孽深重吧?

  欠了她的命,所以此生,才用情来还。

  不,此生,已经没有可能了。

  只能期待下一生,下一世,或者,生生世世。

  月光迷人,温香软玉。

  他的吻,就那样迫不及待的落了下去。她难得的,没有躲开。如同期待已久那般,与他合二为一……

  这一夜,她不知道他要了她多少次。

  只是,他的温柔,直刺心田。

  情到浓时,他说,此生情深缘浅,那便下一世相遇。

  他定会在人群中,一看识出她的影子,从此日日夜夜,痴缠不休。

  她却说,此生已足够孽缘,愿来生,再不要相见。

  若是见了,也要装作不认识,擦身而过……

  夜里,下了第一场春雨。

  这严寒的冬,终究是要结束了……

  林墨歌醒来时,天已大亮。

  浑身酸痛不已。

  只是微微一动,昨夜的记忆便汹涌而来,几乎将她的脑袋涨破。

  他虽已温柔至极,可她的身子,依旧承受不了他无尽的热情。

  这个男人,注定是她命里的劫。

  看一眼身边已经空空的位置,似乎被子上,还残留着欢爱过后的余温。

  可是,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正如她想希望的那般,从此,相忘于江湖。

  心口,忽然空空的。

  整个心仿佛都被掏空了一般,随着那个负心汉,永远的离开了……

  对了,孩子们呢?

  他昨天晚上直到最后也没有说交易的事。

  该不会是吃干抹净又反悔了吧?

  心里一急,便匆匆出了卧室,连拖鞋都顾不得穿,冲向了二楼。

  却忽然听到餐厅里传来月儿的声音,“岳勇大叔,看在你送早餐过来的份上,就原谅你好了。”

  “谢谢小小姐。”岳勇憨厚说道。

  循着声音进了餐厅,才看到月儿和羽寒已经坐在餐桌旁边吃着早餐了。

  岳勇直挺挺的站在一边伺候着,不知道被月儿数落着什么。

  “宝贝儿们,怎么起的这么早?”林墨歌看到孩子们还在,一颗悬着的心,才缓缓放下。

  “妈妈早安!”羽寒转身问候道。

  月儿依旧活力十足,“妈妈你还说!昨天竟然都不叫我们吃晚饭,月儿可是饿醒的呢……”

  林墨歌无奈一笑,走到了餐桌旁,“昨天妈妈可是叫了你们好几遍,谁知道两只小猪睡的那么沉,怎么都叫不醒呢。”

  “真的么?”月儿有些不信。

  “当然喽,昨天爸爸……”她说到一半,忽然反应过来,似乎从此以后,爸爸这个称呼,出现的便会少了吧?

  “爸爸怎么了?”羽寒紧张的追问。

  “喔,爸爸昨天晚上做了你们爱吃的海鲜意面呢。可惜你们两个都不起床,妈妈又害怕浪费,就都吃掉了。你们看,妈妈都胖了一圈呢……”

  羽寒漆黑的眸子里闪烁着精光,总觉得昨天晚上的事,才没有那么简单。

  月儿则是在遗憾自己没有吃到海鲜意面,不住的咂嘴,“便宜老爸太坏了,怎么等到月儿睡着了才做嘛……哼!他一定是故意的!”

  “好了,岳勇大叔带的早餐同样很好吃啊,饿了就多吃一点。妈妈那份也拜托你帮忙吃掉好了……”

  “这可是妈妈说的!那月儿就不客气了!”月儿眼睛亮晶晶的,像是猎豹看着小兔子一般,紧紧盯着盒子里的早餐。

  “林小姐,我买的很多,您也一起吃吧。”岳勇客气道。

  “不了,我也不饿……”林墨歌摆摆手拒绝了。

  她哪里是不饿,是根本就吃不下。

  “林小姐,璃爷有东西让我交给您……”岳勇看她心不在焉的样子,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便开口道。

  “宝贝儿,你们好好吃早餐,妈妈跟岳勇大叔有事要说……”林墨歌跟两个小家伙嘱咐了一声,便跟着岳勇进了客厅。

  月儿现在眼里只想着吃的,哪里还顾得上妈妈和岳勇大叔做什么啊。

  羽寒却也跟着心事重重起来,他总觉得,妈妈和爸爸似乎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们。

  而且,还是很重要的一件。

  否则的话,妈妈的表情不会这么沉重的。

  他跟了妈妈这么久,知道妈妈是个开朗的人,从来都不会把心事写在脸上。

  可也正因为如此,月儿的性子才会如此没心没肺吧?

  客厅里,岳勇拿出了两份文件,“林小姐,文件璃爷已经做了修改,希望您能签字。”

  修改?

  林墨歌疑惑的打开文件,第一份,依旧是关于交易的。却并没有写关于这一个月的交易内容,反而是转移一个孩子的抚养权到她手上。

  第二份文件,依旧是这座别墅的房契。

  “林小姐,其实这座别墅,璃爷是特意为了您而买的。此生除了您,谁都不会有资格来住。不管以后结果如何,岳勇希望林小姐不要辜负了璃爷的一份心意……当初画客厅里那副壁画的时候,璃爷真的很幸福,很想让您看到的……璃爷为了这座别墅,费了很多心力,就算您拒绝,璃爷也一定会想办法让您答应的。您倒不如直接签字了好……反正就算您不住,璃爷也不会管的……而且,小小姐和小少爷都很喜欢这里,以后若是有机会,把这里当成度假的地方也是可以的啊……总不能永远都不让小小姐和小少爷见面不是?”

  她忽然想起昨天晚上他说过的话,意思跟岳勇说的相似。

  就算她不想住,让别墅荒芜着也可以。只要,她接受他的补偿。

  她眉头一皱,心软了下来。

  岳勇说的也没有错,她是孩子们的妈妈,权简璃是孩子们的爸爸。就算现在两人间的关系清楚了,也依旧改变不了两个的身份。

  而且,她又如何忍心永远的分开两个孩子呢?

  或许留着这里,对孩子们来说也是好的。

  “还有林小姐,这份合约上没有写把哪个孩子还给您,璃爷说要让您自己决定。您现在选一个,余下的,我会带回老宅……”

  岳勇开口说着,也有些于心不忍。

  或许他是最希望璃爷和林小姐在一起的那个人吧?可是,他却人微言轻,只能是胡思乱想干着急罢了。

  林墨歌的心骤然紧缩起来,她还没有决定好,要要回哪一个。

  最好的选择,无疑是月儿。

  可是那样,对羽寒又不公平。

  岳勇自然明白她心里的焦虑,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做妈妈的,不会偏心。这实在是一个很难选择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