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06章 终究梦一场(6)
  第506章终究梦一场

  羽寒点了点头,“我觉得月儿的想法很好,这样妈妈就不用再有负担了。”

  其实羽寒说的对,没有被选择的那个孩子心里会有压力,她的心里,也会有很大的压力,会一直觉得愧疚,自责,然后这种愧疚感越来越深,如同现在的苏依柔一般。

  母子二人正说话的时候,月儿已经拿了一只盘子走了出来。盘子上面放着两个还热乎的小笼包,从外表来看,并没有什么不同。

  “妈妈,月儿是把下面掏空了放的辣椒。所以不可以拿起来看喔。妈妈和哥哥可以随便移动两个包子的位置,为了防止月儿做记号,可以让哥哥先选的。”月儿一本正经说道。

  林墨歌的表情越来越郑重,月儿这个小吃货,竟然可以想到这种别人绝对想不到的办法来。

  羽寒仔细看了看,也开口道,“妈妈,我跟月儿都不会看的。”

  说罢,拉着月儿转过了身子。

  此时最重要的任务都落在了林墨歌身上,她看一眼岳勇,岳勇给了她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告诉她,现在只能靠她自己了。

  微微叹息一声,把心一横,然后将盘子换了个方向。

  这样一来,包子的顺序就跟刚才月儿拿出来的时候相反了。

  不管怎么说,她总觉得这个办法有些太唐突了。

  但是两个孩子都同意,而且,现在也只能如此了。若是让她一个人纠结的话,恐怕给她三天时间也决定不了的。

  “好了。”她淡淡开口。

  两个小家伙转过了身,目光都直直的盯着那两个包子。

  林墨歌再次郑重说道,“宝贝儿们,你们真的想好了?”

  “恩,想好了。妈妈你就相信月儿吧!”月儿笑眯眯道。

  羽寒也点了点头,漆黑的眸子里,满满的郑重。

  “哥哥,你先选吧。反正是二选一,概率都是一样的。”月儿跟小大人一样,懂事到令人刮目相看。

  甚至连概率这个词都用的恰到好处。

  羽寒便也不再推辞,漂亮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想了许久,才伸手拿起了一个包子。

  月儿便拿起了另外一个,兄妹二人相视一笑,同时将包子塞进了嘴里。

  羽寒自然是像平时一样,小口小口的咬着,而月儿,也一如既往,将整个包子都塞进了嘴里。

  林墨歌和岳勇一脸紧张的看着二人,却见两个小家伙都吃的很香,似乎谁也没有吃到有辣椒的那个。

  正在诧异的时候,羽寒忽然眉头一皱,低头看着手里的包子,肉馅里有很多红红的辣椒。

  而此时月儿已经把自己的包子吃完了,有些不服气的撅起小嘴来,“好吧,愿赌服输,哥哥跟着妈妈,我留在权家好了。”

  羽寒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一些,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或许客厅里的几个人,都不会想到,最后跟着林墨歌的,会是羽寒。

  可是,月儿却早已经心知肚明。

  因为她在做包子馅的时候动了手脚,两个包子里,都放进了辣椒。只不过,因为她平时就很能吃辣的,所以这点辣椒对她来说,算不得什么。

  而她之所以会把包子一口气吞掉,也是因为害怕被妈妈发现。

  其实在想出这个主意的时候,她就已经决定了,她要留在权家,帮妈妈报仇。

  她绝对不会让那个丑八怪巫婆跟便宜老爸过好日子的,而这种事,只能她来做,哥哥绝对做不出来。

  可是若是直接说的话,妈妈绝对不会同意的。

  所以,才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

  从现在的结果看来,并没有人看出破绽来。

  月儿从来都是不想以后的人,她只要做好现在的事就足够了。所以现在,她要棒打鸳鸯,生生拆散便宜老爸和那个丑八怪巫婆,所以,一定要留在权家。

  至于以后会如何,她没有想过。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看着羽寒被辣的鼻头直冒汗,林墨歌心疼的摸了摸儿子的头,月儿却已经跑进了厨房,去拿了两杯牛奶过来,自己一杯,给哥哥一杯。

  看起来是她在帮哥哥,可实际上,她的舌头也急需缓解一下。

  这件事,就算是决定下来了。

  可是现在,轮到大家担心月儿了。

  一想到她唐突的性子,林墨歌只觉得有无尽的担心。

  “月儿,你一直跟在妈妈身边,所以妈妈太骄纵着你了,什么都不管。可是权家是个注重礼仪的地方,你真的可以么?你去了以后,一定会有很多东西要学的,你最不爱学习了,该多辛苦啊……”

  说着,林墨歌的眼眶便发了红。

  “你性子又倔强又暴躁,跟爸爸在一起,就相当于是两桶炸药放在了一起,一点就着,妈妈真的不放心啊……答应妈妈,以后不要再跟爸爸对着干,就算心里有不满,也不要当场说出来,要回去好好反省自己,知道么?”

  只有这样,才能磨砺月儿的暴躁性子,她在权家的日子才会好过。

  月儿难得乖巧的点着头,“恩,妈妈,月儿都记住了。月儿不会吃亏的。”

  这一点,她倒是认同。

  月儿古灵精怪的很,根本就没有人能欺负她的。

  之前在权家老宅的两年,不也好好的过来了么?

  羽寒也紧紧拉着月儿的手,“月儿,哥哥会好好照顾妈妈的,月儿也好好看着爸爸,哥哥每天都会给你打电话的。爷爷现在生病了,你不要再惹他生气知道么?”

  “恩。”月儿重重点头,哥哥那一句好好看着爸爸,她再明白不过。

  “还有,老宅太无聊了,你带着贝尔回去吧,有它在还能陪你玩。以后有长辈在的时候,也要礼貌的问好,吃饭的时候要等长辈开口才能再吃,记住了么?”羽寒眼里也是万分的不舍,这两年来,都是他在默默的照顾着月儿,他不在的时候,月儿真的可以么?

  尤其这小妮子是个小吃货,看到吃的便两眼放光,羽寒生怕月儿在餐桌上没大没小惹出祸来。

  “好啦,哥哥你好啰嗦哎……这样子会变老的喔。”月儿撇撇嘴道。

  看着明明悲伤却强装着一脸无所谓的女儿,林墨歌心里真的很不是滋味。

  将月儿紧紧的搂在了怀里,“月儿,记得要乖乖听话,少闯祸,最重要的是,少跟着三叔出去鬼混。妈妈会找机会跟你见面的……”

  “恩,妈妈,月儿会去找你们的。”月儿紧紧搂着妈妈的脖子,用力呼吸着妈妈身上的味道。

  羽寒也投入了妈妈的怀抱,母子三人就那样紧紧相拥着,许久,许久……

  不知道过了多久,岳勇几乎站的腿都要麻了,才小心翼翼开口,“林小姐,天色也不早了,我是不是可以带着小小姐回去了?”

  “喔……好……”林墨歌这才松开两个孩子,偷偷擦了把眼泪,“岳勇大歌,以后月儿就拜托你照顾了。她性子太暴躁,如果以后有做的不对的地方,还希望你能及时阻止……”

  “林小姐说的哪里话,岳勇自然会好好照顾小小姐的,您放心吧。如果林小姐以后有什么急事解决不了,又不愿意找璃爷的话,就联系我吧。我一定在所不辞。”-

  岳勇憨厚的说着,样子很是诚恳。

  林墨歌感激的点点头,“恩,谢谢你岳勇大哥。”

  “那我就带着小小姐回老宅了。”

  “好……拜托了。”林墨歌鼻子一酸,眼眶泛泪。却强行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她不想也惹得两个小家伙跟她一样心情不好。

  “妈妈再见!月儿会去找你们的喔。”月儿乖巧的摆摆手,脸上带着甜甜的笑意。

  然后,母子二人便目视着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上了车,渐渐消失在视线里。

  直到车子走了很久,母子二人谁也没有动,任凭光影将地上的影子拉得越来越长。

  “妈妈,我们在同一个城市,一定会经常见到的。”羽寒拉着妈妈的手安慰道。同时,也是在安慰自己。

  林墨歌微微一笑,“是啊,又不是在国外。那我们也回家吧。”

  “妈妈不想住在这里么?”羽寒黑亮的眸子,透彻纯净,如同最美丽的黑宝石一般。

  “这里?……”林墨歌四下观望一眼,目光最终停留在那面被屏风挡住的墙壁上。“这里很美,美的像城堡一样。可是,却是一场童话。我们终究还是要回到现实去的,所以这里,并不适合我们……”

  “那我们回家。无论妈妈做什么决定,羽寒都会和妈妈站在一起的。”羽寒认真的说着。

  只要有妈妈的地方就是家。

  而那个家是拮据的一室一厅也好,奢华的空中别墅也罢,其实并没有什么关系。

  林墨歌心里一暖,被儿子的贴心动容。“好,我们回家……不过,恐怕是要走回去了呢……”

  早知道就让岳勇送他们回去了,现在好了,她也没有开车来,这边又打不上车。

  那天都已经吃过一次亏了,怎么还不长记性呢?

  母子二人相视一笑,温暖如初。

  “没关系妈妈,正好散步了。昨天晚上下了些雨,空气也很不错呢。”羽寒总会找出最贴心的话来安慰她。

  “好啊,那咱们母子两个就难得的来个雨后散步好了。”林墨歌嫣然一笑,简单将房间整理了一下,便拉着儿子的小手向着山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