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07章 终究梦一场(7)
  第507章终究梦一场

  因为是典礼第二日,孩子们可以休息一天。岳勇便带着月儿先回了权家老宅。

  往日还算热闹的老宅,也变得越发冷清,只有吴玉洁一人。

  前几日请权简璃帮忙,想要动用他的面子让权幻回来看看。

  权幻答应的不错,可终于也没有动身。

  吴玉洁又是一夜辗转难眠,一大早便坐在客厅里喝着养生茶,希望今日可以见到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儿子的面。

  不料却等来了另一个闹腾的小家伙。

  “奶奶!”月儿一进门,便扑到了吴玉洁的怀里。

  虽然他对吴玉洁的感情不似羽寒那般深,可进权家这两年来,吴玉洁待她一直疼爱有加。再加上月儿人来疯的性子,二人倒也相处的不错。

  如今权老爷子卧病在床,家里最大的掌权者便只剩下了吴玉洁。

  而月儿正是看清楚了这一点,所以对奶奶格外的亲热。

  “哎,我的乖月儿,你可总算回来陪奶奶了。知不知道奶奶一个人守在这家里有多寂寞?”吴玉洁搂着月儿小小的身子轻轻拍了拍,这小妮子淘气是淘气了些,可好歹在她在,这个家里才有个热闹的样子啊。

  总好过现在这般冷冷清清。

  “月儿也很想奶奶……”月儿本就嘴甜,此时又在吴玉洁脸上抱着亲了几口,那可爱的模样,将这些天来吴玉洁心里的不畅快悉数赶走了。

  “羽寒呢?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吴玉洁有些好奇的看看外面。

  “哥哥跟妈妈走了,奶奶,以后月儿在这里陪您。”月月难得乖巧,可是说出来的话,却是让吴玉洁一愣,“你说什么?”

  岳勇此时上前,“夫人,璃爷说,以后小少爷就跟着林小姐生活了,小小姐会一直留在权家。还请您多为照顾。”

  “荒唐!羽寒明明是我权家的孩子,为何要跟着那个女人!?”吴玉洁脸色一变,把怀里的月儿也吓了一跳。

  只是绷着小脸,并没有说什么。

  其实她已经预料到奶奶会有这种反应了,奶奶一向不喜欢妈妈的,当初怂恿着爸爸把她抢过来,其中奶奶也做了不少的事。

  一想到这里,月儿刚才看到奶奶的那一点点激动,也都化为了泡影。

  可是,她并不后悔留在权家,因为她有自己的事需要做。

  吴玉洁对羽寒是从小看到大的,疼爱的程度自然不同。

  更何况羽寒又是那么聪明的一个孩子,若是真的要二选一,她自然是想要留下羽寒的。毕竟羽寒的性子各方面,都早已磨合了出来,也更适合这个家。

  而且,聪明的羽寒,才是更适合的继承人不是么?所谓继承人,便是要从小培养的。跟着那个女人,哪里还会有这么好的条件?

  可是,权简璃在这个家里是说一不二的。

  原本还有老爷子可以跟他抗争一二,如今,连老爷子也生病住了院,她在简璃面前本就没有什么发言权,如今,也只有接受的份。

  “奶奶,你不喜欢月儿么?”月儿眼珠子一转,一脸天真问道。

  吴玉洁僵着的脸这才缓缓放松下来,莞尔一笑,“奶奶不是不爱月儿,是担心羽寒会不适应外面的生活。哎……罢了……既然是简璃做的决定,那也只能如此了。”

  “奶奶放心吧,哥哥以后一定会回来看奶奶的。”月儿自然知晓她心里在想什么,便开口安慰。

  “好,至少还能留着你陪奶奶,奶奶就知足了……”吴玉洁抚摸着月儿细软的头发,似有所指的说着,“反正在这个家里啊,奶奶永远只有接受的份,哪里还有什么选择权?”

  正在此时,一道轻佻的嗓音传了进来,“哟,我们的小月儿回来了啊?快让三叔抱抱!”权幻那张灿烂的笑脸,紧跟着声音走了进来。

  月儿顿时咧嘴一笑,扑进了他怀里,“三叔!”

  “矮油,果然还是我们月儿最喜欢三叔了,三叔真是好开心啊。不过,怎么不见小羽寒呢?难道老二和小墨墨吵架了?”

  权幻说着,目光已经望向了岳勇,等着他的回答。

  岳勇恭敬道,“三少爷,以后小小姐就留在权家了,小少爷会由林小姐带着生活。”

  “啊?不会吧,被我猜中了?”权幻砸吧着嘴,满脸遗憾道,“真是可惜啊,我还以为他们两个苦命鸳鸯这次可以修成正果呢。”

  岳勇一脸正色,“少爷和林小姐并不是像三少爷说这般……”

  “差不多啦……”权幻意味深长的看着岳勇,然后,像个情场老手一般,拍了拍岳勇的肩膀安慰道,“岳勇,感情这种事呢,我比你看的要透彻的多了……”

  岳勇脸色一沉,沉稳开口,“三少爷说的是,这一方面,谁都比不上您。”

  “咳咳……”权幻一时没防住,被岳勇将了一军,真不知道岳勇是在夸他呢还是在损他呢。那张跟树皮一样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也实在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苦命鸳鸯是什么意思啊三叔?”月儿忽然眨巴着黑亮的眸子问了一句,也算是给权幻一个台阶。

  权幻脸色一暗,有些为难,“啊?苦命鸳鸯啊……就是……恩……就是两个相爱的人却因为各种原因不能在一起的意思,明白了么?”

  月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喔,知道了。那三叔和佳佳姐姐也是苦命鸳鸯喽?”

  “咳咳……嘘!……才不是,我们只是朋友,不一样的。”权幻被月儿一句话呛得直咳嗽,赶紧转移话题,“月儿,一会儿想去哪里玩?三叔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恩,好!”月儿答应的快,虽然妈妈说过,不许她跟三叔玩,可是现在妈妈不是不知道么?而且,这个家里,对月儿最好的就是三叔了。

  她人虽然小,却知道谁是真心对她好。

  所以,跟三叔在一起的时候,她才会真正的快乐。

  跟奶奶在一起,总有一种憋闷的感觉。

  “幻儿!你这好不容易回来,又想着要跑出去!?”叔侄两个正讨论的火热,吴玉洁有些看不下去了。

  “现在家里变成这个模样,你就不能多回来陪陪妈妈么?”

  她是恨这个儿子不争气,可是岳勇在场,又不能多说什么。

  到时候她的话都会进了权简璃的耳朵。

  权幻忽而咧嘴一笑,抱着月儿挤到了吴玉洁身边,“妈,我这不是回来了么?再说了,家里的事我也帮不上什么忙,还不如多拍戏赚点钱,好让我妈过得更舒心一些,您说是不是?”

  吴玉洁轻轻叹息一声,“哎,别人都是指望着继承老爷的家业,你到好,整天只想着自己去拼搏,要我怎么说你才好?”

  她这话,便是意有所指,岳勇自然是能听懂的。

  再听下去,恐怕便要诉苦了。

  “夫人,公司还有事,我先走了。”说罢,也不等她的回答,转身就走。

  “让简璃有空了回来吃饭,总在外面吃也不是回事……”吴玉洁在身后说了一声,岳勇并没有回应。

  “哎……看来这个家里啊,以后就只有咱们三个相依为命了……”她叹息一声,总觉得心里怪怪的。

  岳勇赶到公司的时候,权简璃正站在落地窗前,一支接一支的吸烟。

  几乎整间办公室里,都成了烟雾的海洋。

  “璃爷……”岳勇心里有些不舒服,去开了窗子,才将这烟雾驱散了一些,“已经把小小姐送回老宅了。”

  “她选了羽寒是么?”权简璃倒是有些诧异的,他一直以为,她会带走月儿。

  岳勇便将早上的事说了一遍,权简璃听着,始终没有说话。

  “璃爷,这是房契,林小姐说,她是不会接受的。您若是执意的话,不如将别墅放在小小姐或者小少爷名下的好。”

  权简璃垂眸微微思忖,便沙哑着嗓音道,“那就给羽寒吧。”

  “是璃爷。”

  岳勇心里明白,现在是小少爷跟着林小姐,给了小少爷,也就等于是给了林小姐,一个意思。

  看来璃爷和林小姐的倔强,是当仁不让的啊。

  权简璃深吸一口香烟,许久,才轻轻吐出一个烟圈。

  眉宇间的皱纹更深了。

  岳勇有些看不下去了,轻声问道,“璃爷,您真的不打算再跟林小姐见个面了?毕竟……您走的时候连招呼都没有打。”

  “不必了……终究是一场梦,也该醒了……”权简璃眸光越发深邃,“我又何必再强行将她留在我的梦里?”

  “岳勇只是觉得不值,您跟林小姐明明就彼此相爱着,还有小少爷和小小姐,明明就是幸福的一家,却偏偏要为了一个蝶儿小姐而生生拆散……”这样的话,岳勇说了不止一遍。

  可是璃爷根本就不会听啊。

  他自然明白璃爷放不下对蝶儿小姐的承诺,可是一个承诺,真的要比四个人的幸福还要重要么?

  他哪里知道,权简璃心头的巨大漩涡,正在将他一点一点吞噬,一点一点的,拉入无比巨大的深渊……

  刺耳的手机铃声大作,打破了这压抑的氛围。

  看着手机上闪烁着的名字,权简璃眉头越发紧锁,却还是接了起来。

  “什么事?”

  “简璃,我……我好想你……你都好几日不来看我了……”电话里传来胡蝶娇弱的声音,“医生说我的身体都已经调养好了,可以……可以出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