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09章 另一个开始(2)
  第509章另一个开始

  毕竟月儿也很久都没有回来了,所以她才特意吩咐厨房做了几道口味重些的菜。

  “嘿嘿,还是奶奶最好了!奶奶我爱你。”月儿一边油嘴滑舌着,一边已经夹了辣辣的肉,放在嘴里吃的有滋有味。

  “妈,你也太偏心了,有了月儿就不管儿子了是不是?”权幻佯装委屈道。

  吴玉洁无奈瞪了他一眼,“这不是有你爱吃的菜么?你也好意思说,这么久都不回来看看,还知道我是你妈妈?”

  权幻冲着她眨巴眼,咧嘴一笑,“嘿嘿,这不是工作忙嘛,谁让您儿子人气高呢。哎……有时候长的太帅也是一种过错啊……”

  “三叔又吹牛。”月儿撇撇嘴,不屑的看着他。

  “嘿,怎么就吹牛了?难道三叔长的不帅?”权幻有些郁闷了,月儿这小妮子的眼光是不是太高了些?

  他长这么大,月儿可是第一个说他长的不帅的啊。

  恩,果然是个叛徒。

  月儿眨巴着眼睛,很认真的想了许久,这才开口,“三叔长的是很帅啦,可是没有干爹漂亮。”

  “干爹?”权幻眉头一皱,嘴里还咬着一块排骨,“你说的是那个林初白吧?月儿,他跟三叔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知不知道?三叔是铁骨铮铮的男子汉!帅气又潇洒。他嘛……漂亮倒是挺漂亮,就是长的太娘里娘气了,比女人还漂亮……恩,说不定他本来是要投胎做女人的,只可惜生错了……”

  吴玉洁在一边听着,眉头微微一皱,这叔侄两个怎么讨论起这个话题来了?

  “幻儿!你就不能教月儿点好的!?”

  “妈,这就是好的啊。我在教月儿认清楚男人跟女人的不同!”权幻还很有理。

  月儿撇撇嘴,“不是喔,三叔和干爹都喜欢漂亮大姐姐,所以都是男子汉。”

  “不对不对,这个还是有区别的……”总之权幻就是不想承认林初白比他长的好看,可是心里又找不出什么证据来。

  月儿很同情的看了他一眼,“三叔,老师说,勇于承认自己的缺陷并不可耻。”

  “噗……”权幻一口汤差点喷出来,“你们哪个老师说的?三叔明天就找他理论去!”而且,他这么一个天妒人冤的美男子,哪里有缺陷了?

  看着这叔侄两个说的热烈,倒是把胡蝶凉在了一边。

  吴玉洁作为权家的主母,自然是要照顾周到一些的。省得再让胡蝶到简璃面前,再说她的不是。

  夹了一块鱼肉放进了胡蝶的碗里,“你也多吃一点,别管他们。这叔侄两个也是许久不见了,闹的很。”

  “谢谢伯母……”胡蝶乖巧一笑,“我倒觉得这种气氛很好呢,以前我总是住在医院里,一个人孤孤单单的,现在才感觉像有了家呢。”

  “哎,你也是个可怜孩子……”吴玉洁微微叹息一声,又给她夹了块肉。

  “伯母,您也多吃一点……”胡蝶有些受宠若惊,至少现在,她觉得吴玉洁是真心待她的。

  本以为在权家的日子会很难熬,幸好吴玉洁对她还算不错。

  这么一来,是她想多了呢。

  “好……”吴玉洁微微笑着,却是另存其他的心思。

  餐桌上的气氛,倒也并没有冷清下来,反而因着月儿的可爱话语,笑声不断。

  胡蝶忽然忍不住问了一句,“伯母,怎么不见羽寒?”

  吴玉洁眉头微微一皱,她是不想再说起羽寒的事的。毕竟,羽寒现在跟林墨歌生活在一起,而她对林墨歌,没有一点好印象,甚至是幽怨颇深。

  “你找我哥哥做什么?”月儿嘴里还塞着肉,眼巴巴的看着她问道。那纯净的眸子里,看不出表情来。

  胡蝶讪讪一笑,“喔,只是不见羽寒,有些好奇罢了。”

  “哼,我哥哥又不是玩具,不用你好奇。”月儿白了她一眼,继续低头吃东西。

  胡蝶的脸色一僵,还想要解释,“月儿,蝶儿阿姨不是那个意思……”

  “你才不是我阿姨,你是丑八怪巫婆!”月儿恶狠狠瞪了她一眼,总算是把心里憋的话说了出来。

  因为刚才她已经看过了,今天便宜老爸不在。

  所以,她也就不用再顾忌什么了。

  胡蝶眼眶顿时通红起来,泪珠在眼眶里打转,眼看着就要哭出来了。

  “月儿,阿姨知道你讨厌阿姨,可是,阿姨马上就要跟你爸爸结婚了。说到底还是你的长辈,就算你不叫我一声妈妈,也该叫一声阿姨的……阿姨也知道,我们之间有很多误会,可是没关系,阿姨会慢慢向你解释的……”

  “哼,真恶心!月儿才不要便宜老爸娶一个丑八怪巫婆回家!”月儿将筷子狠狠摔到了桌子上,跳下椅子,转身就走。

  “月儿!你还没吃饭呢……”吴玉洁有些担心的喊了一声,月儿头也不回的怒吼着,“看着丑八怪,月儿才吃不下去!”

  然后,一个人跑回了房间。

  胡蝶的眼泪啪嗒啪嗒落了下来,低垂着头不说话。

  权幻讪讪一笑,“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变了天了?那个……我去看看月儿……”

  说罢,也将筷子放下离开了。

  吴玉洁微微叹息一声,“好好的一顿饭,哎……蝶儿啊,你也别在意,月儿不过是个小孩子,你也别跟她一般计较。”

  “我不会跟月儿计较的,她对我有很深的误会,没关系,我以后会慢慢让她明白,我才是对她好的那个人……”胡蝶嘴上说着不会介意,可是眼泪却更加汹涌了。

  吴玉洁只觉得胸口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不舒服,便也放下了筷子。

  “罢了,这晚饭是吃不下去了。来人,先送蝶儿小姐上去休息吧。”

  吴玉洁都下了命令,胡蝶自然也不能再坐下去,只得站起身来,“那伯母,我先上去了。”

  吴玉洁点点头,她这才跟在佣人后面上了楼。

  方才还热闹着的餐厅里,顿时清冷的只剩下了吴玉洁一人。

  揉着拥堵的胸口,轻轻叹息,本以为今天总算能热闹一些了,谁料到结果又是吵得不可开交。真是浪费了这一桌子的菜了。

  可她担心的是,如今这才是第一天,月儿和那个女人共同住在这里,时间久了,恐怕会闹出更大的事来啊……

  怎么偏偏回来的就是月儿呢?

  若是羽寒的话,或许还可以和平相处。

  可这毕竟是简璃做的决定,她现在,是越来越不理解简璃的想法了……

  他既然能把羽寒还给林墨歌,心里应该是有她的吧?

  可是为何,还要接这个叫蝶儿的女人回家来住,而且还要跟她结婚?

  罢了,罢了,她现在连自己的儿子都管不住,哪里还有闲情再去管别人?

  胡蝶一回到卧室,便擦干了眼泪。

  站在窗前,看着老宅后院里的夜景,牙关紧紧咬着。

  她一定要成为这里的女主人,到那个时候,她就不信,这个孩子不会听她的话!?

  一楼的卧室里,月儿小脸气鼓鼓的坐在床上,小嘴撅得老高。

  权幻懒散的躺在一边逗她,“月儿,你明知道老二要娶她,还敢那么骂她啊?就不怕你爸爸再揍你?”

  “哼,谁让她一直想要当我妈妈的!月儿就是讨厌她!”月儿撇撇嘴,她的妈妈永远都只有一个。

  “哎……天要下雨,爹要娶妻,这种事,连老天都没办法啊。老二既然敢把她接回家里来,就是铁了心要娶她了,恐怕就算你强烈反对,也不会有什么效果。”

  “那怎么办三叔……月儿讨厌她……月儿不想让她跟便宜老爸结婚。”月儿眼巴巴望他,那可怜的眼神,看的他心里一阵阵发软。

  权幻微微叹息一声,“小月儿,你该不会还想着让你妈妈跟爸爸结婚吧?”

  “为什么不可以?月儿和哥哥都是这么想的。”月儿一本正经道。

  “哎……难啊……”权幻也觉得有些无力,“若是别的事,三叔倒是可以帮你,但是这件事,太难了。你爸爸那个倔脾气,他自己决定了的事,谁也改变不了。而且,他要是肯娶你妈妈的话,两年前就娶了,哪还用等到现在啊。”

  “三叔的意思是,便宜老爸嫌弃妈妈喽?”月儿漂亮的眉心也皱了起来,许是跟羽寒在一起的时间久了,也渐渐被羽寒传染了吧。

  “也不是嫌弃,肯定是他心里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坎,至于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不过小月儿,刚才岳勇说以后你就住在这里了,那羽寒呢?真的要跟着妈妈一起住?你爸爸同意了?”

  月儿点了点头,然后用鄙夷的目光看着他,“三叔,你也很八卦哎。”

  “咳咳……这不是八卦,是关心!关心懂么?你们两个可是三叔在这个家里最关心的人了,自然要多问几句了对不对?”权幻没想到又被这小妮子摆了一道。

  月儿眼珠滴溜溜一转,“告诉你也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以后都要跟我站在统一战线!”

  “没问题!”

  权幻想都没想都答应了,反正在这个家里,他也一直都是站在月儿这一边的。

  因为只有月儿跟他臭气相投,喔不对,是情投意合。

  月儿便把早上的事简单的说了一下,当然关于自己在包子里动过手脚的那个小秘密,还是没有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