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15章 另一个开始(8)
  第515章另一个开始

  嘴巴里塞得满满的,活脱脱两只可爱的小松鼠……

  心口,狠狠的抽痛了一下,让他呼吸一滞。

  只是一天没有见她,为何这思念,便如此折磨人?

  他的这颗心,就如同被一把锋利的刀刃,一片一片的凌迟着一般,鲜血直流,却又留着这条命,苟延残喘着……

  今后的一生,都会如此般活下去罢?

  明明只要他一句话,墨儿就会回到他身边。

  明明,只要他的一个拥抱,就能将那个人儿永远留在身边,再也不分开……

  可偏偏,中间却隔着一个让他无法跨越,无法割舍下的承诺,哪怕是付出他这条命,也必须要兑现的承诺……

  如果,他真的如墨儿说的那般无情,该有多好?

  “我吃饱了。岳勇大叔,你慢慢吃。”月儿放下筷子,对岳勇说了一声,却并没有跟权简璃说话,转身便要走。

  岳勇心里咯噔一下,小小姐这不是摆明了要惹璃爷生气么?

  果然跟林小姐是母女啊,这惹人生气的方式都是一样的,都要利用他!

  偷偷看了眼璃爷,却发现璃爷的表情并不像是生气,反而,有些难以言说的落寞。

  “璃爷……您没事吧?”

  权简璃被他这一叫,才回过神来。“月儿呢?”

  “小小姐已经吃饱回房间去了,要我再把她叫出来么?”岳勇小心翼翼道。

  “不必了。”权简璃语气有些疲倦,忽而又哑着嗓子问道,“我刚才对月儿……是不是太凶了?”

  “是……有点……”岳勇壮着胆子道,“小小姐本来就对学习不怎么擅长,您若是逼着她向小少爷靠近的话,恐怕……只会得不偿失……小小姐的脾气您也知道,一向很暴躁,若是逼急了,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呢……”

  权简璃眉头越皱越紧,眼里是浓浓的疲惫,“可她既然身为权家的继承人,就必须要有个大小姐的样子。现在这般出去,像什么样子?到时候丢的是我权家的脸……”

  “可林小姐也说过了,她只希望小小姐和小少爷能有个快乐的童年,最好不要用那些条条框框将他们的自由紧紧束缚住……”

  岳勇很自然的便将林小姐抬了出来。

  因为他知道,林小姐就是璃爷的软肋,只要一提起来,璃爷绝对不会再有异议。

  果然,璃爷的语气总算松了下来,“你去找个礼仪老师回来,把该教的都教了。至于她学不学……随她吧……”

  “是璃爷!”

  岳勇总算是松了口气,只要璃爷不像以前对羽寒小少爷那样强制,小小姐就应该可以接受。

  他能做的,也只有尽量帮小小姐说好话,让小小姐少受一些苦头了。

  其他了,也帮不上什么忙了。

  餐厅里,两个男人相对而坐,却又彼此沉默着。

  明明,这样的沉默,一如既往。

  可为何,现在却忽然感觉到了尴尬?

  岳勇的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总算是给这寂静的氛围增添了一些声音。

  他接了起来,对方似乎说了什么话,让他的脸色越来越暗。

  挂了电话,也不敢再犹豫,如实禀报,“璃爷,我们找的黑客已经攻破了对方设置的防火墙,成功追踪到了那个收购股份的账户……”

  权简璃漆黑的瞳孔猛然紧缩,“是谁?”

  “是……”岳勇正要开口,却忽然警惕的看了一眼四周,似乎有些难以说出口。

  权简璃脸色一沉,心下顿时了然。

  “我明白了。暂时不要有什么举动,我倒要看看,他还能玩到什么时候……”

  “可璃爷……若是不加阻止的话,恐怕还会再有一部分股份流入到对方账户上的……到时候……”

  岳勇有些为难,虽然这几日权氏的股票看起来已经恢复了平日的稳定,可实际上,在平稳的背后,却还暗藏着一些看不见的漏洞。

  有很小的一些股份,会随着这个小小的漏洞流出去,正所谓积少成多,水滴石穿。

  这小小的股份,若是一直放任自流,也总有一天,会凝聚成一股足以摧毁整个公司的大鳄鱼。到那个时候,再想要阻止,便也来不及了。

  “无妨,他不过是站在舞台上的跳梁小丑罢了。我们真正的对手,是在背后操纵着他的人。只有顺藤摸瓜,才能将那条大鱼钓上来……不付出一些,又怎么能有收获呢?”

  看着璃爷自信满满的样子,岳勇只得默默点头。

  既然璃爷已经胸有成竹,那他自然也不必再说什么。

  反正,岳勇知道,根本就没有人是璃爷的对手。

  那些胆敢与璃爷一较高下的,最后,都死在了璃爷的手中。

  而且,“死”相凄惨。

  所以,只要璃爷吩咐不让他有动作,那他便不动。

  他知道,璃爷是想要让对方疏忽,然后再从这疏忽中,找出破绽。

  最后,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璃爷,向来都是最好的猎手。

  因为他知道如何隐藏自己。

  同时,也是最难缠的猎手,一旦被他视为了目标,除非是死,否则,永远都无法逃离……

  唯一一次让璃爷失了手的,便是林小姐。

  两年前,林小姐偶然的逃到了温哥华,那是璃爷最不愿意踏足的地方,所以,璃爷才会放任她在那里整整两年,而没有去寻找。

  如今,璃爷原本可以用那座别墅,将林小姐绑在自己身边。

  可是不知道为何,最终又放弃了。

  他知道璃爷对林小姐的爱有深,可是,却不明白,璃爷这次为何,会轻易放开林小姐。

  难道只是一个月的交易婚姻,便真的让璃爷了结了心中所有念想?

  好几次他都想要开口问个究竟,可是又害怕激起璃爷心中的怨念,便还是忍了下去……

  夜色,凄凉。

  凄清的月光穿透薄薄的云层洒下来,落了一地幽清。

  晚餐过后,林墨歌几人,便外出散步。也是顺路,送苏珊到酒店去住。

  因为她租的房子只是一室一厅,又不能总是睡沙发,所以只能暂时委屈苏珊几日。

  不过,酒店是在小区的对面,离的很近。

  母子三人再次回到家时,小星星已经躺在妈妈的怀里睡着了。许是今天见到了哥哥姐姐太过兴奋,就连睡着了,小星星的脸上也还带着甜甜的笑意。

  林墨歌和羽寒洗漱过后,也上了床。

  将两个小家伙紧紧搂在怀里,闻着小星星身上淡淡的奶香,心里说不出的满足。

  “妈妈,羽寒小时候也像弟弟这般小么?”夜色中,羽寒轻声问道。

  林墨歌心里一软,“是啊,羽寒也是从这么小,长成了如今这般大呢。宝贝儿,你知道么?妈妈每次看到小星星,都会把他当成小时候的你。妈妈总会想,或许上天把小星星赐给妈妈,就是想要弥补失去你的那五年吧?……”

  “妈妈……”

  羽寒不知何时,哽咽了嗓音。

  “睡吧宝贝儿,从此以后,我们母子三人,就好好的在一起生活。虽然妈妈给不了你锦衣玉食……可是……”

  “妈妈,羽寒不要锦衣玉食……”羽寒及时打断了她的话,沙哑着嗓音道,“羽寒只要能陪在妈妈身边,能和妈妈在一起,就足够了。锦衣玉食,羽寒可以自己挣!羽寒会快点长大,让妈妈和弟弟妹妹,都过上最好的生活……”

  林墨歌霎时便红了眼眶,幸好,夜色中,不会被儿子发现。

  轻轻拍打着羽寒的背,心底既欣慰,又苦涩,“宝贝儿,妈妈真的很为你自豪,可是,妈妈不希望你太强求自己,正如你所说的,妈妈也不要锦衣玉食,妈妈只要你们三个,可以平安幸福的长大,就是妈妈最大的心愿了……”

  “恩……我知道了妈妈……”

  “好了,快睡吧……明天还要上学呢。”

  “妈妈晚安。”

  “晚安宝贝儿!……”

  夜色中,温柔的话语,温暖着彼此的心田。

  贫穷,从来都不是打败一个人的枪炮。

  真正将一个人打败的,是内心的荒芜。

  在充满爱的家庭中长大的孩子,内心,也一定是富有而阳光的。所以,无论身处在何种位置,她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做一个内心强大的人。

  而不是那些只想要倚靠华丽的外表,来掩饰内心空虚的可怜人。

  或许正是因为她如此的教育方式,才让月儿变成现在这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吧?

  而羽寒过去的五年里,却一味的为了讨好自己的亲生父亲,为了别人而活。

  所以,才一次次的强迫着自己,去学那些不喜欢的东西,去做不愿意做的事。

  明明不过是一个七岁的孩子,却要逼着自己过早的成熟。

  或许在别人眼中,他是一个天才,是人人嫉妒的豪门继承人。

  可是,只有她这个做母亲的知道,孩子的内心,空空荡荡。

  只有一副饱读诗书的皮囊而已。

  内心深处,没有一点点爱的填充。

  长此以往,只会毁了这个孩子。

  所以,她如今也想通了,或许冥冥中,一切自有定数。

  让羽寒跟着她,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也是给了她一个机会,将那五年里确实的母爱,悉数补偿。

  将羽寒那颗被空虚和荒芜占据的心,重新用爱填满。

  至于月儿,她的性子虽然足够开朗,可着实有些开朗过了头。

  既然身为权家的人,总不能一直这么放任自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