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19章 婚礼准备(4)
  第519章婚礼准备

  “毕竟她是孩子们的亲生母亲,去学校参观也……”

  白若雪的话还未说完,便被胡蝶打断,“可是,简璃竟然和她一起去!若雪,简璃他明明就要跟我结婚了,却还带着那个女人出双入对!甚至还到孩子们的学校去招摇……这下子所有人都会认为,她才是那个要跟简璃结婚的女人……”

  她的情绪越来越激动,忽然又哭了起来,“怪不得,怪不得新闻上都是他和那个女人在一起的背影,因为他们根本就一直在一起啊……什么公司忙?根本就是谎言!”

  “蝶儿,你别激动……”白若雪没有想到胡蝶会激动到如此地步,便害怕她会再次晕倒。

  那样的话,事情可就闹大了。

  “本来他们就是孩子的亲生父母,或许只是逢场作戏呢……你既然要嫁给简璃,就要接受他们的这一层关系不是么……”

  “不,若雪,你不明白!”

  胡蝶哭成了泪人,“s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就那些,到时候婚礼请来的,也是一样。他们看到我的时候,一定会笑话我的,一定会的……呜呜……他们会取笑我的……”

  “那就不叫他们好了……”白若雪安慰道。

  “不!”胡蝶再次亢奋起来,“我希望所有人都看到我的幸福,我也希望被很多人祝福……可是,简璃他这么做,到底置我于何处?他明明就要跟我结婚了啊……”

  白若雪话题一转,“或许不是简璃愿意的呢,你也知道,那个女人的手段有多高……”

  “对,就是那个女人!一定是她威胁简璃,勾引简璃的,一定是这样……我不能再让她毁了我的婚礼……”

  胡蝶说着,便如癫狂了一般,抛下她冲出了店外。

  “蝶儿!……”

  白若雪在身后叫了几声,胡蝶却早已经冲到了车上。

  她微微一笑,眸底闪过一抹精光。

  胡蝶,你以为,嫁给简璃会有这么简单?

  你?根本就不配!

  有资格嫁给简璃的,只有我一个人!……

  我就是要让你跟林墨歌互相斗狠,到最后,两败俱伤……

  胡蝶一回到家便哭着回了房间,哭声震天。

  就连坐在客厅的吴玉洁都反应过来,便只听到一声震耳欲聋的摔门声。

  佣人看着,忍不住多了句嘴,“这蝶儿小姐还真是没眼色,竟然连安都不问……”

  “罢了,她不过是刚来不懂规矩罢了,时间久了自然会懂了。”吴玉洁嘴上虽然这么说着,可表情却并不好。

  “这还没嫁进来呢就如此大的架子,若是真结了婚,还不高傲到天上去了!”佣人又开了口,“夫人,您打理权家这么多年,也从来没有如此过,她这不是摆明了仗着二少爷不给您面子么……”

  “好了,若是这话被简璃听了去,又有你受的!”吴玉洁摆摆手让她下去,眉头却紧紧皱在了一起。

  其实方才佣人的话说到了他心坎里。

  她本来就不同意这个女人嫁进来的,可是简璃做下的决定,又没有反驳的余地。

  而且在这个家里,大事上,她根本就没有说话的权力。

  可是没想到,这个女人昨天来的时候还表现得小心翼翼,这才不过短短一天就变了脸色。

  一大早让管家送出去逛街,现在回来了,一个招呼都不打便进了房间。

  这根本就是不把她放在眼里啊。

  看来找时间,她得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女人,也好让她知道一下,在这个家里,谁才是当家的!

  办公室里,权简璃正埋头看着文件,手机忽然想了起来。

  刚一接起,里面便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呜呜……简璃,你既然不想跟我结婚,又何必要说这些话……呜呜……”

  “怎么回事?”

  权简璃脸色一沉,好好的怎么又哭起来了?

  “呜呜……简璃,你到底置我于何地啊……”

  胡蝶泣不成声,还不待权简璃再问什么,啪嗒一声挂了电话。

  看着黑下来的手机屏幕,权简璃的眉头拧成了疙瘩。

  “发生什么事了璃爷?”岳勇只觉得璃爷的表情实在吓人。

  “不清楚,先回去看看!”说罢,抓起外套匆匆向外走去。

  岳勇迅速跟在后面,满脸的疑惑。

  刚才打来电话的无疑是蝶儿小姐,可是,不是说好了今天下午一起去选婚纱的么?昨天说起这事的时候,蝶儿小姐可是兴奋的很呢。

  怎么才过了一夜,就又变成这样了?

  看璃爷的表情,他是真的动怒了。

  虽然不知道为了什么,可璃爷今天的心情并不好,恐怕蝶儿小姐是火上浇油了啊。

  路上,权简璃一言不发。

  不知为何,心里越来越烦躁。

  原本刚见到蝶儿时,每次看到她哭,他都觉得内疚。

  因为是他害她变成现在这副模样,他有责任也有义务照顾她一生。

  可是后来,每次她将自己的伤口拿出来给他看,告诉他这些都是为了他而受,甚至一次次用死亡来威胁的时候,他便开始厌倦了。

  甚至订婚宴之后的那一天,蝶儿在医院里自寻短见,他当时竟然真的希望医生不要抢救过来……

  如果她真的死了,这一切,就可以结束了吧……

  如今,只要一听到哭,或者看到她哭的模样,他心里,便如同几万只蚂蚁在爬一般,烦躁难安。

  或许,他的心真的是石头做的吧?连对一个恩人的怜悯都没有……

  可,无论是谁,有再多的耐心,也会被一次次的威胁和胡搅蛮缠消磨光的……

  回到家时,岳勇还未下车,权简璃便已经匆匆进了客厅。

  吴玉洁还在客厅里坐着,许是因为刚才的事,现在胸口有些抑郁难安。似乎有一口气憋着,难受的紧。

  正在想着有什么惩治胡蝶的办法,却见权简璃阴沉着面色走了进来。

  “简璃!……”

  “阿姨,蝶儿呢?”

  “她……在房间……”吴玉洁话刚说罢,权简璃便大步冲了楼。

  又将吴玉洁一人丢在楼下。

  砰!

  吴玉洁手中的茶杯重重落在桌面上,里面的茶水荡漾着溢了出来,洒在桌子上。

  一个个都是这样!原本老爷子在的时候,简璃还尚且对她尊重一些,可如今,却是越来越放肆了!

  权简璃匆匆走了胡蝶房间外,便听到里面传来呜咽的哭声。

  眉头一皱,推门走了进去。

  “都滚出去!……”胡蝶头也不抬的怒吼一声,将床头柜上的东西悉数扫落。

  哗啦拉……

  破碎了一地斑驳。

  水果滚落在地,盛着果汁的杯子也碎裂开来,浓郁的果汁,溅落在地毯上,弄湿了一大片污渍。

  璃爷的洁癖此时忽然间作祟,看着那斑驳的地毯着实碍眼。

  恨不得将这房间所有的东西统统丢出去!

  深吸一口气,将心头的怒火强压下去,“发生了什么事?”

  清冷的嗓音震得胡蝶哆嗦了一下,抬起头来看着面色阴沉的权简璃,眸光闪烁,“简璃……呜呜……你还回来做什么,就让我死了算了……我死了,你就可以跟那个贱女人逍遥快活了!……”

  咔嚓!……

  方才就落在地上的杯子,此时再次裂开了一道口子。

  却像是被权简璃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冰裂的一般。

  他记得,那次喝醉酒后去找墨儿的时候,口口声声说,蝶儿是世界上最温柔的女人。

  还因此而激怒了墨儿,将他扔到楼道里整整睡了一夜。

  可是此时,这个世界上最温柔的蝶儿,却用贱女人这种低贱的词语来辱骂着墨儿!

  这是他万万不能忍的!

  可是,马上就要结婚了,他不想再节外生枝。

  咬紧牙关,一字一句冷冷道,“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胡蝶本就几尽癫狂了,哪里能看出权简璃的心思?

  当着他的面,哭的更加肆无忌惮了,“呜呜,我自然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是不是以为我不知道?说什么公司里忙,你明明就是跟那个贱女人在鬼混!……简璃,你竟然都要娶我了,为什么还要带着她出双入对,甚至在学校里大肆张扬!?你这样,让我情何以堪啊?”

  “这些是谁告诉你的?”

  权简璃咬牙切齿,这些事蝶儿自己绝对不可能知道!

  她这几日兴奋着婚礼的事,根本就连新闻都不看的,所以昨天出的新闻,他才没有浪费时间打压下去。

  不料,还是被她看到了么?

  可是,新闻上似乎并没有说明他带着墨儿去学校的事啊……

  那么,她是如何知晓的?

  “若有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简璃,你既然敢做,我自然就会知道……是不是我不知道,就会一直被你蒙在鼓里?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欺骗了我?”

  胡蝶哭的眼睛都红肿了,脸上的妆容早就被泪水冲刷得一干二净,露出肌肤上那细小丑陋的疤痕,可她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只想要发泄自己的委屈。

  “只有我一个人是傻子,还在为了要嫁给你而欣喜,可是你呢,却搂着别的女人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公众视线之中,甚至在别人眼中,那个贱女人才是你未来的太太!……”

  “够了!”权简璃低吼一声,嗓音透彻刺骨。

  震得胡蝶身子一僵,连哭泣声都停止了。

  他深呼吸一口,抑制着自己想要掐死这个女人的冲动,“我不希望再听到你口中说出任何关于她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