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20章 婚礼准备(5)
  第520章婚礼准备

  冷冷瞥了她一眼又吐出几个字眼,“尤其,是这种下贱的字眼!”

  胡蝶眼泪啪嗒啪嗒直落,嘶哑着嗓音,“都到这种时候了,你还在维护着她是么?她到底哪里好!?简璃,你看清楚,我才是最爱你的人啊!你要娶的人,是我啊……”

  砰!

  权简璃重重一拳砸在床上,一步一步向她逼近。

  身上散发出来的阴冷气息,几乎将她压抑到窒息!

  “我说过,不许再提她!”

  不知为何,他就是不想墨儿的名字从蝶儿的口中说出来,哪怕一个字都不行!

  这种感觉,就如同当初他恨极了苏依柔,而墨儿却对将那个女人的项链视为珍宝一般,让他愤怒至极。

  可他也不知道,这愤怒从何而来。

  哗……

  胡蝶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全身都因为惧怕而颤抖。

  因为她清楚的看到了简璃眼底那一闪而过的杀意!

  那嗜血的眸光,是她从未见过的杀伐气息,只是一眼,便生生将她灵魂刺穿一般痛苦!甚至连同整个心灵,都在深深的恐惧着……

  “如果你觉得现在结婚尚早,需要整理心情,我可以把婚礼无限延期……”

  他的嗓音越发冰冷,没有一丝温度。

  她心里咯噔一下,无限延期……

  “对不起简璃,对不起……我……我不说了还不行么……”

  权简璃正欲起身,却被她紧紧抓住了手臂,“简璃,我真的太爱你了,所以当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一时没忍住,对不起简璃……你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是我太任性了……婚礼还照常举行好不好,我不会再乱想了……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有多久的,你知道我再也熬不下去了。简璃,一切都是我的错,不要延期好不好……求求你了……”

  权简璃狠狠甩开她的手,起身挺立于床边,就那样居高临下,睥睨一切。

  如同来自地狱的恶魔一般,将身后所有的阳光笼罩。

  “你最好想清楚了,既然想要做权家的二少奶奶,就要有接受任何打击的心理准备!我不想再因为同样的事把家里搅得乌烟瘴气!”

  “我知道简璃,是我的错,我以后不会再如此小气了……我只是太爱你了啊……试问有哪个女人肯接受自己心爱的男人身边围着别的女人?简璃,对不起……我以后会改的好不好……”

  胡蝶再次爬到了床边,紧紧搂住了他的腰,眼泪鼻涕一把,全都落在了他的外套上,“我不求别的,只求你离那个女人远远的,以后再也不要跟她有什么瓜葛好不好……我知道是她勾引你的,是她威胁你的……简璃,我们离她远远的,再也不要让她的话题影响到了我们之间的感情了好不好……”

  胡蝶戚戚哀哀的哭诉着,只听得权简璃越发心烦意乱。

  “我说过,不许你再提她!”

  咚!……

  他狠狠一摔,她的身子如飞出去一般,无力的撞到了床头上。

  幸好,床头是厚厚的真皮包裹,撞上去只是有些疼,却并无大碍。

  饶是如此,也吓得胡蝶脸色惨白。

  “我看这两日你还是好好在房间里反省的好!不许踏出房门一步!婚礼的时候,自会有人来接你!”

  说罢,再也不看她一眼,转身离开。

  胡蝶的身子无力跌坐在床上,再没有一滴眼泪。

  简璃这是在为了那个女人推开了她么?

  他刚才,是不是在因为那个女人而发怒?

  而且还因此而迁怒于她!

  这一切,都是那个该死的林墨歌!

  胡蝶气的全身都在颤抖,牙齿几乎咬碎。

  还好,简璃说过不让她出房间的门,却说了两天后婚礼的时候,会有人来接她。

  这就说明,婚礼还会如期举行对不对?

  这就好了。

  只要婚礼还举行,只要她还能嫁入权家,今天所受的委屈,她可以全都忍下来!

  其实她一直都是如此忍耐着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日听了若雪一席话,整个人便疯癫了一般,还险些误了大事。

  难道,若雪跟她说那些话,都是有原因的么?

  该不会,连若雪都想要害她!?

  一想到此,便全身发寒。

  因为她忽然想起,自己不在简璃身边的那些年,都是若雪在陪着他!整整十年的感情啊,几乎陪伴了简璃的整个青春!

  十年的感觉,不是那么容易放手的……

  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无论是林墨歌还是白若雪,她都不会让她们靠近简璃的!

  简璃只能是她一个人的……现在如此,将来,更是如此!……

  只是,她以前一直都把若雪当成最好的朋友的,什么心事都跟她说。可是以后,不会了,面是她的时候,会多留一个心眼,不会再像从前一般,傻乎乎的全都听她的了……

  吴玉洁一直细心听着楼上的动静,却只能听到胡蝶的哭诉声,似乎两个人在争吵。

  不知为何,她心里倒有些幸灾乐祸。

  吵得越凶越好,这样一来,或许就不用把这个毁了容的女人娶回家做二少奶奶了!

  正听得兴起,却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迅速坐回原位。

  然后,眼睁睁看着权简璃愤然离去……

  岳勇已经在车上候着了,权简璃一上车,便缓缓发动了车子。

  “璃爷……刚才我问过管家了,上午的时候蝶儿小姐是去试婚纱了,可是婚纱没有试成,只进去几分钟便哭着跑了出来……”

  岳勇将刚才从管家那里打听来的话,如实禀报。

  权简璃眉头一皱,“去婚纱店!”

  半小时后,那家著名的店外。

  权简璃坐在车里,透过车窗看一眼店内熟悉的装潢,当初的一幕幕,瞬间浮现。

  那一日,墨儿身穿着一条美艳的红色长裙立于镜前,如同花神一般娇艳动人。只一眼,便震撼了他的目光。

  而他,却为了讨蝶儿欢心,狠心的将那条裙子从墨儿身上剥了下来,只不过,也因此而被她狠狠踢了一脚。

  后来,他又定制了一条一模一样的裙子送给墨儿,可是,她却拿着找到了医院,狠狠的扔在了他身上。

  告诉他,那并不只是一条裙子。

  当时的他,太过迟钝。

  根本就不了解墨儿的心。

  如今明白了,却已经晚了……

  “璃爷,问清楚了!”

  岳勇从店内出来,匆匆上了车。

  “店员说,蝶儿小姐来了以后是想要试婚纱的,可是后来似乎来了一位女性朋友,然后两个人不知道在试衣间里说了什么,蝶儿小姐便哭着跑出去了。店员还说,她们好不容易将模特身上的婚纱脱下来了,客人却没有试……她们以前还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呢……”

  权简璃的眉头紧紧蹙在一起,“女性朋友?监控呢?”

  “禀璃爷,因为她们是在试衣间说的话,而试衣间里面为了保护顾客的隐私,并没有安装监控。而且,这两日监控出了一些故障,所以连客人进出时的画面都没有记录下来。”

  其实岳勇也有些为难,这事倒是赶得有些巧。

  而且如此一来,就根本查不到对方是谁了。

  “对了璃爷,店员说,那个女人很漂亮,似乎经常在哪见到……但是她也想不起来更多了。”

  权简璃指节捏得啪啪作响,脸色渐渐泛青。

  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又可以经常见到,而且,还能跟蝶儿走得如此亲近,除了白若雪,还会有谁!?

  “去酒吧!”

  “是璃爷!”岳勇恭敬的应着,心里还在想着那个挑拨蝶儿小姐的女人是谁。

  其实,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人选,只是不敢轻易说出口罢了。

  可是看璃爷的表情,似乎也已经猜到了……

  真是没想到,女人竟如此可怕啊……

  岳勇一直都觉得女人很可怕,只不过从前是觉得喝醉酒的林小姐可怕,而且是那种能让璃爷慌了手脚的可怕。

  而如今的这个女人,却是让人脊背发寒的那种害怕……

  如同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一直潜伏在暗处,等着你不注意的时候,便狠狠咬上一口,以毒致命……

  老宅里,寂静得令人发慌。

  胡蝶哭了一会儿便睡着了,吴玉洁也坐着无聊便回了房。

  偌大的宅子,却死一般寂静。

  忽然间,一阵电话铃声将胡蝶震醒。

  看着上面那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她犹豫了许久,还是接通了。

  “好久不见了……”电话里传来的男人声音,震得她小脸惨白,瞬间睡意全无。

  “你想干什么!?”此时的胡蝶,眼神机警,丝毫没有了方才哭闹时软弱的模样,反而,透露着一丝阴狠。

  “呵呵……”电话那头的男人轻声笑着,“听说你要结婚了,我这个老朋友,自然是想要送你一件大礼的……”

  胡蝶深吸一口气,依旧非常冷静,“你以为你这么威胁我就会害怕?别忘了,当初的那些证据,早就已经毁在那场大火中了!”

  “呵呵……原来你还记得啊……你若是不说,我倒是险些忘记了……怎么样,那天在林子里送你的见面礼,还喜欢么?”

  对方的话刚说完,胡蝶便脸色大变。

  “那天的事不是说好不再提了么?我不希望让简璃把那场火怀疑到我身上!你知道他对小姑的感情有多深厚,若是知道那件事与我有关,断然不会饶了我的!你休想坏我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