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24章 婚礼准备(9)
  第524章婚礼准备

  包间里,音乐声悠扬。

  除此之外,再听不到任何声响。

  桌上的酒只剩下了半瓶时,莫易云也坚持不住了,迷迷糊糊靠在沙发上傻笑。“权二啊,你的婚礼想要什么礼物?兄弟……送你……”

  权简璃看他一眼,什么也没说,起身,向外走去。

  “喂,怎么走了?今天怎么也要玩个通宵啊……这可是一生只有一次的单身夜啊……”

  砰!

  权简璃重重摔上门,将他的声音隔绝在身后。

  阴沉着脸离开。

  岳勇正坐在车里看着手机发呆,权简璃忽然打开车门坐上来,吓了他一跳。

  “璃……璃爷!……”

  “走吧。”权简璃无力开口,并没有看到岳勇的慌张。

  岳勇偷偷松了口气,缓缓发动车子。

  “璃爷,是要去看婚礼场地么?会场布置在琉璃醉酒店了,一切按照最奢华的风格……宾客的话,也按照蝶儿小姐的意思,将会邀请多数名流,至于记者们那边,蝶儿小姐说过不希望……”

  他靠在座椅上紧闭着双眼,忽然间想到了什么,眉头越发紧蹙,开口,打断了岳勇的话,“我记得,竹雪园后有个花园?”

  岳勇想了想,微微点头,“是的璃爷,当初建造好了以后,还没有对外开放过……”

  “好,把场地改到那里。另外,不必宴请宾客,只权家这些人就够了。一切从简,不必大张旗鼓。”

  权简璃的话,让岳勇一愣。

  明明昨天还说一切听蝶儿小姐的,怎么今日忽然就改了主意?

  “璃爷,那个花园虽然建好了,可是从未使用过,恐怕有些设施不是太完善……而且,蝶儿小姐好像希望办一场奢华的婚礼……”

  试问哪个女人不希望有场浪漫至极的婚礼呢?

  牵着心爱男人的手,走在长长的红毯上,接受着所有人的祝福,那种感觉,才算得上是完满吧?

  可是璃爷如今所做,却摆明了是要跟蝶儿小姐对着干啊。

  一定会引起蝶儿小姐的不满的。

  权简璃忽然睁开眼睛,狠狠瞪了他一眼,岳勇只觉得两道冰刃飞来,险些将他刺穿。知道璃爷是动了怒,“你听我的还是听她的?”

  “我知道了璃爷!”岳勇吓的一个哆嗦,赶紧打电话,把这件事吩咐了下去……

  他自然是要听璃爷的了,看来以后还是不要多嘴的好,似乎对于蝶儿小姐的事,总会让璃爷怒火冲天啊……

  只是,一想到蝶儿小姐知道这件之后哭闹的场景,他就觉得一阵阵不安。

  而此时的胡蝶根本想不到这些,她一心只惦记着那个疯子的话。

  看着放在床上的黑色大袋子,心里越发不安。

  可是,为了她的终身幸福,也只能冒险一次了。

  一咬牙,换好了衣服,便偷偷溜下了楼。

  却不料,“你去哪?”

  吴玉洁从厨房里走出来,看着脸色苍白的蝶儿,微微有了愠怒。“简璃不是说过让你在房间里休养么?你这是要去哪啊?”

  “伯母……我……是简璃叫我出去的。”胡蝶随口编了个谎。

  吴玉洁疑惑的看着她,“是简璃?”

  她显然是不信的,简璃今天怒气冲冲的离开,不可能再叫胡蝶出去。她虽然不是简璃的亲生母亲,可也照顾了简璃这么多年,对他的性子,多少还是清楚的。

  此时目光忽然落在那个黑色的精致大袋子上,不由得眉头一挑,“手里提着什么?”

  “啊……”胡蝶吓得额头直冒冷汗,下意识将袋子往向后藏了藏,“喔,没什么,之前……对,是之前买的礼服,有些不大合适,我想去换一下……那伯母,我先出去了……”

  说罢,也不等吴玉洁反应过来,便匆匆离开了。

  吴玉洁眼底闪过一抹精光,这个胡蝶,显然有问题!

  因为刚才佣人已经告诉她了,上午的时候,门外有个开面包车的男人将这个黑色袋子送来的。然后蝶儿小姐又偷偷拿上了楼。

  可是现在却告诉她,这是买的礼服?

  当她是三岁小孩子那么好骗么!?

  好,反正她也不喜欢这个蝶儿,正好可以趁着这件事到简璃那儿好好说说……

  这时,佣人匆匆进来禀告,“夫人,有位先生来访,说是岳勇请他来的。”

  “岳勇?”吴玉洁想了想,便点了点头,“快情进来。”

  “是夫人!”

  佣人转身出去了,没多一会儿,带进来一位身姿挺拔的年轻男人。看来也就三十岁左右,倒是长的儒雅斯文,戴着一副金丝边框眼镜,笑起来很有亲和力。

  “夫人,我是岳勇请来给小小姐上礼仪课的老师,姓黄,单名一个秀字。”

  “黄秀?倒是个秀气的名字呢……”吴玉洁上下打量着他,只见面前的人浑身上下都散发出来一种极具平和的感觉,似乎只是看着,便能让人心神安定。

  “不知黄先生的父亲可是那位有名的大法官?”

  黄秀微微一笑,“正如夫人所想……不过,我倒是没有随了父亲的愿去做法官,不过是一名无名的老师罢了……”

  “呵呵,人各有志,能选择自己喜欢的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呢……”吴玉洁笑着,原本还有些不大放心的,可是现在一听说他的家世,便不再有任何怀疑了。

  马上遣了佣人去把月儿叫出来。

  “黄先生,请用茶。”

  “夫人不必客气……”黄秀正寒暄期间,便见一个小小的身影从房间走了出来,似乎有些不大情愿的样子。

  “奶奶!”月儿眨巴着一双黑亮的大眼睛,看着面前有些帅气的大叔,转头天真问道,“这个大叔是谁啊?”

  噗……

  黄秀刚喝下去的一口茶险些喷出来,指着自己,一脸的不可置信,“小小姐,您叫我……大叔?”

  “是啊,要不然咧?”月儿无辜的望着他,这个大叔好奇怪喔,该不会是想让她叫大哥哥吧?

  吴玉洁无奈一笑,“不好意思黄先生,让您见笑了。这小妮子一天高地厚的习惯了,以前跟她妈妈在一起的时候,没受过管教,所以说话也有些失礼。”

  月儿本来还笑嘻嘻的小脸,顿时僵了一僵。

  她最讨厌奶奶说妈妈的坏话了。

  就算她是奶奶又怎么样?若不是妈妈说过要尊敬老人,而且,在这个家里,她还需要借助着奶奶的力量,否则,她才不会叫奶奶叫的这么亲热呢。

  黄秀将月儿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微微一笑,摸了摸她的头道,“月儿是吧?你想要叫我大叔也可以,不过我是你的礼仪老师喔。”

  “礼仪老师?那你会让我补课学很多东西么?”月儿不由得撅起小嘴来。

  昨天便宜老爸说要给她请老师的,没想到还真的请来了啊。

  唯一让她欣慰的一点就是,这位老师长的还挺帅气的,倒也能养养眼了。

  看着心表也好一些。

  黄秀依旧温柔的笑着,“老师会教你很多东西的,不过,并不会逼着你学不想不学的。因为有兴趣才能有所成就,所以老师的方法就是寓教于乐。”

  月儿有些不明所以,“寓教于乐是什么东东?”

  “呃……所谓寓教于乐就是……快乐的学习?”黄秀简单的解释着。

  月儿这才明白过来,大眼睛滴溜溜一转,心里已经有了主意,似乎听起来还算不错,“那是不是只要月儿觉得不快乐了,就可以不用学了?”

  “恩……差不多是这么个道理。”黄秀总觉得自己是被这小妮子给绕进去了呢。

  吴玉洁在一边听着,忍不住看了月儿一眼,“月儿,不许跟老师谈条件!若是让爸爸知道了,又该生气了。”

  “喔……”月儿不高兴的撅起小嘴巴来,冲着黄秀眨了眨眼,黄秀顿时心领神会,“那夫人,我就先随着月儿小姐进去熟悉一下环境。”

  吴玉洁有些不情愿,可既然是岳勇请来的,又是那位黄大法官的儿子,人品肯定是没有问题的。所以也只得点头,“好,我让佣人把水果送进去……”

  “多谢夫人。”

  黄秀恭敬的点了头,这才跟在月儿身后,进了卧室。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两个打通了的房间呢,而且装修的风格各异。

  一边是静谧的蓝色,整整齐齐。

  另一边是可爱的粉色,乱七八糟……呃,应该说是,很温馨随意?

  他像进了自己家一样,随便找了个椅子坐下,“好漂亮的房间啊!……”

  月儿撇撇嘴,一屁股坐到床上,“漂亮又怎么样,反正月儿又不喜欢这里。”

  “喔?为什么不喜欢呢?能不能告诉大叔?”黄秀很认真的问道。

  “因为这里没有妈妈!而且太无聊了。”月儿一本正经的说着,目光却在黄秀身上认真的摄打量着,“你刚才不是让我叫你老师的么?怎么又变成大叔了?”

  “我以为,大叔这个称呼能让我们的关系更加亲密一些呢……”黄秀讪讪一笑,有些讨好的嫌疑。

  “你真的要当月儿的老师么?”月儿又问了一遍。

  黄秀点点头,“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月儿翻了个白眼,“好吧,不过……你得先过了我这一关,我才会认你当老师。要不然的话,我就告诉岳勇大叔说你欺负我!……”

  黄秀只觉额头直冒冷汗,这小妮子也太难缠了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