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25章 婚礼准备(10)
  第525章婚礼准备

  不过,他可不是那种会轻易放弃的人。

  马上点了点头,毕竟月儿只是个七岁的小孩子罢了,小孩子出的难题,还能有多难呢?

  月儿见他上了当,便爬到床上,将游戏机拿了出来,“喏,这一关帮我过了……”

  黄秀眨巴着眼睛,看着游戏机上那熟悉的画面,顿时来了兴致,认真的打了起来……

  佣人敲门进来,将果盘放在桌子上,“黄先生,小小姐,这是夫人交代送来的水果。”

  “知道了。”月儿随便应了一声,黄秀因为精神太集中了,根本都没有听到佣人的话。

  佣人知道小小姐的脾气,便不敢多待,匆匆退了出来。

  又将自己看到的一切告诉了吴玉洁。

  “什么?你是说那位黄先生在和月儿玩游戏?”

  佣人点头。

  吴玉洁眉头紧紧蹙了起来,心有不甘,却也没有理由再去管。

  “且先看着吧,若他明日还是如此,我再告诉简璃。”

  “是夫人!”佣人说着便要退下,却又被她叫住了,“对了,晚饭多做几个菜。”

  “好的夫人。”

  待佣人走后,吴玉洁这才松了口气,这位老师的事先话一边,现在是该好好想想,简璃回来以后,要怎么狠狠参上胡蝶一本。

  好歹她也是个婆婆,必须在胡蝶面前立立威才行!

  要不然,以后结了婚,恐怕那胡蝶仗着简璃宠她,眼里根本就不会有她这个婆婆了。

  权简璃在车上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他本就心情阴翳,再加上自己一个人便灌了足足快三瓶酒,自是醉得不醒人事。

  岳勇将他从车上扶下来,因为自己也喝了一些,有些微醺。便跌跌撞撞一起向着卧室走去。

  “简璃!?怎么又醉成这个样子?”吴玉洁想要上前搀扶,却被那熏天的酒气呛得无法上前。

  只得招手让佣人们把二人扶进去。

  随后赶紧吩咐佣人们做了醒酒汤,这才跟着进了卧室。

  “岳勇,简璃怎么会喝成这样的?”

  “与云二少一时多喝了几杯。”岳勇随口一说也算是交代过去了。

  因为之前林小姐离开的那两年前,璃爷一向都是如此的,每次回来的时候,都是醉醺醺的,所以家里人也就习惯了。

  吴玉洁微微叹息一声,“马上就要结婚了,简璃不是该高兴么?怎么又去喝酒了呢?”

  她是真的搞不懂他的心了。

  之前若是说为了那个林墨歌整日去买醉,借酒消愁的话,那现在又是为了什么呢?

  该不会还是和林墨歌有关吧?

  罢了,她也懒得再问了,反正现在他醉成这样,就算是问了,恐怕也问不出个什么。倒不如等他醒来以后再说的好。

  想到这里,便将醒酒汤交给了岳勇,“把这个给简璃喝了吧。”

  “是夫人!”

  岳勇恭敬道,然后将璃爷扶起来,把醒酒汤喂着喝了下去。

  等到吴玉洁离开后,岳勇才将璃爷的鞋和外套脱掉,帮他盖好被子,然后自己窝在沙发上,也沉沉睡了过去……

  市中心,一套公寓楼内。

  羽晨正坐在电脑前,看着上面的一系列数字,眉头紧皱。

  这是权氏最近一段时间的股票变化幅度,这几日,已经渐渐安稳了下来。

  手机震动了起来,他眉头一皱,按下了接听。

  电话里传来熟悉的声音,“哼,我以为你冲到权氏还会有什么大动作呢,没想到只不过是和权简璃叫嚣了一番!?”

  羽晨脸色一寒,“我做什么与你无关!你交代的事我已经办好了,其他的不用你管!”

  “喔?不用我管是么?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对方冷冷笑着,“明明手握着巨额的股份,却又无从下手是不是?别忘了,那些股份可是个烫手的山芋,一旦你运用不得当,只会烫了自己的手!到时候,可别再指望着我们能救你……”

  “你打电话来就是要奚落我的?”羽晨说话也并不怎么客气,“还要让我做什么?”

  电话那头的人显然非常满意,阴恻恻的笑着,“得到了股份,自然是要入主权氏了。难道还要我手把手的教你么?”

  “不必!我只希望,你别忘了答应我的事!这件事结束之后,我父亲的事便一笔勾销!……”

  “没问题,我向来说到做到。只要你乖乖合作,不仅你父亲没事,就连权氏,我也一并送给你了……反正我的目标只是权简璃而已……哈哈……”

  对方狂笑着挂断了电话,羽晨愤怒将手机扔到了一边。

  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若不是父亲有被他们抓了把柄,他又怎么会听从这种疯子的差遣?

  可是,他承认自己还是有私心的。

  他想要将权氏夺过来,因为这本就是属于他的东西!

  不光是权氏,就连墨墨,他也要一起抢回来……

  只是,二叔昨天说的话,也曾让他心惊。

  说到底,权氏毕竟还是权家的产业,他若是做的太过了,恐怕会惹爷爷生气……

  但是,再一想到父亲的模样,他便没有时间再犹豫下去了。

  要入主权氏的话,单单有股份也是没用的,不过是挂个虚名,没有实权罢了。他想要的,可远不至此。看来,还得想个法子才行……

  春天,是个万物复苏的季节。

  也是新的一年,新的开始。

  尤其,是林墨歌和苏珊的开始。

  整整一天,苏珊都帮忙照顾着小星星,因为是周末不用上学,羽寒便乖巧的帮着苏珊阿姨做一些事情,顺便跟小星星增进一下兄弟感情。

  许是有着天生的血缘联系,就连一向不善言辞的羽寒,现在也能跟小星星相处得很融洽了。

  恐怕月儿看到了都会吃醋的吧?

  至于林墨歌,则是抱着书埋头苦干。

  因为明天便是最紧要的关头了,她努力学习了这么久,明天,终于要上考场了。

  最近几天耽误下了很多功课,今天自然是要补上的。

  傍晚的时候,林初白也来了。还带来了一些之前的考试题让她熟悉一下。

  看着林墨歌紧张备战的模样,忍不住欣慰一笑,“放心吧,以你的水平,不会有问题的。”

  她无奈一笑,“希望吧,我倒是希望可以一次成功,也好给月儿做个好榜样。否则就太丢人了……那小妮子以后也有的说了……”

  “是啊,月儿一向对学习没兴趣的,我还在想她到底是跟了谁呢。我们小墨墨可是很爱学习的呢……”林初白取笑道。

  “好啦,你再说我可要把你丢出去了。”林墨歌娇嗔一句,她又何尝不知,林初白不过是想要让她放松一些罢了。

  “好好好,我不说了,你好好看看这些题,今天晚上本少爷亲自下厨做饭怎么样?好好做一顿大餐,让你养足精神,明天越战越勇!”

  林墨歌噗嗤一声笑了,“好,只要别把我的厨房烧了就好。”

  “怎么可能?你就拭目以待好了。”林初白雄纠纠气昂昂的进了厨房,没一会儿,便传来一阵洗菜的声音。

  苏珊有些不放心便把小星星交给羽寒照顾,她也跟进了厨房。

  “还是我帮你吧,有些东西你找不到位置的。”

  “好啊,那就多谢了。”林初白灿然一笑,“这几天还要麻烦你多照顾着墨墨了,她从来不会一心二用,只要埋头进考试里,便会对孩子们照顾不周,甚至连自己的身体都照顾不了了。”

  “恩,我会照顾好她的,你就放心吧。”苏珊微微一笑,“不过,你既然这么担心她,怎么不早早把她娶回家呢?”

  “哎,说来都是泪啊……”

  林初白瘪瘪嘴,“我这婚也求了,民政局也去了,都没能把墨墨娶回家。可能是我运气不好吧……”

  苏珊微微一愣,这些事她可还没有听墨歌说起过呢。看来这两个人之间,也没那么单纯啊……怎么办,八卦的小心思又蠢蠢欲动了呢……

  林初白将洗好的菜放在板子上,一边细细的切着,一边感慨道,“罢了,只要墨墨能让我在她身边待着,能给孩子们做干爹,我也就不奢求什么了。”

  苏珊看着他,微微一笑,“其实你还挺伟大的。”

  “是么?我也这么觉得,哈哈……”

  二人一边在厨房里忙碌着,一边随口闲聊着,气氛也越来越融洽。

  或许这就是林初白的魅力吧?总能和身边的人打成一片,就连那个对别人向来都留有距离感的羽寒,现在不也跟他很亲热么?

  小小的房子里,一派忙碌而又惬意的景象。

  而此时的权家老宅,却显得要冷清得多。

  偌大的宅院,灯火辉煌,也掩饰不住日渐凋零。

  只有厨房里的佣人们还在忙碌着准备饭菜。

  因为今天难得的家里有了些人气,吴玉洁便也难得的忙碌了一些。

  吩咐着佣人们摆盘装饰,甚至将珍藏着的红酒都拿了出来。

  眼看着天色渐晚,胡蝶还是不见踪影,她的心里,反而越发得意了。

  不回来更好!这样可就罪加一等了。

  等到晚饭准备妥当之后,便又遣了佣人去叫人出来吃饭。

  月儿和黄秀一同走了出来,两人的表情,倒是比先前刚见面时又缓和了不少,甚至还有些亲密的样子。

  月儿本就是个自来熟,之所以开始的时候对黄秀有些戒备的心理,也是因为他是礼仪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