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26章 一波未平(1)
  第526章一波未平

  若是平常人的话,月儿早就跟他玩闹到一起了。

  不过现在也无妨。

  自从黄秀利落的帮月儿连过三关之后,月儿看他的目光里,已经有了满满的崇拜了。

  权幻一早便接到了吴玉洁的电话,知道今天家里来了礼仪老师,想要回来见见。看看下一个被月儿整的是什么人。

  可是谁料到一进门,便看到了如此和谐的一幕,一时还真有些适应不过来。

  “呦呵,这就是我们小月儿的礼仪老师啊,真是失敬失敬。”

  “三少过奖了,早闻三少爷不仅长相俊美,演技卓越,今日一见,果真如此。”黄秀也学着他的样子,文邹邹道。

  月儿眨巴着眼睛看着两个人,撇撇嘴,“三叔,大叔,你们说话都好奇怪喔。”

  “月儿,你这就不懂了吧?三叔最近正在拍一部古装剧,说话都是这样说的。这么说话,在古代才叫文雅……”

  权幻一本正经的解释着。

  “可是听着好辛苦喔。”月儿还是觉得麻烦,她是那种喜欢把任何事情都往简单了想的人。

  黄秀微微一笑,“月儿小姐,听着有些麻烦,其实不难。只要您按照我教的那种方法去想的话,就要简单多了。”

  “是么?”月儿眼珠子滴溜溜一转,似乎在考虑着什么,然后,露出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来,“喔!我还是不懂……”

  噗嗤……

  权幻一时没忍住笑出了声,用同情的目光看着这位自信的礼仪老师,已经想到了他受强烈打击的样子。

  黄秀也有些无奈,只能温柔的摸摸月儿的头,“不着急,这种方法要慢慢才能掌握的,再记几天,等老师给你举一些例子你就能明白了。我们月儿这么聪明,学这些,没问题的。”

  “黄先生,您可别太给月儿希望了。她虽然脑袋瓜子聪明,可也都用在了贪玩上。要说学习的话,还是她哥哥羽寒最有能力了。我呢,自然也不求月儿可以像羽寒一样,只要她不像现在这么调皮捣蛋就好了。”

  吴玉洁走过来,随口说了一句。

  月儿小脸微微一沉。

  黄秀看在心里,微笑着道,“夫人,从来都没有笨学生,只有不用心教的老师。在我看来,月儿小姐也是天资聪颖,只不过平时太贪玩了一些,没有将心思用到正途而已。只要假以时日,一定会让您耳目一新的。”

  他这话,既将吴玉洁刚才那句话给顶了回去,却又没有让她太过难堪。

  侧面的,又夸赞了月儿,让小妮子更加有自信了,可谓是一箭双雕。

  “好了,别说这些了,快进来吃饭吧。”吴玉洁自然是没有听出黄秀话里的意思的,只以为他是在说些客套话罢了。

  众人便进了客厅,黄秀自然是被月儿拉着坐到了一起。

  权幻一向都是坐在月儿身边的,此时也不例外。

  如此一来,倒是餐桌另一侧显得过于冷清。

  权简璃此时也揉着发胀的太阳穴走了出来,看了岳勇一眼,示意他也坐下来吃。

  岳勇自然是不敢的,可是璃爷的意思他不敢违背,只能坐在璃爷身边,却也是浑身不自在。

  虽然在林小家的时候,也是坐在一起吃过的。

  可这里毕竟是权家,而且还有吴玉洁在。

  她一向最在意这些礼节性的东西了,认为下人是没有资格和主人坐在一处吃饭的。

  不过今天,她只是一心想着告状的事,倒是没有把岳勇当一回事。

  权简璃的酒还未醒,看一眼恰好坐在他对面的黄秀,眉头一蹙,似乎觉得有些眼熟。

  黄秀刚好抬头望过来,二人目光相对,他便起身大方一笑,“二少,我是月儿的礼仪老师,姓黄,单名一个秀字。”

  “黄秀?你是黄家人?”权简璃紧蹙着眉头,若是黄家人的话,岂不是跟那个女人有关系?

  不过此时也没有再问什么,上下看了他几眼,微微点头,“月儿就拜托你了。”

  “这个自然。我一定会让您看到月儿小姐的脱胎换骨的模样的。”黄秀的模样倒是谦虚,可这话却是满满的自信。

  “好了,快吃饭吧,菜都要凉了……”吴玉洁笑着道,“黄先生,你多吃点,我让厨房多做了一些,也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

  “夫人,我不挑食的……”黄秀笑的很有亲和力,再配着那金丝边框眼镜,倒是更加让人放心了。

  权简璃心里有事,吃什么东西都觉得没有味道。

  岳勇只顾低头猛吃,想要快些摆脱这难堪的氛围。

  吴玉洁忽然转身对佣人说道,“把菜留了一些没?万一一会儿蝶儿小姐回来了,你们记得小心伺候着,别再让人觉得受了委屈。”

  “是夫人,都已经各留出一份了。”佣人小心翼翼道。

  这些话听在权简璃耳中,脸色一沉,这才发现身边的位置,空空如也。

  “阿姨,蝶儿出去了?”

  吴玉洁这才假装面不改色,微微叹息一声,“是啊,你没回来前就出去了,现在也没回来呢……也不知道去了哪,我说让管家送她,她也不让,你说身子那么弱,要是再出什么好歹可怎么办啊?再怎么说,她也是我们家未来的二少奶奶,这马上就要举行婚礼了,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咱们权家着想吧?”

  权简璃面色越发阴沉,“谁让她出去的?”

  “啊?这……她要自己出去,我……我只是随口问了一句要去哪,她便觉着烦了,我哪里还敢再问啊……对了,她说,是昨天买了礼服,试着有些不合适,想要去退的。”

  吴玉洁一脸委屈的模样,看的权简璃越发火大。

  他明明就说过了,这两天让胡蝶待在房间里哪都不许去的,她竟然还敢出去?

  而且礼服的话,她昨天不是直接从那家店里哭着跑回来了,根本就什么都没买么!?

  吴玉洁这才假惺惺道,“简璃,你也别生气,兴许她就是在家里待得闷了,想出去转转,看看风景呢。对了,我见她手里还提着一个黑色的大袋子,看那样子挺沉的,想来应该是去画画了吧?”

  “画画?”

  权简璃眉头拧成了疙瘩,语气也越发的透出一股阴冷气息来。

  权幻冷不丁插了句嘴,“没想到这未来的二嫂还挺有闲情逸致的哈,这种天气出去写生?呵呵……也是,在大师的眼中,就连光秃秃的冬日风景应该也是不错的……”

  “你们怎么知道她要去画画?”权简璃嗓音越发低沉。

  一记冰冷的眼刀,吓得权幻顿时缩了缩脖子不敢吱声了。

  “喔,我也是猜想的罢了。佣人说中午的时候,蝶儿到门外去拿了大袋子回来的。当时她告诉佣人说是作画用的工具……所以我便猜想可能是出去画画了……”

  吴玉洁讪讪一笑,“好了,或许是我猜想错了,也可能只是去见朋友呢,或者,是真的去换礼服了……”

  砰!

  她的话还未说完,权简璃便重重一掌拍在了桌子上,震得杯子里的果汁都晃了几晃。

  “她回来后带到书房!”

  冷冷丢下一句话,便起身离开了餐厅。

  岳勇赶紧把碗放下,也跟着璃爷走了。

  吴玉洁这才心满意足的微微一笑,心里暗自思忖着,呵呵,活该!

  这下子简璃是真的发怒了,她倒想要看看,那个女人还怎么收场。

  最好啊,简璃一怒之下悔了这桩婚事才好呢,省得再把那么个毁了容的女人娶回家。

  因着刚才这一掌,餐厅的气氛也顿时阴沉了下来。

  似乎连温度都跟着降了不少。

  月儿倒是没事人一样,继续大口大口的吃着。

  反正她一向讨厌蝶儿的,所以这个时候,奶奶倒是帮了她一把呢。

  她现在是越来越肯定,在对蝶儿的事上,奶奶是跟自己站在同一边的。虽然也现在也没那么喜欢奶奶了,可是该合作的时候,还是要合作的嘛。

  三叔不是说过,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只要目标一致了,那就是一伙的了。

  所以,她便默默的原谅了刚才奶奶说的那些贬低妈妈的话了。

  “妈,你这就是唯恐天下不乱啊……没看老二的脸都黑成那样了,怎么还说上没完呢?”权幻咬了一口排骨说道。

  吴玉洁瞪了他一眼,“这怎么就中唯恐天下不乱了?妈也是为了这个家好!这眼看着就要结婚了,难道你希望她出什么事,再拖累了咱们家?让她进门我就已经忍让着了,她不把我这个未来婆婆放在眼里,难道还要让我再迁就着她么?”

  权幻嘿嘿一笑,“好了妈,我错了还不行么?我看看谁敢欺负我妈,我第一个跟她没完!”

  听儿子这么一说,吴玉洁的心情才算是好了一些。

  不料,权幻又凑了过来,贼兮兮笑着问道,“不过妈,你说她提了个黑色的大袋子,里面到底装了什么啊?”

  “我怎么知道,她一会儿说是礼服一会儿说是作画用的工具的,谁知道她在搞什么鬼。”吴玉洁撇撇嘴,这才想起来还有个外人在场。

  尴尬一笑,“不好意思啊黄先生,让您见笑了。这人老了,一大家子的事就觉得有些烦了,也力不从心了。竟然在饭桌上说起这些来……”

  黄秀莞尔一笑,“无妨,您就把我当成空气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