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27章 一波未平(2)
  第527章一波未平

  其实他早该在他们说起这事的时候离开的,可是却没找到合适的时间点。

  到了最后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实在有些尴尬。

  因为事关人家的家事,他也只能装傻了。

  一顿饭,吃得不欢而散。

  吃过饭,黄秀便告辞离开了,说好过几日再来给月儿上课。

  权幻是最怕无聊的,自然是要跟月儿腻在一起的。

  贝尔无聊的趴在客厅的地板上,时而摇晃一下尾巴,以表示自己的存在。

  不过现在,月儿可是看不到他的。

  权幻懒散的窝瘫在沙发上陪月儿看动漫,随口问道,“小月儿,看你的样子还挺喜欢那个礼仪老师呢?”

  “是啊,大叔帮我一下子过了三关呢,好厉害的!而且他还教了月儿一种很简单的学习方法,这下子,那些考试题月儿一点都不怕了呢。”

  “真的?这还真是挺神奇的。早知道有这种方法的话,那我当初也不用因为学习差总是挨骂了……”权幻撇撇嘴,一想到当初自己因为考试成绩而挨的那些打骂,就觉得委屈。

  月儿躺在他腿上,舒服的拱了拱,咧嘴一笑,“三叔,原来你小时候也不爱学习啊?”

  “哼,三叔是不喜欢,因为那个时候人气太高了,整天光收情书礼物了,哪有时间学习啊?”说着,还不忘记嘚瑟的甩了甩头发,“哎,人长得太帅也是一种罪过啊……”

  “三叔你又吹牛!”月儿撇撇嘴,虽然三叔是长得很帅啦,可是在月儿心里,干爹才是最好看的。

  看着月儿的表情,权幻马上便意识到她在想什么,恶狠狠道,“你若是再说你干爹比我长得帅,三叔可不陪你看动漫了!”

  “哼,三叔真小气。”月儿撅起小嘴来,“三叔,你不会是吃干爹的醋了吧?……”

  被小妮子一语中的,权幻险些被噎到,只得做出不以为然的表情来,“谁说的,三叔对自己的脸可是最有自信的,早就已经天下无敌了,怎么会吃他的醋?……”

  “矮油,三叔你就承认了吧……”

  “不承认!”

  “事实摆在眼前……”

  “我没看到!……”

  叔侄二人正在客厅里吵闹的时候,胡蝶如同魅影一般悄悄走了进来。

  也不知道是做了什么,似乎还出了不少的汗。

  脸上的粉底也被汗打湿变花了,此时看来格外斑驳。

  几缕头发还紧紧贴在额头上,身上也沾了不少的灰,看起来有些狼狈。

  她是不想被任何人发现偷偷溜回房间的,谁料运气不好,一回来就遇到了这叔侄二人。

  本来是想着能在晚饭的时候回来的,可是没想到对方交代的事并不好办,所以才耽搁到现在。若是被这叔侄二人看到她回来,少不了又是几句追问。

  所以她想趁着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弯腰溜过去。

  却不料贝尔忽然警觉起来,发出“嗷呜”的声音,然后缓缓从地板上站了起来。

  “贝尔,把挡我视线!”月儿不满的踢了贝尔一脚,然后起身想要去找些吃的,刚好看到了弯着腰,还披散着头发的胡蝶,吓得小脸一白,“哇,鬼啊!……”

  “啊!……”权幻回头一看,也跟着大叫了起来,再加上贝尔的叫声,客厅里一时乱作一团。

  胡蝶身子一僵,知道自己再装也没用了,只能尴尬的笑着站了起来,“不好意思,吓到你们了,是我……”

  “艾玛,这不是二嫂么?吓我一跳。”权幻煞有介事的拍了拍胸口,然后才安慰起月儿来。

  月儿吓得泪眼汪汪的,此时倒是收敛了平日贪玩的性子,躲到了三叔身后,小嘴一瘪,“呜呜,三叔,月儿不想看到这个丑八怪女鬼……长的这么丑还出来吓人,呜呜……”

  “月儿乖啊,没事了。有三叔在呢!有什么妖魔鬼怪都不怕!”权幻轻轻拍了拍月儿的背,他也知道,月儿虽然胆子足够大,可她是很害怕这些东西的。

  胡蝶虽然被月儿如此指桑骂槐很不乐意,可也没敢再说什么。

  毕竟她心里有鬼,也不想节外生枝。

  可她不知道的是,自己的一举一动,早就被吴玉洁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权简璃。

  一直在书房处理公文的权简璃自然也听到了楼下的闹腾,看了岳勇一眼,“把她带上来。”

  “是璃爷!”

  岳勇悄悄替胡蝶捏了把汗,看来今天这事可没那么容易过去啊。

  胡蝶正打算不再理他们,赶紧回卧室换衣服的时候,却被岳勇拦住了,“蝶儿小姐,璃爷让你先去书房。”

  “我……我先去换件衣服……”

  “璃爷让您马上就去。”岳勇再次重复了一遍。

  胡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自己怎么能穿着这件沾了灰了衣服去见简璃呢?偏偏这个岳勇不长眼,连个机会都不给。

  可是,不管怎么说,岳勇也是简璃最信任的人,所以她也不敢斥责,只能跟着他进了书房。

  “璃爷,蝶儿小姐到了。”岳勇站在一边,却并未离开。

  权简璃坐在椅子上,面色阴沉,漆黑的眸子,冷冷在她身上扫过,将她的狼狈皆看在了眼底。

  胡蝶只感觉到书房的温度越来越低,几乎连空气都带着刺骨的寒。

  心里不住的打鼓,难道自己出去的事被简璃知道了?

  可他到底知道到什么程度了?

  该不会连自己去哪也知道了吧?

  如果真的那样,那她可就完了。

  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到底该怎么解释?

  心里焦急的在想着出路,额头直冒冷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权简璃却一直不肯开口,只是越这样,气氛就越压抑,压抑到让人窒息。

  胡蝶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昏厥过去了,紧紧咬着下唇,连双手都在忍不住颤抖。

  终于,权简璃薄唇轻启,冰冷的嗓音,似是从极寒的北极传递而来,“去哪了?”

  胡蝶身子一颤,声音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去……出去散散心……”

  “散心?”权简璃依旧不急不缓,眉头却越拧越紧,“所以,就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了?”

  “我……我没有……”胡蝶还想要狡辩。

  啪!

  权简璃重重一掌拍在桌子上,吓得她腿一软险些栽倒,“我中午怎么说的!?谁让你私自离开房间的?”

  “我……”胡蝶方寸大乱,脑袋里面一片空白,原来做坏事被抓到,会如此恐慌啊,“简璃你听我说,我只是被呵斥了,一时觉得委屈,想出去走走的……我害怕我继续憋在房间里,会……会……”

  “会什么?”权简璃顺着她的话,冷冰冰的问下去。

  她颤抖地看了他一眼,低声道,“我害怕自己会想不开,再做出什么傻事来……”

  权简璃眸光一暗,语气越发刻薄,“喔?你不是一心想要嫁给我么?跟我结婚的前一天,还会想不开自寻短见?”

  他是如何都不会相信的。

  这个女人对他的爱,他不理解,但是她为了能跟他结婚,次次以死来威胁,他却是看在眼里。

  现在,眼看着就能如愿以偿了,他才不相信她会在这个时候选择做什么傻事。

  因为若是做了,他便会再次以她身体不适为缘由,推迟婚期。

  而这,才是她最不想看到的。

  “是……是!因为你为了那个贱……那个女人对我发怒,我咽不下这口气。”胡蝶险些说错话,马上改口,“简璃,我当时是真的气不过,明明我才是你的妻子,所以,我才一时发了疯跑出去的,你不要怪我了好不好?”

  权简璃忽然起身,一步一步向着她走了过来。

  周身散发着阴寒的气息,如同来自地狱的魔鬼一般,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

  他始终面色冷漠的走到她面前,紧蹙着眉头,一脸嫌弃的看着她,“你真当我是三岁的小孩子那么好骗?”

  “不,简璃,我没有骗你,我说的都是实话啊……”胡蝶顿时泪如雨下,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胳膊,“简璃,我怎么会骗你呢,你知道我爱你啊……”

  “是么?”他眼底闪过一丝厌恶,却并没有将手臂抽出来,反而压低了声音,更靠近她一些,“那你说说,你提着的袋子哪去了?里面到底装了什么?”

  “袋子?”胡蝶脸色煞白,果然,那个佣人还是都说了。

  脑子里飞快的运转着,忽然灵光一闪,“是我订的礼服,他们中午才送来的。我拿回来试了试,觉得不合适,便拿去退了……”

  “喔?是哪家店的?”权简璃不急不缓的问道。

  “是……是我在市中心随便找的一家店,从橱窗里看着的时候觉得不错就订下来了,店名我也忘记了……”胡蝶闪烁其词。

  可偏偏权简璃却不依不饶,“是么?那就好好想想,位置在哪?”

  “位置……”

  胡蝶哪里想到,简璃今天竟然会追问到底?

  哪里有什么店啊,她现在就算是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一个店来。

  而且,就算是编出来了,简璃说不定也会派人去查的,到时候一查就能知道她是在说谎了。

  情急之下,忽然心生一计,两眼一闭,直直的摔到了权简璃身上。

  看着怀里人事不醒的人儿,权简璃眸光越发阴暗,“送她回房休息。”

  “是璃爷。”

  岳勇走过来,将她横抱而起,送回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