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28章 一波未平(3)
  第528章一波未平

  等再出来时,权简璃已经窝在沙发里,一支接着一支的吸烟了。

  “璃爷,用不用请个医生过来看看?”岳勇憨厚道。

  权简璃扬眸看他一眼,“有必要么?”

  岳勇微微一愣,忽然间便明白了,“璃爷是说……蝶儿小姐是假装晕倒的?那她……是因为想要隐瞒今天出去的事?”

  权简璃狠狠吸了口烟,不作声。

  “璃爷,我马上派人去查。”

  权简璃依旧不吭声,算是默认。

  岳勇这才退了出去。

  房间里再次安静了下来,只有眼前飘渺着的烟雾。

  看不清他的表情,却能感受到那浓浓的沉郁……

  另一边的房间里,胡蝶听到门关上的声音,这才悠悠然睁开了眼睛,偷偷松了口气。

  还好她刚才脑子转得快,想到了这招。

  否则的话,还不知道简璃要追问到何种地步呢。

  可是,她没想到,简璃这次竟然如此动怒,看来以后做事说话都要更加小心翼翼才行了。尤其是这两天,一定要万事小心。

  只要结了婚,才能放下心来。

  希望明天一觉醒来,简璃就会忘了今天的事……

  一夜难眠,她还不知道,除此之外,还有更出人意料的事情在等着她……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因为林墨歌一早便要去考试,只能将小星星托付给苏珊。

  可是小星星又不愿意离开妈妈和哥哥,苏珊便只能留在林墨歌家里了。

  林初白倒是愿意让林墨歌拖家带口到他那里去,说什么他的别墅大,再有几个人都不成问题。

  可林墨歌知道,他是和父母住在一起的,苏依云根本就不喜欢她的。

  她又怎么能去呢?

  而且,她也不想让林初白有什么误会,自然便婉拒了。

  待林初白走后,苏珊带了孩子们去休息,她便窝在沙发上,准备继续发奋图强,至少也要将初白带来的那些试题看一遍才行。

  想来,倒是很多年没有如此用心的看过书了。

  高中的时候她用心读书,是为了上大学。

  那样的话,就可以变得有出息,最后远远的离开家。等到自己有了足够的能力,就可以将王云一起接过去生活,如此一来,便能远远逃开林广堂的魔爪。

  现在才知道,当初的自己有多卑微。

  自己那不眠不休的努力在王云眼中,一定很是可笑吧?

  后来在温哥华那两年,每天除了照顾小星星,便是努力的学习,还画漫画想素材。

  那个时候,她是为了再次杀回来,抢回两个孩子,与权简璃那个混蛋决战。

  可是没想到,回来后,她却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因为当看到两个孩子因为对方的陪伴,都潜移默化的发生了一些改变后,她想要将孩子们抢回来的想法,也变了。

  只要孩子们能快乐幸福的成长,她受点苦,又有什么关系呢?

  所以,她才故意将权简璃告上法庭,目的,就是希望他能多多关心一下孩子们,给孩子该有的父爱。

  事实证明,她的措施是有效果的,现在的权简璃,虽然还算不上是一个称职的爸爸,可是与从前相比,却要好得太多太多了。

  能得到羽寒的抚养权,完全是她的意料之外。

  不过,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也只能如此了。

  而现在,她要考的律师资格证,也是为了守护住小星星。

  虽然可能事情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容易,可是考试,毕竟是第一步。只要这样一步一步走下去,总有一天,她会成功的。

  所以明天的考试,她势在必得。

  并不是努力过就一定会成功,有些成功,只是来得晚一些而已。

  或者说,是因为努力的不够。

  所以这条路,她是不会放弃的……

  当春日的骄阳洒下第一缕阳光时,林墨歌已经在厨房里忙碌着准备早餐了。

  因为想着考试的事,她也只是睡了三四个小时而已。

  可是,却精神满满。

  做好早餐,苏珊和孩子还未醒来,她便自己简单吃了一些,然后下楼去等林初白了。

  因为车子要留给苏珊送羽寒上学开,初白又极力的自荐,她也只能顺从。

  “不要紧张,你一定可以的。大不了下次再继续。”这是她下车时林初白安慰的话。

  “恩,我一定会成功的!”林墨歌淡淡一笑,转身进了考场……

  权氏大楼,总裁办公室。

  权简璃推门而入,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已经在等着了。

  此时正舒服的窝在沙发上吃早餐,那模样,倒好像这里是他的地盘一般。

  “这里不是餐厅!要吃到外面去吃!”权简璃脸色一沉,将外套扔在一边,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

  岳勇一看,便想要去呵斥助理几声。

  怎么现在没有璃爷的准许,谁都可以进入办公室了呢?

  不过就算是呵斥,也要等到羽晨少爷走了以后才行。毕竟家丑不可外扬,教训人,也不能当着外人的面不是?

  “二叔,一大早的火气这么大?”羽晨灿然一笑,将最后一口面包塞进了嘴里,又悠然喝了一口咖啡,有些不满的摇摇头,“二叔,你这里的咖啡也太差了些吧,看来这助理的冲咖啡能力不行喔……要不要我帮您推荐个人?泡咖啡绝对是专业的……”

  岳勇生怕羽晨少爷再激起璃爷的怒火来,想要上前阻止。

  谁料璃爷薄唇轻启,缓缓吐出一个字来,“谁?”

  羽晨似乎也没有料到,他不旦不生气,反倒问他是谁了。

  微微一愣,马上便反应过来,“哈哈,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当初二叔你把我赶出权家四处流落的时候,我在咖啡店里打过工的。就是那个时候学来的能力,没想到还有派上用场的时候呢,果然是世事难料啊,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结果会如何,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呢二叔?”

  权简璃扬眸看了他一眼,眉头一挑,“没错。”

  岳勇暗自思忖着,今天的璃爷,好像跟平时不太一样啊……

  这羽晨少爷摆明了是来找不痛快的,怎么璃爷也不把他赶走,反而还跟他唠起家长来了?

  “所以,你想来给我做助理?”权简璃冷不丁又问了一句。

  悠然的目光落在羽晨身上上下打量着,似乎真的是在面试一个新的助理一般。

  羽晨顿时来了兴趣,“如果有这个荣幸的话,自然是求之不得……能做二叔您的助理,还能多学一些东西呢,这些经验可是有钱都买不来的啊……”

  权简璃唇角微微上扬,“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一向不招男助理的。”

  羽晨也有些失落,讪讪一笑,“呵呵,说的也是……要不然,当初墨墨也不会被卷进你和爷爷设计的肮脏的赌局里了。”

  如果不是那场赌局,他说不定早就和墨墨在一起了。

  就算墨墨给二叔生了孩子又如何?

  他根本就不介意的啊。

  权简璃脸色一沉,他讨厌从别的男人嘴里再说出墨儿的名字。

  不,不管是别的男人还是女人,他根本就是不愿意墨儿被任何人提起。

  明明知道自己是在自欺欺人,只要别人一提起,他眼前就会浮现出墨儿的一颦一笑,然后,便是愧疚难安,心痛得要死。

  所以,他才想要暂时将她忘却。

  或许忘记了,便不会心痛了。

  可他却忽略了一个事实,心,之所以会痛,不是因为惦记着一个人,而是因为,那颗心,已经丢了。

  丢在了墨儿那里,再也找不回。

  而他现在的胸口,不过是空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东西罢了。

  一直如此下去,他终究会因为没有心,而变成行尸走肉。

  办公室里的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羽晨却并不觉得。反正他来这里就是为了找不痛快的,自己过得不好,自然也不会让权简璃过得好。

  因为自己这几年的痛苦生活,便是拜他所赐。甚至,他将自己与墨墨不能在一起的原因,也都归结到了权简璃的身上。

  若说恨,他是恨权简璃的。

  可另一方面,也恨自己。

  所以这一次,他一定要一雪前耻,将整个权氏都夺过来,然后风风光光的,重新追求墨墨。

  他说过,此生非墨墨不娶,既然说过了,就一定会做到的。

  岳勇也是默默替他捏了把汗。

  羽晨少爷也真是的,明知道璃爷最顾忌这一点,竟然还不怕死的一直在说。璃爷这几日看起来是要娶蝶儿小姐了,可是越接近婚礼的时刻,璃爷的心情便越是压抑一分。

  正如同女人会有婚前恐惧症一般,璃爷也有。

  在璃爷的心里,婚姻一向都是唯一的,神圣的,所以,他对婚姻也很看重。

  可是现在,他却要娶一个不爱的女人,与背叛自己又有何异呢?

  因为他太了解璃爷,所以才更清楚璃爷心里的郁闷和不安。

  或许,现在的璃爷,也想要不顾一切的逃走,然后再也不会管别人的死活,也不用对任何人负责吧?

  那天在酒吧里,璃爷说的故事,他也听过了。

  虽然最后是蝶儿小姐救了璃爷一命,可是说起来,又何尝不是蝶儿小姐的一厢情愿呢?

  是她自己要出现在璃爷身边,纠缠不清。最后,又要用自己的命,将璃爷绑住。

  而璃爷,不过就是心地善良,不愿意背负着心灵的枷锁罢了,又何错之有呢?从始至终,璃爷都没有说过爱她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