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32章 一波未平(7)
  第532章一波未平

  “老二,我……我是不想打扰到爸,但是又不放心,所以才想到这么个办法来看看他的。你也知道,爸昏倒的事多少和我有些关系,我也不想再惹爸不高兴……”

  “是么?你竟然也想来看爸?”权简璃的语气越发冰冷了,他可不会忘记之前岳勇的调查结果。

  怪不得,当初找遍了医院,也没有查到那个将报纸带进病房的医生,原来根本就不是医院里的人啊。

  岳勇也在看到大少爷第一眼的时候,便明白了一切。

  所以才会如此勇猛的将他抓住。

  “二少爷,我们来晚了……”两个黑衣人也追了上来,权简璃看他们一眼,“没事了,先回去吧。”

  “是二少爷!”黑衣人恭敬的说罢,转身便离开了。

  并没有看清楚被岳勇抓到的人是谁。

  权希凡此时大力的想要挣扎开来,“老二,我是你大哥!难道来看看爸也不行么?别忘了,爸一向最疼我,若是让他知道你敢这么对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呵呵……”权简璃冷冷笑着,如冰刃般的眸子,看的权希凡浑身战栗。

  “你也知道爸最疼的是你?所以,你就是这么回报爸的?是不是觉得他早点死了,你就能继承到足够还赌债的遗产?”

  “赌债?什么赌债?老二,你不要血口喷人!……”

  权希凡双眼布满血丝,通红的吓人。

  如同几天几夜没有睡觉一般,又像是饿疯了的狗。

  “事到如今了你还不愿意承认么?没关系,反正你的死活与我无关。”权简璃缓缓蹲下身子来,就那样不屑的看着他,如同看着地上的蝼蚁一般,“我只问你一句,那张报纸,是谁给你的?”

  权希凡脸色大变,瞳孔瞬间慌乱起来,“什么报纸,我不知道!”

  “不知道?”

  权简璃深吸一口气,已经没了耐心。

  遗憾的看了他一眼,“既然不知道,便扔下去吧。”

  薄凉的语气,没有一丝感情。

  岳勇心领神会,“是璃爷!”

  说罢,双臂力气暴涨,紧紧抓着权希凡的领口,将他从地上拉扯起来,然后几大步走到了栅栏边上,腾空将他向外扔去。

  “不要!”权希凡惊叫一声,死命的抓住了栏杆的边缘。

  可是此时他整个身子都已经凌空了,两条腿无力的向下坠着,双手紧紧的抓着栏杆,而岳勇的一只手,也紧紧提着他的衣领没有松手。

  若是岳勇一松手,只凭着他自己的那点力量,恐怕连五分钟都坚持不住就会掉下去的。

  而这里,可是三十层啊。

  摔下去,会死得连灰都不剩的吧?

  “岳勇,快拉我上去,这样真的会死人的!”权希凡冲着岳勇苦苦哀求。

  “大少爷,我也不想这么做的,所以您还是快些招了吧,总不能为了保别人的命而丢了自己的命吧?这笔买卖可不太划算。您要是不快点说的话,我这手上可就要没力气了,等下我想救也救不了您了……”

  权希凡脸色铁青,他哪里想到今天来医院竟然会碰到这两个人?

  早知道就老实在家待着了。

  人一旦倒霉了,便会处处被霉运沾着,躲也躲不掉的。

  事到如今,还是先活下来要紧。

  可是……

  看他还在犹豫不决,权简璃阴沉着脸站在一边,如同看着风景一般,悠然自得。“老大,你没想到吧,本来还想着害了爸,结果呢?却是天不遂人愿,白发人送黑发人。你说你走了以后,我是告诉爸呢,还是暂时保密呢?”

  楼顶的风本就大,此时忽然一阵风吹过,权希凡只觉得整个身子都在晃晃悠悠,甚至从衬衫上,还传来一声布料撕裂的声音来。

  震得他霎那间脸色惨白,似乎连心跳都停止了。

  “岳……岳勇,快拉我上去……”

  “抱歉大少爷,我手上已经没有力气了,估计最多能坚持五秒……五……四……三……”

  岳勇那张憨厚的面孔,此时却如同没有感情的石像一般,又像是来自地狱的刽子手。可偏偏,权希凡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将他当作唯一的救命稻草。

  “一……”

  随着一字出口,岳勇的拳头作势一松,“我说!……”

  权简璃嘶吼一声,紧紧的抓着栏杆,可是他也知道,自己的手上早就没有力气了。

  “我说,先拉我上去……我一定全都告诉你……”

  岳勇看了璃爷一眼,这才动手将他拖了上来,再次扔在地上。

  权希凡惨白着脸色跌坐在地面上,手脚并用,离得栏杆远远的,这才松了一口气。

  可是身上早已经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刚才那一瞬间,他真的以为自己要掉下去摔死了。

  权简璃目光阴沉的看着他,等待着他的答案。

  岳勇则在一边事不关己,却是时刻准备着,要再次将他丢下去。

  权希凡知道自己今天是逃不掉了,便只能和盘托出,“那份报纸确实是我送的,可是我也是被逼的啊……我欠了赌债,他们说我要是不还的话,就要了我的命,还要抓了苏梅去卖到非洲……我……我也是没办法啊……”

  “所以,你为了自己活命,就要杀了爸?”权简璃的眸色阴暗,语气薄凉,谁也不知道他此时在想什么。

  只是与他目光相对时,会不寒而栗。

  “我不是想要杀了爸的,我也没办法,他们给了我一份报纸,让我放到爸的病房去,我又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只能乔装成医生混进去……我真的不是有意的,你知道的,爸跟小姑感情从小就不好,就算小姑死了,对爸也造不成任何的打击。而且我看那报纸根本就不像是真的,说不定小姑根本就没有死……他们只是想刺激爸一下……”

  权希凡说着,布满血丝的双眼中露出凶残的光来,“反正只是送一份报纸而已,爸又不会怎么样,可是这样我就能逃过一劫啊……他们说会再宽限我几日的,老二,若是你被逼到这一步,难道你不会这么做么?”

  看着这个为了自己的小命,连自己亲生父亲的命都不顾的男人,权简璃只觉得一阵阵恶寒。

  当初,他竟然会以这种人为对手,甚至嫉恨着。

  如今想来,真是可笑。

  这种没有人性的人,根本连他的对手都不配做!

  不过此时,他也不想计较这些,反正以后只要不管他死活便好了。

  他这样的人,总会尝到自己的因果报应的。

  “所以,把报纸拿给你的人是谁?”他沉声问道。

  权希凡一愣,“他只是在电话里说的,让我到商场的储物柜去取一份报纸,我因为太害怕了,就只能照着他的意思做。根本就不知道他是谁啊……而且,他打过来的那个号码我还偷偷查过,是个空号,根本就打不通的……”

  权简璃眉头一皱,所以说,直到最后,对方也掩饰得很好是么?

  “那我再问你一件事,你什么时候跟公司里的高层联系过?”

  “公司高层?”权希凡一脸茫然,看起来并不像是装的,“你也知道我早早被你踢出权家,在国外这么多年才好不容易回来,连公司都没有去过,怎么可以跟高层有过接触!?”

  听他话里的意思,似乎连公司发生了什么事都不知道。

  怪不得那一日羽晨敢说是别人栽赃陷害了。

  就算是知情,也是羽晨知情。

  因为权希凡是不会撒谎的,他心里想什么事,都会在脸上表现出来。

  也正是因为如此,从小,他对权简璃有多厌恶,也都被权简璃看在眼里。所以有了能力之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将权希凡一家赶到了国外。

  “你最好别对我说谎,否则……”权简璃说只说了一半,留下一半,让他自己去猜想。

  饶是如此,已经吓得权希凡嘴唇发青,双手不住的颤抖着。

  刚才那一下,是真的把他吓坏了。

  恐怕以后连高的地方都不敢去了吧?

  “我是真的不知道,我只是被人利用的啊,老二,你不要告诉爸好不好?我不想让爸因为这件事再受到什么刺激……”

  看着面前这个软弱无能的男人,权简璃轻视一笑,“刺激?你现在才害怕爸受刺激了?

  既然害怕,那当初又为何要送那份报纸进去?难道你不知道前几日是关键时刻,一旦再受了刺激,爸真的有可能再也醒不来?”

  “我……我当时真的太害怕了……我也是没办法啊,他们逼我逼得太紧……我总不能真的让他们把我的腿打断吧?”权希凡还一脸委屈。

  “混账!”权简璃狠狠一脚踢在他肚子上,将他踢倒在地。

  然后恶狠狠瞪了他一眼,“以后若是再敢接近爸,别怪我先砍了你两只脚!”

  说罢,愤然离去。

  岳勇同情的看了他一眼,“大少爷,你真是糊涂啊……老爷子从小对您最偏心,可是您却要害他的命……”

  再怎么说,都是一家人,又何必要为了保自己的命而去陷害老爷子呢?

  明明大少爷是被老爷子宠惯着长大的,可是却如此自私。

  而璃爷从小便是最不着待见的一个,甚至权老爷子都没有对璃爷笑过。

  可是,璃爷却是那个最心善,最记挂着老爷子的。

  人心,还真是难测啊……

  权希凡捂着肚子蜷缩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