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33章 一波未平(8)
  第533章一波未平

  他早已经被迷了心窍,又如何会明白岳勇话里的意思呢?

  甚至现在,还没有从刚才的惊险中回过神来……

  岳勇跟着璃爷进了病房,权老爷子刚好醒着。

  看到权简璃,目光骤然神采奕奕,“老……二……”

  “爸,是不是感觉好一些了?”权简璃坐了过去,紧紧抓着权老爷子的手。

  因为前几日,权老爷子根本连话都说不出来的,可是现在都能叫出他来了,而且口齿还清楚了不少。

  权老爷子微微点头,“好些了……你怎么……这么……憔悴?”

  “我么?可能是这几天没有休息好吧。爸,您就不要担心我了,别胡思乱想,好好养好身体,知道么?”权简璃轻轻拍着他的手,父子二人难得的亲近。

  岳勇安静的站在一边,刚才回来的时候,璃爷就已经吩咐过,刚才发生的事,不能告诉任何人。

  岳勇知道,璃爷是不想让这事传来老爷子耳中,再伤了老爷子的心。

  毕竟自己那么疼爱的大儿子,竟然为了自己的命而想要了父亲的命,这种事情,放在谁身上都不会好过的。

  “爸……给你添麻烦了……家里……公司,全……全都靠……你了……”权老爷子说话间已经老泪纵横,“爸过去……对……对不起你……”

  “爸,别说这些了。再怎么说您也是我的父亲……”权简璃话说到一半,却哽咽了。

  一句对不起,虽然微不足道。

  可是于他来说,却是极大的补偿。

  似乎因着这一句对不起,这些年来对老爷子所有的怨恨,便都减轻了。

  父子二人就这样四目相对着,没有再说一句话。

  可是,却胜似千言万语。

  关于结婚的事,权简璃也没有说,因为他知道,老爷子不喜欢蝶儿,自然不想让他娶蝶儿进门。

  若是说出来了,恐怕只会刺激到他。

  所以便缄口不提。

  一切等老爷子出院以后再说。

  三十几年来,父子二人像这般平和的时候,少之又少。却因着这一场病,很多东西都变了……

  一个人,只有在跌入谷底的时候,才能看清楚谁对自己是忠心的,谁是逢场作戏。若是没有这一场大病,或许权老爷永远都不会明白,真心对惦念他的,只有这个从小被他忽视了的二儿子。

  无论是那个被他疼了几十年的老大,亦或是陪伴在他身边,事事顺着他意的吴玉洁,都不过是一群自私自利的人罢了。

  尤其那吴玉洁,自他住院后,竟然一次都没有来看过他,着实令他心寒。

  若不是看在这些年陪伴的份上,他真的连遗产都不会给她。

  父子二人就那样静静的坐了许久,等到护士说老爷子要休息时,权简璃才带着岳勇离开。

  出了医院,才发现天色已近傍晚。

  “璃爷,要回老宅?还是去酒吧……”岳勇很贴心的问了一句。

  因为明天就是婚礼了,璃爷的心情看起来并不是很好。

  所以他才会问璃爷,是不是要去酒吧。

  权简璃目光深沉看着远方,如咸蛋黄般落日,正缓缓的向着地平线下滑落。

  不知为何,他面前浮现出了那母子二人生气时红扑扑的脸蛋,心头,竟然一暖。

  “去学校。”

  岳勇没有再说话,缓缓发动车子,向着学校驶去。

  某考试院外。

  一辆拉风的红色跑车停在路边,林初白慵懒的靠在车前,双手插兜,额前的碎发凌乱垂落。却妖娆得令人惊叹。

  夕阳将他颀长的影子拉得更长了些,在地面上变幻出瑰丽的姿态。

  过往的行人不时驻足,看向他的目光里,都是不加掩饰的倾慕和欣喜。

  可他却根本不在乎,毕竟这样的眼神洗礼,他早就习以为常了。

  林墨歌带着满身疲惫从考场走出的时候,一眼,便看到了那妖娆的身影。

  心底,升腾起一股暖意,嫣然笑着向他走去。

  出了考场的人群中,只一眼,林初白便锁定了那抹浅白的身影,如同万千野花中孤立的一朵百合般,出尘,秀丽。

  只那一身气质,便出落得一尘不染。

  “墨墨!”林初白勾起一抹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那双桃花眼里射出几万道电光。

  滋啦滋啦直冒火。

  却在下一秒,看到林墨歌低头匆匆走来,甚至用手里的书挡住了侧脸,“我说大哥,你能不能不这么引人注目啊?丢死人了……”

  说话间已经快速的钻进了车里,砰!

  重重将车门一关。

  林初白那优美的唇角弧线僵在了嘴角,狠狠抽了几下,再看一眼那些满眼桃心的路人,冲着她们抛了个媚眼,这才钻进了车子。

  “小墨墨,我明明就是绝代佳人,迷死万千少女的那种,叫什么来着?翩翩公子?怎么到你这儿就成了丢人了?”

  看着一脸委屈的林初白,林墨歌无奈一笑,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啦好啦,我说错话了还不行么?咱不是丢人啊,是太风骚了……”

  “噗……这词本少爷喜欢……”林初白眉头一扬,身子忽然压下来,吓得林墨歌全身紧绷,一动也不敢动。

  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她心里小鹿乱撞。

  如此漂亮妖艳的一个美男在眼前,说不心动是假的。

  她也是女人啊,而且还是那种最俗的颜控,看到美男就忍不住口水直流的。若不是见初白见得多了,她现在早就忍不住扑上去了好么。

  看着她小脸通红的模样,林初白心情格外的好。

  伸手,在她鼻尖宠溺一刮,“想什么呢?你现在不会是在想着要扑倒我吧?如果是的话,那我准备好了……”

  “做你的白日梦去吧!”林墨歌狠狠瞪了他一眼,从他手里夺过安全带,自己系好。

  林初白撇撇嘴,“真是,一点都不可爱,你就不能像她们一样,稍微娇羞那么一下么?”

  “不会!”

  被林墨歌拒绝了,他也不会气馁,反而讨好的一笑,伸手,从后面拿出一束花来,淡粉色与纯白的香水百合,车里瞬间花香四溢。

  “送你的,预祝我们墨墨考试过关!”林初白灿烂一笑,发动了车子。

  林墨歌微微一愣,笑颜如花,“谢谢你初白,还是你最贴心了……”

  虽然当初的那束百合,被权简璃扔进了垃圾桶,可是以后却不会了。因为那个人,再也不会来打扰她的生活了……

  “考的怎么样?”

  “还好,感觉答得很顺利,希望可以过关吧……”林墨歌伸了个懒腰道。

  “放心吧,一定没问题的。你可是我的徒弟啊。”林初白侧脸看着她,眼里满满的宠溺。

  可是这眼神,却让她心存压力。

  明知道自己给不了初白想要的,却还是让他一步一步沦陷……

  “我们顺路去学校好了,你不是也想见见月儿么?说不定还能在校门口遇到呢。”林初白愉快说道。

  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反正今天的心情格外晴朗。

  林墨歌险些便答应了,可是一想,却摇摇头,“还是算了,苏珊会去接羽寒的,月儿那孩子心不定,若是在这个时候见到我,恐怕又要吵着跟我回家了。还是过些日子再说吧,而且,我也不想再遇到权家的人……”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回家好了。对了,昨天小星星说想吃蛋糕,正好顺路买回去……”

  “蛋糕?我怎么不知道?”林墨歌有些诧异。

  林初白眉头一挑,笑的得意洋洋,“这是我们两个的小秘密!……”

  “好吧好吧,我三个孩子都被你拐跑了,连我这个妈妈也不要了……”林墨歌心里说不清楚是什么感情,既有感激,又有惊叹。

  三个孩子与林初白的感情真的好到没话说。

  就连小星星,也不过才来了两天,便被林初白给收买了,要说他讨好小孩子们的功力,也着实厉害。

  这个干爹,做得当之无愧。

  可是,感动的情绪还没有发酵出来,下一秒,再次被他破了功,“没关系,他们不要你了我要!正好白捡了个妞回家做老婆。”

  “越说越扯了……”林墨歌随口噎了他一句,转身看着窗外,不再说话了。

  因为害怕再说下去,反倒越显尴尬。

  自从那次在民政局被苏依云“棒打鸳鸯”后,她便一直都很谨慎,不想再说到这件事。因为与初白间永远都没有可能,所以,便不想再让他心有所盼。

  没有希望,就不会有失望。

  西郊别墅。

  一车银灰色的跑车缓缓驶入。

  羽晨面色疲倦的从车上下来,手里还拿了几份文件。这是在公司里没有完成的,设计部部长让他先熟悉一下,可是他更想马上做出成绩来。

  这样的话,才能更快的在公司站稳脚跟,也才会有更多的成功机会。

  而且,他也想要证明自己,证明自己并不比权简璃差。

  权简璃可以在设计上获得无上的荣誉,他也可以获得。

  权简璃将公司打理得蒸蒸日上,那么,他也可以。

  所以,哪怕是这份工作他并不喜欢,也会闷着头做下去。

  苏梅正在厨房里忙碌着,这些年在国外的生活,她早已经习惯了亲自下厨做菜,照顾这一家人。

  “妈,我回来了。”羽晨将文件放在茶几上,将外套扔在一边,揉揉发酸的眼角。

  “儿子,再等一下就可以吃饭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