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34章 一波未平(9)
  第534章一波未平

  “你爸呢?没跟你一起回来?”苏梅在厨房里问了一句。

  “爸出去了?”羽晨眉头一皱,“什么时候的事?不是跟爸说了,不让他出去的么?是不是那些人叫他出去的?”

  一连串的问题,将苏梅也问懵了。

  “不是的儿子,你爸说家里太闷了,想出去转转……他都那么大人了,不会有事的。再说了,那些人已经很久没有来找过麻烦了,想来那件事算是过去了吧?”

  “或许吧……”羽晨不想让母亲担心,便不再提了。

  可是目光却一直看着外面,焦躁得厉害。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看着天色将暗,权希凡依旧没有露面。

  羽晨便有些坐不住了,“妈,我出去找找爸……”

  说罢,便了外套匆匆向外走去。

  因为刚才他打了父亲的电话,可是却被提示已经关机了。所以才会如此焦急的。

  毕竟对方是做事不择手段的疯子,若是想让他忠心为他们办事的话,说不定真的会对父亲不利。

  谁料刚出玄关,便看到白色的宾利驶了进来,权希凡脸色苍白从车上走下来,神情恍惚。

  “爸!您去哪了?怎么现在才回来?”羽晨焦急的迎了上去。

  “羽晨?你……你回来了。”直到儿子走进了,权希凡才反应过来,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可是眼神却早已出卖了他。

  羽晨自小便清楚自己的父亲,他心里根本就藏不住事的,心里想什么,都会表现在脸上。可是现在这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爸,你受伤了?是谁?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不是那些人又为难你了?是不是?”

  也难怪他会如此激动了,上一次他救父亲的时候,父亲被吊在海上,若是他晚到几分钟,父亲便会被丢下去喂鲨鱼。

  最后,他答应帮对方做事,对付权简璃,他们才放过父亲。

  而且还说好,一旦他成功的帮他们击溃权简璃,那么父亲的赌债,他们便不再追究了。否则的话,就算追杀到天涯海角,也要取他一家人性命。

  羽晨并不怕死,可是,却是个孝子。

  他不可能眼睁睁看着父母被害而不管,哪怕,对于父亲的嗜赌,他也深恶痛绝。

  看着儿子担心的样子,权希凡那颗自私的心,终于有了一丝动容。

  “羽晨呐,是爸的错,是爸不该去碰那该死的东西啊……是爸害了你……”

  “爸,您别这么说。我既然是您的儿子,就有义务保护您,保护这个家。您告诉我,是不是他们又欺负您了?”

  羽晨双眼通红,那个疯子明明就说过不会再动他的家人了,现在竟然出尔反尔!

  那么,他也没有必要再听与他们合作了。

  “不是的羽晨,并不是他们……爸只是,去海边吹了吹风,时间久了,肚子有些痛罢了,并不是被人打的……”

  权希凡无力的解释着,他也没有想到,权简璃那一脚会那么重。

  以至于他躺在天台上很久都没能缓过劲来。

  后来坚持着从天台下来,还是觉得腹部疼痛难忍,便去检查了一下。

  医生说只是受到剧烈撞击,养上几天便会好的。

  可是没想到,还是被儿子看出来了。

  “真的么?”羽晨根本就不相信,因为父亲的脸色太差了,除了苍白,还有虚弱。

  “真的不是他们,这些日子,那些人已经不再来打扰我们了……羽晨,先扶爸进去吧。”权希凡不想告诉儿子今天被权简璃打了的事。

  以儿子的性子,一定会去找权简璃报仇的,那样的话,只会再次激怒权简璃。若是权简璃真心要将他一家驱逐出去,他们便只能受着。

  只是到那个时候,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所以,就算是被打了,也只能忍着。

  有时候窝囊,也是一种自我保护。

  羽晨将父亲扶进了客厅,苏梅已经准备好了饭菜,看到丈夫虚弱的样子脸色大变,“希凡,发生什么事了?……”

  “还能有什么事?你就不要再来添乱了。”权希凡沉声呵斥道。

  “妈,你好好照顾爸,我还有事,先出去一下……”羽晨说着便冲出了门去,双眼爆红。

  “儿了!……有事也得吃了饭再走啊……”苏梅在身后唤着。

  羽晨却根本听不到,急速发动了车子,将母亲的声音隔绝在后……

  开着车子在沿海公路上飞驰着,还有些冰冷的夜风狠狠从车窗吹进来,将他满头的碎发吹得凌乱。

  却依旧无法平复心头的怒火。

  找出那个备注为疯子的号码拨打了过去,许久,对方才接起来。

  对方似乎在喝酒,有些醉意朦胧。

  “混蛋!你们对我父亲做了什么!?”还不等对方开口,羽晨便先低吼了起来,“当初不是说好,只要我跟你们合作,就不许再碰我的家人!?若你们不遵守约定,就别怪我翻脸无情!”

  对方似乎愣了愣,然后,换了个更加安静些的地方。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既然是约定,我们自然是会遵守的。”

  “遵守?呵呵……你们一群疯子,也会遵守约定?是我太天真了,竟然会相信疯子说的话!”羽晨彻底的愤怒了。

  多日来从权简璃那里受到的郁闷和愤怒,在这一瞬间,彻底的爆发。

  对方沉默了许久,似乎也感觉到了羽晨情绪的不稳,竟然一改平日里癫狂的气势,冷静道,“我不清楚你遇到了什么事,但是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我并没有派人动你父亲。”

  “呵呵……让我怎么信你?”羽晨冷笑连连。

  冷风狠狠拍打着脸颊,似乎连牙齿,都在咯咯作响。

  “信不信是你的事,若是我想对你父亲做会,当初就会直接砍了他的腿,而不是简单的威胁!你该清楚,你父亲欠的那笔财债,我根本就不放在眼里。我要的,是你的身份和能力,来对付权简璃!既然这个目的已经达到了,又怎么会再多此一举,无事生非?”

  羽晨眉头紧蹙着,似乎对方说的并不道理。

  “看来是你父亲遇到了什么事,你情绪激动无可厚非。可若是一直如此亢奋不理智,我也要好好考虑一下,与你的合作是不是合适了!……”

  对方说罢,径直挂了电话。

  听着里面传来的嘟嘟的忙音,羽晨脸色铁青。

  如此看来,对方的话倒不像是假的。

  他既然已经达到了威胁的目的,再对父亲动手,确实没有什么好处。

  那么,今天父亲见的人到底是谁?

  为什么父亲宁愿自己强忍着痛也不愿意告诉他?

  难道父亲对他,还有什么秘密么?……

  他明明,只是想要守护住这个家,想要证明自己的能力,重新赢回墨墨的心。

  可是为何,却陷入了另一个陷阱中,越陷越深?……

  夜风越发凌冽,明明已经入了春,于他来说,却依旧,是寒冷的冬季……

  墨墨,我们之间,真的没有可能了么……

  墨墨,你可知,为了再与你在一起,我做了多少连自己都看不起的事?可是你,会知道么?……

  羽寒从教室出来时,便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蹲在墙角,看起来可怜兮兮。

  漂亮的眉头微微皱起,走了过去。

  “怎么还没回去?”

  月儿抬起头来,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他,咧嘴一笑,“便宜老爸说要过来接我们,所以我就先来等哥哥喽……”

  “爸爸要来接我们?为什么?难道爸爸又反悔了,要让我也回权家?”羽寒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一些。

  月儿轻咬着下唇,似乎有难言之隐。

  羽寒不知道,知道她自己会憋不住的。

  果然,还不到三秒,月儿便开了口,“好吧,反正一会儿你也就知道了。便宜老爸明天就要跟那个丑八怪巫婆结婚了,他是来接我们去参加他的婚礼的。这些我也是听三叔偷偷告诉我的,便宜老爸根本就不说。”

  “明天就要结婚了么?”羽寒黑亮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忧郁,“月儿,我们先不要告诉妈妈,知道么?”

  月儿虽然不明白哥哥为什么这么嘱咐她,可是,哥哥说的一定是对的。

  听话的点点头,“恩,我不会告诉妈妈的。可是哥哥,我们不想办法阻止么?月儿不想让便宜老爸娶那个丑八怪巫婆,月儿讨厌她……”

  “月儿,哥哥也不喜欢她。可是,爸爸一定会娶她的,就算我们破坏了两次,三次,爸爸也会在第四次,第五次娶她。难道我们要一直这么跟爸爸斗下去么?”

  “那怎么办?月儿真的好讨厌她……月儿想让便宜老爸娶妈妈……”月儿满脸委屈。

  平日里那个精神满满,活蹦乱跳的小妮子,现在却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耸拉下来。

  羽寒的眸光越发幽深,温柔的摸了摸月儿的头,“月儿乖,哥哥一定会让爸爸和妈妈在一起的,所以,我们再忍一忍,好不好?”

  月儿认真的眨巴着眼睛望着他,“哥哥说的忍耐,就是要看着便宜老爸把那个丑八怪巫婆娶回家当我们的后妈么?要忍到什么时候才行啊?”

  羽寒沉默了。

  要忍到什么时候呢?

  他也不知道。

  他想说,忍到他有了足够的能力,有了超越爸爸的能力之后。

  到那个时候,他就可以让爸爸跟那个女人离婚,然后娶了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