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36章 一波未平(11)
  第536章一波未平

  “你就那么不想见我?”权简璃不旦不走,反而要向客厅走去。

  却被林墨歌挡在了面前,“那天……我们不是说得很清楚了么,以后,除非必要,不会再打扰彼此的生活。难道你现在想要反悔了么?还是说,想要把羽寒再接回去?”

  因为权简璃是去学校接的两个孩子,她自然会往这方面想。

  “墨儿……”

  权简璃心尖一颤,她冰冷的眼神,为何如此伤人?

  “我……”

  想你二字,如何,都说不出口。

  原来,想念一个人,也是需要有资格的。

  而现在的他,连想念她的资格都没有……

  双手紧紧握拳,微微颤抖着。

  天知道,他此时有多想要将她紧紧拥在怀里!

  “谢谢你送羽寒回来,如果没什么事的话,还请你离开。”林墨歌依旧冷着脸道。

  “你这就要赶我走么?”权简璃漆黑的眸底是满满的伤。

  “不然呢?既然我们已经没什么关系了,还是尽量少来往的好,免得再让孩子们有不切实际的奢望。”她振振有词。

  权简璃指节握得越来越紧,心里有千言万语的思念想要对她倾诉,可终究,却一个字都无法吐露。

  她清亮的眸子里,连恨意都没有,只有提防,警惕。

  似乎,他只不过是个登堂入室,闯了空门的小偷……

  许久,终于缓缓开口,“我来,是跟你打个招呼,今天接羽寒回家……”

  “墨墨!你还磨蹭什么呢?饭菜都好了!”厨房里忽然传来一道温润愉悦的嗓音,打断了他的话。

  林墨歌小脸一白。

  权简璃脸色一沉。

  气氛顿时冷凝如霜。

  躲在卧室的月儿匆匆露出头去,冲着厨房的林初白使了个眼色,“嘘……干爹,别说话!”

  可是,因为炒菜的声音有些大,他根本就听不到小妮子在说什么。

  反倒更加愉快的打招呼,“呦呵,月儿,你怎么也来了?是不是知道干爹今天特意下厨做了好吃的啊?”

  月儿郁闷的撇了撇嘴,这下完了,这个傻干爹!

  林初白看着月儿的表情似乎有些不对,便拿着锅铲从厨房里出来,笑嘻嘻走了过去,“怎么了月儿?难道看到干爹不开心么?”

  月儿心里都把这个傻干爹数落了几百遍了,平时那么聪明,跟月儿那么和拍,怎么今天都看不懂她的眼色了呢?

  “初白……”站在玄关处的林墨歌害怕他再口无遮拦说出什么来,赶紧叫了他一声,“饭菜都好了么?”

  “恩,好了,只差最后一道也马上就出锅……了……”

  林初白这时才看清楚站在墨墨面前,阴沉着脸的男人,唇角的笑容微微一僵,马上便反应过来,“原来有客人啊?”

  一句客人,无疑是火上浇油。

  某人原本就暗阴的脸色,越发阴暗到了极致。

  不过才短短两天而已,这个女人就带了野男人回家!?而且,还一副主人的姿态跟他说话!甚至,林初白的腰间,还围着墨儿的小围裙!

  该死!

  怪不得她一直催促着让他离开!

  怪不得这两个孩子一路上都这么奇怪,原来竟然是这么回事!

  亏他还觉得对不起她,思念她思念到茶饭不思,只想借用酒精来麻醉自己,可是这个女人,竟然才一转身,就背着他带了别的男人回来过日子!……

  可偏偏,他们在一起那么合适,显然就是幸福快乐的一家……

  “初白,火关了么?”林墨歌忽然提醒了一句,林初白这才反应过来,匆匆又冲回了厨房。

  见他走了,她才松了一口气。

  刚才真的害怕权简璃会再发疯对初白做什么。

  玄关处的空气,越发冰冷刺骨。

  “你就这样么迫不及待要带野男人回家?我不是说过,不许你再跟他有来往!?我的话,你是不是都当作耳旁风了!?”

  低沉的嗓音,震得林墨歌指尖一颤,知道他是真的动了怒。

  可,她现在既然已经跟他没了关系,为何要怕他?

  “我带谁回来与你无关。倒是你,刚才说要接羽寒回去?”林墨歌还记着他刚才说过的话。

  权简璃直勾勾盯着面前的小女人,似乎要用目光将她刺穿一般。

  漆黑的眸子里,青蓝色的火焰不住的跳跃着,那是愤怒和嫉妒的焰火。

  她竟然说,带谁回来,和他无关?

  凭什么无关!他不允许她带任何男人回这个家来!因为这里,是只有他才能来的地方!……

  可,这些愤怒的低吼,只在他心底咆哮着,将他的心击个粉碎。

  现在的他,连对她发脾气的资格都没有了不是么?……

  深吸一口气,强行压下心头的气焰,沙哑着嗓音,“是,明天……要举行婚礼,需要孩子们出场……明天晚上,我便送他回来……”

  婚礼?

  林墨歌心头狠狠一抽,原来这么快,便要举行婚礼了啊。

  “没想到权先生如此心急,急着想要娶蝶儿小姐回去呢。”她冷冷嘲讽着,“那,恭喜你们了……”

  月儿之前就说过,他刚刚从别墅回去,便匆匆将胡蝶接回了老宅,原来那个时候,便已经迫不及待了啊……

  那为何,还要跟她在那里浪费时间呢?

  她真的,越来越猜不透这个男人的想法了。

  可是,他既然急着想要娶那个女人为妻,又为何还要来管她带不带男人回家呢?

  还真是双重标准啊……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权简璃眸光一暗,这女人,竟然说恭喜他?

  她越是云淡风轻,他便越是怒火滔天。

  砰!

  猛然间上前一步,将她紧紧桎梏在墙角,那炙热而嗜血的目光,似要将她生生穿透!

  “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恩?难道就只是你要回孩子的一个利用工具而已!?”

  “你弄疼我了……”

  林墨歌只觉得一阵阵窒息,这男人的脾气毫无来由。

  她不过是恭喜他而已,有必要这般生气么?

  “林墨歌,回答我!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的位置!?”

  他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这几日心头积压的抑郁,瞬间爆发了出来。

  为何承受煎熬的只有他一人?

  这个没良心的女人,竟然在得知他要娶别的女人时,还没心没肺的送上祝福?

  林墨歌也怒了,狠狠回望着他,想要挣脱开他的束缚,却无奈力气不够,“你到底想让我说什么?说我爱你爱到不可自拔?还是跪在你面前苦苦哀求,求你不要跟别的女人结婚?还是也让我学着她的样子以死威胁?”

  忽然间冷冷嗤笑一声,“你不觉得可笑么?明明是你自己铁了心要娶她做妻子的,却要跑到我这里来发疯……权简璃,你这么做,就不怕伤了你那妻子的心么?”

  他眸光越发灼热,似乎要生生将自己的心灼伤一般,连嗓音,都越发干哑。

  “墨儿!……你是故意要气我么?”

  “权先生严重了,我是真心的想要祝福你们的,何来气你一说?你既然要带羽寒走,我也不会阻拦。再怎么说,孩子们也是要去见一见继母的。那么……我去叫孩子们出来……”

  说罢,咬紧牙关挣脱了出来,他竟没有再次阻拦。

  林墨歌进了卧室,两个小家伙正眼巴巴的望着她。

  “宝贝儿,明天爸爸要和蝶儿阿姨举行婚礼了,所以今天你先跟着他回去,等明天晚上,爸爸会再送你回来的。”

  “妈妈……”羽寒轻咬着嘴唇,想要安慰妈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了,妈妈知道你的心,放心吧,妈妈没有伤心。爸爸既然选择了蝶儿阿姨,我们就应该祝福他不是么?你们两个也要乖乖明话,明天切不可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了,知道么?不能再像上次一样胡闹了……”

  她将两个孩子紧紧搂在怀里,心里,痛到迟钝。

  “妈妈,月儿才不会让那个丑八怪巫婆嫁给便宜老爸呢,妈妈你放心吧!”小妮子紧紧搂着妈妈的脖子道。

  “不可以!”林墨歌瞬间沉了脸,“尤其是你月儿,这次如果再胡闹的话,妈妈真的要生气了。蝶儿阿姨身体不好,你不能气她的,知道么?若是她出了什么事,妈妈也是要去赔罪的。难道你还希望妈妈去向别人道歉么?”

  月儿瘪瘪嘴,小时候她总是爱捣蛋,欺负别的小朋友。每次打伤了别人,都是妈妈拉着她去给人道歉的。

  一想到妈妈要给那个丑八怪巫婆道歉的样子,月儿就撅起了小嘴,满脸的不愿意。

  “乖啦,月儿和羽寒都长大了,不能再故意做那些捣蛋的事了,知道么?就算爸爸娶了别的女人,也还是爱你们的。所以,一定要答应妈妈,明天好好的,不许捣乱,好不好?”

  “恩,妈妈,我知道了。”羽寒微微沉了嗓音道。

  月儿不说话,只是撅着小嘴点了点头。

  她真的一点都不希望便宜老爸结婚呢。

  可是,也不想看着妈妈生气。

  难道,就真的没有其他的办法了么?

  林墨歌揉了揉两个小家伙的头,又在每个人的小脸蛋儿上狠狠亲了一口,这才恋恋不舍的拉着他们走了出来,“快跟爸爸回去吧。记住答应妈妈的话喔。”

  “妈妈再见!”羽寒回头冲着妈妈摆摆手,然后才仰头看着依旧面色阴沉的权简璃,“爸爸,我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