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40章 一波又起(3)
  第540章一波又起

  他自己也别了一朵。

  又拿出一个小小的用花编织成的发带来,让佣人一同给月儿戴到了头上。

  原本佣人就给月儿编了公主辫,此时再配上鲜花发带,看起来更加漂亮了。

  羽寒看着岳勇又从另一个袋子里拿着什么,忽然问道,“岳勇大叔,我跟月儿还要做花童么?”

  岳勇看了璃爷一眼,摇摇头,“不用,只要站在一边就可以了。”

  “喔。”羽寒这才松了一口气。

  原本他和月儿就不希望爸爸结婚的,若是再让他们做花童,恐怕月儿真的会惹出什么祸来。

  这时,楼上传来一道兴奋的嗓音,“简璃!……”

  众人下意识抬头看去,便见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胡蝶正提着巨大的婚纱裙摆,艰难向着楼下走来。

  裙摆上本就镶嵌了不少的宝石,若是在灯光下看的话,流光溢彩,无比奢华。

  可是在光线不好的地方来看,便只觉得有些累赘罢了。

  因为脸上抹了厚厚的粉,她害怕会出什么意外,特别吩咐化妆师们多涂了一层。

  所以此时看来有些过于苍白,甚至连笑的时候,嘴角都有些僵硬。

  可是不能否认,她没有受伤的时候,真的很漂亮。

  是那种一眼便能让人惊艳的美人儿。

  “哇,好漂亮的新娘子,老二,你可真有福气啊……”权幻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也不知道是真心夸赞还是说的反话。

  不过胡蝶是不会在意了,她很满意自己的样子,所以便下意识当成了赞美。

  此时胡蝶已经在佣人的帮助下走到了权简璃面前,幸福的笑着,在他面前转了个圈,“简璃,我美么?”

  权简璃那张冰山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淡淡点头。

  然后,转身吩咐岳勇,“走吧。”

  “是璃爷……”

  岳勇拿了捧花出来交给胡蝶,便匆匆出去开车了。

  胡蝶满心的期待落了空,眼底划过一抹失望,却马上又掩饰了过去,再次兴奋起来。

  无妨,简璃本就不是善于表达自己感情的人。而且,她马上就要成为简璃的妻子了,这比什么都重要。

  想到这里,眼中的幸福更是掩饰不住,高高提着裙摆跟了出去。

  “好吧,我们也走吧!”权幻一手一个,拉着两个小家伙向外面走去,还不忘记让佣人去通知吴玉洁。

  五分钟后,两辆车一前一后向前竹雪园出发。

  岳勇开着车走在前面,权简璃阴沉着脸坐在副驾驶,原本想要与权简璃坐在一处的胡蝶,只能自己一个人坐到了后面。

  也因着裙摆过大,坐到后面都要将空间占满了。

  后面一辆车子上,权幻便成了司机,副驾驶坐着母亲吴玉洁。

  而两个小家伙则绷着小脸坐在后面。

  明明就是去婚礼的路上,可是谁的脸上都没有笑容。

  权幻想要逗着大家笑一笑,可是说了几个冷笑话无果之后,便不再吭声了。

  因为他也知道老二结婚对两个小家伙来说意味着什么,所以便不再为难他们。

  车子很快的进入了市中心附近,虽然车流量密集了,可是因着权幻的好车技,并没有跟丢,反而一直紧贴着前车的后面。

  不知为何,权简璃的心始终有些不舒服的感觉,也不知道是因为婚礼太过压抑,还是昨天晚上一夜无眠导致精神不振,总之心跳一阵快似一阵,越接近婚礼场地,反而越慌。

  胡蝶此时早已经忘记了昨天晚上的担心了,一心沉浸在自己即将到来的幸福之中。

  甚至已经想着能不能说服简璃陪她一起去席蜜月的事了。

  岳勇看着璃爷的脸色不太对,担心的问了一声,“璃爷,您没事吧?”

  权简璃摆摆手,示意自己无妨,让他继续开车。

  忽然,岳勇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璃爷一眼,戴上了耳机接听。

  “喂?”

  “不好了,权老爷子不见了!”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护士颤抖而焦急的声音,“我按时来给权老爷子送药的时候,就看到……看……”

  “别着急,慢慢说!”岳勇脸色一沉,握着方向盘的手越发用力。连权简璃都看出了他的不安。

  电话那头的护士才镇定了一些,“门外的人全都被打伤了,也不知道是晕过去了还是……还是死了……我就赶紧进了病房查看,可是权老爷子的病床上空空如也,我找遍了医院都没有找到他……呜呜……”

  “行了,我知道了,你再派人继续在医院找!封锁医院!”岳勇果断的下达了命令,然后挂了电话。

  “璃爷,老爷子被人带走了!我们的人都被打晕了。”岳勇言简意赅。

  胡蝶心里咯噔一下,顿时脊背发寒。

  果然,那个疯子还是动手了么?

  “怎么会这样?”权简璃脸色瞬间惨白,他派去保护老爷子的几个黑衣人可算是岳勇挑选出来的最得力的保镖了,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就被对方攻破?

  “现在怎么办璃爷?我先派人封锁了医院,然后再彻底搜查一遍……”岳勇的话还未说完,又是一阵刺耳的铃声,将他的话音打断。

  看着手机屏幕上闪烁着的陌生号码,权简璃迅速接了起来,“你到底想做什么!?”

  因为这个号码他虽然没有备注,却很熟悉。

  那一夜,就是这个号码的主人,将他骗到荒郊野岭的乱葬岗,还派了两个杀手去杀他。

  那件事之后,对方便销声匿迹了,可是权简璃却觉得小姑的死和房子的失火,与他脱不了关系。只可惜,并没有足够的证据。所以也只能暂时搁置在一边,却没想到,在他婚礼的今日,却再一次发生了情况。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已经预料到了他会发脾气,竟阴恻恻的笑了起来,“我们好歹也算是相识一场啊,你都要结婚了,我自然是要送上一份大礼的……呵呵呵……”

  “把我父亲放了!”权简璃嗓音薄凉,带着森寒的气息,似要穿过手中的电话一般。

  可他越是如此,对方就越兴奋,“这话可言重了,我只不过是接了伯父去参加你的婚礼罢了,又何谈放不放一说?你这个儿子做的也太不孝顺了,婚礼这么大的事,竟然还要背着伯父?若是伯父知道了,该多失望啊,你说是不是?……”

  权简璃额头青筋暴露,因为知道父亲不想让他娶蝶儿,所以他并没有告诉父亲婚礼的事。就是怕把他气着了,病情再次复发。

  却没想到,还是被这个疯子给利用了。

  可现在根本就不是该生气的时候,他必须保证父亲的安危。

  “他到底在哪!?”一字一句,咬牙切齿。

  “呵呵,不要着急嘛……”对方却是游刃有余,轻佻道,“自然是婚礼现场了……我本以为今日婚礼现场会热闹得很呢,竟没想到会这么冷冷清清的啊?权简璃,你这么对我们蝶儿,是不是有些太刻薄了?”

  “婚礼现场?”权简璃心惊肉跳,他早就将婚礼现场从琉璃醉酒店改到竹雪园的私人花园里了,那疯子说的到底是哪?

  “呵呵……真想亲眼看看你们一家团圆的景象呢,呵呵呵……”对方再次疯狂的笑了起来。

  “你说的到底是……”

  啪嗒。

  权简璃的话还没有问完,对方径直挂了电话。

  看着黑下来的屏幕,权简璃一双漆黑的眸子里,闪烁着愤怒的光。

  “璃爷,对方有没有说老爷子在哪?”岳勇小心翼翼问道。

  “打电话去酒店和花园,看看哪里有情况!”权简璃迅速吩咐。

  岳勇不敢耽搁,将车子停在了路边,给两处打电话。

  花园那边一切平安,并没有发生什么。

  反而是琉璃醉酒店那边,似乎说是今天早上有人打电话去问过,问今天是不是有婚礼在这里举行。

  酒店前台以为是记者,所以便没有如实相告。

  岳勇一一报告着,权简璃的眸光越来越暗,脑子飞快的运转着,想要猜测出那个疯子的意图。

  总之,绝对不可能像他说的那么简单。

  坐在后面的胡蝶早已经紧张出了一身的冷汗。

  刚才权简璃接电话的时候,她已经猜到了,那个疯子一定是把权老爷子弄到琉璃醉酒店去了。

  可是她不敢作声,因为一旦说出琉璃醉酒店的话,一定会引起简璃的怀疑的。

  但是看着简璃焦急的样子,她又于心不忍。

  纠结了许久,正打算开口提醒的时候,权简璃忽然开口,“去酒店!”

  “是璃爷!……”岳勇什么都没问,迅速发动了车子向着琉璃醉酒店驶去。

  一直跟在后面的权幻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正想要下车去问个究竟的时候,却见前面的车子如离弦的箭般冲了出去,瞬间反应过来,一踩油门,车子直射而出。

  两辆跑车一前一后在市中心拥堵的道路上疾驰而过,红绿灯什么的,根本都顾不上了。

  反正权简璃一向都不在乎这些的。

  一时间,马路上到处都是滴滴的喇叭声响,可是还不等他们看清楚那个超车的是谁的时候,两辆车子已经消失在了道路的尽头。

  几乎只是眨眼间,岳勇的车子便停在了琉璃醉酒店前。

  权简璃迅速下车,向着酒店大堂走去。

  “简璃……”胡蝶打开车门叫了一声,可是权简璃根本就听不到,人已经冲进了酒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