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42章 一波又起(5)
  第542章一波又起

  意味深长的望着他。

  那俊朗的唇角,狭长而刺骨的眸光,让权简璃浑身一震,一个名字脱口而出,“杜予绝!!!”

  那人似乎因为他被认出来而欣喜万分,笑意更浓。

  然后,嘴巴一开一合,用唇语说了一句话,便拉下了帽檐,发动车子,悠然离开。

  权简璃看的清楚,他说的是,新婚快乐!

  嗤!……

  银灰色的跑车发出一声刺耳的声音,迅速消逝在地下车库里。

  岳勇因为耳鸣,隐约听到了璃爷叫出一个名字,而那个名字,他只听璃爷提起过几次,所以一时并不能确定。

  权幻则是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看着老二愤怒的冲着那辆车子里的人怒吼着,目光便追随而去。

  才发现那辆车子的车牌都用东西遮挡着,看不清楚。想来,是故意而为之。

  “璃爷,我马上派人去追!”岳勇上前一步道。

  单从璃爷的表情便能看出来,那个车子上的人,绝对与今天的事故有关系!而且,还是让璃爷咬牙切齿,恨透了的人!

  权简璃却出手阻止了,因为现在去追也晚了。

  而且,既然杜予绝敢明目张胆的到这里来,就必然是想好了退路。

  就算是查,也查不出什么来的。

  这一切都要怪他,是他放松了警惕。

  当初那个疯子就说过,会将他身边的亲人,一个一个都折磨致死,好让他也体会一下绝望。

  他一直以为那个疯子的目标是墨儿和孩子们,所以想尽了一切办法保护她们。

  后来,那个疯子一度销声匿迹,他便放松了警惕,却没想到,这一次,那个疯子却对父亲下了手!

  砰!

  重重一拳砸在墙壁上,指节顿时渗出殷红的血,与灰尘泥土夹杂在一起,触目惊心……

  明明,父亲就在这电梯里,他却连门都打不开,更无法救父亲出来。

  明明父亲已经遭受了一场巨大的病变了,为何那个疯子还不放过父亲!?

  都是他的错,这一切都是因为他!

  是他招惹了那个疯子,所以才会给家人,给父亲带来这无妄之灾!这一切,都是因为他!……

  那个遇到任何事情都冷静如常的权简璃,此时,也彻底的崩溃了……

  只经历过特效的权幻,也被这可怕的现场震撼得失魂落魄,面色苍白……

  只有岳勇,焦急的等待着救援人员和警察的到来……

  而此时在大堂里,吴玉洁紧紧搂着两个孩子,慌张不安。

  胡蝶依旧跌坐在地板上泪流满面,全身颤抖。

  “不会的,简璃不会出事的,不会的……”

  五分钟后,救援人员最先赶来,匆匆跟着经理到了地下停车场里。

  然后熟练迅速的打开了电梯门。

  权简璃的耳鸣此时已经好了很多,精神也再度恢复。

  短短的五分钟时间里,他想了很多,也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倒下。

  因为他是这个家的支柱,若是他倒下了,这个家便会散了。

  “呕……”

  进入电梯的救援人员看到里面的惨状后,忍不住干呕了起来,然后逃命似的逃了出来。

  权简璃咬紧牙关走了过去,他明明已经预料到了最惨烈的状况,可是看到的那一瞬间,整个人还是蒙了。

  立在那里,大脑一片空白。

  岳勇暗叫不妙,赶紧将璃爷拉到一边,并将权幻支开,“三少爷,您先去照顾夫人和孩子,千万不要让他们下来!”

  “好……”

  权幻无力的应了一声,双拳紧握,转身上了楼。

  这时,救护车与警察也赶来了,匆匆将现场保护了起来。

  救护人员将里面的尸体抬了出来,放在担架上便要运走。

  “璃爷!……”岳勇想要问需不需要派人跟上。

  权简璃眸光暗沉,没有吭声。

  岳勇便上前与救护人员说了些什么,然后,救护车才缓缓开走。

  而警察们也马上进行了初步的取证调查,因为权简璃几人是第一发现者,所以不得离开。必须要等在这里录口供才行。

  权幻失魂落魄的进了大堂,在看到年迈母亲的那一刻,眼眶通红。

  “简璃呢?他怎么样了?……”胡蝶一看到权幻马上从地上站了起来,紧紧的抓住他的衣服问道。

  吴玉洁也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那双略显苍老的瞳孔,不安的抖动着,“幻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爸他……”

  “你快说啊,简璃到底怎么了!?说啊……他没有死对不对?……”胡蝶摇晃着权幻,眼里满是哀求。

  权幻紧拧着眉头看了她一眼,又看着母亲不安的模样,终于还是开了口,“老二没事,爸他……”

  “太好了,简璃没事就好……”胡蝶喜极而泣,泪流满面。

  只要简璃平安无事,她就什么都不怕了。

  她经历了这么多年的痛苦和折磨,才重新回到简璃的身边,简璃一定不能有事的……

  “幻儿!……”吴玉洁根本就不看胡蝶一眼,紧紧盯着自己的儿子,“你爸……”

  她嗓音颤抖着,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权幻咬紧牙关,还是决定说出来,深吸一口气,嗓音却如同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难受,“爸他随着电梯一起……坠下去了……”

  咚!……

  他话音刚落,吴玉洁眼前一黑,身子重重倒在了地上。

  “妈!……”

  “奶奶!……”

  “奶奶……”

  三个声音同时响起,权幻紧紧将吴玉洁抱在怀里,可是她却昏厥过去了。

  两个小家伙也从沙发上冲了过来,看着奶奶晕倒的样子,吓的不轻。

  经理也在一边慌了,“快……快叫救护车……”

  几个前台的小姑娘又慌张的拨打电话,一时再次乱作一团。

  胡蝶却愣怔的看着这一切,似乎这一切都与她无关一般。

  她只要确保简璃没事,便不怕了。

  “哇……奶奶你怎么了……呜呜……奶奶你别吓月儿啊……”月儿哭的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紧紧的拉着奶奶的手。

  羽寒双眼通红,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虽然他比月儿对奶奶的感情更深一些,可是现在,却难得的冷静,甚至冷静得,根本就不像个七岁的孩子。

  他直勾勾的盯着权幻,想要从他脸上找出一些答案,可是因为月儿在场,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问。只是紧紧咬着嘴唇。

  救护车来了以后,权幻便随着吴玉洁去了医院,又吩咐经理派人将胡蝶和两个孩子送回到权家老宅去。

  胡蝶一开始并不想走,却被权幻的几声呵斥吓到了,只得跟着回了家。

  她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凶的权幻,就连两个孩子都没有见到过。

  在他们心里,三叔永远都是那个笑嘻嘻,只会耍滑头的花花公子,脾气好到不得了。

  可是没想到,今天却被胡蝶激怒了。

  这也更加证明了羽寒心里的想法,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才会让三叔的性情大变。

  在等待着做笔录的期间,岳勇已经吩咐下去,将酒店封锁,不能将这个消息透露出去一丝。

  琉璃醉酒店本就是权氏旗下的产业,若是电梯坠毁又出了人命的事传出去,权氏的股票一定会受到巨大的影响的。

  这是其中一个方面,另一方面,便是因为权老爷子。

  若是被那些记者们知道权老爷子的死讯,还不知道又要掀起多大的风浪。

  所以在事情调查清楚之前,这件事绝对不能被任何人知晓。

  可饶是如此,因着刚才那几声爆炸的声响,和剧烈的颤抖,也吸引了不少好事者前来观望。

  看热闹,本就是无聊看客们的心头好。

  虽然被保安们阻拦在外,可是却阻止不了他们那天花乱坠的猜想。

  一时间,各种版本的故事迅速传播开来,甚至有人传言琉璃醉酒店里发生了枪战事件,两方打斗,最后连炸弹都用上了……

  反正传得神乎其神,比好莱坞大片还要更精彩。

  也有不少嗅觉灵敏的记者匆匆接到消息赶来,架好长枪短炮对准了权氏大楼,希望能抢到第一手的好材料。

  因为就算是再隐秘的处理,也有很多人看到了救护车和警车都停在地下停车场里,甚至还有一些救援人员。

  所以便众说纷纭,一时间流言四起。

  权简璃和岳勇,以及那几个救援人员随着警察做好了笔录后,又嘱咐将这件事暂时保密,这才匆匆出了酒店。

  却被外面的人群吓到了。

  “璃爷,要不要把他们赶走?”岳勇眉头紧锁着。

  权简璃一声不吭的钻进了车子,“回家。”

  “是……”

  岳勇也不敢再多说什么,知道璃爷现在根本无心管这些。

  因为有着保安维持秩序,所以人群只能在外面观望,根本不能近前。

  权简璃的车子也顺利的驶离现场。

  坐在车上,眉头越发紧锁,阴沉的氛围,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岳勇也不敢再吭声,加快速度,向着老宅驶去。

  郊外的山道上。

  林墨歌与苏珊并排走着,一边走一边看着路边的风景。

  林初白抱着小星星跟在后面,不知道跟小星星说了什么,逗得小星星笑个不停。

  “没想到这里的风景这么好啊,早该来看看的……”苏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市中心里很难有的清新空气。

  林墨歌微微一笑,“是啊,倒不如我们也在这山里盖一间房子,带着孩子们住过来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