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43章 一波又起(6)
  第543章一波又起

  “修身养性,又安静又惬意,倒也不错。”

  其实,自从她去过小姑那里之后,便有了这样的想法。

  “好啊好啊,这个办法不错。不过,若是小住几日还行,住得久了,恐怕会闲到发闷吧?”苏珊撇撇嘴道。

  她还是喜欢城市里的快节奏生活的。

  因为自己的青春岁月,都浪费在一个渣男的身上,现在好不容易解脱出来,自然是要享受美好而灿烂的人生喽。

  怎么能跟着墨歌一起钻进不见人烟的山林里去呢?

  “好啊,那我住在这里,你若是闲了,便过来找我玩好了……”林墨歌浅笑着。

  “那也不行啊,羽寒还得上学呢……”苏珊又提醒道。

  林墨歌默然,说的也是。

  羽寒要上学,她也需要去事务所上班,如此看来,她的这个梦想,怕是暂时无法实现了。

  “没关系的墨墨,只要你喜欢,我把事务所般到这里好了……”林初白不知何时听到了她们的对话,也插了一句。

  “人家都说是夫唱妇随,你这是妇唱夫随么?”苏珊取笑道。

  林初白挑了挑眉头,并不讨厌这样的说法。还贼兮兮一笑,“是啊是啊,只要是小墨墨喜欢的,就算是住到月球上去,我也要陪着她一起……”

  “要去你自己去,我可不去!……”林墨歌瞪了他一眼,却也没有在意。

  正要继续向上走的时候,忽然间心脏一阵抽搐,让她不由得蜷缩了身子。

  “怎么了墨墨?是不是太累了?”林初白吓了一跳,赶忙问道。

  林墨歌深呼吸几口,胸口的难受感才淡了一些,慢慢起身站稳。

  “没事,或许是累了吧,我们休息一下再走吧……”

  “好,先坐一会儿……”林初白忙着找坐的地方,扶着她坐下。

  苏珊也是一脸的担心,因为现在她的脸色很不好。

  林墨歌紧按着胸口,可奇怪的是,那种抽搐的感觉只是一个瞬间,很快便恢复了过来。只是总觉得有些不踏实,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般……

  难道是孩子们?

  可是,今天明明是权简璃的婚礼,孩子们也会好好的……

  该不会,她是因为惦记着婚礼的事,所以心里太过难受了?

  “墨歌,要不然我们回去吧……”苏珊提议道。

  “没关系的,这里空气这么好,风景也不错。”林墨歌淡淡笑着,她知道他们两个是因为担心她心里不舒服,所以才带着她出来玩的。

  其实林初白是打算带着她们两个出国的,想要远远的离开这里。

  至少等权简璃和那个女人的婚礼结束后再回来。

  可是林初白却惦记着晚上羽寒会回来,所以不肯走得太远。

  最后没办法,只能选了这个离市中心并不远的山上。

  林墨歌的目光不由得向着市中心的方向望去,不知道那场婚礼上的新娘,漂不漂亮?……

  权家老宅。

  胡蝶一回来,便匆匆回了自己房间,将房门紧紧反锁,不准人靠近。

  羽寒拉着月儿坐在客厅沙发上,谁也不说话。

  静静的等家大人们回来。

  月儿许是受了惊吓,一直紧紧拉着哥哥的手,难得的安静。

  羽寒心里有了一些猜测,可是也不能确定,只是心里越发不安。

  权简璃回来时,便看到了两个小小的依偎在一起的身影,心头的空洞和不安,在这一瞬间,竟奇迹般的减缓了一些。

  阴沉可怕的表情,也温柔了下来。

  “爸爸……”羽寒轻声唤着。

  “是不是吓到了?没事了……”权简璃蹲下身子,温柔的抚摸着两个小家伙的头,目光里满是慈爱。

  爸爸手掌中的温热,让两颗充满恐惧和不安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

  “爸爸先去换身衣服,你们两个乖乖等着好么?”权简璃又温柔道。

  羽寒点了点头,他这才上了楼。

  岳勇也紧跟了上去……

  “璃爷,刚才三少爷来电话说,夫人已经送到医院了,只是因为受了刺激昏厥,并没有什么大碍,一会儿就会醒过来的。”岳勇站在一边报告说。

  权简璃微微点头,“记得要尽一切手段把这事压下来!千万不能有一丝消息透露出去!”

  “我明白璃爷,老爷子的事,不会让任何人走露风声的。那婚礼……”他有些犹豫了,这个时候问璃爷这些好像不太好。

  可是又必须问清楚。

  因为私人花园那边还有人等着呢。

  “取消。”权简璃脱口而出,现在父亲的事已经让他悲恸万分了,又如何能顾得上婚礼?“还有,将家里乌烟瘴气的东西都除了!……”

  岳勇微微一愣,忽然明白过来,璃爷指的乌烟瘴气的东西,便是昨天佣人们做的那些喜庆的装饰。

  “好的璃爷,我这就去吩咐。”说罢,他才转身离开。

  权简璃面色依旧阴沉,却知道自己不能倒下。

  强撑着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匆匆下楼。

  两个小家伙依旧安静的坐着等他,见他下来了,那不安的表情,才微微放松了一些。

  “爸爸,奶奶怎么样了?”羽寒开口问道。

  权简璃蹲下身子来,将两个孩子紧紧搂在怀里,柔声道,“奶奶没事,只是年纪大了,一时有些受了惊吓,一会儿就没事了。”

  “那我们要去看奶奶么?”羽寒认真的看着爸爸。

  他总觉得今天的爸爸有些不同。

  可是到底哪里不同,他却说不上来。

  似乎,比往日还要更温柔一些,目光,也更加透彻。

  “我们不去看奶奶,爸爸送你们去找妈妈好不好?”权简璃心头一紧,只要想到那个人儿,他冰冷的心,便会燃起一丝温度。

  “恩。”羽寒乖巧的点头,他自然知道现在家里出了事,奶奶也住院了,爸爸根本就没有心思照顾他们。

  月儿则是一直睁着大眼睛,一句话不说。

  权简璃有些担心,轻轻拍着她的背,“月儿,是不是吓到了?没事的啊,有爸爸在……不会有人伤害你的,不怕……”

  连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如此温柔的嗓音。

  可是这一刻,他深深的体会到了亲人这两个字的真正含义。

  有些人,在身边的时候,从来都不懂得珍惜。

  直到失去的那一刻,才后悔莫及。

  他一直都以为,自己与父亲之间,不过是憎恨和厌恶的关系。可是自从父亲生病以后,他才明白,原来这么多年,他心中,依旧爱着父亲。

  可他才刚刚明白这一点,还没来得及跟父亲多说说话,没来得及好好照顾他,父亲,就永远的离开了……

  所以,他才忽然明白这些年来,墨儿的苦心。

  墨儿一直让他多与孩子们亲近,只是想让他珍惜现在能在一起的时光罢了。可他,却偏偏从不明白……

  “恩……月儿不怕……”月儿被爸爸搂在怀里,真的好温暖。

  她虽然是有些吓到了,可是一直不说话,却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在想着,如此一来,是不是婚礼就取消了?

  因为太想问了,却又觉得这个氛围不适合问这件事,所以才紧闭着嘴巴的。

  就怕自己一开口,便忍不住脱口而出。

  听到女儿开口说话,权简璃这才松了口气,然后,忽然很郑重的看着两个小家伙,迟疑许久,缓缓开了口,“你们两个听着,爸爸现在要宣布一件很重要的事。”

  “恩……”两个小家伙同时点头。

  能让爸爸如此郑重的……

  羽寒不由得小手握得更紧了些。

  权简璃嗓音不由得一沉,沙哑道,“爷爷去世了,就在今天。所以,以后在奶奶面前,尽量少提起爷爷的事来,知道么?爸爸不想瞒着你们,因为你们都长大了,生离死别,都是很正常的现象,每个人都会有这么一天。尤其是老人,他们的生命非常脆弱的。所以,爸爸希望,你们能认真的看待这件事,以后,也要更加珍惜在一起的时间,好么?”

  月儿小嘴一咧,眼泪啪嗒啪嗒掉了下来。

  “爷爷真的……去世了么?呜呜呜……”

  权简璃胸口一紧,“月儿乖,不哭了啊。”

  羽寒眼眶通红,晶莹的泪珠儿在眼眶里打转,却是强撑着没有落下来。

  绷着小脸很认真的望着爸爸的眼睛,然后,声音有些哽咽,“是因为忽然落下来的电梯么?”

  权简璃微微一愣,他没想到,羽寒竟然已经猜到了。

  微沉了眉眼,点点头。

  “是,电梯遇到故障,所以爷爷出了意外。这种事情,都是没有办法的。我们能做的,就是好好活着,这样,爷爷在天上看着,才不会伤心,知道么?”

  “恩,我明白爸爸。”羽寒紧咬着嘴唇,两只小手紧紧的抓着裤子,在忍耐着悲恸。

  其实他在酒店的时候,已经从三叔和经理的话里猜到了一些。

  他曾经以为,爸爸也会死的。

  可是,爸爸安然无恙。

  只是,爷爷却发生了意外。

  “爸爸,我还有一件事想要问,可以么?”羽寒迟疑了半晌再次开口。

  “好,你问吧。”权简璃淡淡回答。

  儿子虽然只有七岁,可是跟儿子说话的时候,他却感觉是在跟一个同龄的人交谈,完全没有那种跟小孩子说话的感觉。

  这一点,原本,是欣慰的。

  可是现在,发生了父亲的事后,他却忽然觉得有些心疼这个儿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