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44章 一波又起(7)
  第544章一波又起

  心疼他小小年纪便如此成熟。

  羽寒看了一眼月儿,伸手,捂住了她的耳朵,压低声音道,“姑婆是不是也去世了?”

  咯噔……

  权简璃心里狠狠一抽,原本通红的眼眶,此时红得越发厉害,不禁腾起一层水雾。

  想起林子里的那场大火,还是小姑最后的模样,连呼吸,都如同带着刺一般。

  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就在大火的那一夜,姑婆很平静的离开了。爸爸原本不希望你们知道这些痛苦的事,怕吓到你们。可是,你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那天,爸爸的表情跟现在的很像。”羽寒轻声说道。

  月儿挣扎开他的小手,他也没有再固执。

  权简璃心痛的叹息一声,摸了摸儿子的头,胸口,闷闷的。

  没想到,不过短短几日,他最亲最近的两个人,都离他远去了。

  原本只是怀疑,而今天在地下车库里,杜予绝的出现,让他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这两件事,都与杜予绝脱不开关系!

  可是要找证据,却没那么容易……

  毕竟对方做的滴水不漏……

  更没有想到,儿子竟然早就看透了一切,连同他的表情,都能捉摸得如此透彻。

  相比较而言,他对儿子和女儿,却一点都不了解。

  墨儿说的没错,他根本就不是个称职的爸爸。

  连一个七岁的小孩子都不如……

  “哥哥,你们在说什么?为什么不让月儿听?”月儿眨巴着朦胧的泪眼问道。

  “没什么,哥哥只是在跟你做游戏。走吧月儿,我们去找妈妈。”羽寒伸手温柔的帮月儿擦干眼泪,然后拉着她站了起来。

  “好,去找妈妈。”月儿轻咬着嘴唇,她好想妈妈和小星星呢。可是,便宜老爸真的要送他们过去么?会不会遇到小星星和苏珊阿姨?

  权简璃收回心思,紧紧拉着两个小家伙的手便上了车。

  那个疯子说过,要狠狠折磨他身边的人,要让他尝尝绝望的滋味。

  如果,小姑和父亲都是那个疯子做的,那么接下来,那个疯子的目标是谁呢?会是墨儿和这两个小家伙么?

  因为他最爱的人,便只有他们了。

  胡思乱想着这些,缓缓发动了车子驶出院子……

  楼上客房里,胡蝶无力的瘫软在床上。

  听着有车子驶离,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以为,简璃会发现是她做的这件事,会上来将她赶走的。

  可是现在看来,简璃并不知情才对。

  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吓了她一跳。当看清楚上面的号码时,迅速接了起来。

  “你不是说过不会影响我的婚礼么!?骗子!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了……”她愤怒低吼着。

  电话那头的人却笑的轻松,似乎心情格外的好,“哈哈,不过是个意外而已……反正,只要你帮我将他身边所有人都除去了,不就可以放心的嫁给他了?到时候,就再也没有人阻止你了,你也不用再看任何人的脸色……”

  对方说着,忽然一顿,又阴恻恻笑了起来,“反正这老不死的也只会反对你嫁给他儿子,死了,不是正好遂了你的意了?你不是应该谢谢我,帮你出了这口恶气么?”

  胡蝶心头一动,他说的似乎有些道理。

  权老爷子之前一直都强烈反对她嫁进来的。

  而且,那天在医院的时候,她也偷听到了权老爷子立下的遗嘱。

  遗嘱里明明白白的写着,简璃若是娶了她的话,她一分财产都得不到的。

  看来,权老爷子对她,是深恶痛绝了。

  今天的婚礼,简璃根本就没有通知权老爷子,等于是背着他偷偷举行的。

  若是以后权老爷子恢复了,再回到这个家里,那么她依旧不会有好日子过。

  如此看来,死了,倒是省了不少的事。

  想到这里,压在胸口的那块石头也消失不见了。

  “呵呵,如此看来,倒真是应该谢谢你动手杀了他……”

  谁料,对方却压低了嗓音,“不,不是我杀了他,是你……哈哈哈……”

  “不,不是我!我没有杀他!”胡蝶慌了,她不过是听了他的话,去放置一些东西而已!她才不是杀人犯!

  听她这么一说,对方却笑得越发癫狂,“哈哈……你明明知道就是你……你放心,只要以后乖乖听我的话,我会帮你保守这个秘密的,哈哈哈……”

  说罢,啪嗒一声,挂了电话。

  嘟嘟……

  电话里传来的忙音,震得她心里一阵阵发慌。

  刚才的欣喜,也荡然无存了。

  不,她才不是凶手,不是!她最多只能算个帮凶而已,她是无辜的。

  对,她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一切,都是那个疯子逼着她做的……她根本就没有想害权老爷子……

  权简璃开着车子,很快便到了林墨歌所住的小区里。

  下车,便要带着孩子们上楼。

  两个小家伙互相使了个眼色,都明白了对方的想法。

  羽寒赶紧开口,“爸爸,我们自己上去就可以了,你还是快点去医院看看奶奶吧。还有……爷爷的事,也需要爸爸去处理的吧?”

  “没关系,爸爸先送你们上去。也跟妈妈说一声。”权简璃哪里放心得下。

  “妈妈这个点还没下班呢……”月儿也插了句嘴。

  “是啊爸爸,妈妈要过一会儿才会下班,她以为我晚上才会回来。我跟月儿先上去等妈妈了,爸爸不用担心我们,我会照顾好月儿的。”羽寒认真的望着爸爸说道。

  看着两个小家伙如此懂事的模样,权简璃心头一暖。

  唯一让他有些不舒服的是墨儿,今天原本是他跟别的女人结婚的日子,她却还有心思上班去么?

  她上班,是为了见林初白?……

  一想及此,心里顿时又乱做一团。

  岳勇忽然打来电话,“璃爷,不好了,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医院外来了很多记者!”

  “记者?因为酒店的事?”权简璃眸光一暗。

  “不是的璃爷,好像是因为婚礼的事!不知道是谁传言,因为您执意要娶一个毁容的女人过门,所以夫人一时着急才病倒的……”电话那头的岳勇解释道。

  “好,我马上过去。”权简璃说着便挂了电话。

  脸色很不好看,却也并没有阴沉到极致。

  只要父亲的事没有走漏出去,他便什么都不怕。

  只是,婚礼的事也瞒得很好,为何依旧传到了记者们的耳中?

  如果这件事也是那个疯子做的,那么,那个疯子为什么不干脆直接告诉记者们父亲的事,反而拿出婚礼这种无足轻重的事情来说?

  他实在是有些想不通了。

  “爸爸,是不是又出了什么事?”羽寒很机灵,从爸爸的表情便知道,又出了什么问题。

  “没事的,爸爸马上会去处理,你们不用担心。好好跟妈妈在这里,等爸爸忙完了就来看你们。”

  柔声跟孩子们说罢,这才匆匆上了车子,又嘱咐一句,“不许乱跑,老实待在家里知道么?”

  “恩,我们不会乱跑的。”羽寒开口回答。

  权简璃这才放心的离去。

  刚出了小区,便拨通了林墨歌的电话。

  此时的林墨歌,已经在回程的路上了。

  看着手机屏幕上闪烁着的名字,她脸色一沉。

  苏珊见她不接电话,凑过来看了一眼,也有些疑惑,“他今天不是要举行婚礼么?还给你打电话做什么?不要接!”

  “可能是孩子们的事……”林墨歌轻咬着嘴唇,想了想,还是接了起来。

  “墨儿,我这边出了点状况,你先照顾孩子们几天……我已经把孩子们送过去了,你如果现在方便的话,能不能早点回家?”

  权简璃的语气,温柔的有些不像话。

  “孩子们……没事吧?”她嗓音微微有些颤抖。

  “放心吧,孩子们没事。”权简璃说罢,忽然沉默了。他背叛她,要娶蝶儿。可如今,婚礼还是没有举行成功,却发生了这样的意外。

  难道,是上天在惩罚他么?

  他沉默着,她便也沉默。

  明明有很多问题想要问,是不是婚礼出了状况?还是权老爷子的病情又严重了?要不然,就是公司的事?

  可是想来想去,却还是没有问出口。

  毕竟,今天是他结婚的日子,现在的他,早已经是另一个女人的丈夫了,她哪里有资格再担心呢?

  隔着电话,气氛却很尴尬。

  许久,林墨歌先开了口,“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回去。”

  “恩,好……”

  似乎是同时,两人都挂断了电话。

  才将这尴尬的对话结束掉。

  “怎么了?看你脸色更差了。”苏珊担心的问。

  林初白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眉头深锁,“他是不是又说什么让你伤心的话了?”

  看着这两个人的焦虑和担心,林墨歌浅浅一笑,“不是的,他说那边出了点状况,把孩子们先送过来,让我照顾几天……”

  “出了状况?难道是那个女人跟月儿不合?想着法的要把我们月儿赶走?”林初白很是不满。“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我就能跟孩子们在一起了。”林墨歌淡淡道。

  “好了,先别想了,回家问问羽寒和月儿不就知道了?”林初白说着,一脚将油门踩到了底,车子如离弦的箭边飞驰向前……

  客厅里,羽寒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等着妈妈回来。

  厨房里,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正是月儿在找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