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45章 一波又起(8)
  第545章一波又起

  因为早餐她都没有吃,所以此时有些饿了。

  “哥哥,月儿找到了泡面,你要不要吃?”月儿一边撕开包装一边问道。

  “不用了。”羽寒淡淡回答,漂亮的眉头始终紧紧皱在一起。

  爸爸今天虽然在他们面前的时候表现得很平静,可是他却知道,爸爸是很伤心的。

  因为爷爷去世了,那以后,爸爸就没有爸爸了。

  咔嗒。

  开门的声音传来,羽寒转头望过去,便看到妈妈匆匆走了进来。

  “宝贝儿……”林墨歌看到儿子,提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妈妈。”羽寒一路小跑扑进了妈妈的怀里,无论在别人面前时有多镇定,唯独在妈妈面前时,只是个最普通不过的孩子。

  “好了,没事了,跟妈妈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林墨歌轻轻拍着儿子的背,感觉到了儿子小小的身体在颤抖。

  “妈妈……”羽寒泪眼朦胧,望向妈妈那关切的眸子,“是爷爷他……爷爷去世了……”

  轰……

  林墨歌只觉呼吸一紧,权老爷子去世了?

  “什么时候的事?爷爷不是在医院么?怎么会突然去世呢?”

  她紧紧抓着儿子的肩膀,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虽然对于权老爷子,她并没有什么好印象。

  可是那日在病房里,她与权老爷子也算是冰释前嫌了,而且他是孩子们的爷爷,这些年来,对两个孩子也照顾有加。

  所以,对于一个长辈,她终究是要惦念的。

  羽寒声音微微哽咽,“是今天去婚礼场地的路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爸爸忽然就去了酒店,然后,发生了意外,爸爸说,爷爷就在那个坠毁的电梯里……奶奶已经晕倒了,被三叔送到了医院……所以爸爸就把我和月儿送到这里来了……”

  听着儿子叙述着事情的经过,林墨歌根本就不敢相信,怎么好好的会变成这样?

  而且,酒店的电梯怎么会忽然坠毁呢?

  去婚礼场地的路上,为什么又会转折到酒店去?

  “爷爷不是在医院么?怎么会跑到酒店去?”她又追问道。

  羽寒摇摇头,“三叔跟着爸爸的车到了酒店,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爸爸好像很生气很着急的样子……”

  林墨歌微微叹息一声,看来这场意外,没那么简单。

  想起上一次在a市时,权简璃半夜带着枪伤去找她的时候,也如同现在一般狼狈吧?

  那个时候,他便没有告诉她,是被何人所伤。

  如今,既然把孩子们送到她这里来,想来更是不会让她牵扯进去了。

  罢了,只要孩子们好好的,她也不想蹚这趟浑水。

  “宝贝儿,是不是吓坏了?害怕就哭出来,不要憋在心里……”她温柔的拥抱着小家伙,他颤抖的身体告诉她,他确实是吓到了。

  羽寒紧紧的搂着妈妈的脖子,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却并没有哭出声。

  林墨歌明白,儿子一向都是如此的,再大的痛苦也不会哭出声来,这是他这些年来养成的隐忍的习惯。

  可是,只要哭出来了,就是好的。

  母女二人不知道就这样抱了多久,忽然从厨房里传来一阵泡面的香味。

  还有月儿疑惑的声音,“妈妈你回来了?哥哥怎么了?”

  “月儿,是不是饿了?”林墨歌看了一眼月儿,小妮子眼眶通红,显然也是哭过的。

  可是她一直没心没肺,哭过了,事情便过去了,不会再记挂。

  这也正是连林墨歌都羡慕的地方。

  “恩,月儿好饿喔……”月儿端着泡面走了出来,一脸的满足,“妈妈,小星星呢?”

  “喔,苏珊阿姨和干爹带着小星星去买菜了,一会儿才会回来。月儿先吃把泡面吃了,一会儿再吃午饭……”

  “恩,好。”月儿点点头,坐在沙发上开吃了。

  羽寒这才偷偷抹了把眼泪,从妈妈怀里出来。

  小脸通红,有些害羞。

  “妈妈,我没事了。”

  “乖,以后有什么事都要发泄出来知道么?不能憋在心里……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是你该承担的,有爸爸和妈妈在,知道么?”

  林墨歌认真的看着儿子,温柔嘱咐着。

  她想要让儿子记住,她是他永远的后盾和港湾。

  只要累了辛苦了,无论何时,都可以来倚靠。

  “恩……”羽寒哽咽点头,终于破涕为笑。

  月儿一边香香的吃着,一边瞥着这边,阴阳怪气道,“哥哥还会哭鼻子呢,好羞羞喔……”

  “也不知道早上是谁哭的眼泪鼻涕一大把的。”羽寒抹干眼泪,再次恢复了那个冷面无情的孩子。

  “哼,才没有呢,那是眼睛进了沙子!”月儿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地承认?

  “这样啊。”

  “呜呜……妈妈,哥哥又欺负我……”羽寒面无表情的态度让月儿更加气愤,忍不住像妈妈告状。

  看着两个小家伙又在一起拌嘴,林墨歌这才微微一笑。

  家里正热闹的时候,林初白手里提着沉甸甸的两个袋子走了进来,苏珊抱着小星星跟在后面。

  小星星本来已经昏昏欲睡了,可是一听到干妈说哥哥和姐姐都回来了,便又来了精神。

  还没进门便开始兴奋了,“哥哥……姐姐!”

  “小星星回来了!”月儿将最后一口泡面吸进去,便将泡面桶往茶几上一放,一溜烟冲到了玄关。

  “小星星,来姐姐抱抱!”

  “姐姐,小星星要姐姐抱抱……”一大一小两个小家伙,咧嘴笑着,看得人心情都好了起来。

  林初白撇撇嘴,有些委屈,“月儿,以前你都是先抱干爹的,怎么现在有了小星星就不要干爹了啊?”

  “当然要啦,不过干爹要做好午饭以后月儿才给抱……”

  “合着我还要做苦力才行?”林初白一脸受伤的表情,提着袋子进了厨房。

  冲林墨歌撒娇,“小墨墨,我脆弱的心灵受到了伤害,你要补偿我……”

  “好啊,你说要怎么补偿?”林墨歌将袋子里的食材拿出来,已经利落的戴好了围裙,挽起袖子开始做菜。

  林初白自然的帮着她递交东西,洗菜,嘴上也不休息,“那就抱抱好了,要不然亲亲也可以的,我就吃点亏……”

  “做你的白日梦去吧!一会儿让小星星好好补偿你好了……”林墨歌嫣然一笑,抢过他手里的蔬菜,将他推出了厨房。

  今天一天他已经很累了,总不能再让他帮忙做饭。

  原本就不想欠他的,可如今,却久得更多了。

  “你们母子三个一起欺负我!”林初白着实委屈,幽怨的转个身,嘀咕了一句,“我去找羽寒玩……”

  可是一回头,哪里还有羽寒的身影?

  卧室里,羽寒坐在书桌前,不安的看了一眼门外的方向,心里暗道,还好他跑的快……

  原本低迷的氛围,就被三个小家伙给活络起来了。

  小小的家里吵吵闹闹的,倒让人心里格外的踏实。

  一大家子围坐在小小的餐桌前,吃了一顿丰盛愉悦的午餐,欢声笑语不断……

  吃过午饭,林墨歌哄着三个孩子睡着,这才轻轻关了卧室的门走了出来。

  苏珊已经泡了咖啡放在茶几上,林初白懒散的占了大半个沙发,根本就不顾忌还有两位女士在场。

  “沙发又不是你家的!”林墨歌踢了他一脚,在他身边挤了挤坐下。

  林初白被打了也毫无怨言,乖乖的向边上移了移。

  “墨歌,能告诉我们出了什么事么?吃饭的时候你表情就不太好……如果是我能帮上忙的,你一定要告诉我知道么?”苏珊认真的望着她问道。

  林初白一听这话也坐直了身子,其实他更关心的,是权简璃的婚礼如何了。

  看着二人关切的目光,林墨歌微微叹息一声,心底泛起一片苦涩。

  “羽寒说,婚礼前去会场的路上,似乎是权老爷子出了什么事,所以他们临时赶去了酒店。可还是晚了一步。电梯意外坠毁了,权老爷子……去世了……”

  “你是说,权老爷子也在电梯里?”林初白原本以为是发生了什么狗血的剧情,却不料是这么严重的事。

  “恩,好像是这样。具体的,权简璃应该是没有告诉羽寒……”林墨歌黛眉紧皱,“吴玉洁受不了刺激晕倒了,已经送到了医院。想来家里没有照顾羽寒和月儿,所以才会把他们送到我这里来的……”

  “天,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权老爷子不是好好的住在医院里么,没事往酒店跑什么?”苏珊不解的感叹了一句。

  这个问题,也是林墨歌想要知道的。

  “不对,这件事并不像意外这么简单……如果说是意外的话,似乎有些太过蹊跷了。酒店的电梯每天都会有人使用的,怎么可能会坠毁?就算是停电,也只是停止运行而已。而坠毁,就需要某处的断裂……可一般情况下,断裂的情况很少发生……更何况,为何偏偏是应该身在医院的权老爷子在电梯里的时候,电梯就坠毁了?……”

  林初白好看的眉心紧锁着,许是做律师的职业习惯吧,一遇到案子,便会习惯性的分析一下。

  “权简璃没有告诉你什么么?是哪家酒店?除了权老爷子外还有没有其他的遇难者?”林初白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林墨歌摇头,“权简璃不肯说,这些还是羽寒告诉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