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48章 一波又起(11)
  第548章一波又起

  “权先生,权老爷子的尸体已经检查过了,死因是剧烈的撞击……”医生此时已经将权老爷子的尸体拉了出来,一边解释道。

  这也是岳勇吩咐下去的,因为他担心权老爷子在进入电梯前,可能会遇到其他的什么意外。

  “没有中毒或者其他症状是么?”岳勇开口问道。

  “并没有。”医生说罢,又恭敬道,“我先出去了,如果有事再叫我。”

  “好……”权简璃淡淡道了一声,看着那医生离开。

  权老爷子的尸体,就在面前白色床单下。

  可是,权简璃却如何都没有办法掀开。

  因为他知道,一旦掀开了,看到了父亲冰冷的模样,便要认定,父亲已经彻底死亡的事实。

  岳勇也不催促,他知道璃爷心里正在天人交战。

  连他都没有勇气去看权老爷子的模样……

  似乎是挣扎了许久,权简璃才缓缓上前,修长的指节微微颤抖着,终于,掀开了那白块白布。

  权老爷子身上的血已经被医生处理过了,现在看来,不过是如同睡着了一般的平和。

  可是,身上散发出来的森森寒意,却在提醒着,这不过是一具冷冰冰没有知觉没有生命的尸体罢了。

  “爸……”权简璃喊出一声,嗓音便哑了。

  通红的眼眶如同要裂开一般,喉咙里也被什么东西堵着,发不出半点声响。

  “老爷,您放心的去吧,我会照顾好璃爷,看好这个家的。”一向憨厚的岳勇,也难得说出了几句体面话。

  权简璃闷不吭声,可是那眼里溢满的泪水,却出卖了他些时的心情。

  原来,他根本就没有自己想象的那般坚强啊。

  “爸……小姑走了……现在,您也走了……”他强忍着鼻腔的酸涩,声音颤抖,“到了那边,要跟小姑好好的相处……一家人,又哪有那么多怨恨?……”

  深呼吸一口,冰冷的空气直冲进肺里,带着强烈的福尔马林味道,“爸,您放心,只要有我在一天,家和公司,就不会倒……我一定会抓住那个疯子为您报仇的……”

  岳勇微微叹息一声,小声的嘀咕起来,“只不过现在羽晨少爷都胳膊肘向外拐,一点也不明白璃爷的心思,老爷,您好歹也托个梦啥的,让羽晨少爷知错就改啊……”

  权简璃恶狠狠瞪了他一眼,吓得他赶紧噤了声。

  可这都是他的心里话,若是老爷子真的能听到的话,哪怕是在那边,也要帮帮璃爷啊。

  否则只以璃爷一人之力,真的会很艰难的。

  毕竟从现在的这些事来看,那个人,真的是个实实在在的疯子……

  “爸,我走了。您……安心吧……”

  权简璃咬紧牙关,强忍着巨大的悲恸,重新将那白布盖了起来。

  毅然决然的转身离去。

  岳勇自然是紧紧跟上,对于这种地方,他还是有些吃不消的。

  从医院出来,二人便回了公司。

  因为还不知道对方下一步会怎么走,既然这一切都是那疯子一手策划的,便很可能将权老爷子已经去世的消息放出来。

  毕竟这对于打击权简璃来说,是个很好的机会。

  虽然他早就吩咐岳勇将消息压下来了,可那个疯子的嘴,他却堵不上。

  所以必须要有所预防。

  若是那个消息忽然被放出来的话,至少他在公司坐镇,还可以稳定一下员工的心。

  权氏大楼,三楼设计部。

  羽晨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色苍白。

  他如何都没想到,自己得到记者传来的风声赶到医院去,想要给权简璃一些难堪的时候,却意外得知了爷爷去世的消息。

  而且,还是与出了故障的电梯一同坠毁……

  这些年来,爷爷虽然一直对他并不亲热,几乎是从未像对羽寒那般温柔过。

  可是他知道,爷爷疏远他,是为了他好。

  因为害怕二叔会对他不利,所以才会装作对他漠不关心。

  实际上,却总会暗地里帮他。

  帮他累积人脉,在他被二叔赶出家门的时候,又给了他创业的资金。

  只可惜,他却将那笔钱尽数投到了只是一个躯壳的林氏,最后,输得一败涂地。

  爷爷对他的好,他都记得。

  哪怕当初他不想娶安佳倩逃婚,导致权家落人把柄,爷爷也没有对他如何。

  可如今,他才刚刚回来,还没来得及在爷爷病床前尽孝,他便已经先离开了……

  眼眶通红欲裂,鼻子一酸,眼前顿时模糊一片。

  就算是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就算,他与那个疯子合作对付二叔,就算,他平日里装出一副轻狂不羁的样子来,心底,依旧是往日那个单纯如阳光一般的少年啊。

  面对着自己亲人的离去,如何能淡然呢?

  擦了把眼泪,忽然被楼下传来的嘈杂声吸引了视线。

  不知是何时聚集起来的记者们,长枪短炮对准了权氏大楼,甚至还拉了长长的条幅,上面写着,权氏总裁无故殴打记者,践踏人权,天理难容。

  在最前面,是一个坐着轮椅的男人,头上包扎得如同木乃伊一般,一眼看去,还以为是受了多大的创伤。

  身后的记者们义愤填膺,个个一副要给他报仇的架势,看着权氏大楼的目光里直冒火,似乎要用目光将这大楼生生刺穿几个洞来。

  “权氏总裁,践踏人权!天理难容!……权氏总裁,践踏人权,天理难容!……”声浪一声高过一声,震耳欲聋。

  他并不知道权简璃在医院楼下打过记者的事,所以一时有些疑惑。

  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正是那个疯子打来的。

  他也正好有事要问,便接了起来。

  对方似乎有些兴奋,语调很高,“看到楼下的阵仗没有?这可是我帮你准备的前戏,你就趁机多加一把火,让这事闹得更大就行了……”

  “这些人都是你找来的?”羽晨声音冷冰冰的。

  “要怪也得怪那权简璃太冲动了,才会落人把柄,总之,你一定要把事态扩大,如此一来,也能让他头疼几天了……我就是要把他逼急,逼疯!让他也尝尝疯了的滋味!”

  对方说的咬牙切齿,这些年来因为权简璃而受的苦,他要一点一点偿还,让权简璃,也体验一下他所受过的那些折磨!

  尤其,是他被关在牢里的那些年,那种孤独和疯狂的感觉,他一定要加倍的奉还给权简璃!

  他说的兴奋,羽晨却并不回答。

  对方忽然觉察出了不对劲,这才话锋一转,“怎么?不愿意了?你可别忘了,你父母的命都在我手里攥着!若是你想要倒戈的话,最好先想想他们的死活!……”

  羽晨指尖一颤,深呼吸一口,楼下传来的阵阵示威声,让他心烦意乱。

  对方说的没错,本就心情不好的人,听到这种嘈杂的声音,会更加烦躁的。

  “为什么要对我爷爷下手?”

  低沉的语气,却代表了他隐忍着的愤怒。

  握着手机的指节,早已如同树枝般僵硬。

  “为什么要杀我爷爷!?他不过只是个病入膏肓的老人!你为什么要如此心狠手辣非要将他置于死地!?你不是答应过,只要我跟你合作,便不会再对我的家人下手?现在为什么又要害死我爷爷,为什么!!!?”

  因为害怕被办公室外的人听到,他只能双目通红的低吼着。

  咔嚓!

  右手握着的一枝笔应声断裂。

  愤怒,几乎让他丧尸理智。

  “你要对付的人是权简璃!为什么还要杀别人!?再这么下去,会不会将他身边所有的权家人都一个一个的害死?!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对方一直沉默着,竟然安静的听着他的咆哮。

  许久,才传来一声阴恻恻的声音,“他不是我杀的。”

  羽晨一愣,“不可能!除了你,还会有谁知道我二叔今日结婚的事!?还有谁有本事把我爷爷从医院里绑架出来!?还有谁,能计划得如此缜密!?……”

  因为与那个疯子合作过几次,羽晨已经非常了解对方的行事风格了。

  刚才听三叔大致说了一下爷爷出事时的经过,简直就是步步紧扣,早有预谋。

  对爷爷有着深仇大恨,又有足够的头脑和能力设计这切的,只有电话那头的那个疯子才可以做到!

  对方一改常态,就那样安静的听着他的质问,然后,冷嗤一声道,“且不说他不是我杀的,就算是我杀的,以你如今的能力,你以为,能报得了这个仇么?呵呵,我警告你,最好乖乖跟我合作,若是敢私下里反水跟权简璃合流的话,就等着替你父母收尸吧!……”

  对方的话,模棱两可,并没有斩钉截铁的说人爷爷的事与他无关,而且,疯子的话,又如何能全信?

  对方却根本不管他的想法,继续道,“还有,你最好识相一点,今天这场闹剧,给我演下去!我不喜欢被自己养的狗反咬一口!”

  说罢,无情挂了电话。

  砰!

  羽晨狠狠将手机摔到了桌子上,顿时,好好的手机变成了七零八落。

  可他心头的怒火,却一丝一毫都没有减轻。

  爷爷的事,绝对不可能是单纯的意外。

  而且,从那个疯子的话听来,那件事,他绝对清楚。

  三叔说过,这件事早就被二叔强行压下来了,一丝风声都没有透露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