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50章 两个男人的较量(1)
  第550章两个男人的较量

  岳勇一愣,璃爷怎么还笑了?刚才不是愁云惨淡的模样么?难道璃爷早就预料到了一切?

  “其实那些人本就是无赖,想要来闹事的,那个被璃爷您打了一拳的记者,竟然坐着轮椅,头上还绑着绷带,显而易见就是来骗钱的。可如今这么一闹,恐怕是没办法私了了……”

  权简璃悠然的吸了一口香烟,眉心的皱纹缓缓舒展了一些,“是我太大意了,让他们钻了空子。既然羽晨要唱一出戏给我看,那我何不顺了他的心意?”

  “璃爷您是说……那些人跟羽晨少爷……”

  权简璃没有点头,却也没有否认。

  岳勇顿时恍然大悟,怪不得刚才羽晨少爷会如此激动了,原来竟然是跟那些人一唱一和!

  “我还以为羽晨少爷知道了老爷去世的事,多少会收敛一些,却没想到,竟然更加过分了!现在竟然还联合着一些无赖来给公司制造麻烦……”

  “麻烦么?我何时怕过麻烦?”权简璃周身忽然散发出一股阴冷霸道的气息来,喉咙里传来如冰沙般的笑声,“既然他们想玩,我就陪他们玩到底!你去报警,说有人来公司闹事,另外,将刚才的那段监控交给警方。另外,查出那个受伤人的身份,找律师告他!就说……他敲诈勒索,蓄意损害我的名誉!……”

  岳勇被璃爷说得一愣一愣的,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璃爷这是准备恶人先告状啊。

  “可是璃爷,这……行得通么?”

  “还要我再提醒你么?”权简璃斜睨他一眼,吓得岳勇小心肝直颤。

  璃爷说行就行,哪里还有反驳的余地?

  而且,权氏的律师团队,向来都以打这种刁钻的官司而出名,只要是璃爷指定的案子,从来就没有输过。

  就如同当初与林小姐争夺小小姐抚养权的时候一样,原本是林小姐占得先机的,可最后,还不是璃爷赢了。

  这一次,只要找到突破点,这案子也绝对稳赢的。

  想来是璃爷最近太过心善了,他一时倒忘记了璃爷本来的面目。

  顿时来了精神,“不用了璃爷,岳勇马上就去转告律师!”

  正打算出门的时候,却被权简璃叫住了,“等下,不要用公司的律师……”

  “那……”

  “去找林初白!让他负责这个案子。”

  “林初白?璃爷,他会接么?”岳勇有些迟疑了,明知道璃爷跟林初白不对盘的啊,可是现在为什么又要指定林初白接手了?

  他实在是搞不明白,璃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

  “会,当然会!”权简璃说的韩肯定,“你只需要告诉他,这案子必须由墨儿经手,他就一定会答应。”

  “可林小姐现在还不是律师啊。”岳勇又提出了疑问。

  权简璃狠狠瞪了他一眼,吓得岳勇赶紧噤了声,“是璃爷,我马上就去!……”

  说罢,不等他再开口,像阵风似的溜走了。

  进了电梯,还在想着这个问题,璃爷怎么就这么肯定林初白一定会接这个案子呢?而且林小姐虽然去考试了,可是过不过还是个问题,没有律师资格证的话,根本就不能接案子的吧?

  真不知道璃爷是怎么想的。

  明明每次看到林初白黏在林小姐身边,都恨不得亲手掐死他的,怎么这次,反倒主动让林小姐和林初白在一起工作了?

  该不会是因为老爷的事,璃爷受了刺激,脑子有些不正常了吧?

  一想到这里,赶紧摇摇头,将这个荒唐的想法赶了出去。

  璃爷虽然受了刺激,便也不会这么承受不住打击的,所以,在这件事上,璃爷应该是还有自己的计划的吧……

  出了公司,便匆匆开车向着律师事务所驶去……

  律师事务所内。

  林初白正在搜集着关于琉璃醉酒店的消息,想要调查看看权老爷子的死亡是否是意外,还是人为。

  可是权简璃将消息封锁得密不透风,他问了许多人,都没有得到一点蛛丝马迹,甚至连个风声都没有听到。

  正打算放弃的时候,前台却打了电话进来,说有一位叫岳勇的人来找他。

  眉头一挑,方才的阴云瞬间消散。

  岳勇一路上了楼,循着前台小姐告诉的房间,终于,在最里面,找到了林初白的办公室。

  林初白笑脸相迎,“岳勇先生?不知道今日到我这小小的律师事务所来,有何贵干?”

  听着文邹邹的话,岳勇全身都不利落。

  可是有璃爷的命令在身,又不能离开。

  只能讪讪一笑,“其实是有个案子想要委托给林先生的。”

  “案子?”林初白漂亮的眉头微挑,主动拉开椅子请岳勇坐下,又吩咐助理泡了咖啡进来,这才悠悠道,“据我所知,权氏的律师团可谓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了,权总又怎么会对我这小小的律师事务所里的律师感兴趣呢?”

  “呃……”岳勇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其实这个问题,他也想知道答案啊。

  看着他为难的样子,林初白便心下了然。

  看来连他都不知情。

  “好吧,既然如此,我倒是可以先听一听,到底是什么案子,让权总能想起我来?”

  听他这么一说,岳勇总算是松了口气,便将今天发生的事都说了一遍,包括权简璃在医院前因为暴怒而打了那个记者一拳的事,还有之后一群记者聚集到公司楼下闹事。

  林初白听得很感兴趣,没想到权简璃将孩子们给墨墨送过去以后,竟然还遇到了这么有趣的事。

  虽然没有打听到任何关于权老爷子去世的消息,可是知道这些,也算是有所收获。

  “所以,权总是希望我将损失降到最低,尽可能实现庭外和解?”

  “不,璃爷说,希望您能先把对方告上法庭。”岳勇的话让林初白一愣,怎么有种恶人先告状的感觉?

  虽然心里很诧异,可是这几年来练就的冷静的处事能力,让他依旧面不改色,“所以,要以什么罪名?”

  岳勇想了一遍璃爷说过的话,总觉得有些心虚。可是没办法,璃爷的话他必须得听,所以,一咬牙,还是说了出来,“敲诈勒索,蓄意损害璃爷和公司名誉!”

  “噗……”林初白刚喝下的一口咖啡喷出了一半,还果真是恶人先告状啊。

  这权简璃可够绝的啊。

  现在他总算是知道,权氏的那个律师团队为什么总能赢那些刁钻的官司了,因为有这么一个总裁,自然就会聚集这类的“人才”。

  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便是这个道理了。

  他打了人家,人家上门去讨个说法,结果,他把人赶走不说,还要再告人家谋害他?

  这清奇的脑回路,世上除了权简璃,恐怕也没有别人了。

  不知为何,他忽然就想要试试看,这种刁钻的官司,他能不能打赢!

  不过,自然是不会轻易的点头的。

  “案子我已经了解了,不过,我还需要再考虑一下,毕竟与权总合作风险很大,我要先有个风险评估才行。”

  见他开始卖关子了,岳勇只得使出杀手锏来,“璃爷还说了,这个案子必须让林小姐经手。”

  “墨墨?”林初白眉头一挑,顿时明白了权简璃的意思,“好,我会跟墨墨联络,明天一早会给你回复。”

  “既然如此,那我就明天再来。”岳勇也不再继续纠缠,起身离开。

  从林初白的表情来看,他根本就看不出来林初白会不会接这个案子。

  岳勇忽然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原本他只是看不懂璃爷的想法,现在竟然连林初白的想法也看不懂了。

  难道是他的道行太浅了么?

  还是别人的心计太深了?

  不过,他还是相信璃爷的判断的,因为跟了璃爷这么多年,璃爷的判断和计划,从来就没有过失误。

  对于璃爷,他是一种类似于信仰般的仰慕,璃爷说的一切,他都深信不疑。

  岳勇离开后,林初白便静下心来,重新梳理了一遍刚才岳勇说过的事。

  哪怕是为了与权简璃赌气,他也要确保这个案子可以成功才行。毕竟,他不允许自己再一次输给权简璃了。

  为了今天,他已经努力了将近三年,这一次,绝对不会再输。

  因为现在的他,已经不是三年前的他了,这一次,他一定会牢牢守住墨墨,让她看到他的变化,也让她相信,只有他,才是她最坚实的倚靠和臂膀!

  夕阳渐落。

  只是短短的几个小时间,人生,便经历了一场大起大落。

  早上出发的时候,还以为会是一场喜庆的婚礼。

  可是最后,却变成了一场惊心动魄又惨痛的葬礼。

  如同坐云霄飞车一般,从最高的云端,将一颗心生生抛入谷底,然后,再次反弹……

  都说风云变幻莫测,可人生,却比这风云的变幻,更加不可测。

  权家老宅里,寂静得有些苍凉。

  佣人们昨天辛苦挂上的装饰,今天却又因岳勇一声令下,全都撤了下来。

  忙忙碌碌了两日,竟是做了无用功。

  虽然佣人们暗自猜测是发生了什么,可猜来猜去,无非就是新二少奶奶被抛弃了之类的话,根本就没有人会想到,他们的老爷,已经离世了。

  因为权简璃不想走漏风声,自然也没有向佣人们宣布这件事。

  所以佣人们如何都不会想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