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54章 两个男人的较量(5)
  第554章两个男人的较量

  “累了吧?晚饭已经准备好了,先吃了再忙吧?”胡蝶温柔的笑着。

  “好。”

  权简璃淡淡应了一声,便进了餐厅。

  岳勇觉得尴尬,便借故走开了,并没有跟他们一起进餐。

  胡蝶与权简璃相对而坐,殷勤的帮他夹着菜,却忘记了他有严重的洁癖,根本就不会吃别人夹给他的,除了墨儿。

  “你今天心情很好?”权简璃说着,却并没有抬眼看她。

  胡蝶笑的灿烂,“只是见到你开心罢了。”

  权简璃低头默默的吃着饭,没有再说什么。

  胡蝶一个人喋喋不休的说着,“简璃,伯母怎么样了?你明天陪我去看看她好不好?虽然……婚礼没有举行,可我……毕竟也算……”

  “蝶儿!”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权简璃出声打断了。

  “我爸出了这种事,我心里很难过。虽说不用守孝三年,可近段时间我也不打算再举办婚礼了,希望你能体谅一下。”

  啪嗒……

  胡蝶手中的筷子掉到了地上,她慌乱的弯腰捡了起来,脸色却是掩饰不住的慌乱和失落。

  可嘴上却言不由衷,“喔,好……我知道了,毕竟死者为大,这个时候也不好再办什么喜事了……”

  “你就在这里安心住着吧,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就好。”权简璃这话明明说的很客气,可听在耳中,却更加生疏。

  一句话,便将她从少奶奶的地位打落到了客人,哪里还有往日的一点情分?

  可就算如此,她连句反驳的话都不敢说。

  因为害怕说出来了,就连住在这里的机会都没有了。

  她不想再被送回到疗养院里,更不想再去医院。

  哪怕,在这里只能被当成是客人一般,她也不想离开。

  好歹守在简璃的身边,还可以看着他的一举一动,能陪着他,看着他……

  “恩,我知道了……只要能陪在你身边,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她的声音忽然哽咽起来,眼眶通红,泪水盈盈。

  又不敢当着他的面哭出来,只得垂了头,“简璃,我吃饱了,先回房间了……”

  说罢,也不等他回答,匆匆上了楼。

  权简璃紧拧着眉头放下了碗筷。

  其实,他哪里能吃得下呢?

  不过是为了维持生存罢了。

  他知道,自己刚才说的话一定让胡蝶很伤心,可是现在,他也没有别的办法。

  在父亲的葬礼期间结婚,他是断然做不到的。

  或许,他是想要借着这个理由,将婚礼无限期的推迟吧?

  只不过这种心理,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

  就如同站在蹦极台上的挑战者,本就十分惧怕那几十米甚至几百米的高空,好不容易才鼓足了勇气打算跳下去的时候,忽然被打断了。

  那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也在同一时间消失得干干净净。

  想要再重新鼓起勇气,会比原来更难。

  甚至有很多人,因此打了退堂鼓……

  现在的他,就在和蝶儿结婚这件事上打了退堂鼓,丝毫不愿意再进一步了……

  “呜呜……”胡蝶躲在被子里哭得天昏地暗。

  为什么?

  如果没有出错的话,她现在已经是简璃名正言顺的妻子了。

  可是如今,却连未婚妻都不算,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客人罢了。

  为什么老天要对她如此不公?

  她等了整整十三年,经历了多少常人根本无法忍受的苦楚才走到今天,得到幸福,就这么难么?

  明明,就触手可得,却又一次次的失之交臂。

  之前,是因为林墨歌,而这一次……却是因为权老爷子。

  “呜呜……死了都让人不得安生……”她暗自咒骂着,也怨恨起那个疯子来。

  选什么时间不好,为何偏偏要选在她婚礼的这一天?

  若是晚一些,等她成了简璃的妻子以后再做也可以的啊,摆明了就是来拆她的台!

  一想到这里,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似乎全世界的人都是要跟她作对的……

  不知道哭了多久,终于感觉到饿了。

  因为昨天一天都没有吃饭,其实前一天也没有吃,都是为了穿婚纱更好看,所以才饿着肚子的。

  可是谁能想到,昨天的主角,却从她,变成了一个死人。

  再怎么心有不甘,也不能跟一个去世了的人去争不是?

  胃里一阵空落落的,烧得她越发烦躁。

  便擦干了眼泪,想要下楼去找些吃的。

  走廊里空空荡荡,自从吴玉洁住院后,家里的佣人们也懒散了许多,连平日要做的打扫都懒得做了。

  这也正好,反正她也不希望被人看到她出来找吃的的狼狈模样。

  刚进了厨房,便听到外面有人走近的声音,只得偷偷躲在冰箱后面。

  客厅里,王师傅正在向岳勇回报工作,“已经把小小姐和小少爷送回去了,林小姐今日是自己回的家,明天一早,我会去送她上班。”

  “好,以后要学着死皮赖脸一些,就算林小姐不让你跟着,你也要尽量跟着,知道么?还有,明天一早我让厨房多做些早餐,你一并送过去。小少爷和小小姐很喜欢吃家里的早餐,也省得林小姐再做了。”

  其实岳勇说的话,不过都是璃爷交代的罢了。

  “好,我记住了。”王师傅说罢,这才回了自己房间。

  岳勇则转身出去接电话了。

  躲在冰箱后面的胡蝶这才走了出来,刚才他们两个人的谈话,全都被她听到了。

  咔嚓。

  指节用力,将手中的包面狠狠捏了个粉碎,面目忽然变得狰狞起来,眼里射出怨毒的光。

  “林墨歌!又是林墨歌!简璃竟然还没有对那个贱女人死心!……”

  她气得咬牙切齿,简璃竟然还派了人去保护林墨歌!

  甚至还借着孩子们的借口,给她送早餐!

  简璃对她都没有这么体贴过,她林墨歌凭什么!?

  不行,她现在没办法马上跟简璃结婚了,若是这一段时间内,简璃再被林墨歌那个女人抢过去的话,好她可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她必须要想个办法彻底除掉林墨歌才行……

  现在,敢在简璃的眼皮子底下除掉林墨歌,并且不会透露任何风声的人,也就只有那个疯子了……

  一想到这里,也顾不得找吃的了,匆匆跑回了房间。

  砰!

  将门反锁,然后找出手机来,拨通了那个疯子的电话。

  这次倒是没有再关机,只是响了两声,对方便接了起来。似乎对她此时打来有些意外。

  “什么事?”

  “做个交易如何?”胡蝶果断开口。

  “交易?”对方似乎很感兴趣,连语气都变得轻佻了。

  他倒想听听,这个一无所有还被毁了容的女人,能跟他做什么交易。

  胡蝶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头的愤怒道,“我的婚礼也算是被你给毁的,所以,你该对我做出补偿。另外,以后无会论你想做什么,我都可以无条件帮你。只要,你帮我除掉一个人……”

  “两个条件换一个?听起来还是我占了便宜?”电话那头的男人声音带着戏谑,可胡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她现在已经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只想要杀林墨歌而后快。

  “随你怎么想,反正对你来说并不吃亏。我知道你想对付简璃,可是根本近不了他的身。但是,我可以。我就在他的身边,你想做什么,我都可以帮你……”

  她知道,这个条件对那个疯子来说,非常有诱惑力。

  果然,“好,我可以答应你。反正你有把柄在我手里,若是以后敢私下做什么小动作的话,我会让你死得很难堪!”

  “怎么会呢?我既然已经答应跟你合作,就不会再出卖你。这一点,你大可放心。”胡蝶咬牙切齿道。

  她的把柄在对方手中,这一点,是她永远的痛。

  “那么,你要我帮你除掉的人是谁?”电话那头的男人问道。

  胡蝶再次深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句道,“林墨歌!”

  “嘶……”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倒抽冷气的声音,看来,那个疯子知道林墨歌的存在,这,便更好办了。

  “怎么,难道你不忍心杀她?恐怕你还不知道吧,她就是简璃最大的弱点,只要除了这个女人,于你于我,都有好处。”胡蝶再一次蛊惑道。

  “好,我知道了。这个女人我会调查的,不过在我动手之前,你不许轻举妄动,若是坏了我的事,我会让你死在她前面!”

  对方冷不丁说了一句,便挂了电话,似乎有些匆忙。

  胡蝶愣了一下,仔细想着对方的话。

  对方虽然答应了跟她做交易,也答应了帮她除掉林墨歌,却为何又不许她动手?

  可是算了,她也没心思再管这些了。

  只要最后的结果是林墨歌死,一切便都圆满了……

  而此时,挂了电话的男人,正坐在沙发上,看着茶几上摆放的几张照片发呆。

  那些照片上的人,正是林墨歌。

  而林墨歌,便是他的下一个目标,不,应该说是他最大的目标。

  只是,干爹让他不要轻举妄动,再潜伏几天,等风头过一过再说。而他也想趁着这几日好好调查一下林墨歌的事,好把这个筹码的作用,发挥到最大……

  最好,能一次性的让权简璃崩溃……

  毕竟,林墨歌可是那个毫无破绽的权简璃身上,唯一的弱点了。

  带着薄茧的手指,轻轻抚摸过照片上那人儿的脸颊,嘴角勾起意味深长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