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55章 两个男人的较量(6)
  第555章两个男人的较量

  “真是可惜了一副好皮囊了……不过,我会让你,死得其所……”

  阿嚏!

  正在帮小星星洗澡的林墨歌忽然打了个喷嚏,揉揉发烫的耳朵,心里有些奇妙的感觉。

  该不会是有谁在背地里骂她了吧?

  “妈妈生病了?”小星星紧张的看着妈妈,还用湿湿的小手去摸妈妈的额头。

  一副小医生的模样。

  林墨歌欣慰一笑,“妈妈是超人,才不会生病呢。妈妈还要照顾小星星啊。”

  “妈妈……不要生病!小星星……照顾……妈妈!”小家伙努力说道。

  “好,那小星星就快点长大,妈妈等着小星星照顾呢。”

  “恩!”

  小星星重重点了点头,似乎和妈妈约定下了非常重要的事呢。

  林墨歌心里一酸,三个孩子都如此心疼她,可偏偏孩子们的爸爸……

  罢了,还是不想这些了,明天还要去调查案子呢,若是因为没有睡好而走了神,恐怕也不好交代。毕竟她也不想被那个势力的张律师给挑出什么刺来。

  第二天一大早,王师傅就在楼下候着了。

  月儿和羽寒正开心的吃着王师傅送上来的早餐。

  因为林墨歌害怕被他发现小星星的事,便只能让他在下面等着,虽然看起来有些不尽人情,可是为了小星星,也没有别的办法。

  兄妹二人吃过早餐,林墨歌便随着他们一起下了楼。

  先送了兄妹二人去学校,然后王师傅便送她去了律师事务所。因为她不想被人觉得搞特殊,所以便让王师傅先回去,等到晚上直接去接孩子们回家便好,她可以自己打车回去。

  可是,王师傅却并没有离开,而是在楼下等着。

  因为岳勇说过,让他脸皮厚一些,尽可能的留在林小姐身边,以防林小姐有什么突发的危险。

  而且,作为一个司机,在主人不需要的时候留守在车内,也是本职工作的一部分,他并不觉得辛苦。

  林墨歌哪里知道这些,去办公拿了东西后,便与张律师一起匆匆下了楼,打算去林氏。

  临走的时候,林初白和特意嘱咐,让她胆大心细,有什么不懂的便多问问,不要因为对方的身份而有所顾忌。

  林墨歌自然知道初白的意思,便笑着应了下来。

  那张律师却当着林初白的面时说的好听,可一旦只剩下他和林墨歌二人,便摆起一副面孔来,因为在他心里,林墨歌不过是个凭着和男人关系向上爬的女人而已,根本就没有什么真本事。无非就是想要凭借着自己这一张脸蛋儿,在业内混得风声水起。

  从根上来说,就是要和他抢生意的,所以,他自然不会把自己所学的东西教给她了。怎么可能培养出一个优秀的对手来呢?

  二人各怀心思,打了出租车向着林氏大楼出发。

  因为之前林墨歌在这里做过权简璃的助理,害怕会被人认出来。

  走路也是低头匆匆而过,看在张律师眼中,便觉得她是不给自己面子,处处抢着往前冲。

  进了电梯,终于松了口气,她只是觉得被人认出来难免尴尬罢了。

  而且,也不想让张律师知道她和权简璃的关系。

  总裁办公室里,权简璃正坐在椅子上,面色沉静。

  漆黑的眸光闪烁,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璃爷,一会儿林小姐来了以后,会问您一些问题,如果您不想亲自回答的话,我会替您说的。”

  岳勇很贴心的说着,因为他知道,璃爷一向不喜欢多说话的。

  尤其这几日璃爷的心情不好,话便说得更少了。

  权简璃微微抬眸瞪了他一眼,却什么也没说。

  瞪得岳勇不明所以,不知道璃爷到底是什么意思。

  刚想要问的时候,便有人敲门了。

  “进来!”

  随着权简璃沙哑的嗓音,门被推开。

  可是最先进来的却是张律师。

  林墨歌亦步亦趋跟在后面,还真像是个忍气吞声的小助理。

  “权总,我是这次负责您的案子的,这是我的名片……”张律师半弯着腰走上前去,殷切的笑着。

  权简璃只是微微点头,目光却径直越过他,落在身后的人儿身上。

  从一进门,林墨歌便感觉到了那束炙热的目光,可一直都没有抬头,只是低头坐着自己的本分。

  在张律师问问题的时候,她便在小本子上写写画画,将一些她认为重要的情况都记了下来。

  “权总,能不能请您重新说一下当时的情况?越具体越好。如果可以找到一些对方刻意激怒您的表现,就更好了。这么一来,我方的赢面就更大了。”

  张律师讪讪的笑着。

  他为很多有权势的人打过官司,可是权简璃却与他见过的那些人不同。

  只一眼,便让他心神震颤,那双漆黑阴冷的眸子,似乎只被看一眼,便能被透析了几百几千次一般。

  在他面前,只有卑微的份,根本不敢有丝毫其他的想法。

  权简璃眉头微微一皱,那天的事,他不是不愿意说。

  只不过,将他彻底激怒的,是记者那一句指骂林墨歌为情妇的话。

  现在墨儿在场,他终究还是开不了口。

  岳勇似乎看出了璃爷的不便,赶紧上前道,“张律师,关于那天的具体情况,我已经找出了相关的监控,不如我们到会议室去看看监控,岂不是更清楚?”

  一听这话,张律师也明白了,权总是不想再说了。

  便点头哈腰,“好的好的,监控看起来还更清楚呢,那权总,我们就先不打扰了。”

  说罢,又讨好似的笑了笑,这才跟在岳勇身后向外走去。

  林墨歌迅速合上本子要跟出去,不料手刚放在门把上,却被一股大力向后狠狠一扯,下一秒,跌入一个温暖又霸道的怀抱。

  “墨儿……”

  他紧紧拥着她,深深呼吸着她身上淡淡的香气。

  这柔若无骨的身子,让他魂牵梦绕了许久。

  他刚才明明就在克制着自己不要再靠近她,不要冲动。可是,看到她毫无流恋转身的那一瞬间,还是冲了上去……

  这该死的女人,就是他致命的毒啊。

  “我好想你……”

  林墨歌被他拥得都快要窒息了,这突如其来的霸道,让她一时间昏了头。

  可她知道,现在不是这般时候,而且,她是有底线的人,自从那日在别墅分开后,便不允许自己再对他留有任何的念想了。

  “抱歉权先生,我还要过去开会。”

  一句权先生,生生隔开了她与他的距离。

  却震得权简璃心灰意冷。

  “墨儿,你要如此狠心对我么?”

  他沙哑的嗓音,受极了委屈。

  狠心么?

  呵呵……

  林墨歌甚至有些哭笑不得了。

  到底那个狠心的人是谁?

  “权先生,若你执意如此,恐怕这个案子我也没有办法再继续跟下去了。”毕竟委托方与律师间的关系不能有任何私人感情的影响。

  “你以为,你能逃得掉么?”他忽然俯身捏住她越发尖俏的下巴,如夜空般的眸子,几乎要将她吞没。

  “怎么瘦了这么多?”

  依旧是深情款款的语气,温柔得让人忍不住沦陷。

  “权先……呜……”

  生字还未说出口,便被他霸道吻下。

  他想告诉她,他并未与蝶儿成婚,所以,她吃的那些醋,根本没有意义。

  他还想告诉她,这几日因着父亲的离去,他心底如同被抽空了一般的难受,想要听她说几句贴心的话,好好安慰……

  可偏偏这倔强的小女人,连说清楚的机会都不给他。

  口口声声叫他权先生,以为这样,便能让他退却了么?

  那日,趁着她睡着的时候离开别墅,天知道他掏得有多狼狈!甚至连句再见,都没有勇气说出口。

  就是害怕她醒过来后,他便没有勇气也没有办法再离开了……

  一个吻,带着他复杂的想法,尽情的倾诉着……

  却不料……“嘶……痛!”

  他慌不迭松开唇,舌尖已经被她咬破,渗出一丝鲜红。

  林墨歌嫌弃的擦了擦嘴,小脸通红。

  “你再这样我就不接这案子了!”她气愤得胸口不断起伏。

  权简璃强压着下腹处的那处火苗,没了脾气,“抱歉墨儿,是我太冲动了,以后……不会了。”

  “希望你能说到做到。”林墨歌冷哼一声,恶狠狠瞪了他一眼,这才匆匆推门而出。

  看着她生气的模样,他却眸光一软,浅笑出声。

  指尖,还残留着她肌肤上那细腻柔软的触感……

  林墨歌在门外深呼吸了几下,平复好心情,这才推门进了会议室。

  岳勇正在播放着关于事发时的监控,已经猜到璃爷许是又做了什么厚着脸皮的事。

  张律师却不乐意了,压低声音怒斥了她一句,“让你来调查的,不是来玩的!”

  “抱歉,去了下洗手间。”她面无表情坐到了一边,将本子打开,旁若无人的记录。

  不理不睬的态度,再次激怒了张律师,却因着有岳勇在场,不好发作。只得暂时压制下来。

  可心里已经给她打上了负面评分。

  林墨歌才不管他怎么想,好不容易从权简璃的魔爪出逃脱出来,只想专心的分析案情,尽可能从监控里找出一些蛛丝马迹来。

  其实,她很清楚权简璃的为人。

  虽然在她面前时像个愤怒的暴君,一句话说不通便会爆发。

  可是在外人面前,他却理智得让人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