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56章 两个男人的较量(7)
  第556章两个男人的较量

  尤其是在记者们面前,他从来都没有露出过任何除了冰冷以外的表情。

  这次能动手打记者,着实让她惊讶。

  当岳勇说出他们要先状告对方蓄意挑衅时,她心里其实是有些触动的,所以才没有太干脆的拒绝。

  因为她也觉得这次的事有些蹊跷。

  三人安静的看着监控,上面正是那日在市中心医院外,权简璃被记者们围堵的情景。

  人声嘈杂,所以监控里听得并不是很清楚,可林墨歌也能简单的分辨出来几个声音。

  “我们已经找了人对监控进行分析,也尽可能将这些嘈杂的声音分开,现在请二位分别听一下。”

  岳勇说着,便播放起了分离出来的声音,这下子,倒是听清楚了很多。

  有记者问关于秘密举行婚礼的事。

  还有一些说婆媳不合的。

  可监控里的权简璃,表情都是一如既往的冷漠,根本没有动怒的迹象。

  直到,一道尖刻的嗓音传来,“权二少,若是您娶了其他的女人,那与情人间所生的孩子的地位会不会受到威胁?”

  此话一出,监控里权简璃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然后,等记者再问了一遍后,他便挥起一拳重重砸了上去,嘴里还怒吼着,“她才不是情人!”

  林墨歌指尖一颤,权简璃的愤怒,她看的清楚,竟然就是为了这么一句话?

  他,难道是因为记者们说了她是情人,所以才动怒的?

  不知为何,心底有些不是滋味。

  可转而,又觉得一阵苦涩。

  其实记者说得没错,她原本就是情人啊。

  从与他相识开始,便是以合约情人的身份在他身边的不是么?

  如今,他既已娶了别的女人为妻,那她既给他生过孩子,又有过不清不楚的关系,不是情人还能是什么?

  而且当初,他送她别墅,不也是想要让她做情人的么?

  果然,他还是奉行了自己的一贯原则,只许自己行动,别人却连说都不能说。

  张律师也发现了其中的蹊跷,默默说道,“看来就是这句话激怒了权总,岳勇先生,记者们口中的这个情人,可是权总两个孩子的亲生母亲?”

  “呃……是……”

  岳勇迟疑了一下,微微点头。

  目光却有意无意的看向林墨歌,怪不得璃爷不肯自己说明了,这样的话,璃爷一定是说不出口的。

  “恩,如此看来,权总对孩子们的亲生母亲倒是维护得很……而那个挑事的记者,或许就是知道权总与孩子们亲生母亲的这一层非比寻常的关系,所以才会故意挑衅的,我想,我们可以从这一方面下手……”

  张律师越是仔细分析,林墨歌的脸色就越不好。

  岳勇赶紧站出来转换气氛,“张律师,这只是医院外的监控,还有另外一段……”

  说着,便点开了另一段发生在权氏大楼下,记者们前来示威的画面。

  因着监控里的吵闹声过于嘈杂,才将林墨歌的心思吸引了过去。

  意外的是,她竟然在监控里看到了羽晨的身影。

  虽然只是背影,可她却不会认错。

  自从上次在医院外见过羽晨一次,知道他回来后,便再没有见过了。

  难道羽晨也进了权氏工作了?

  听着里面羽晨和那些记者的对话,她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可又说不上来哪里怪。

  明明羽晨是在帮公司解围,可最后的结果,却是那些记者们的情绪越加不稳,甚至到了愤怒激昂的份上……

  将监控看完后,张律师的表情似乎有些为难,“岳勇先生,这件案子看起来很容易,可是真正想要找到对方故意挑衅权总,激怒权总的证据,却并不容易。因为权总动手的画面,被当时的记者都拍到了。若是这些记者们一口咬定是权总的不对,恐怕也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毕竟记者们说的话,还是很能煽风点火的。这样,这监控我能不能拷贝一份回去再看一看?没准还能再找出一些其他的疑点……”

  “好,我马上给您拷贝。”岳勇憨厚的说着,便接过张律师递来的u盘拷贝。

  林墨歌则是陷在自己的思绪中,羽晨的出现,将她从权简璃那一句她才不是情人的愤怒里拉了出来,却又陷入另一个漩涡之中。

  虽然羽晨说的话表面上没有任何问题,可她总觉得,羽晨与那挑事的人,似乎在一唱一喝……

  可是,她并不认为羽晨是那种会背叛权简璃的人,但……

  他恨权简璃,这一点,是不可否认的。

  而且,那天在医院外见面的时候,羽晨也与两年前有些不一样了……

  岳勇将拷贝好的u盘还给了张律师,张律师便起身准备告辞,“案子我回去以后会再细心研究,等有了结果再与权总来商议……”

  “好,您随时可以找我。”岳勇也礼貌作答。

  待张律师出去以后,林墨歌才收拾好了东西走过来,看着岳勇,有些欲言又止。

  “林小姐,其实璃爷与蝶儿小姐并没有举行婚礼,所以现在璃爷还是单身……而且,璃爷以老爷的事为借口,将婚期无限期延后了……”

  岳勇以为她是想问这件事,便脱口而出,让林墨歌又震惊又尴尬。

  “想来蝶儿一定很伤心吧……毕竟是她等了那么久的。”

  “其实林小姐您也知道,感情这种事,是不能勉强的。并不是真心就一定会有收获。其实璃爷他……”

  “好了岳勇,我们现在只谈案子好么?”

  林墨歌及时打断了他的话,知道岳勇又想要为他的主子说几句好话了。

  可她现在,再也不想听了。

  看她的表情,岳勇也没有办法再继续说下去,只能恭敬道,“好,林小姐请说吧。”

  “那个……我想知道一些关于羽晨的事,他进公司,不光只是为了工作这么简单吧?”林墨歌并没有问的太直接,因为她也不能确定。

  毕竟羽晨在她心里,永远都是那道最温暖的阳光。

  岳勇眉头微微一皱,轻轻点头。

  “林小姐您想的不错,羽晨少爷确实是为了与璃爷作对才回来的,甚至公司之前的一些意外状况也都是因为他。而且,羽晨少爷的野心似乎并不止于此……”

  因为没有证据,他也不敢说羽晨少爷就是跟想要对付璃爷的人狼狈为奸的,而且,璃爷也吩咐过,尽量不要让林小姐知道的太多。

  知道的越少,她便越安全。

  “您还是只调查这个案子吧,关于羽晨少爷的事,璃爷自有计较。”

  林墨歌轻咬着下唇,黛眉紧蹙,却还是温顺的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

  她实在没想到,羽晨竟然真的要和权简璃正面开战了。

  不管是不是因为她,她都不想看到这样的结果。

  再怎么说,他们也是一家人,总不能在权老爷子刚刚离世的时候,便分了心……

  从会议室出来,却看到张律师正点头哈腰的冲着权简璃赔笑,而他则慵懒的斜倚在走廊上,一副无聊透顶的模样。

  目光有意无意向着会议室这边看过来。

  岳勇心肝儿一颤,暗叫不妙。

  他刚才与林小姐在会议室里说了许久的话,璃爷该不会吃醋了吧?

  林墨歌低着头不看他,远远站在一边等着。

  张律师一回头看到她,微微有些愠怒,“哎林助理,你怎么才出来?权总说了,要请我们一起吃午饭,还不快过来谢谢权总的招待?”

  权简璃眉头一挑,得意洋洋的看着她。

  一副快过来向爷领赏的欠揍表情。

  林墨歌却不卑不亢,冷冷道,“张律师,我不过是个小小的助理,哪里有资格与权总这样的大人物共进午餐呢?再说,我记得律师事务所里有明确的规定,非工作时间不得与委托人有近一步的联系……”

  话说到一半,她面无表情的看着张律师,让他一时有些心慌。

  因为这个规矩是通用的,基本上律师都要遵守。

  不过对他来说,这规矩可不是规矩。

  因为他的委托人都是饭局上谈下来的……

  “我说林助理,谁说饭局上就不能谈案子了?你年纪轻轻的,怎么就这么古板呢?思路要放开一点才能走得长久知不知道?”

  张律师其实已经有些怒火了,只不过在权总面前,不好发作罢了。

  不料,听着他这话,权简璃的脸色忽然便沉了下来。

  他的墨儿,还轮不到别人来指责!

  可他的变脸看在张律师眼中,还以为是因为林墨歌不给面子而生气,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讪讪一笑,转身便黑着脸走到了林墨歌面前,咬牙切齿道,“林助理!你别太抬高自己了!权总肯请你吃饭是给你面子!你以为你一个小小的助理有这个资格么?若不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权总早就……”

  “张律师,既然您的面子大,那您就自己去和权总吃好了。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先回去了。”

  说罢,径直从他身边走过,头也不回的向着电梯走去。

  “林助理!”张律师面色狰狞。

  “张律师!”权简璃脸色越发阴沉,“我忽然想起还有工作没做完,吃饭的事就留到下次好了。等案子结束了,我们再好好聚聚……”

  一听这话,张律师自然是知道饭局泡了汤。

  可脸上却笑意更浓,“权总既然有工作,我就不打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