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57章 两个男人的较量(8)
  第557章两个男人的较量

  “案子要紧,我先回去分析案子了,那权总,我先告辞了……”

  说罢,才讪讪的笑笑,点头哈腰的离开。

  看着二人进了电梯,权简璃才冷哼一声回了办公室。

  只不过,看什么都不顺眼。

  “把律师换了!”

  他冷不丁冒出一句。

  “啊?璃爷……这张律师可是林初白特指的,恐怕……”岳勇有些为难,“不过我也觉这林初白是在特意为难您,要不然咱还是用公司的律师吧……”

  一听到林初白的名字,权简璃脸上的怒火才平息了一些,只是眉心的皱纹却更深了些。

  许久,冷冷一笑,“既然是林初白故意要派这么个人来恶心我,我倒想看看,他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可这张律师似乎对林小姐的态度并不怎么好,要不要我去警告他一下?”岳勇又道。

  “不必了,想来墨儿也不希望我插手她的事吧。”

  一说到她的时候,他眉心的皱纹才微微舒展了一些。

  不知为何,只要看到她活力满满的样子,就觉得很安心。

  “对了,你刚才在会议室里做什么了?”

  那双阴翳的眸子,瞪得岳勇脊背一阵阵发寒,他就知道,璃爷一定会计较的。

  讪讪一笑,“璃爷,是林小姐问了一些关于……羽晨少爷的事。”

  “羽晨?”权简璃脸色一僵,岳勇知道璃爷又该误会了,赶紧解释道,“许是林小姐也察觉出了羽晨少爷对记者们说的话有异,所以才会问,羽晨少爷进公司,是不是还有其他的目的。”

  “你都说了?”

  “没有,我只是说羽晨少爷确实有野心想与您作对,其他的并没有说……”岳勇小心翼翼道。

  因为他知道,璃爷对于羽晨少爷,还是心存芥蒂的。

  毕竟羽晨少爷是林小姐的初恋情人,这一点,无论再过多少年,都是不会变的。

  听他这么一说,权简璃的表情才微微好转了一些,“好,这些事越少让她知道越好。不过……以后不许跟她单独在一起说话!”

  “是……是璃爷!……”岳勇偷偷擦了把冷汗,璃爷这话里的酸味也太大了些。

  楼下,林墨歌站在路边拦车。

  张律师阴沉着脸跟在后面,恨不得用目光将林墨歌千刀万剐。

  这女人就是阻碍他向上爬的最大障碍!若不是她,他今天说不定就能攀上权总这棵大树了!要知道,权氏集团的律师收入,可是他现在的好几倍!

  若是有机会能跳槽到权氏,那可就算是捧上了金饭碗啊……

  都怪这该死的女人,竟然好端端的打碎了他的美梦!

  “林助理!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难道你不知道能跟权总吃饭是多光荣的事么?这么好的机会就被你给推掉了,你……”

  “张律师,我只推掉了我的那一份,并没有连你的一起推掉。你大可按照你的原则与权总到饭局上去谈案子。我不会说什么的。”

  林墨歌看也不看他一眼,打开车门上了车。

  她最看不起的,便是这种卑躬屈膝的狗奴才了。

  原本还以为律师事务所里关于张律师的那些话不过是谣传,今日一见才发现,那些谣传都传不出张律师的狗奴才神韵啊。

  这谄媚的嘴脸还真是手到擒来,熟练得很呢。

  张律师也紧跟着上了车,却凶巴巴的模样,“哼,还不是因为你惹得权总心气不顺,才取消了饭局!”

  林墨歌本想再回他几句,可是一想,权简璃取消饭局似乎确实是因为她。

  原本他就是想找个借口跟她一起吃饭的,却没想到她没有答应,反而张律师答应了。以他的性子,自然是不会和张律师一起吃饭浪费时间的,取消也是很正常的。

  这么一想,便也没有再说什么了,“那抱歉了,以后您见权总的时候我就不掺和了,免得再搅了您的兴。”

  “哼!……”

  张律师冷哼一声别过脸去,心里还在盘算着,下次再找个什么借口,能约权总见个面呢……

  二人回到事务所时,林初白已经在等着了。

  因为太过无聊,竟然买了很多花,正坐在桌子前耐心的插花。

  甚至还别有心意的搭配了一些满天星,看起来倒是越发雅致了。

  见二人回来,手里的工作也不停,笑着问道,“怎么样?进行的还顺利么?”

  张律师讪讪一笑,“已经拿到了监控录像,发现了一些蹊跷的地方,只要再做些调查,想来是有很大赢面的。”

  “是么?这样就好了,墨墨没有给你添麻烦吧?”

  “喔……怎么会呢,林助理原则分明自然是好的,只不过,有些太年轻气盛了,相信在这一行做得时间久一些,自然会有所改观的……”

  张律师明知道林墨歌和林初白的关系非同一般,当着他的面,自然是不敢说什么不好的话了,“那林律师,我先回去了。”

  “恩好……”

  见林初白点头,张律师这才匆匆退了出去,临走还又不动声色的瞪了林墨歌一眼。

  等他走后,林初白才眨了眨眼,“看来是你又得罪他了?看他的样子,对你怨气颇深啊……”

  虽然张律师只用了个年轻气盛,可明白人一听便听出来了,张律师这是在含蓄的告状啊。

  林墨歌懒散的坐在沙发上,无奈道,“是啊,说不定是我挡了人家的发财路呢。刚才权简璃说要一起吃午饭,我给拒绝了。”

  “哈哈,怪不得!这张律师没被你给气疯就算不错了……”林初白哈哈一笑,得知墨墨拒绝了权简璃的邀约,心情格外好。

  利落的将花插完,这才深深吸了一口,“怎么样,放在你办公室,还能愉悦心情呢。”

  “恩,不错,看来你……果然很闲!”林墨歌撇撇嘴,“我记得昨天是谁跟岳勇说,自己手里案子太多忙不过来的?明明就是闲到快要发霉……”

  “呵呵……墨墨,你可不能拆我的台啊。我这不也是为了你好嘛……”林初白讪讪一笑,他手里本来就没什么案子,就算有案子,也推给别人做了,他正乐得清闲呢。

  只不过权简璃的案子,摆明了就是权简璃想要为难他。

  可他偏偏不上当,把案子给了张律师,用来恶心权简璃的。

  还好墨墨并没有发现这一点。

  “也是,为了磨练我的性子,给我派了这么一位奇葩的律师……”林墨歌冷冷瞥他一眼。

  林初白只得打哈哈,“那个……饿了吧?想吃什么?今天我请客……”

  “算了不吃了,我还要再想想看案子的事呢……”

  “那可不行,就算是想案子也要吃饱了才有力气啊,走吧,反正我也饿了,就当是陪我了……”

  说着,便强行拉着她向外走去。

  林墨歌无奈,只得跟了出去……

  这一天,过得越发忙碌。

  因为涉及到的一些问题林墨歌并不太清楚,只能现查。

  幸好林初白早就给他找了相关的资料,她只要用心去记就可以了。

  不得不说,林初白真的给了她很大的帮助。

  无论是生活上的,还是工作上的,处处,都在关照着她……

  忙碌起来,时间便过得格外快。

  等她将最后一页资料看完的时候,已经将近傍晚了。

  林初白因为有事,下午的时候便已经先走了。

  所以没有人提醒她下班的时间,她这一用功,便晚了一些。

  看看表,孩子们也该回家了,她还得回去给孩子们做饭呢,便匆匆收拾好东西下了楼。

  “林小姐!”

  “王师傅,您怎么来了?”林墨歌有些惊讶,王师傅这个时候不是该去接孩子的么?

  “林小姐,小少爷和小小姐我已经送回家了,见您还没有回去,这才来接您的。”王师傅恭敬道。

  “喔,真是麻烦您了。”林墨歌说话间还是上了车。

  “怎么能说麻烦呢?这是我该做的。”王师傅真诚的说着,缓缓发动了车子。

  到了小区楼下,她便让王师傅离开了。

  然后才自己上了楼。

  一边想着要给孩子们做什么晚饭,一边开了门。

  客厅里安安静静的,一时让她有些不适应。

  不是说羽寒和月儿已经回来了么?怎么今天这么安静?难道苏珊和小星星也不在?

  换了鞋,刚走进客厅,便看到了客厅上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吓了她一跳,下意识便以为那个背对着她的男人是权简璃。

  胸口一紧。

  可是下一秒,却感觉不对。因为这个男人的身材虽然也很高大,却散发着一种温润的气质,与权简璃的冷漠截然不同。

  “妈妈,你回来了?”坐在沙发上的月儿一抬头便看到了她,咧嘴一笑。

  刚才看书看的太认真了,以至于连妈妈开门的声音都没有听到呢。

  “恩,哥哥呢?”林墨歌微微一笑走了过去。

  “妈妈,我在这里。”羽寒听到声音从餐厅里出来,许是他又自己一个人在餐桌上写作业了。

  “宝贝儿乖!这位是……”

  说话间,她已经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不禁微微一愣,总觉得,有些面熟。

  “妈妈,这就是月儿跟你说过的大叔啦!”月儿笑嘻嘻说道。

  黄秀站起身来微微一笑,“我是月儿的礼仪老师,姓黄,单名一个秀字,还请多多指教。”

  “喔,我们月儿麻烦您了……”林墨歌心里默默念着,黄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