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59章 两个男人的较量(10)
  第559章两个男人的较量

  “你能有什么急事啊?这种借口我才不信!不对,有情况!”

  她忽然想起,之前灵儿每次看到岳勇,都是这般焦急离开的。

  可现在岳勇不在啊,反而是月儿的礼仪老师在。

  该不会……

  “天!灵儿,你不会又招惹了这个男人吧!?”

  她也只能想到这一种结果了。

  灵儿可怜兮兮的点了点头,“要说招惹……也差不多啦……不过此招惹非彼招惹……”

  “什么跟什么啊,有什么事说开了不就行了?反正来都来了,今天不许走。”林墨歌霸道的把黄灵儿拉了进去,她却唯唯诺诺,跟做错了事一般,紧紧贴在林墨歌身上,几乎是绕着黄秀走的。

  黄秀紧紧盯着她,那眼神确实有些不大对劲。

  林墨歌看着有些不放心,便想要做个和事佬,再怎么说,他现在也是月儿的老师,而且看这模样,月儿还挺喜欢他的。

  毕竟找一个让月儿喜欢的老师不容易,所以还是让两个人之间的事和平解决了比较好。

  “那个……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有什么话还是说开了好哈……再说了,酒后的事,谁都没办法的,要怪就只能怪酒精太坏事了……”

  林墨歌下意识便以为灵儿又是喝醉酒做了什么跟上次类似的事才招惹到黄秀的,所以便用了同样的开场白。

  灵儿想要解释也来不及了,只能紧紧拉着她的衣袖,“不是啦墨墨……这个不一样啦……”

  “怎么就不一样了?难道这次是他先勾引的你?”林墨歌义愤填膺。

  灵儿心里直慌,可是还来不及解释,黄秀便脸色一沉开了口,“什么酒后,什么勾引?黄灵儿!你到底做了什么事!?”

  “我……”

  “你对灵儿凶什么凶!自己犯了错竟然还敢怪到女孩儿身上,你算不算男人啊?亏我刚才还觉得你人模人样的不错呢,没想到现在就露出真面目了!?你可别放肆啊,这家里可有好几个人在呢……”

  林墨歌给自己暗暗鼓气,她就不信了,这个男人还敢对她怎么着?

  看着她愤怒的如同小狮子一般的模样,黄秀忍俊不禁。

  明明就害怕得瞳孔直晃了,还在强撑着帮人出头,这女人真有意思。

  “你笑什么笑!”林墨歌气不打一处来,果然是渣男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

  今天早上刚才办公室碰见一个,喔不,两个!

  权简璃算一个,那个张律师也算一个。

  没想到刚一回家,又碰见一个。

  “林小姐,我想你可能误会了,我跟她并不是……”黄秀说着便想上前拉灵儿过来,林墨歌一急,抬起一脚便踢了上去。

  咚!

  黄秀只觉小腿骨一痛,疼的倒抽一口冷气,跌坐回了沙发上。

  “我警告你别过来!月儿,快报警!羽寒,把菜刀拿过来!”林墨歌有条不紊的吩咐着。

  月儿眨巴着眼睛,难道老师是坏人么?可是妈妈让报警,还是报吧。

  反正妈妈说的话就是圣旨。

  羽寒则站在一边,看看黄秀,再看看灵儿阿姨,眼底闪过一丝机敏的光。

  “哎,不用报警!……”

  灵儿一看有些控制不住局面了,这才赶紧出来阻止,“墨墨,他是我哥!我亲哥!”

  “哼,我才不管是你……哥?他是你哥?”林墨歌兀然傻了眼。

  眨巴着一双透亮的眸子,看看灵儿,再看看窝在沙发上疼得龇牙咧嘴的黄秀,一道灵光闪过。

  怪不得刚才看到黄秀的时候,她就觉得有些面熟呢。

  眉眼跟灵儿长得一模一样啊!

  “恩,他是我哥。我以前不是给你看过照片的么?”灵儿有些无奈。

  “那都是两年前的事了,我怎么可能记得!”林墨歌又羞又急,想起自己刚才又要报警又要拿菜刀的,简直丢死人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赶紧上前,手里拿着锅铲,不知该如何是好,“那个……灵儿她哥,抱歉啊,我真不知道你是她亲哥……那个……不过也不能怪我哈,谁让你们不说清楚呢。我还以为你是占了灵儿便宜又不想负责的负心汉呢,呵呵呵……”

  羽寒漂亮的眉头一挑,果然如此。其实刚才他就看出端倪了,可是不敢确认,而且见妈妈又那么冲动,便没敢上前说明。

  还好现在总算是说开了。

  不过,想起妈妈刚才竟然让他去拿菜刀……还真是……符合妈妈的风格呢。

  “墨墨!你还提这事!?”灵儿娇嗔一句。

  “还不是你支支吾吾的不说清楚!怎么见了你哥跟见了债主一样,我当然会那么想了!……”林墨歌狠狠瞪了她一眼,吓得灵儿不敢吭声了。

  黄秀此时才缓过劲来,不得不说,她这一脚也太狠了些,想来应该都起了淤青了吧。

  不过他可是男人,总不能因为这么一点小伤便讹诈吧?

  “是我的错,没有先表明身份,不过灵儿能有您这么一位好朋友,我便也放心了。”

  明明就是夸奖的话,却听得她面红耳赤。

  自己刚才似乎是过于咋咋呼呼了……

  “呵呵……既然误会解开了,那……你们聊哈,我去做饭……”

  赶紧找了个借口溜进厨房。

  看着她惊慌失措的背影,黄秀微微一笑。

  此时月儿才反应过来,如同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哇,原来大叔是灵儿阿姨的哥哥!”

  “对啊,不过月儿,这个大叔为什么会来你家?”灵儿偷偷抱着月儿问道。听到她也喊自己大叔,黄秀嘴角微微抽搐了几下。

  要不是现在小腿骨上还疼痛难忍,他早就把这丫头提过来吊打一顿了。

  “大叔是月儿的礼仪老师啊!所以才会来这里的。灵儿阿姨,你今天怎么来了?是不是来找岳勇大叔的?”灵儿眨巴着眼睛问道。

  灵儿顿时脸色一变,赶紧捂住她的小嘴,“嘘,月儿不许乱说哈,对了,阿姨给你们买了礼物,快去看看吧!”

  一听说有礼物,月儿顿时两眼放光,也顾不上再掺和他们这复杂的关系了,匆匆提着袋子去拆礼物了。

  一时间,气氛变得尴尬起来。

  灵儿站在一边搓着手,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黄秀满脸严肃的坐直身子,压低声音道,“你就没什么要跟我说的?”

  “啊?什么……”灵儿不明所以。

  “听刚才林小姐的话,你喝醉酒以后是不是闹出过什么事?”黄秀眉头紧紧皱着,只一眼,便将灵儿震慑住了。

  与平日里对月儿的温柔截然不同。

  “没有啦,墨墨她是乱说的。”灵儿打死都不会承认的,反正这种事若是让哥哥知道了,保不准会扒了她的皮!她怎么可能自寻死路?

  知道她不会松口,黄秀便也没有再追问下去,“好,这事暂且不提,为什么又离家出走?这次都走了多久了?难道就不怕爸妈担心么?你不是几岁的小孩子了!也该懂事了。”

  说着,露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来,“让你去初白的事务所工作,你不去也就罢了,让你去相亲,你也给推了。难道你就非要跟爸妈对着干么?明明知道爸妈不愿意让你去拍戏抛头露面,你还偏偏要去!你说你……”

  “哥!我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有什么错?”灵儿一直安静的听着,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凭什么一定要按照爸妈铺好的路去走?大学毕业当法官,然后结婚生子过着平平淡淡的一生?我才不要!过那样的生活我宁愿去死!”

  “胡闹!好好的说什么死不死的?”黄秀急了,“平平淡淡的生活怎么不好了?总比你一个女孩子四处奔波来得好!”

  灵儿直勾勾盯着他,冷不丁脱口而出,“既然哥你这么听爸妈的话,怎么不去做法官?我可是听妈说,上次给你介绍的张伯伯家的女儿,也被你找借口推掉了呢……怎么,只许你反抗就不许我离家出走么?”

  “……”

  被妹妹这么一说,黄秀也没了话。

  毕竟这些都是事实。

  “那是因为我有我的打算!再怎么说我现在也是老师,能自己养活自己,不靠家里也能生活得很好……”

  “喔?是么?”他的话才一出口便被灵儿打断,“我拍一部电影的收入都够你几年的工资了,我不仅能养活自己还能养活爸妈。”

  “……”

  这话说的,确实也没错。

  黄秀被堵得无法反驳,只能闭口不言。

  许久,才无奈道,“算了,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好了,反正我也没什么资格说你。不过,既然让我遇见了,就不能再放任你继续在外面乱逛!一会儿乖乖跟我回家去!”

  “喔,你不说我也要回去的……”灵儿撇撇嘴,“不过哥,你怎么混成月儿的老师了?我们月儿可是很古灵精怪的,你要好好教她喔。”

  “这个不用你管!我对学生一向很负责!”黄秀一句也不让。

  林墨歌偷偷控出头去看了一眼客厅,似乎听到兄妹二人在吵嘴,可是气氛却缓和了不少,这才松了口气。

  “没事了吧?”苏珊悄声问了一句。

  “恩,没事了。兄妹间的关系都是这样的,越是吵闹感情越深呢。”

  “说的也是。就像羽寒和月儿一样,虽然看起来每次羽寒都在拆月儿的台,可实际上却处处都护着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