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62章 奇迹的苏醒(1)
  第562章奇迹的苏醒

  毕竟黄秀根本没有义务帮她保守秘密。

  只因为他是月儿的老师,所以才被牵扯进来的。

  “好了,说这些做什么?既然你叫我一声秀哥,做这些事,自然是应该的……”黄秀说罢,又低头仔细看了看小星星,脸上散发出越发柔和的光来。

  林墨歌与苏珊相视一笑,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下。

  其实,她心里也是不踏实的。

  因为并不能确定黄秀会帮她。

  还好,她还是赌赢了……

  至少以后,苏珊和小星星不必一直都藏在卧室里了……

  毕竟,苏珊和小星星根本就没有错,错的,是她这个不懂事的大人啊……

  权家老宅。

  天色暗得越发晚了些。

  晚饭时节,天色依旧大亮。

  权简璃回到家时,胡蝶已经站在门外等着他了。

  那心心念念的模样,倒是像极了等待丈夫晚归的小妻子。

  只是,权简璃并不看她。

  下了车,径直走进餐厅。

  佣人们知道二少爷的脾气,赶紧利落的摆好了饭菜,退了下去。

  胡蝶倒也不介意,反正与她在一起时,权简璃从来都是这副爱搭不理的样子,她早就已经习惯了。

  “你也坐下吃!”权简璃面无表情看了岳勇一眼,岳勇不敢违抗,小心翼翼看了看胡蝶,见她的目光都落在璃爷身上,这才在璃爷对面坐下。

  因为璃爷身边的位置,早就被胡蝶坐下了。

  她殷勤的帮权简璃夹着菜,“简璃,吃点这个,这是我特意下厨做的呢,你尝尝好不好吃?还记得以前你住院的时候,我经常偷偷在疗养院里做了给你送过去呢,还记不记得?”

  权简璃没有吭声,小口小口优雅的喝着鸡汤。

  胡蝶却径自沉浸到了回忆之中,“简璃,也就是在那次,你当着易云的面向我求婚,你都不知道,当时我心里有多开心!可是开心之余,却又觉得惴惴不安,生怕那只是我做的一个梦……还好,我现在已经在你身边了……”

  权简璃眉头一皱,冷冷道,“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

  “喔……好。”胡蝶微微有些失望,她故意说起求婚的事,就是想要让简璃时刻都记着,他要娶的人必须是她。

  可是简璃现在的态度,让她有些摸不准,却也不敢再多说了。

  毕竟简璃这几日心情不好是真的。

  想到这里,便再次提起了精神,灿烂的笑着靠在他肩头,“既然你不愿意听我便不说了。那等下陪我去医院好不好?你昨天答应过我的……这鸡汤可是我炖了好久的呢,我知道伯母口味清淡,特意少放了一些调味品,不知道伯母她会不会喜欢……”

  权简璃不动声色将手臂抽了出来,放下碗筷,“我有些累了,让管家送你过去吧。”

  说罢,也不管她的表情如何,径直进了书房。

  岳勇看着胡蝶的脸色僵硬,眸子里溢满水雾,迅速将最后一口饭扒进嘴里,一溜烟,也跟着上了楼。

  砰!

  胡蝶将手中的碗重重摔在桌子上,却并没有佣人进来收拾。

  她现在恨不得将桌子掀了,却又知道自己不能动怒。

  明明已经如此讨好了,为何简璃对她还是不冷不热!?

  明明昨天就说好了,要陪她去医院的,可是今天却又变了脸色……

  罢了,她现在还没有正式的嫁进权家,自然是要忍着一些的。

  等过了这段时日,她一定要想办法,让简璃再次跟她举行婚礼……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收拾?”胡蝶恶狠狠瞪眼一眼站在餐厅外的佣人,眼里直冒火,“把鸡汤盛好,我要去看夫人!”

  “是……”

  佣人低头应了一声,赶紧去盛鸡汤了。

  待胡蝶走后,两个佣人却站在走廊里,咬牙切齿。

  “哼,不过是个被夫人和二少爷可怜的女人罢了,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是啊,这还没嫁过来呢,就一副二少奶奶的姿态,若是真的嫁进来了可还了得?恐怕我们一有什么做的不对,便被她指着鼻子骂了吧……”

  “哎,还真是应了那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这种女人,可怜不得……”

  院子里传来车子发动的声音,将佣人们的窃窃私语,远远抛到了后面……

  市中心医院,顶层高级贵宾病房外。

  胡蝶站在门外,深呼吸一口。

  上一次她进这里来的时候,是探望权老爷子。也是在那一次,她偷听到了权老爷子关于遗产的分配。

  想到这里,忽然心思一动。

  既然现在权老爷子已经去世了,那么遗嘱,是不是也要公布了?

  不行,那份遗嘱上明明确确的写着,若是她嫁给简璃的话,将得不到任何的好处。

  若是一旦遗产曝光,那她就真的没有什么回转的余地了。

  可若是……趁着遗产没有公布以前做些什么的话……

  “是谁在外面?”

  她正想得入神时,一道嗓音吓了她一跳。

  赶紧推门而入,“喔,是我……我来看伯母的。”

  权幻看了她一眼,眉头微微一皱,却也没有给她脸色,只是不温不火道,“蝶儿小姐?天色都这么晚了,老二怎么也放心让你自己一个人出来?”

  “呵呵……简璃他还有工作要做,所以让管家送我来的。”胡蝶脸色有些僵硬,想起前几日权幻还唤她一声二嫂的,可是现在,便又改了口。

  “这样啊,看来老二对你还是很关心的……”权幻随口一说,便开门让她进去。

  毕竟来者是客,总不能面都不让她见就把人赶走吧?

  胡蝶讪讪的笑着,想起方才简璃对她的态度,心里一阵苦涩。

  却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跟在他后面进了病房。

  吴玉洁本以为进来的别人,在看到胡蝶那一瞬间,脸色陡然一沉。

  胡蝶也看到了她表情的变化,可还是硬着头皮走到了床边,将手里的保温盒放到了桌子上,“伯母,这是我亲手炖的鸡汤,你身子虚弱,要多补补才行。我炖了好久的,特意做得清淡了些,您要多喝一些呢……”

  “放着吧……”吴玉洁淡淡应了一声,别过脸去,看也不看她一眼。

  胡蝶讪讪的笑着,“伯母,家里一切都好,您就安心休养吧。家里的大小事务,我会看着解决的,佣人们那里您也不用担心,我自会……”

  “蝶儿小姐,你只管安心的住着便好,家里的事,不用你操心。”吴玉洁阴沉着脸,嗓音也变得刻薄起来。

  可偏偏,胡蝶并没有听出她话里的意思,讨好的笑着,“没关系的伯母,反正我整日闲着也是闲着,趁现在也可以多学着管理家里的事,虽然都是一些杂事,可其实管理起来还挺难呢……您管理这个家这么多年,真的很辛苦……”

  “放肆!”吴玉洁猛然怒吼一声,吓得胡蝶脸色苍白。

  “胡蝶小姐,我若是没有记错的话,你现在还不是我权家的二少奶奶!简璃与你之间的婚约,也并不做数。当初我与老爷都不同意简璃娶你进门,简璃非要一意孤行,我们才不得不让步。可如今老爷走了,按理来说,简璃这个儿子的,要守孝三年不得办喜事。三年后,会发生什么还不一定呢,所以还请胡蝶小姐放明白一些,认清楚自己的身份!别仗着简璃在,便目中无人,不把别人看在眼里!只要有我在一天,这个家,还轮不到别人来作主!……”

  吴玉洁都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脾气,或许是看到胡蝶的那一刻,这些天来被她无视的那些委屈都涌了上来吧。

  所以话难免说得刻薄了一些。

  却敢是实话。

  毕竟没有举行婚礼,甚至连订婚宴都被搅黄了,也就是没有订婚。

  胡蝶现在,不过是住在权家的客人而已。

  胡蝶眼眶一红,眼泪便要滴落下来,却在吴玉洁一个凶狠的眼神下,骤然刹住了。

  “对不起伯母,我并没有这么想……我只是担心您会太过劳累……想……”

  “不必了!我这把身子骨虽然老了些,可也能做事!我累了,还请胡蝶小姐先离开吧。”吴玉洁冷哼一声,干脆闭上了眼。

  看着胡蝶马上便要哭出来了,权幻才上前一步,“蝶儿小姐,我妈刚吃了药,也该睡了,不如你先回去,天色再晚一些,恐怕老二又要担心了。”

  “恩,好……”胡蝶强忍着眼泪,“那伯母您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说罢,这才转身离去。

  只是那纤瘦的身子,似乎一阵风便会吹倒一般,让人心里有些不舒服。

  出了病房,胡蝶的眼泪,却被她生生收了回去。

  垂在身子两侧的拳头紧紧握在了一起,长长的指甲生生扣进了肉里,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吴玉洁!等我嫁进权家的那天,一定要将你赶出门去!……

  医院楼前,一辆车子缓缓停了下来。

  林墨歌从车上下来,看一眼高高的楼层,快步走进了大门。

  刚才吃过饭后,她送黄秀和灵儿出来,便顺路过来看看母亲。

  因为这几日一直忙着工作的事,都没能好好跟母亲说说话。

  虽然是晚上了,医院里的人依旧很多。

  每次到这里来,都能感觉到生命的脆弱和时光的短暂……

  她站在电梯前耐心的等着,一边想着案子的事。

  叮!

  电梯门打开,里面的人一个接一个的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