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64章 苏醒的奇迹(3)
  第564章苏醒的奇迹

  他并不是什么好心的人,可那天,却如何都没办法置之不理。

  便吩咐司机打电话叫了救护车,然后才离开。

  却不知道,此时他提这件事做什么。

  似乎知道干爹心里所想,杜予绝神秘的道,“干爹先看看资料里的女人,可认不认得?”

  听他这么一说,老人紧皱着眉头,缓缓打开了那份档案袋。

  里面掉落出几张照片,还有一份住院资料。

  “这是那个被撞的女人?”老人把资料随便看了一眼便明白了,可是当看清楚照片上的人时,瞳孔骤然一缩,带着深深的震惊。

  “莎莎?这是……莎莎?”

  看着老人的表情,杜予绝也微微一愣,他知道干爹一直在找这个女人,却没想到,干爹在看到照片时,也会如此惊讶。

  “你是说,那日被撞的那个女人,竟然就是我一直派你去找的莎莎?”老人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再次询问了一遍。

  “是的干爹,这份住院资料和照片都是我从市中心医院拿来的,我也刚刚从医院回来,千真万确。”杜予绝郑重的回答。

  因为他知道这个女人对干爹来说意味着什么,所以回答的很确定。

  老人的手微微颤抖着,轻轻在照片上摩挲着,眼眶通红。

  “二十多年了……应该,快三十年了吧?”他一向严肃的声音,此时也变得哽咽起来,“这一晃,竟过了这么久……莎莎……你竟还如当年一般漂亮……”

  杜予绝从未见过干爹如此动容的模样,一时间站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过了许久,老人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小心翼翼将照片放在一边。

  严肃而又带着焦急的问道,“你怎么会找到她的?她不是在a市么?”

  “没错干爹,她出事的时候是在a市,我只是在调查林墨歌的时候,偶然间发现她的……”

  “林墨歌?”老人眸光一暗,这个名字他知道,正是权简璃那两个孩子的亲生母亲。

  之前,也是他让杜予绝去好好调查林墨歌的。

  因为他知道,权简璃并不像表面上这般坚不可摧,只要找到他的弱点,便能一击致命。而这个名叫林墨歌的女人,便是他最大的弱点。

  杜予绝点了点头,“在跟踪林墨歌的时候,我发现她常常去医院,所以才跟去看了看,没想到,刚好发现了照片上的人,已经被转移到了市中心医院。而且……”

  他说着,微微迟疑了一下,看了老人一眼,才又开口,“而且林墨歌叫她……妈妈。”

  “什么?你没有听错?”老人重重一掌拍在桌子上,竟然下意识的站直了身子。

  “是的干爹,我已经调查清楚了,照片上的人入院,是权简璃一手安排的,正是以林墨歌母亲的身份。而且方才我在门外听到了,林墨歌哭着喊母亲,似乎,那个人已经苏醒了……”

  杜予绝将自己看到的情况都说了出来,“自从车祸后,她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最近几日才有好转。今天晚上林墨歌去看望时,她竟然清醒了过来……”

  听到此,老人紧绷的神经才缓缓放松了一些,重新坐回到椅子上。

  眼里的光,却越发冷凝。

  “林墨歌……莎莎的事你可调查清楚了?这些年,她真的没有再结婚?”老人再次追问道。

  “是的干爹,这些年来她一直都生活在a市,辗转于一些娱乐场所靠卖酒为生。没有再结过婚,生活得……很是凄凉。”杜予绝语气一沉,他并不清楚干爹和这个叫莎莎的女人有什么关系,可是自从他跟了干爹后,干爹便一直派他在找这个女人的下落。

  从今日的表情来看,显然是干爹曾经爱慕过的女人吧。

  老人眼里闪过一抹精光,“你去确认一下,林墨歌到底是不是莎莎的亲生女儿!还有……她……与我有没有亲子关系……”

  杜予绝一怔,以为自己听错了。

  可是看着干爹一脸郑重的表情,却又知道并没有错。

  “是干爹……”他点头应了下来,却依旧震撼。

  “还有,这件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尤其医院那边要看紧一些……你不是说莎莎已经醒了么?暗中派人保护着她,不能让任何不明身份的人靠近!”

  “我知道了干爹……”

  杜予绝说着,接过干爹递来的密封袋,转身离开。

  老人微微叹息一声,眼眶愈加酸涩。

  布满斑纹的手,在照片上温柔的摩挲着,似乎,在抚摸着爱人的脸颊。

  “莎莎……我终于找到你了……你可知道,我找了你多少年?……”

  月光从窗子洒落进来,将那烟雾,衬托得越发神秘。

  也越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了。

  可那颤抖着的嗓音,却出卖了他此时的心情,“莎莎……你可还恨我?……”

  第二天一早,林墨歌连做早餐时都是哼着歌的。

  苏珊自然已经听说了她母亲醒过来的事,也便由着她去了。

  只是没想到,她的好心情到了公司还没有消停下来。

  在公司楼下特意买了些花,这才一路闻着花香进了办公室。

  “呦,这是谁送的?怎么比我还早呢?”林初白开了句玩笑,可心底还是有些不舒服的。

  如果真的有人给墨墨送了花,那就证明他又多了一个情敌啊。

  这种事,可不能放松警惕的。

  林墨歌也不生气,反而冲他嫣然一笑,那娇俏妩媚的小脸,震得林初白骨头都酥了。

  “是我自己买的!初白,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妈妈昨天醒过来了!”她兴奋的在地上转了个圈,若是此时可以大声呼喊出来,她也是乐意的。

  不料,林初白却比她还要兴奋,猛然上前紧紧抓住她的肩膀,“真的?闫莎阿姨真的醒了!?”

  “是啊,昨天晚上我去看妈妈,谁料她竟然睁开了眼睛。医生也说妈妈这次是真的醒了,只要再休息几天,等身体机能恢复了就可以出院了!”

  “天!这可是大喜事啊!”

  林初白笑的越发灿烂,干脆抱着林墨歌在地上转了两圈,晕得她七荤八素的,心里却别提有多高兴了。

  “晕……”

  “抱歉墨墨,是我太开心了。等闫莎阿姨出院的时候,我请闫莎阿姨还有孩子们一起吃大餐!”

  “好,相信我妈一定很开心见到你的。”林墨歌冲他眨了眨眼,这才转身去找了花瓶,将花插了起来。

  她插花的时候,林初白便凑在她身边,笑的暧昧,“这下好了,闫莎阿姨本来就喜欢我,肯定会站在我这边的。都说婚姻大事要听父母之命的,我一定要趁这个机会牢牢抓住闫莎阿姨的心!让她把女儿嫁给我……”

  看着他自言自语的傻瓜模样,林墨歌又好气又好笑。

  抬手给了他一记爆栗,“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行了,这些花就交给你了,那天看你还挺有插花天分的,加油喔!”

  “那你呢?不能多陪陪我嘛……”林初白撇撇嘴,他整日都在办公室里无聊透了。

  早知道当时就不给权简璃下绊子了,他跟墨墨一起去调查那个案子多好。

  “我要去查案子了!总不能都交给张律师一个人吧。”林墨歌说着站了起来,本来张律师就对她很有意见了,若是她再不努力,恐怕真会把张律师逼疯的吧?

  “你要怎么查?”林初白有些不放心的追问。

  “这个嘛,等有了结果再告诉你!”林墨歌特意卖了个关子,“正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墨墨,你该不会是要深入调查吧?……”林初白脸色一变,“这可不行,太危险了,还是我陪你一起去吧,再怎么说你也是一个女孩子,我不放心!我这个做上司的,怎么能让助理一个人去做那么危险的事呢?”

  林墨歌狠狠瞪了他一眼,“我看你是别有用心才对!没了你我才更安全!”

  林初白委屈的撇撇嘴,“好吧,不过你一定要小心点,情况不能马上给我打电话知道么?”

  “行啦,我知道啦……”

  撇开黏人的林初白,她才匆匆去了张律师的办公室。

  原本是打算自己去的,可毕竟张律师与她一起接的案子,好歹也该跟他打个招呼。

  敲门进去,张律师正在查着资料,桌子上放着几份厚厚的文件,想来也是很用功的。

  只是看到她进来,脸色便一沉。

  “林助理?有事么?”

  林墨歌嫣然一笑,毫不理会他不冷不热的态度,淡淡道,“我是来跟张律师您打个招呼,要出去调查一下,若是您有什么事的话,可以打我电话。”

  “哼,出去调查?你以为自己是卧底的记者么?不自量力!”张律师冷哼一声。

  “既然您都说了我是不自量力,我自然更要去试一试了。反正我这榆木脑袋,就算在办公室里一直坐着也想不出什么来。哪里能比得上张律师您的丰厚阅历呢?再说了,这可是我第一个案子,自然要全力以赴,免得再走了您的老路……”

  林墨歌也阴阳怪气说了一句,转身便走。

  她不过是来打个招呼而已,这张律师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冷言冷语她便不打算跟他计较,反正到时候她找出关键性的证据了,便能扬眉吐气。

  砰!

  她刚关上门,张律师便气得将手里的文件狠狠摔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