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70章 深入虎穴(6)
  第570章深入虎穴

  车子很快到了小区楼下,可怀里的人儿还睡得香甜,丝毫没有醒来的意思。

  “璃爷,要我把林小姐送上去么?”岳勇开口问了一句,其实也只是一问而已。因为璃爷从来不准别的男人碰林小姐的。

  “不用……”

  权简璃淡淡说了一句,本想让身边的人儿多睡一会儿,可是一想到孩子们会担心,便将她小就翼翼的横抱起来,下了车。

  一路将她抱回自己的家里,放在那张柔软的大床上,又贴心的帮她盖好被子。

  看一眼四周,眉头微微一皱。

  他买下这里,原本是为了与她一起的。

  可是到头来,她根本连来都不愿意来,每次也只有睡着了以后,才会任由他胡作非为。

  这女人倔强的性子,有时候真的让人讨厌。

  而现在,他更是连住在这里的资格都没有了吧?

  因为不想逼得她太紧,不想再逼她离开。所以,只能一步步退让。

  抬手,轻轻抚摸过她光洁的肌肤,她似乎感觉到了不舒服,呢喃了一声,转过身去了。

  有些尴尬的收回了手,苦涩一笑。

  罢了,能与她这样安静的相处,已经足够难能可贵,他还有什么可求的呢?

  想了想,起身关好门离开。

  却站在对面林墨歌家门外,轻轻敲了敲门。

  “谁?”从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带着疑惑和警惕。

  他微微一愣,怎么墨儿家里还会有别的女人?

  微皱着眉头,“权简璃!”

  里面似乎安静了许久,然后才啪嗒一声打开了门,露出一张熟悉的脸来。

  苏珊穿着睡衣,依旧一脸警醒,向着他身后看了看,“权先生,这么晚了有什么事么?墨歌她还没回来。”

  “我知道,墨儿睡在我房间。你明天一早再去叫她吧。”他说着看了看对面的房间,也把密码告诉了她。

  “好,我知道了。”苏珊心里有很多疑惑,却没有问出口。

  毕竟墨歌与权简璃的关系,总不会那么轻易结束的。

  偶尔在一起,也是可以理解的嘛。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总会有所需求。

  “苏珊小姐,墨儿和孩子们,就麻烦你了。”权简璃嗓音低沉道。

  他不知道苏珊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但既然是墨儿的朋友,回来看看她也不无道理。

  况且,有她在,还能照顾着孩子们,让墨儿减轻一些负担。

  毕竟照顾两个孩子并不是容易的事。

  而且她还要每天去律师事务所工作。

  “权先生放心吧,墨歌是我最好的朋友,我自然会照顾好她的。”苏珊礼貌一笑。

  “好,多谢……如果苏珊小姐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随时可以来找我。”

  说话间递了一张名片过去,然后礼貌的点点头,这才离开。

  听着他下了楼,苏珊这才偷偷摸摸的走到了对面门外,然后按着他告诉的密码开了门。

  进去一看,果然墨歌在床上睡得昏天黑地,人事不醒。浑身还散发着浓浓的酒精味道,看来是喝醉了。

  无奈叹息一声,帮她把衣服脱了下来,好让她睡得舒服一些。

  然后才放心的回了对面。

  看着权简璃上车,岳勇有些惊讶,“璃爷,您不住这里么?”

  “回家。”权简璃疲倦的吐出两个字来,便缓缓闭上了眼睛。

  岳勇不好再问,缓缓发动了车子驶出小区。

  他原本以为璃爷好不容易与林小姐见面,一定会在这里留宿的。却没想到这么快就下来了。

  总之现在,他是越来越不懂璃爷的心思了。

  回到权家时,胡蝶竟然还坐在客厅里等着他,眼睛红肿得像核桃一般,想来是哭过了。

  看到他回来,瞬间喜极而泣,起身又扑进了他怀里,“简璃,你回来了!”

  权简璃厌恶的将她推开,“我累了,先去睡了。你也早些休息。”

  说罢,也不管身后的人儿如何哭诉,径直回了自己房间。

  岳勇自然是更不会惹哭闹着的女人的,转身也退了下去。

  胡蝶抽噎了许久,声音渐渐小了一些。

  本就是夜半时分,寂静的客厅里,只有她一人的哭声,听起来着实有些吓人。

  幽怨的望一眼简璃房间的方向,拳头重重捶在了沙发上。

  罢了,反正简璃也回来了,并没有在那个女人那边过夜啊,她还有什么可求的呢?

  以后,只能让简璃慢慢的改了,没有必要一下子就要他改过来的……

  想到这里,也起身回了房间,心里却盼着那个疯子早些将林墨歌给解决了,以绝后患……

  凌晨时分,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

  天方渐亮时,雨也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

  睡梦中的林墨歌只觉窗外一阵淅淅沥沥的声音,如同雨打芭蕉一般,吵得人不得安宁。

  翻了个身,想要再蒙头好好睡一觉,可脑袋的痛意越来越明显。

  太阳穴都突突直跳。

  无奈,只得起身坐了起来。

  用力的捶了捶发涨的脑袋,却越发钝钝的痛。

  艰难的睁开眼睛,迷茫的看着四周,总觉得一阵阵天旋地转,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

  可是,这不是她的房间啊?

  等等,这里……这不是权简璃的家么?她怎么会在这儿?

  脑袋里狠狠一痛,记忆如洪水一般倾泻而来,几乎将她的脑袋冲破。

  看来昨天喝得太多了,她只记得一些零星的片段,晚上与大刘他们一起去吃了饭,然后又去了蓝夜酒吧喝酒。

  对了,她好像还问了大刘一些话,是什么来着?

  她记得好像录音了啊……

  想到这里,赶紧找自己的包,还好,就扔在一边床上。

  翻找出手机来,幸好,上面录的音还在。

  播放了一遍,暗自庆幸,没错,需要的东西都在这里了,有了这个证据,这场官司就一定能打赢!也不枉费她白白辛苦一回,深入虎穴,险些牺牲。

  不过……她明明就在酒吧啊,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闭着眼睛使劲的想着,似乎隐约在睡着以前看到了权简璃的身影……好像还有岳勇……

  罢了,想不起来就不想了。

  反正是平安的回来了,而且证据也到了手,这酒也没有白喝。

  她本就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过去的事,更是没有必要再刻意去想。反正跟权简璃在一起发生了什么,她并不想知道。

  等下,他与她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已经掀开被子准备下床,却忽然感觉一阵微凉的空气袭击全身,低头一看,“啊!……权简璃你个混蛋!竟然趁着老娘喝醉了占老娘的便宜!……混蛋!……”

  一声怒吼,险些穿透天空积聚的乌云。

  啪嗒!

  门被打开了,苏珊一脸茫然的走了进来,“墨歌,发生什么事了?”

  “亲爱的,权简璃那个混蛋他竟然趁人之危!……他……他……”

  林墨歌说到一半便说不下去了,她要怎么告诉苏珊,醉得不醒人事以后被权简璃占了便宜?

  苏珊眨巴着眼睛,怔怔的看着她,“墨歌,他……对你做什么了?”

  “这还不明显么?”林墨歌指着自己几乎不着寸缕的身子,羞得满脸通红。

  噗嗤……

  苏珊一时没忍住笑出了声。

  “你误会他了,你的衣服是我脱掉的,因为看你睡着不舒服,所以就帮你脱下来了……”苏珊笑的都快岔了气,却还不忘记解释,“他昨天把你送回来就走了。还让我好好照顾你呢。”

  “啊?你说的……都是真的?”林墨歌可不信,那个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会如此有定力?

  “是啊,要不然你以为怎么会知道你在这里?还能打开门进来?”苏珊强忍着笑,将手里的睡衣给她递过去,“快穿上吧,少心受了凉。我做了醒酒汤,你快过来喝点吧。”

  林墨歌眨巴着眼睛,看着苏珊憋笑的模样,脸一红,赶紧转身穿衣服了。

  难道权简璃那厮真的转性了?不可能啊,还是他急着回去见他的蝶儿,所以才没功夫留在这里的?

  恩,想来也只有这一个原因了。

  不知为何,她拼命的找到了合适的借口后,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

  就如同外面的小雨一般,阴阴沉沉的……

  到了事务所后,林初白已经哼着歌等她了,似乎在等着她报告好消息。

  却看到她脸色阴翳的模样,忍不住眉头一皱,“怎么了墨墨?是不是昨天没找到什么证据?”

  林墨歌依旧沉浸在自己低落的心情里,没吭声。

  “墨墨?没找到证据也没什么,这种事很正常,没必要跟自己较真的。我们再想其他的办法就好了……”

  “啊?不是的初白,我找到证据了。”林墨歌此时才回过神来,勉强冲他一笑,扬了扬手机,“我录了音,这就去找张律师商量!”

  说着,也不顾林初白惊讶的眼神,转身出去了。

  张律师正在绞尽脑汁想着案子的事,既然现在找不到直接的证据,那就只能编造一个,或者是从其他的方面来进行了。

  反正这种案子他也打过不少,看的就是谁说的头头是道,有时候谎话说得美好了,也能变成真的。

  敲门声响起,他看了一眼走进来的林墨歌,脸色一沉,“怎么,看林助理的表情,似乎是并没有找到什么证据啊。哼,我早就说过,你一个新人,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