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73章 深入虎穴(9)
  第573章深入虎穴

  说着,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压低声音道,“只有……交给张律师的那一会儿时间……”

  此时林初白也不再袒护着张律师了,“可是墨墨,我们毕竟没有证据,而且,他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他是这个案子的负责人,若是输了,对他一点好处都没有。说不定还会得罪权简璃,他的人品相信你也了解了,我不认为他会冒着得罪权简璃的风险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可如果,他为的是讨好别人呢?”林墨歌此话一出,连自己都吓了一跳。

  “墨墨……”

  “我只是随便一说而已……”林墨歌摆摆手,忽然想起刚才王师傅说的话,“对了,刚才王师傅说,他亲耳听到张律师下楼以后打车去了悦心传媒!这个时候到那儿去,总不会是为了找证据吧?”

  “自然不可能,昨天发生了这样的事,被你一个人搅得悦心传媒天翻地覆,恐怕今日他们的警惕性最高了。这种时候,无论谁去都得不到好处。张律师那么聪明的一个人,自然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林初白分析着,也越发觉得这件事有些奇怪。

  猛然间抬头,看到了屋顶的一点红光,有了主意。

  “墨墨,你跟我来!”

  林墨歌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却还是跟了过去。

  二人走到办公室里面的房间,里面是几台并列放置的电脑,上面显示着整个律师事务所每个角落的模样。

  其他的公司,会有专门的监控室。

  可是林初白本就喜欢捣鼓这些东西,而且律师事务所平时也不会发生什么大事,自然没有必要再为了看监控而请一个人。

  所以干脆便将监控室放在了他自己的办公室里。

  闲来无事的时候可以看一看,平日里,基本上等于闲置。

  却没想到,今天竟然派上了用场。

  他拉着林墨歌坐下,熟练的敲击着键盘,然后顺利调出某一个监控画面。

  林墨歌这才发现,原来这个监控画面便正是张律师办公室前的那一处。

  只是,监控只能通过玻璃门看到办公室的一部分,而且还是侧面。

  林初白却不慌不忙,将时间调到今天早上上班的时间点,然后再次按下播放。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张律师自从进了办公室后,便开始翻看一些资料文件,几乎坐着没有动。期间去倒了杯茶进来,然后继续看文件。

  直到一个纤瘦的人影推门而入,二人的神情变得紧张起来。

  “就是这里了,仔细看……”林初白低声道。

  二人紧紧的盯着屏幕,只见画面上,林墨歌将手机拿出来放到了桌子上,然后说了句什么离开了。

  接下来,张律师似乎是很生气的捶打了下桌子,却还是把手机拿了起来,然后在屏幕上划着。

  林墨歌一脸紧张,“他拿起手机了!只可惜我们看不到手机屏幕是否亮着,否则的话,就有充足的证据了。”

  林初白没有说话,继续看了下去。

  此时张律师忽然起身从抽屉了找了什么,然后转身,在右侧的电脑前做了一些举动。因为背对着监控,二人并不能看清楚他到底用电话做了什么。

  只是知道,手机一直被他拿在手里。

  然后,他便起身,拿着手机走出了办公室……

  “怎么会这样呢?明明他是看了手机的,但是监控里却看不到他是什么时候将手机浸了水的。去洗手间的话也不可能,因为去洗手间是往我办公室反方向,而监控里面并没有拍到他去了反方向……”林初白有些颓丧。

  原本以为会从监控里看到什么的,可是没想到还是一无所获。

  不过,他倒是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就多安装一些监控了,这样才能每个方向都看清楚。”

  “监控安装得再多也会有死角,而且,你就不怕被扣上侵犯人身自由的罪名?”林墨歌淡淡的说着,目光却依旧停留在监控画面上,想要再次找出一些破绽来。

  忽然,她眸光一闪,指着画面上一处惊喜道,“茶杯!这个茶杯的位置变了!”

  “茶杯?”林初白慌忙将监控重放了一遍,他也记得一开始的时候,张律师曾出去倒了杯茶进来。

  只是茶杯一直都放在他右手边上,有时候会被挡住,所以一时没有察觉。

  林墨歌指着其中一处道,“看到桌子上的那盆花了么?茶杯一开始是放在这里的。然后……等他起身的时候,茶杯却换到了电脑旁边!”

  “果然!”林初白也激动起来,“茶杯里的水就足可以将手机浸湿!”

  “是啊……初白,这算不算是决定性的证据?”她惊喜道。

  无论如何,总算是知道,自己的手机就是被张律师毁掉的了。

  林初白表情严肃,却并没有说什么。

  只是将监控还原到原来的模样,然后两个人走了出来,重新坐在沙发上。

  许久,林初白忽然认真的看着她,“墨墨,就算我们知道了你的手机是被他毁坏的,也没办法证明他是故意这么做的。他只要矢口否认,说是不小心碰倒了茶杯,我们根本一点办法都没有。而且,监控上我们并没有亲眼看到他将水倒在手机上,只是看到茶杯换了位置。这一点,就算是拿到法庭上,也没有办法做为证据……”

  “你的意思是,就算我们知道这件事是他做的,也拿他没办法?”林墨歌咬牙切齿道。

  “恩……”林初白微微点头,眼神里透露着诸多无奈。“法律就是如此,无论说什么做什么,都要讲一个证据。推断性的言论,根本站不住脚的。”

  “初白,这些我也明白……我只是一时有些接受不了罢了。”她苦涩一笑,“现在我终于明白警察和律师的无奈了,明明知道谁是凶手,却因为没有证据不能抓他,只看眼睁睁看着他逍遥法外。这种感觉,真不舒服。”

  林初白默然,这便是他一直不愿意做律师的原因。

  若不是两年前他输了那场官司,让月儿被权简璃抢走。

  恐怕这一生,他都不会入这一行。

  原本想着入了这一行,就要做到最强,然后才有能力保护墨墨。

  可事到如今他才明白,身份再高,看再多的资料再多的书,都没有用。没了证据,所有的东西,都显得那样苍白无力……

  办公室里,一片静谧。

  沉默,压抑。

  外面,天色越发阴沉了。

  雨却依旧不紧不慢的下着,淅淅沥沥,似乎是永远都不会放晴一般。

  又似乎,如同他二人此时阴翳的心情。

  林墨歌起身走回自己办公室,将修手机的小哥给她的那个u盘插到电脑上,里面有一些电话号码,还有一些照片。除此之外,便是之前小星星用她手机玩的时候,无意间录下的一段呢喃自语。

  至于昨天晚上录的那一段,连影子都没有见到。

  看着她垂头丧气的模样,林初白心里也不好受。

  “墨墨,都是我的错,早知道从一开始就应该我接下这个案子。是我为了给权简璃难堪,才特意指派了张律师的……却没想到,竟然出了这样的事。你辛苦得来的证据,就这么被毁了……”

  “好了,本来人心便难测,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如何将损失降到最低。既然把这个案子接下来了,就要想尽一切办法争取最大的赢面不是么?在这里计较谁对谁错,根本就没有用的。”

  她虽然这么说着,可心里也很不舒服。

  付出的辛苦倒是可以不计较,可是,最有力的证据没了,更没有再取得的可能。那么这个案子,是不是就这样输定了?

  林初白走进来,拍了拍她的肩膀道,“你说的对,与其在这里怨天尤人,倒不如再想想还有什么办法能挽回损失。要不然,我扮成女装再去接近那个男人看看?……”

  “噗……还是算了吧,别到时候再人财两空了……”林墨歌被他逗得笑了起来,“大刘这边恐怕是不行了,再从其他的切入点想一想吧……”

  “恩,张律师那边,我们先装作不知道。但是这个案子,我不打算让他负责了。既然他的心不在这里,恐怕上了法庭也只会对我们不利。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这种丑事,还是不要闹到法庭上的好。”

  “那……”

  “放心吧,这案子我接了。”林初白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

  却被林墨歌狠狠瞪了一眼,“被张律师搞砸的,你为什么要接?如此一来,不就成了给他收拾烂摊子了么?就算要丢人也得丢他的啊……凭什么他占尽便宜,最后丢脸又丢名声的却是你?”

  看到她在为自己打报不平,林初白心里还是很受用的。

  “可他毕竟是我事务所里的人啊,败坏的,自然是我的名声,与其这样,倒不如由我自己败坏来得舒坦……”

  “真不知道你这是什么理论!”林墨歌撇撇嘴。

  不过这样也好,毕竟离开庭还有几天,她与初白一起的话,说不定还能齐心协力再努力一把。

  总好过与那个心怀鬼胎的张律师在一起共事。

  什么时候再被他害了都不知道。

  “对了墨墨,你暂且把手里的案子都拿给我,我好好看看,赶一下进度。说不定能发现什么其他的破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