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75章 深入虎穴(11)
  第575章深入虎穴

  可尽管如此,也算是恢复得很好了。

  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彻底的恢复了。

  听到这个消息,她自然是开心的,就算在这里守了半天没有跟母亲说上话,也没有关系。

  已经等了这么多年,她有的是耐心继续等下去。

  至少,以后的等待,是有希望的……

  “妈,等我改天再来看您。您一定要好好休养,孩子们还等着陪您一起去看樱花呢……”

  她絮叨了几句,又将母亲的被角掖好,这才出了医院。

  顺路到学校去接了一双宝贝回家。

  五分钟后,几个熟悉的人影也出了医院,上了一辆停在楼下的保姆车,悠然离去……

  权氏大楼,总裁办公室内。

  桌子上放着几份设计图,是关于最新的一个项目。

  因为对方要的比较急,再加上之前设计部本就已经堆积了一些工作,所以画起来倒也十分仓促。

  他大致扫了一眼,便将几份扔到了一边。

  那些设计画得太过潦草,明明他已经交代了,这个项目必须认真对待,没想到设计部的那个人还是如此敷衍了事!

  紧蹙着眉心,将目光落在剩下的两张设计图上。

  一张,设计新颖,极具异域风情,令人眼前一亮。

  而另一张,则保持着一贯沉稳的中式建筑风格,并没有力求突破,而是着重点放在稳上面。

  一看便知,设计新颖的那张,出自羽晨之手。

  显然,羽晨这张更加符合此次的项目主题。

  可是,他还是有些疑虑的。

  且不说现在羽晨心向着外人,混进公司来目的尚不明确,若是就这样一味的将他扶上来,恐怕日后再生出什么变故。

  可若不选他的,也有些说不过去。

  毕竟羽晨的能力摆在这里,恐怕以他的性子,若是没有被选上的话,又会在公司里大闹一场的吧?

  正难以取舍间,岳勇推门而入,脸色有些郑重,“璃爷,刚接到消息,夫人今日非要闹着出院,此时应该已经到家了。”

  “知道了……”权简璃微微摆手,似乎吴玉洁如何,都与他无关一般。

  岳勇却心事重重,“可是……夫人与蝶儿小姐之间……”

  “怎么?你还担心蝶儿受了委屈?”权简璃眼眸都没有抬,淡淡的问了一声。

  “不是的璃爷,并不是担心,只是……岳勇担心的是夫人与蝶儿小姐将家里折腾得乌烟瘴气,会影响您的心情。岳勇心里从不担心任何人,只事事为您着想。”

  难得听到岳勇这个糙汉子说出这么贴心的话来,让权简璃一时还有些适应不过来了。

  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无妨。”

  吴玉洁虽然讨厌蝶儿,可总要碍于他的面子,不会与蝶儿当面起多大的争执。

  她是聪明人,懂得如此顾全大局,这么多年的夫人也不是白做的。

  尤其现在老爷子去了,整个权家都要靠着他一个人,她更不会在这种时候再惹他生气。

  一想到父亲的事,心情越发阴霾,“她现在回去也好,过几日让她为父亲守灵。既然当初不顾一切也要嫁进权家,如今,便遂了她的意吧……”

  “是璃爷!”

  岳勇还想说以夫人的身体,恐怕不可能会去守灵的。

  可既然是璃爷说的话,夫人应该会听的吧。

  另一边,林墨歌接上孩子们回了家,因着母亲好转的事,原本阴翳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先给灵儿去了个电话,想确认看看她有没有事。

  灵儿在电话里哭诉了一阵,说自己的心情很奇怪。

  原本如何都接受不了怀孕的事,根本就不想安定下来,更不想再有一个拖累。

  可是,在家里这几日,跟父母亲守在一起,那温暖的感觉,又让她原本的心意有所改变,觉得自己若是就这么打掉孩子,上天一定会惩罚她的。

  也开始有那么一丁点可惜这个孩子了。

  可若让她结婚,还是万万不肯的。

  尤其,是跟岳勇。

  林墨歌只能耐心安慰了几句,让她平复了心情,让她有空了就来家里陪着小星星玩,先感受一下有孩子的感觉,然后再做决定。

  灵儿也应允下来了,这才挂了电话。

  微微叹息一声,没想到灵儿竟也会发生这样的事。

  灵儿本就爱玩,现在忽然怀了孩子,可以说是打破了她原有的生活规律,她自然会感觉到无所适从了。

  出现一些反抗也是应该的。

  罢了,她该说的也都说了,相信灵儿会做出最正确的判断的。

  “妈妈,你心情不好么?”羽寒站在一边,一脸认真的问道。

  看着儿子关切的眼神,她心里一暖,缓缓蹲下身子,“妈妈只是被案子的事搅得有些乱罢了,还有灵儿阿姨的事。人长大了,总会有各种各样的烦心事的,可是,只要有你们三个陪在妈妈的身边,妈妈就什么都不怕了。”

  “妈妈,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羽寒紧紧搂着妈妈的脖子。

  “恩,有宝贝儿这句话,妈妈心就踏实多了……”

  苏珊刚好将菜端到桌子上,看着母子二人紧紧相拥的画面,忍不住微微一笑……

  沉寂了许久的权家老宅,总算是热闹了一些。

  吴玉洁一回来,那些佣人们便收敛了平日里的散漫,连做事都变得积极了许多。

  她又吩咐着多做一些补身子的菜,这几日不光是她,连幻儿也要好好补一补了。

  推掉了工作整日在医院陪她,让她心疼万分。

  大抵天下做母亲的都是如此吧,自己可以忍受任何辛苦,却不忍心让孩子去受。

  蝶儿知道吴玉洁回来,自然是不敢再端出一副少奶奶的架势,安静的在一边坐着,像个受气的小媳妇一般。

  可就算她不说话的坐着,吴玉洁也总得觉碍眼。

  “这里没你的事了,先回房间去吧!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会派人叫你的。”她冷冷甩了一句,恨不得蝶儿彻底从她眼前消失。

  “夫人,我想我可以帮着做些事的。倒是您,刚出院,应该多休息才是……”胡蝶想要在她面前多多表现一番,好让吴玉洁改观对她的态度。

  “够了!我这副身子骨还结实着呢!难道你还想咒我卧病在床不成?”吴玉洁气的脸色苍白。

  “我不是那个意思夫人……”

  胡蝶鼻子一酸,泪珠便要落下来。

  权幻刚好从外面进来,便看到了自己母亲又生气的一幕。

  虽然他对胡蝶也没什么好感,可也不想自己的母亲再次生气住院了。

  便想要缓和一下气氛,“妈,家里的事啊,你还是少操心一些吧。快来院子里看看,这樱花是不是要开了?”

  “哼,说的也是,看樱花总比看着某些人晦气的好!”吴玉洁说罢,跟着儿子一起向外走去。

  胡蝶再也忍不住,捂嘴哭出声来。

  “哼,你看看,你看看!整天除了哭就是哭!好好的家都让她给哭晦气了!这要是传出去了,还以为我怎么欺负她了!”吴玉洁气不打一处来。

  “好了妈,她这些年也是受了那么多苦,自己一个人习惯了,难免不习惯被人说……”权幻拉着母亲往外走,眉头也微微皱起。

  若是以后家里日日都是这个样子,恐怕他更是不想回来了。

  就在这里,一个圆滚滚的黑影从后院跑了出来,一边兴奋的低吼着,在院子里撒欢。

  这几日小主人不在,几乎就没有人理它。

  它便生了闷气,一个人藏在后院里,一藏就是好几天。

  今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许是因为雨滴落在身上的感觉很有趣,所以便又恢复了本性。

  刚才听到前院里有嘈杂的声音,便冲了过来。

  “这贝尔平日见着总觉得烦,现在家里太过安静了,看着倒有些热闹……”吴玉洁脸色微微好看了一些,许是人上了年纪,都是喜欢热闹的吧?

  尤其是这种生机勃勃的感觉。

  贝尔似乎是听懂了她的话一般,兴奋的向着她直冲过来,嘴里还愉悦的叫着,“汪汪,汪汪!”

  吴玉洁吓了一跳,贝尔再怎么听话,她也不喜欢被这又脏又泥的狗扑一下的,便呵斥一声,“滚开!”

  “嗷呜……”

  贝尔一听便懵了,方才还好好的,怎么忽然就凶起来了?可它哪里还来得及刹车啊,又不敢冲到吴玉洁身上,只能一个紧急转弯,身子便站不稳了,却还是靠着惯性直接冲进了客厅,瞬间在名贵的地毯上留下无数个泥爪印。

  “贝尔!……”吴玉洁正要再怒喝几声,却眼睁睁看着贝尔一头撞到了正要上楼梯的胡蝶身上。

  顿时,“嗷呜……”

  “啊!……”

  一狗一人,同时摔倒。

  贝尔委屈的叫了几声,似乎还在埋怨胡蝶怎么不长眼站在它前面。

  然后一弓身子,哗啦啦一抖,将身上的泥水瞬间都甩了出去。

  自己却一身轻松,踩着优雅得意的步子,重新又走向院子。

  胡蝶倒在地上,脸上身上,全都是被贝尔甩的泥水,狼狈至极。

  贝尔的冲劲虽然大,可毕竟最后也在努力减速了,所以这一下,撞得并不重。可就是这一身的污渍,让她恨得咬牙切齿。

  因为她身上全都是泥水,佣人们也不敢上前去扶,只得自己狼狈的站起来,在吴玉洁幸灾乐祸的目光中,逃也似的上了楼。

  吴玉洁方才还愤怒的面容瞬间舒展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