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76章 深入虎穴(12)
  第576章深入虎穴

  竟连被弄脏的地毯也挑不起她的怒火了。

  “妈,贝尔也是无心的,您就别再惩罚它了……”权幻知道母亲刚才生气了,便想替贝尔求个情,“若是月儿知道您惩罚了贝尔,恐怕是会伤心的。”

  吴玉洁瞪了儿子一眼,“难道妈在你眼里就是那么不近人情的人?不光是你,妈也一直都很喜欢贝尔的……”

  说罢,便吩咐佣人道,“把地毯洗了!”

  “是夫人!”佣人们不敢吭声,赶紧照着夫人的吩咐办事。

  “还有!贝尔的晚饭,多加些肉!”

  “是……夫人……”佣人迟疑的看了夫人一眼,这还是夫人第一次主动说给贝尔加餐呢。

  今日倒是怪了,贝尔弄脏了这么名贵的地毯,夫人不但不怪罪,反而还要奖励?

  权幻却明白母亲的心思,自然是因为方才贝尔冲撞了胡蝶那一下,解了母亲心头的气。

  罢了,虽然行为幼稚些,可只要母亲不再憋着气便是好的……

  权简璃回到家时,雨依旧在下着。

  不知为何,这样的雨天,总让他莫名想起两年前与墨儿在一起的那一夜。

  对墨儿的思念也越甚。

  吴玉洁正坐在客厅里喝茶,一边等着月儿回来。

  已经好几日不见月儿了,少了一个淘气包,倒还挺想的。

  本以为月儿放学便会回来,可是一直等到现在也没有见到人影。问佣人才知道,这些日子小小姐一直都没有回来。

  所以她才等着想问问权简璃的。

  “岳勇!……”

  权简璃看了岳勇一眼,岳勇赶紧上前,将买来的补品都交给佣人,“夫人,这些是璃爷特意为您关的补品,希望您能好好休养身子。”

  “呵呵,简璃真是有心了。饿了吧?快来吃饭吧,阿姨特地吩咐厨房做了很多,这么多天了,咱们也该吃个团圆饭了。”

  “好。”权简璃也没有再说什么,径直进了餐厅。

  吴玉洁吩咐佣人去叫权幻和胡蝶下来吃饭,便也跟着进去。

  权幻没一会儿便出来了,倒是胡蝶,等了许久,才悠悠然从楼上下来。

  双眼通红,显然是刚刚哭过不久。

  吴玉洁厌恶的瞪了她一眼,却又不能说什么,只能吩咐先开饭。

  “简璃啊,我听佣人说,这几日月儿都没有回来?你可是把她送到哪里了?”吴玉洁小心翼翼问道。

  “在她妈妈那儿。”权简璃淡淡开口,他早就料到了她会问,便并不在意。

  权幻也担心母亲再说错什么话,赶紧夹了块鱼肉放在母亲碗中道,“妈,老二是担心这几日家里没有人照顾月儿,所以才把月儿送过去的。”

  “我知道!妈又不是那种是非不分的人!”

  吴玉洁瞪了儿子一眼,又笑着道,“简璃啊,阿姨现在也出院了,还是把月儿接回来吧,再怎么说,她也是咱权家的孙女儿,这放在外人那里,总不……”

  权幻眼看着权简璃的脸色阴沉了下去,慌忙打断了母亲的话,“妈,您这又说的哪里话,林小姐是月儿的亲妈,怎么能是外人?”

  却不料,权简璃闷声闷气道,“我知道了。一会儿会派人接她回来。”

  吴玉洁讪讪一笑,“呵呵,这就好。阿姨也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这家里太安静了些。有月儿在,多少还热闹……呵呵,来多吃点简璃……”

  权简璃闷头吃着不作声。

  可耳边却总是回荡着吴玉洁方才说的那句外人。

  若她不是长辈的话,恐怕他现在早就翻脸了。

  可细细想来,却也没错。

  墨儿虽然是孩子们的亲生母亲,可权家却从来都没有承认过她的身份。

  甚至,当初在医院的时候,为了安父亲的心,他还亲口当着墨儿的面向父亲承诺,此生都不会给墨儿任何名分……

  是他亲手给墨儿挖的坑,就算要怪,怪的人也该是他啊……

  在一边安静吃饭的胡蝶,忽然抽泣了一声,却马上将头垂得更低,假装想要掩饰过去。

  权简璃心情本就不好,此时又听到她抽噎的声音,脸色越发阴寒,连嗓音,都透着森然的寒意,“又怎么了?”

  胡蝶一听便知道是问她的,顿时泪如泉涌。

  “没……没什么……我没事的简璃,你不用管我。”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着,可却哭得越发明显了。

  阵阵抽泣的声音,与门外淅淅沥沥的雨声夹杂在一起,搅得权简璃愤怒愈甚。

  “好好吃个饭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整天除了哭还是哭,你这是想让别人以为我权家多欺负你是不是?既然在我权家如此受委屈,还赖在这里做什么!?”

  “对不起夫人……我不是那个意思……呜呜……”胡蝶越说泪越多。

  “那是什么意思?当着简璃的面哭成这样,摆明了是在状告我为难你……”吴玉洁气得脸色苍白。

  “妈!您就少说几句吧,快吃饭吧,都要凉了……”权幻再次出来打圆场。

  他本就讨厌家里的这种氛围,此时是按捺着心里的不爽在劝架啊。

  “哼!还吃什么吃?她这是存心想气死我!……”

  “夫人我真的没有……呜呜……”胡蝶解释不清,便哭得更大声了。

  啪!

  权简璃将筷子重重拍在桌子上,怒吼一声,“够了!”

  吓得吴玉洁身子一颤,撇撇嘴不吭声了。

  胡蝶也因着这一吼,马上止住了眼泪,连抽噎声都停了。

  他眉心紧紧蹙在一起,脸色如同布满化不开的阴云,“到底怎么回事,说!”

  “简璃……我……”胡蝶小心翼翼看了他一眼,这才又抽噎着开了口,“真的没什么的……不过是那条狗突然发了疯……扑上来咬人……”

  “咬人?”权简璃眸光一暗。

  “我没关系的,只是有些受了惊吓……简璃,我是担心,若那条狗下次咬的不是我……而是夫……家里其他人的话,岂不是危险……留着,总归是祸患……”她戚戚哀哀着。

  权简璃自然知道她口中的狗便是贝尔,可贝尔平日里是疯了一些,却也不至于会主动发疯咬人。

  而且,羽寒和月儿都很喜欢那条狗,若是就这么随意处置了,恐怕两个小家伙回来以后会不依。

  原本他对那条狗也很是厌烦,可是如今,却连那条狗,也看成是家里的一份子了……

  “哼,贝尔在这个家里这么多年了,怎么谁都不咬偏偏就咬了你?真不知道是狗不长眼还是人不长眼……”吴玉洁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

  权幻想要拉她,却被她狠狠瞪了一眼,“蝶儿小姐,我权家人向来一心向善,且不说那狗根本就没咬到你,就算是真咬了,难道你还真要跟一条狗过不去么?今天看这条狗不顺眼便将狗赶走,明日看我不顺眼,是不是也要将我赶走了才安心!?”

  “夫人,我!……”

  啪!

  吴玉洁将碗筷狠狠一放,作势满脸悲凉,“老爷啊,您这才刚离开,这个家里我就已经作不了主了……有这么个东西把家里搞得乌烟瘴气还不算,如今还想要占了我的位子,将我赶出去啊……老爷……”

  胡蝶些时也再次呜咽起来,紧紧拉着权简璃的手,泪如泉涌,“简璃,我不是这个意思,夫人她冤枉我啊简璃……呜呜……简璃……”

  听着两个女人的哭闹,权简璃只觉得心头一股怒火急蹿,“来人,送蝶儿小姐上去休息!没有我的命令不准离开房间半步!”

  “不要简璃,我不想一个人被关在房间里简璃……”

  胡蝶紧紧拉着他的手,却被他狠心抽出。

  佣人们此时已经赶来,将胡蝶拖回了房间。

  随着房间门被关上那一瞬,才将她的哭声隔绝开来。

  耳根,也瞬间清静了许多。

  “阿姨,您想来也累了,早些回去休息吧。”他转身看了吴玉洁一眼,强忍着心头怒火道。

  “那月儿……”

  “放心吧,我这就让岳勇接她回来。”

  吴玉洁点点头,作势抹了把眼泪,“这就好,见了我的月儿,这心就踏实了。”

  权简璃没再吭声,看着权幻扶着吴玉洁离开,这才沉声吩咐岳勇,让他去把月儿接回来。

  岳勇看一眼摆满了丰盛佳肴,却空荡荡的餐厅,微微叹息一声。

  正要转身离开,却被他又叫住,“罢了,我随你一起去吧。”

  “是璃爷!”

  走到玄关处正要撑伞,璃爷却已经先行一步出去了。

  看着璃爷的背影,岳勇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这些年来,一到下雨天,璃爷的心情就格外不好。许正是如此,才越发想见林小姐的吧?

  二人钻进车子离开,却没有注意到,二楼的某个窗口处,站着一抹身影。

  薄薄的窗纱后面,露出一张苍白无血色的脸来,漂亮的眸子里,却射出一道怨恨的目光,倒如同雨夜才会出现的恶魔一般吓人……

  直勾勾的盯着车子离开老宅,才转身消失……

  因为下着雨,天色越发暗沉。

  林墨歌便没有让苏珊回酒店去。

  正围在沙发上,看着几个小家伙胡闹的时候,响起了敲门声。

  顿时,吵闹的声音戛然而止,大家极有默契的住了嘴。

  林墨歌走到门外,轻声问道,“谁?”

  “林小姐,我是岳勇!”

  一听是岳勇,苏珊马上会意,抱起小星星来进了卧室。

  林墨歌这才打开门让他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