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77章 第一个案子(1)
  第577章第一个案子

  然后装作没事一般笑了笑,“岳勇大哥,有什么事么?”

  “林小姐,璃爷有事想要见您,就在对面。”

  “他也来了?”林墨歌有些心惊,还好,权简璃这次并没有直接用钥匙开门,否则刚才便被他发现小星星了。

  不过,他最近倒是有些奇怪。

  苏珊说昨天他送她回来便走,竟然什么都没做。

  今日又是这般,竟然安静的在对面房间等着?

  想到这里,忽然苦涩一笑,或许,是他在有意想要跟她撇清关系吧?

  如此更好,反正她也不想与他有什么瓜葛。

  “好,我马上就过去。”

  岳勇见此也不好再留下去,便关上门出去了。

  她才匆匆进了卧室,跟苏珊交代了一声,然后披了件外套才出去。

  不料岳勇竟在门外等着她,还亲切的帮她开门。

  严肃的态度,让她心里直打鼓,难道是权简璃发现了什么?否则的话,为何要在大半夜的来找她?

  忐忑不安的走了进去,便看到权简璃挺拔修长的身影正斜倚在窗前。

  此时正背对着她,指尖夹着的香烟,一明一灭,散发出一股辛辣的烟草气息。

  他的背影,总是如此落寞。

  原来,是因为苏依柔,如今,是为了权老爷子吧?

  毕竟那几次在病房里的时候,他与权老爷子的关系还算不错。想来现在权老爷子发生意外去世,他也受了不小的打击。

  权简璃听到声音转过身来,只一眼,便恍惚了心神。

  她今日难得的穿了一条淡紫色真丝睡裙,细软的长发慵懒的披在肩头,娇俏的小脸卸去了粉黛,越发显得晶莹透白。

  那如水般透彻的眸子,如同一汪幽潭般,越发妩媚深邃了。

  虽然外面披了一件外套,却依然遮挡不住曼妙的身姿。

  真丝睡裙的胸口本来就低,此时他居高临下的看过去,那饱满的形状恰好呈现在他眼前,只一眼,便让他喉咙一紧,下腹处一团火热。

  明明在别的女人面前,他就是一座万古不化的冰山。

  无论如何引诱都不为所动。

  可一到这个女人面前,身体便自然有了反应,如同被下了蛊一般,奇妙得很……

  更奇妙的是,每到下雨天,他便会想起两年前的那一日,然后如同疯了一般的想要见她。

  哪怕只是见一面,只是看一眼,都好……

  看着他的眼神越来越炙热,林墨歌忽然想起那日在办公室里被他强吻的画面,小脸一红,下意识抓紧了外套,也遮挡住胸前那悠然的风光。

  “璃爷,我先出去了。”岳勇憨厚道了一声,他也觉察出气氛有些微妙了。

  若是再留在这里,岂不是会成为最亮的电灯泡?

  不料权简璃却阻止,“不用,在这里等着吧。”

  岳勇有些意外,可马上也明白了璃爷的意思。

  或许,璃爷是担心他自己会控制不住,所以才会让一个外人在场的吧?

  罢了,他今日就当一次电灯泡好了,大不了闭上眼睛不看。

  林墨歌却暗自松了口气,她实在害怕与他单独在一处。

  总觉得有种小白兔掉进狼窝的错觉。

  “那个……你找我……有什么事?”她率先开口问道。

  权简璃这才起到沙发上坐下,又指了指对面的位置。

  她也不客气,一屁股坐下,身子却绷得直直的,要输什么也不能输了气势!这是初白告诉她的。

  “不要紧张,我只是想问问你案子调查得如何了?有没有找到什么证据。”他淡然开口,见她黛眉微皱,不动声色的将手中香烟掐灭。

  林墨歌偷偷松了口气,原来是这事啊,早说嘛,吓得她小心肝都快爆开了。

  “证据……本来是找到了。”

  一想到这件事,她便万分苦涩。

  然后将如何找到证据,证据又如何被毁的事说了一下。

  权简璃的脸色越来越暗,到了最后,那双漆黑的眸子里,似乎要喷出火来。

  不过,却还是强忍住了。

  “如此说来,现在这个案子等于没有一丝头绪?”

  林墨歌虽然不想承认,可也没有办法。“是的,法庭上讲究的是证据,哪怕我明明知道事情的因果,可没有证据,一切就都不作数。”

  见他眉头紧皱着,她赶紧道,“不过我们既然接了这个案子,就一定会将你的损失降到最低。另外,开庭的时候初白会亲自出庭,将张律师替换下来……”

  “好,我知道了。”

  他面色如常,根本就看不出心里在想什么。

  林墨歌还以为他会大发雷霆的,却不料竟如此平静。

  似乎这个案子的成败对他来说,根本就没有关系……

  她不明白,可是岳勇明白啊。他早就看出来了,璃爷此时是在强压着怒火,想来那个张律师以后的日子,不会好过了……

  敢陷害林小姐的,璃爷又怎么会轻饶了呢?

  要怪,就怪张律师太愚蠢了,自以为圆滑的很,欺软怕硬。像他这种败类,早晚都会得到该得的下场……

  二人再次沉默下来,窗外的雨滴轻轻敲打着窗子,似乎在催促着时间快些流逝一般。

  许久,权简璃才缓缓开口,“我来除了案子的事,还要接月儿回家,你去帮她收拾一下吧。”

  “月儿?”林墨歌愣了一下,却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微微点头,“好,我这就去。”

  说罢,站起身来,却忽然想到了什么,又轻咬着嘴唇,艰难开口,“那个……那天晚上……谢谢你把我送回来……”

  他眉头一挑,原来这个女人还会说谢谢?

  “无妨,不过是楚二担心你砸了他的场子。”

  话一说出口,林墨歌方才还有的感激之情瞬间灰飞烟灭。

  就知道这个男人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以后她再也不会感激他了,反正在他眼里,别人的感激都是虚伪。

  脸色一变,便要离开。

  却再次被权简璃叫住了。

  “苏珊……既然现在苏珊回来了,你就搬来这边住吧,反正空着也是空着……”

  “不用,苏珊正在找房子。”她拒绝得干脆利落。

  她才不需要受他的恩惠!

  见她如此执拗,他也没有再坚持,反正当初开口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了她会这么回答。

  她的倔强,一如从前。

  砰!

  林墨歌关上门离去了。

  岳勇这才上前一步,低声问道,“璃爷,那个张律师,要不要……”

  “封杀!以后业界再不许出现他的名字!另外,暗中动手,不要让墨儿察觉出来……”

  “是璃爷!”

  岳勇就知道,璃爷一定不会让那个张律师再这么招摇下去了,只不过刚才当着林小姐的面,璃爷不好说这话罢了。

  因为林小姐向来善良,若她知道璃爷是为了她报仇才封杀张律师,一定会出来帮张律师求情的。

  而且,林小姐那么倔强,也绝对不肯再受璃爷什么恩惠,自然不会同意璃爷帮他报仇了……

  看来璃爷对林小姐也是用心良苦啊。

  林墨歌回到房间,简单把月儿的作业收拾了一下,放在书包里,这才将月儿拉了过来。

  “月儿,许是奶奶回家了想见你,爸爸特意回来接你的,你先跟爸爸回去好不好?”

  “妈妈,月儿必须回去么?”月儿撅着小嘴有些不乐意。

  她这几日跟哥哥和小星星在一起好开心呢,才不想回到那个空荡荡冷冰冰的家里。

  而且,那个家里还有一个让她讨厌的女人。

  “月儿乖,妈妈答应你,过几日会想办法去找你,好不好?”

  林墨歌也舍不得女儿,可既然当初与权简璃签订了合约,就不能随便的违背。

  因为他这些日子,也一直都按照合约上的在执行,她自然更不会做出什么越矩的事来。

  “月儿,明天学校见!”羽寒安静的说了一句,“回去以后记得守口如瓶,千万不要说漏了小星星的事,知道么?”

  “恩,月儿知道了!”

  月儿一听哥哥的话,便想到明日在学校便能再见到了,心里也就没有那么难受了。

  便在妈妈脸上亲了一口,又跑回房间,在小星星脸上狠狠亲了一口,这才一脸大义凛然的跟着妈妈出去。

  权简璃已经在车上等着了,岳勇撑着伞在外面等着,见她们下来,赶紧打开车门。

  月儿一脸不情愿的钻了进去。

  “岳勇大哥,能不能耽误你一点时间?”她冲着岳勇低声道。

  岳勇有些为难,然后低头问了璃爷一句,得到璃爷的允许,这才又撑着伞和她一起回到了楼道。

  “林小姐,其实璃爷来接小小姐回家,是因为夫人出院了,一直说想念月儿……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我已经猜到了。”林墨歌微微一笑,没想到岳勇担心她会误会,还特意解释了一句。

  “这样便好。其实璃爷并不是那么狠心的人……”他咕哝了一句。

  林墨歌也不作声,毕竟权简璃好与不好,都与她无关了。

  她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说。

  只是,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岳勇大哥,我想问,你对灵儿……是不是真心的?是不是真心想要对她负责?”

  岳勇哪里想到林小姐会问他灵儿小姐的事,瞬间脸红了起来,吞吞吐吐道,“是……是的林小姐!我对灵儿小姐是……是真心的!”

  林墨歌直勾勾盯着他,直盯得他脊背一阵阵发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