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79章 第一个案子(3)
  第579章第一个案子

  走到如今这一步,是他咎由自取,又如何能奢望着让墨儿再生一个孩子给他?

  恐怕墨儿连碰,都不愿意让他碰了吧?

  二人心思各异,一个坐着,一个站着。

  却都愁眉不展,各自闷头吸烟。

  一时间,书房里烟雾缭绕,如梦如幻。

  许久,岳勇忽然又开口,“璃爷,我想娶灵儿小姐!”

  权简璃扬眸看着他,意味深长,“既然如此,便去找她吧。记住四个字,死缠烂打。就算她赶你出来,你也要赖着不走,若她还是不肯的话……便将她扛回家好了。”

  呃……

  岳勇额头直冒冷汗,怎么璃爷跟林小姐说的话一模一样呢?

  真不愧是两口子啊,都让他直接把灵儿小姐抢回家去。

  可抢回去,毕竟不是长久之际啊。

  岳勇可是个奉公守法的好公民。

  不过,如今也算是得到了林小姐和璃爷的支持了吧?

  既然如此,他还等什么?

  将烟掐灭,郑重道,“那璃爷,我先走了……”

  “恩。记住我教你的四个字!”权简璃又嘱咐了一遍。

  毕竟岳勇跟了他这么多年,他也希望岳勇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也算是,圆了他的心愿。

  或许无能的人向来如此吧,越是自己做不到的事,越是希望别人可以帮自己做到。

  如今的他,便是如此。

  他没有办法与墨儿长相厮守,便希望,岳勇可以和他心爱的女人幸福快乐。只是,岳勇那小子太过木讷,真不知道会不会被赶出来……

  岳勇下了楼,匆匆开车离开,哪怕是阴雨连绵又怎么样?灵儿小姐,等着我,我马上就来见你了……

  连绵了一天的雨,不知何时竟停了。

  早上阳光明媚,倒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依旧是王师傅送了羽寒去学校,又将林墨歌送到律师事务所。

  许是昨天休息得不错,今日心情也再次恢复了往日的激情满满。

  因为念着初白昨天的辛苦,顺便在楼下买了两杯奶茶上去。

  “看样子心情不错?”林初白进办公室的时候,她正悠闲的给花浇水。

  “还好,果然吃饱睡足才会有力气!今天我们一起加油吧!”说着,将奶茶递了过去,“喝点甜的心情会更好。”

  “好啊,只要是墨墨给的,就算是毒药我都喜欢喝。”

  林墨歌瞪了他一眼,“又开始没正形了,开庭的日子定下来没有?昨天权简璃过去接月儿,顺便问了我案子的情况。我便实话实说了,也说了到时候你会亲自上阵的事。”

  “如此也好,省得我再跟权简璃打招呼了。”林初白喝了口香甜的奶茶,满足一笑,“我也是昨天晚上才收到的消息,明天开庭。所以今天好好准备一下。”

  “明天?会不会太仓促了一点?”她有些惊讶。

  “是有点仓促,不过我想了想,快些结束也好,这种事情拖得时间越久,对权氏的影响越大,所以无论输赢,还是尽快解决的好。”

  “好吧,那今天就有得忙了……”

  林初白咧嘴一笑,“放心吧,有聪慧机敏的本少爷在,不用担心!你只要坐在一起看着就好,如果再给本少爷说几个笑话逗逗乐就更妙了。”

  “休想!”林墨歌白了他一眼,转身进了自己办公室。

  而此时,律师事务所楼下。

  张律师下了车,疑神疑鬼的跑进了楼道。

  一直到进了自己办公室,才微微安下心来。

  不知为何,他今日从家里出来以后,这一路总觉得有人跟着,但是回头看的时候,却一个人都没有。

  可那种感觉却挥之不去。

  心里想着,该不会是悦心传媒的人要来找他抢回那二十万吧?

  还是说根本就不相信他已经把录音的原件都交上去了?

  不管如何,还是应该把这个案子早些了结了的好。

  如此一来,他的秘密,就不会有人发现了。

  而且,说不定他在法庭上据理力争的模样,会入了权总的眼。到那个时候,他还能顺利的跳槽到权氏的律师团队去。

  从此以后,便是平步青云,再不用留在这种小小的律师事务所里,看一个女人的脸色了!

  一想到这里,便意气风发起来,径直向着林初白办公室走去。

  敲了门,里面传来林初白懒散的嗓音,“进来!”

  “林律师!”

  “张律师,有什么事么?”林初白放下手里的笔,抬头看着他。

  张律师讪讪一笑,哪里知道自己的秘密早就已经不再是秘密了。

  “我是想问一下,什么时候开庭?我想再出去找找,看看能不能再找到新的证据……毕竟,林助理找到的证据已经毁了,我们总不能在这里干耗着啊。”

  “你怎么知道我找的证据被毁了?”林墨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他身后,双手抱胸,悠然自得的问道。

  那张娇俏的小脸镇定自若,丝毫看不出证据被毁的焦虑模样。

  张律师忽然一个愣怔,却强自装着镇定,呵呵一笑,“这个……自然是林助理你说的。昨天你的手机不是已经打不开了么……”

  “是么?可我已经修好了啊。里面的证据也完好无损。”林墨歌黛眉微挑,一脸的自信。

  “不可能,手机明明已经……”

  张律师话说到一半,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紧闭嘴。

  林墨歌却紧追不舍,“明明什么?明明被茶水腐蚀了,里面的东西都损坏了是么?”

  “呵呵,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原来是因为进了水才坏的啊?那真是太可惜了……”张律师不愧是混迹业内多年的老油条,自然不会轻易就上她的当。

  可饶是如此,也一时乱了方寸。

  原本他是胜券在握的,却没想到,本该心急如焚的像个没头苍蝇一般般撞的林墨歌,竟然气定神闲的站在这里,丝毫没有慌张的模样。

  所以他才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倒的茶水并没有用?

  可那茶水中明明就有柠檬的成份啊,主板之类的东西,是最怕酸性腐蚀的。不可能还完好无损啊……

  林墨歌直勾勾盯着张律师,那双清透的眸子,似乎将他看穿了一般,让他有种无所遁形的羞愧感。

  他将头扭到一边,不去看她的眼。

  可她的目光依旧强烈的落在他身上,让人感觉全身都不舒服。

  “张律师,你要去哪找证据啊?该不会又像昨天一样,要去悦心传媒吧?”林墨歌冷不丁再次开口。

  “悦心传媒?林助理真是说笑了,那里已经被林助理你搅得如惊弓之鸟了,我这个时候去,不是等着被打么?”张律师依旧嘴硬跟她打太极。

  “呵呵,可你昨天明明已经去了,怎么如此完好无损的回来了呢?该不会跟悦心传媒的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勾搭吧?”

  林墨歌的话,让张律师心里一惊,脸上却还是强装镇定,“林助理,话可不能乱说!你这样我完全可以告你诽谤!”

  “呦……不要生气嘛。”林墨歌笑的越发妩媚,一步一步上前,伸出柔若无骨的手来,轻轻搭在了张律师肩膀上,莞尔一笑,“张律师,你该不会忘了,现在的出租车上都有行车记录仪了吧?只要去出租车公司查一下,便能知道你昨天早上坐的是哪一辆车,然后,自然也能查到你要去的地方……”

  张律师的脸由红转白,却还是不肯轻易承认,“林小姐,我昨天是去了悦心传媒附近,可我却是去见以前的一个委托人,他不过是碰巧在那里等我罢了。”

  说罢,他得意洋洋看着她,对自己的机智非常满足。

  林初白懒散的靠坐在椅子里,一句话不说,默默的看着墨墨如何一步一步剥开眼前这头狼的面具。

  这样的墨墨,格外有魅力……

  “好,我就猜到张律师你会这么说,所以,也省了去查出租车公司的精力了……不过……”她将尾音拖得很长,“我本来就没打算用那么模糊的证据来指认你,因为……我还有更直接更有力的证据!想不想看?”

  “哼,你以为在这里血口喷人,就能诓我说出些什么来?林助理,我好心提醒你一句,不要再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有这个功夫人,你还不如好好想想如何挽救那个被你毁了的案子!”

  张律师此时是信心满满。

  这件事他做得可谓是滴水不漏,才不相信这个只靠男人上位的女人会查出些什么来。

  他得意的嘴脸看在林墨歌眼中,越发刺眼。

  也懒得再跟他浪费时间了,看着自己的手指,悠然开口,“第一,那个案子可不是被我毁的,而是被你。所以你想要把责任推给我,然后自己到权总那里领赏,这一点,恐怕行不通喔……”

  张律师脸色一暗,这女人怎么知道他心里所想?

  见他脸色有些变了,她继续道,“第二,人在做,天在看,有些事情你只要做了,就一定会露出破绽。想来张律师你将茶水倒在我手机上的时候太过激动,倒是忘记还在监控的照射范围内了吧?”

  轰……

  张律师的脸由白转青,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监控的位置,嘴角不住的抽搐,可还是嘴硬得很,“呵呵,你以为我会信你?这些监控不过是摆设罢了,根本就照不到里面!”

  “那你就错了。”林初白忽然间开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