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87章 第一个案子(11)
  第587章第一个案子

  “免得让伯父觉得不自在。”林墨歌淡淡一笑,她可不想被人认为是要走后门。

  “好吧,那就改天再去看他好了。不过这么一想,是不是就不太紧张了?你就当成是来我家或者灵儿家玩好了。”

  看着他一脸认真的模样,林墨歌一时没忍住笑出了声,“这可是法院!”

  “那又怎么样……”林初白摆出一副反正这里都是我家亲戚的表情来,逗得她笑得花枝乱颤。

  这边二人低声细语,谈笑风声。

  时而还有极为亲昵的动作,如同一对幸福的小情侣一般。

  坐在对面的权简璃,脸色却越来越阴沉。

  那双漆黑的眸子里射出两道愤怒的红光,恨不得将林初白给燃烧成灰烬!

  那该死的女人,竟然敢在他面前与别的男人卿卿我我!甚至还笑的那么灿烂!

  璃爷的心都快要碎了……

  “看林律师心情这么好,莫不是有了什么决定性的证据?”他脸色铁青,阴阳怪气道。

  林初白与林墨歌的目光这才看了过去,淡淡一笑,“抱歉权总,我只能说,会尽我最大的努力。”

  “哼,说好听的有什么用?我只要结果!”权简璃冷哼一声。

  “权先生,案子的情况那天我已经跟你汇报过了,想来权先生也清楚这次的结果如何。我们只能尽全力将损失降到最低,若是您不满意这个结果的话,完全可以换人。我记得权总手下的律师可是刁钻得很,想来最擅长打这种恶人先告状的官司了吧?”

  林墨歌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说出这么刻薄的话来。

  只是一看到权简璃那咄咄逼人的样子,便想到了两年前他在法庭上对自己的恶言恶行。再加上刚才进来的时候,他竟然趁着她们吸引了记者而脱身,实在是令人心生不悦。

  权简璃眸光一暗,看着她受伤又倔强的眸子,忽然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他承认,两年前的那场官司,他是有择手段了一些,也让她受到了伤害。

  可是,已经过去这么久了,难道她还要一直记着不成?

  况且,他现在已经把羽寒还给她了,难道还不够么?

  他哪里知道,留下的伤痕,便是永久。

  哪怕伤痕愈合了,也会有伤疤存在……

  走廊里,王律师正在教训大刘,“你不是答应不会乱说话么?刚才的事若是被对方律师抓个正着的话,有可能会告你诬陷诽谤你知道么?”

  “他们有本事就让他们去告啊,没有证据拿什么告我?”大刘撇撇嘴,一脸不屑。

  王律师气不打一处来,“那么多记者可都拍下来了!不是所有的记者都是我们这一边的!……总之,一会儿开庭以后你不要再乱说话了。若是再惹起不必要的争端把官司给砸了,可与我无关!”

  见王律师也有些生气了,大刘这才闭了嘴巴没有反驳。

  十分钟后,正式开庭。

  林墨歌跟在林初白身后,缓缓的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将带来的资料都拿了出来放在桌子上。

  权简璃自然的坐在了原告席上,那悠然自得的模样,根本就像是来观看一场演出的。

  只是眼低的愤怒,却昭然若揭。

  那是被林墨歌激起的怒火,任何人都无法平息。

  大刘一脸痞样的坐在被告席上,小玉倒是没有跟他坐在一处,而是安静的坐到了旁听席上。

  大刘冲着权简璃做了个鬼脸,然后便直勾勾的盯着林墨歌。

  目光在她身上游荡了一遍又一遍,似乎已经将她的衣服剥掉,在欣赏着她那光洁如玉的酮体了……

  林墨歌只觉一阵阵厌恶,故意别过脸去不看他。

  林初白轻轻拍了拍她的手以示安慰,

  却再一次,被权简璃看得一清二楚,怒火暴涨。

  还未开庭,气氛却火热起来。

  一大部分,都是权简璃一人身上散发出来的。

  然后,便是法官和陪审团入席。

  因为知道了法官便是灵儿的父亲,林墨歌便格外留意。果然,法官的长相跟灵儿真的有几分相似呢。而且,她对法官的害怕,竟真的消失了。

  反而觉得格外亲切。

  没想到初白交她的这个办法还挺有用的。

  “现在开庭!”法官沉声说着,便向着林初白看过来,“原告律师,请陈述你方的观点。”

  林初白面色如常,镇定的站了起来,“四天之前,被告故意激怒我的委托人,令他情绪失控,最后失手打了被告人。而被告人却因些事而非法聚集,到我方委托人公司下抗议,故意捏造并散布虚构的事实,贬损我方委托人人格。扰乱公共秩序的同时,也对我方委托人的名誉和心理造成了极大的打击。现以寻衅滋事罪和诽谤罪起诉……”

  看着林初白侃侃而谈的模样,林墨歌心里的石头算是放下了一些。

  果真,如今的初白,不再是两年前那个他了。

  如今的他,阅历更加丰富,也变得更加成熟。

  举止谈吐,都有一种让人钦佩和信服的能力,也让人越发觉得安心。

  他陈述过后,便是被告方的王律师开始陈述。

  “法官大人,我在此要推翻原告律师的所有论断。第一,我方委托人只不过是一名小小的记者,突击采访是他的职业,也是众多记者们最常用的方式。事发当日,他也只是做了自己的本职工作,对原告进行了一些适当的提问。可是我方委托人却在工作的时候,被原告动手殴打,造成严重后果。所以并不存在我方委托人寻衅滋事一说。”

  王律师说着,意味深长的看了权简璃一眼,又继续道,“第二,我方委托人之所以到权氏公司楼下抗议,也只是想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讨个说法罢了。而且他所说的皆是事实,当日的在场记者们都拍下了原告对我方委托人动手的画面,所以并不是故意捏造事实,这事也并非虚构。因此,诽谤罪并不成立。”

  他说罢,便一脸得意的看着林初白,似乎在向他示威。

  林初白深呼吸一下,缓缓起身,“法官大人,被告方所说只是最浅显的一面,是他们刻意营造出来的错觉。而这整件事,都是由他们一手设计,想要将我方委托人拉下马的一个计划!”

  王律师依旧不急不缓,“请问原告律师可有什么证据?若是没有证据的话,我也可以说你现在是在诬陷我方委托人!”

  说罢,与大刘相视一笑,那笑容真让人恶心。

  大刘偏偏在这个时候,还冲着林墨歌吐了吐舌头,那色眯眯的表情,恨得林墨歌牙痒痒。

  “法官大人,我方还要追加一条,被告花重金收买我方律师,销毁证据!”林墨歌一时没忍住,便脱口而出。

  权简璃与林初白皆是脸色一变。

  林墨歌话说出口才知道自己犯了错。

  初白说过,张律师的事,算是他们的内部问题。

  不能声张出去的。

  现在好了,成了家丑外扬。

  可是说出去的话便是泼出去的水,想要再收回来已经不可能了。

  权简璃幽怨的看了她一眼,他担心的倒不是张律师的事,更不关心是不是家丑外扬。他只关心,这个愚蠢的女人,是在把自己送上去任由对方诬陷啊。

  或许她不说话的话,对方也不会把她指出来,可此时,她却无疑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恰好落人口实!

  果然,还不待林初白开口,对方律师便抢先道,“请问这位林助理,可有什么证据证明你的观点?”

  法官一听这话,也将目光落在了林墨歌身上。

  她害怕自己再说错话,便闭口不言了。

  林初白无奈接过了话来,想要帮她解围,“林助理说的确有其事,不过与此案件并无关系。张律师涉嫌盗取重要证据资料的案子,我方已经移交给律师协会了。”

  法官这才微微点头,不管如何,律师做出这种事来,总归是不好的。“既然如此,张律师的事必须要严查。但是原告律师已经说了,与此案无关。林助理,若你想要指控被告,必须再拿出相关证据。”

  林墨歌瘪瘪嘴,证据都被他们拿走了,哪里还有啊。

  她还以为自己不说话,这事便过去了。

  却不料对方根本就没有打算放过她。

  王律师阴恻恻一笑,“法官大人,我方委托人倒是想问问这位林助理,为何要不择手段接近我方委托人,甚至蓄意将他灌醉,然后趁机诱导他说出一些不符合事实的话来,这件事,不知道是不是原告指使的?”

  林墨歌刚要开口,却被林初白按了下来。

  “法官大人,被告律师所说并无证据,是被告趁着林助理喝醉之后,企图对她行不轨之事……”

  说着,忽然拿出一个u盘来,交了上去。

  这是刚才进来的时候,岳勇交给他的。说是有可能会用上。

  法官点了点头,示意播放出来。

  林墨歌神色紧张,她根本就不知道初白手里还有什么证据。

  大刘更加不知道,跟王律师对视一眼,还以为那日张律师卖给他们的录音还有备份。

  气氛顿时寂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投影仪。

  然后,便见投影仪上出现了一副画面,正是那日在酒吧包间里的情景。

  林墨歌被喝醉酒的大刘拉着,几次想要逃走不成,被他反压在身下求救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