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89章 葬礼风波(1)
  第589章葬礼风波

  这一层楼的走廊里,依旧格外安静。

  她提着吃的匆匆穿过走廊向着母亲所住的病房走去。

  想着要把案子赢了的消息告诉母亲,母亲一定会替她开心的。

  虽然这个案子上,都是初白的功劳,可她还是开心,毕竟重在参与嘛,她也为了这个案子劳心劳力,做了不少尝试。

  哗啦一声推开门,便扬起了手中提着的袋子。

  “妈,你看我带……”

  因为被病房里的两个人吓了一跳,连余下的话都忘记了。

  “墨歌,你来了?”闫莎冲她灿烂一笑,招招手叫她过去。

  “权先生刚刚才过来,你也真是的,怎么也不说早些带权先生来呢?妈妈应该好好感谢他的。”

  “啊?”林墨歌傻眼了,“妈,您……要感谢他?”

  “是啊,我都听护士说了,是权先生帮了很大的忙,妈才能住在这里的,咱们受了人家这么多照顾,自然应该感谢。”

  闫莎说着,冲着权简璃一笑,“权先生,快请坐啊。”

  “谢谢伯母。”权简璃笑的人畜无害,竟然厚着脸皮坐到了沙发上。

  岳勇依旧跟木头人一般站在他身后。

  林墨歌回头,恶狠狠的瞪着两个人,却又害怕被妈妈看到,只能皮笑肉不笑道。“呵呵,权先生可是大忙人,公司还有很多事要做呢。我们就不打扰您了……”

  “还好,今天公司不忙。”权简璃淡淡的笑着,哪里还有刚才在庭上时的愤怒?尤其这一笑,那叫一个单纯无公害,晃得林墨歌眼都快瞎了。

  “呵呵,权先生人真是和善……”闫莎开心的笑着,“墨歌,以后要跟权先生好好相处知道么?”

  “我跟他相处什么……”林墨歌咕哝一声。

  想来母亲并不知道权简璃就是孩子们父亲的事吧?若是知道了,也能像现在这般对着他笑么?

  不过,她本以为权简璃会表明身份的,还好,看样子他应该没有说。

  可是,她还是想不明白,这厮怎么会突然跑来探望母亲?

  “听妈的话没错的……”闫莎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轻轻拍了拍她的手。

  这下子,林墨歌越发疑惑了。该不会母亲觉得权简璃人还不错吧?若是这样可就糟了啊……

  被身后那道直勾勾的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林墨歌却咬牙强忍着不回头去看。

  径自将袋子里的饭菜拿出来,一一摆放在桌子上道,“妈,您住院这么久了,医院的饭菜也吃腻了吧。这些是我特意从一家很有名的店买来的,您尝尝,味道很不错的……”

  “一会儿再吃好了,妈现在也不饿。”闫莎柔声道。

  她似乎也看出来了,女儿是在刻意赶权简璃走,不过她不能跟着女儿一起不懂事。

  “这个凉了就不好吃了。”林墨歌忽然灵机一动,挤出一个虚伪到极致的笑来,“权先生,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吃啊?这家的榴莲披萨味道很好的。相信你一吃就会爱上的,来来,尝一口……”

  说着,干脆拿起一块披萨来,向着权简璃走过去。

  顿时,房间里溢满榴莲那奇特的味道,权简璃脸色一沉,“不用了,我突然想起来公司还有事,就先走了。伯母,改天再来看您。”

  “哎,好……”

  闫莎的话还没有说完,权简璃挺拔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门外。

  岳勇冲着林墨歌微微点头,也跟着出去了。

  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林墨歌心里那叫一个痛快!

  幸好她今天突然有兴致去买了榴莲披萨回来,否则还真没办法赶走那个厚脸皮的混蛋!

  刚才在法院的时候还对她凶巴巴的,甚至眼看着她被记者围攻却不管,反而自己趁着这个便利逃之夭夭。

  开庭的时候也一直跟她摆着脸色,好像她欠了他多少黑豆似的。

  现在却反倒来探望母亲了?谁知道他安的什么心!

  “看来他不喜欢吃这个,妈,您先吃,我先出去一下。”

  说着,便匆匆追了出去。

  岳勇似乎知道她会出来一般,在走廊里等着。

  “林小姐……”

  “岳勇大歌,我是想问问灵儿的事,昨天你们……进行的还顺利么?”林墨歌不知道该怎么问才好。

  明明知道这事她不方便参与太多,可还是忍不住想要关心一下。

  岳勇一说到这事便如同被霜打了的茄子一般,蔫儿了下来。

  “灵儿小姐说,她需要再好好想想。我也跟她说过了,无论她决定怎么做,我都不会有意见,只是,她必须把决定告诉,与我一起承担才行。”

  林墨歌赞赏的点了点头,“恩,这个结果还算不错。孩子留与不留虽然很重要,可更重要的,是你能与她一起分担,随时都在她身后保护着她,这样才能让她安心。”

  “林小姐,其实我已经想好了,无论灵儿小姐做什么决定,我都会用心把她追到手的。”

  看着岳勇憨厚的模样,她倒是真心为灵儿开心。

  至少她知道,岳勇是真心喜欢灵儿的。

  “好,那你要加油喔,正所谓日久生情,这段时间可以说是灵儿最虚弱,最需要人照顾的时候了,你想办法多陪陪她,说不定就能让她改变心意接受你了。我也真心希望你们能在一起的。”

  “谢谢林小姐,我一定会努力的!”岳勇拍着胸脯保证。

  “好,我信你!”

  “那林小姐,我先走了。”

  “恩。”

  一直目送着岳勇离开,她才又回到病房。

  闫莎正摆弄着床头的一束淡粉色康乃馨,正是方才权简璃送她的。

  见女儿回来,很认真的问道,“你是不是不喜欢他?”

  林墨歌微微一怔,转而笑了起来,“这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好了妈,咱不说他了,快趁热吃吧!”

  见女儿不愿意再说,闫莎便不再问了。

  其实她都知道的,昏迷的那段时间里,女儿说的话,她都听到了。

  这个男人,便是孩子们的父亲了吧?

  其实这男人刚进来说他姓权的时候,她的心情并不好。因为想起之前女儿向她哭诉过,他是如何伤她的心的。

  可是,看着他,她却觉得有种踏实的感觉。甚至,总觉得权简璃的模样有些熟悉……

  而且刚才权简璃看着墨歌的眼神,她全都懂了。

  她知道,权简璃对墨歌,是有感情的。

  只是,那种感情,既然墨歌不愿意承认,那便罢了。

  她这个做母亲的,又有什么资格去管女儿的生活呢?

  “对了妈,我今天的官司打赢了喔……是初白力挽狂澜,舌战群儒……你是没见当时的场面,初白超帅的……”

  “初白本就聪慧,性子又好,你要跟着他好好学习……”闫莎微微一笑。

  “恩,我会的妈。”林墨歌点头,她自然要再多学一些,尤其要学学初白临危不乱,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才行。

  就像她刚才,险些就因为冲动而闯了祸。

  “其实初白真的不错,妈能看出来,他对你也是真心的……”

  闫莎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林墨歌打断了,“停停停,妈,您该不会跟月儿一样,也要让我嫁给初白吧?我跟他不可能的……况且,我们已经说好了,只做朋友。现在这种感觉,我觉得很好……所以您以后也不要再乱点鸳鸯谱了好不好?”

  “好……”闫莎微微叹息一声,“妈只是希望你能得到幸福……”

  “妈,跟您和孩子们在一起,就是我最大的幸福了……”

  病房内,母女二人,温情一片。

  窗外,春光明媚。

  道路两旁的樱花树上,已经生出了小小的深红色的蓓蕾,想来再过几日便会盛开了吧?

  权简璃站在车旁,难得的没有上车等着。

  看着那枝头的淡淡红色,似乎又想起了与墨儿的第一次相见。

  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

  明天就是父亲的葬礼了,其实她刚才是想跟墨儿说这件事的。明天,希望她能带着羽寒去父亲的葬礼。

  虽然知道父亲不喜欢她,他曾经也在父亲的病床前说过,不会给她名分。

  可是,他就是想要带着她去见父亲,哪怕是一场葬礼,也想有她在。

  那种奇妙的心理,他自己都想不通。

  就好像自己认定的妻,一定要带到父亲面前面见过一般……

  不过,刚才却一直没有找到机会,而且,就算说了,墨儿也会拒绝的吧?

  她一向不喜欢与权家的人有什么关联,更别说明天那么重要的场合了。

  罢了,她不愿意去的话便随她好了。

  反正他现在根本没办法像以前一样强迫她做任何事。

  手机忽然响起,竟是莫易云打来的。

  刚一接起,里面便传来莫易云懒散的嗓音,“我说权二,听说你今天带着墨墨一起去打官司了?结果怎么样啊?墨墨的本事是不是见长?对了对了,墨墨穿职业装是不是超漂亮?”

  权简璃脸色一沉,刚才还在想一向爱睡懒觉黑白颠倒的莫易云怎么会在这个时间给他打电话。

  现在懂了,原来是在惦记着八卦。

  “在哪?”他依旧是一贯的言简意赅。

  除了跟墨儿说话的时候会特别啰嗦外,与其余的人,多一个字都觉得浪费。

  “哎呦,好冷漠的语气。人家特地起了个大早关心你哎……”莫易云委屈至极。

  “再废话我挂了。”权简璃威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