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93章 葬礼风波(5)
  第593章葬礼风波

  “果然还是我儿子最聪明了!这下子妈妈就不用再烦心了。走吧,我们快回去吧,小星星跟苏珊阿姨一定等急了。”

  说着还扬了扬手里的袋子。

  之前初白告诉她,小区附近刚开了一家餐厅,里面做的饺子味道不错。

  所以她今天便特意早下了车,跟儿子一起去买了外卖带回去。

  “恩。”

  羽寒乖巧点头,跟妈妈一起大步向着家里走去……

  权简璃回到家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岳勇搀扶着他径直回了卧室。

  胡蝶早就在窗前看到了醉醺醺的简璃,心里着急,却又不敢去照顾他。想了许久,终于打算试一试。

  岳勇正在帮权简璃脱掉鞋跟外套的时候,忽然有人推门而入。

  回头一看,是脸色苍白的胡蝶。

  “蝶儿小姐?有什么事么?”

  “喔,我……我只是看简璃喝醉了,想来照顾他。毕竟照顾人这种事,还是我来更合适一些……”她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把自己当成了权简璃的妻子。

  岳勇眉头微微一皱,“蝶儿小姐,之前璃爷说过您不能走出房间的,若是被璃爷看到了,少不得又该发怒了。您还是回去吧。”

  “没关系的,我只是照顾着简璃睡着,然后我就走……”胡蝶哪里肯错过这个机会,“况且你也照顾不好他……毕竟还是女人心更细些。”

  “蝶儿小姐,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我在照顾璃爷,所以我清楚璃爷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

  岳勇说着,帮璃爷拉过被子来盖好,这才起身,直勾勾盯着她,一点客气的意思都没有。

  刚才蝶儿小姐摆明了就是在说他心思跟长相一样,都是个糙汉子,这无所谓。

  可是他不想看着蝶儿小姐再这般纠缠璃爷了。

  云二少说的对,若是决定只爱一个女人的话,就不能再给别的女人留下任何念想。

  而璃爷一直还说要照顾蝶儿小姐,不仅是给了她念想,根本就属于滥情。滥情这个词,云二少还特意给他解释了一下,是对所有女人都好,谁也不愿意辜负的意思。

  后来仔细一想,璃爷确实属于这个范畴。

  不管是白小姐也好,蝶儿小姐也罢,甚至是当初的安小姐,都误会了璃爷的意思。

  如此一来,虽然璃爷不是自愿的,或许根本就是无意识的,可最终的结果,却是璃爷惹了一身的桃花。

  反而将林小姐伤得体无完肤。

  胡蝶还想再说什么,岳勇却脸色一沉,“蝶儿小姐想必也不希望再惹璃爷生气吧?这几日璃爷因为老爷的事心情很低落,希望蝶儿小姐这个时候不要再给璃爷添麻烦。”

  胡蝶被他的气势震慑到了,脸色越发苍白无血色。

  最终还是不甘心的退了出来。

  罢了,一切等权老爷子的葬礼过后再说吧。

  可是,一想到葬礼,她便忽然觉得后背一阵阵发寒,抱紧了手臂,头也不回的跑向自己房间……

  天方蒙蒙亮时,权简璃被噩梦惊醒。

  梦里,父亲满身是血的站在他面前,说自己死得不甘心,让他给自己报仇。

  “爸!……”

  惊呼一声,猛然坐起来。

  只感觉一阵头晕目眩,太阳穴突突的疼,如同有几枚钉子在从里向外的敲打一般。

  他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

  耳边,还回荡着父亲那句凄惨的话语,“害死我的人就在身边,就在身边……”

  这几日,他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了,可是,梦却是真实的,父亲出事那天的情景,就那样真切的刻在他记忆里。那惨烈的一幕,他永远都没有办法忘记。

  他知道那件事根本就不是什么意外,却没有想到,父亲竟然在梦里告诉他,凶手就是他身边的人!

  如此想来,实在太可怕了。

  砰砰砰,有人敲门。

  “进来!”

  岳勇推门而入,恭敬道,“璃爷,夫人请您出去用早餐。”

  “好,我知道了。”

  他淡淡的回应一声,起身进了浴室。

  岳勇安静的等在一边,不时的看看手机。

  他给灵儿小姐发了无数条短信,可灵儿小姐一条都没有回。

  不过,他不会放弃的。

  因为昨天云二少也说了,追求心爱的女人,就是要本着不要脸的精神才行,还教了他很多笑语,他也都一一给灵儿小姐发过去了。

  希望灵儿小姐会开心一些……

  没一会儿,权简璃便已经洗过了澡,换上一身干净的西装,再次恢复了那个冰山般冷漠的形象。

  “昨天什么时候回来的?”

  “大约八点左右。”岳勇低声道。

  权简璃微微点头,“羽寒那边呢?”

  “王师傅已经过去接了。”岳勇看了璃爷一眼,小心翼翼道,“璃爷,要不要告诉林小姐一声?毕竟……她也是小小姐和小少爷的亲生母亲……于情于理,都应该知道这件事的。”

  权简璃深呼吸一口,眸光微微一暗,“罢了,墨儿不会来的。这个家,给她的伤害还少么?”

  说罢,径直向外走去。

  岳勇不敢再吭声了,紧紧跟在后面。

  吴玉洁已经在客厅里等着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平时总穿得十分华丽,如今忽然换了一套黑色的旗袍,倒是衬得脸色有些苍白了。

  “简璃啊,你快去吃点东西吧……”

  “不用了阿姨,我没胃口。”他看一眼四周,该派出去的人都已经派出去了。

  岳勇办事,他从来都放心。

  月儿也难得的没有睡懒觉,安静的坐在吴玉洁身边。

  穿着一身黑色的小公主裙,细软的头发柔顺的披在身后,看起来格外乖巧可爱。

  看到他,也只是眨巴着眼睛,并没有说话。

  他也习惯了,反正是不指望着月儿能叫他爸爸了。

  “妈,你还是吃点吧,身体还没恢复呢,再晕倒了可怎么办?”权幻从餐厅里出来,端了一碗粥放在桌子上。

  吴玉洁摇摇头,“妈吃不下……妈这心里啊,就好像有团棉花堵着一样,难受……你说,老爷他怎么就……呜呜……”

  说着,便呜咽起来。

  惹得权幻一阵哄。

  权简璃眉头微微一皱,“阿姨,你身体太虚弱了,还是留在家里吧。”

  “不简璃,我要去。当初,是老爷将我接到这个家里来的,如今他却先我一步离开,我一定要去送他的。”

  “也好,老三,你记得照顾好阿姨。”

  “恩,我会的。”权幻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了什么,冲他眨眨眼。

  还不待权简璃想明白,吴玉洁再次开了口,“简璃啊,老大一家真的不通知么?老爷生前那么疼爱老大,若是连这最后一面都见不上,恐怕会心有不甘啊……阿姨知道你和老大有隔阂,可今天毕竟是老爷的最后一程,你看能不能……”

  “阿姨……”权简璃忽然打断她的话道,“您放心吧,我会通知的。”

  岳勇此时忽然上前一步道,“璃爷,大少爷一家已经出发了。”

  “是么?那便好……想来老爷也会开心的……”

  吴玉洁低头擦了擦眼泪,又微微叹息了一声。

  权简璃冲着岳勇点了点头,示意他也可以出发了。

  却不料忽然从楼上冲下来一抹纤瘦的身影,黑色的套装礼服,苍白的小脸,看起来让人有种极不舒服的感觉。

  胡蝶这几日的脸色越发苍白了,昨天又是一夜没睡,甚至总感觉权老爷子就在某一处看着她。

  所以连眼都不敢合。

  睁着眼睛直到天亮的感觉,真的很难受。

  因为今天出场的人很多,她便特意涂了几层厚厚的粉底,一来想要遮盖住黑眼圈,二来,是想遮盖住脸上的疤痕。

  所以看起来便越发惨白了,没有一丝血色的那种。

  看到他出现的那一刻,客厅里的几人脸色便都阴沉了下来。

  “简璃,让我一起去吧。虽然……我们没有举行婚礼,可我毕竟还是你的未婚妻对不对?这种场合,我没有不去的道理。”

  权简璃眉心紧蹙着,看了一眼吴玉洁。

  “蝶儿小姐,我看你还是待在家里好了。你也知道,老爷并不想见到你,难道你想让老爷最后一程都走得不安心么?”

  吴玉洁忽然间开了口,她这几日是越发不待见这个女人了。

  胡蝶脸色一变,顿时便泪眼婆娑,“伯母,您就让我去吧,我……哪怕只让我远远看着也好……我真的想送伯父最后一程的……”

  一看自己母亲又来了劲,权幻赶紧上前,“好了好了,大家都去吧,人多还热闹些。蝶儿小姐也是一番心意,妈,您就别再为难她了。”

  “我怎么是为难她了?我这是在替老爷考虑!……难道你想看着老爷气得走不安心么?”吴玉洁狠狠瞪了儿子一眼。

  这个儿子永远都不会跟她站在统一战线,总是帮着外人!

  “爸都这样了还能怎么生气啊?”权幻也有些无奈,最近母亲的脾气是越来越大了。

  “时间到了。”

  权简璃懒得再听他们说下去了,冷漠说了一句,走到沙发边上,身出手来,看着月儿。

  月儿轻咬着下唇,想了想,径直从沙发上跳了下去,趾高气昂的向外走去。

  根本就没理他。

  权简璃面无表情的收回手,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般,优雅的出了玄关。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跟女儿间的相处,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平心静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