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94章 葬礼风波(6)
  第594章葬礼风波

  就算是女儿对他不屑一顾,他都不会生气。

  反而觉得很正常。

  大概这就是莫易云所说的受虐心理吧。

  月儿上了车,权简璃也跟着坐到了副驾驶。他知道月儿也不想挨着他坐。

  胡蝶急匆匆的跑出去,刚打算跟他上同一辆车的时候,月儿却抢先一步,将车门关上了。

  “简璃……”

  她低呼了一声,权简璃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目视前方,一动也不动。

  然后,岳勇迅速发动了车子,出了大院。

  看着车子绝尘而去,气得她直跺脚。

  吴玉洁在儿子的搀扶下,坐上了保姆车。

  “蝶儿小姐!……上车吧。”权幻随口唤了一声。

  她这才不情愿的坐了上去,一句话不说,别过脸看向窗外。

  吴玉洁自然也不可能主动跟她说什么,一路上便格外安静,安静得令人有些尴尬。

  四十分钟后。

  郊区墓园。

  墓园位于半山腰处,这一带,也是权家的专属墓园。

  权家的上几辈祖辈,都是葬在这里的,所以权老爷子也理应在此。

  一辆保姆车缓缓停了下来,王师傅回头道,“林小姐,到了。二少爷应该还没有到。”

  “恩,那我们等等吧。”

  林墨歌淡淡说着,便仔细的帮儿子整理衣服。

  “宝贝儿,你不是说有话要跟爷爷说么?一会儿等爷爷下葬以后就可以说了。”

  “恩。”羽寒点了点头,又一脸认真道,“妈妈,你就在车里坐着好了,等爸爸和奶奶走了以后再下车,我再陪你进去祭拜爷爷。”

  “好,妈妈就躲在车里。”

  林墨歌心里默默祈祷着,希望儿子的办法有用。也希望,权老爷子不要怪罪于她才好。

  可这般尴尬,也是权老爷子当初决定的不是么?

  “王师傅,您等下直接跟着去就好,不用管我。”林墨歌这种时候也不忘记关心别人。

  她知道,王师傅跟了权老爷子这么多年,一定是有感情的。

  与其和她一起等在车上,倒不如随着权家的人进去祭拜。

  “谢谢您林小姐,您这么好的人,老爷一定会理解的……”王师傅真诚的说道。

  跟林小姐相处的时间并不久,可他却不会看错。

  林小姐并不像权家佣人之间流传的那般不堪,反而是个心地善良又单纯的人,能把小小姐和小少爷教育得这么好,便是最好的证明了。

  他不明白,为什么林小姐这么好的人,二少爷却不娶,反而要娶那么一个毁了容的女人呢?

  “理解是一回事,接受,却是另外一回事。”林墨歌苦涩一笑,“反正都是过去的事了,如今,权老爷子已经归于尘土,这些往事,不想也罢。”

  正说着话,便见两辆黑色的车子一前一后,向着这边驶来。

  林墨歌心里微微一提,她认得,前面的车子便是权简璃的。

  “宝贝儿,记得一会儿下去了,不要告诉月儿妈妈也在,妈妈担心她会忍不住跑过来找妈妈。”

  “恩,我知道了妈妈。”

  羽寒心有灵犀的点了点头,其实他也害怕月儿会坏了事。

  哗啦……

  车子刚一停下来,车门就被打开了,只见月儿小小的身影匆匆向着这边跑来。

  羽寒小脸紧绷着,跟妈妈点了点头,便也打开车门下了车。

  “月儿。”

  “哥哥!”月儿一路小跑过来,便拉着羽寒往保姆车上走,一边走还一边说着,“哥哥,月儿告诉你个秘密!”

  “等下月儿……”

  羽寒阻止的话还没有说完,月儿便已经发现了坐在车子里的妈妈,兴奋大叫一声,“妈妈,你也来了?”

  “嘘……”

  林墨歌慌忙阻止,却已经晚了。

  随后下车的权简璃,已经听到了月儿的话。

  眉头一挑,快步向着保姆车走了过来。

  林墨歌心里咯噔一下,完了完了,还是被他发现了。

  羽寒依旧小脸紧绷,看不出表情,可是,眼底却闪过一丝遗憾。

  可是遗憾的同时,却抱着小小的期待……

  月儿这时才知道自己闯了祸,想要阻止却又不敢,因为这几天的便宜老爸超吓人,脾气不是一般的大。

  “那个……我是送羽寒过来的……”林墨歌讪讪的找了个借口,心里暗骂自己,不就是来祭拜权老爷子么?怎么连这种话都说不出口呢?

  本以为权简璃会动怒。

  却不料,阴沉的面色下,嘴角却微微扬起,似乎松了一口气般。

  眼底的阴翳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便化为了飞灰消散,转而换上一副温柔的目光。

  “谢谢你能来。”

  他淡淡说道。

  “啊?”林墨歌傻眼了,这厮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他现在是在笑着,可他这笑容的背后,不会藏着刀吧?

  因为她上过太多当了,所以根本就不敢轻易相信。

  而且现在,她也越来越看不懂他了。不,应该说她从来都没有看懂过。

  她惊诧的模样看在他眼底,却觉得十分可爱。

  再次耐心的重复了一遍,“我说,谢谢你能来参加我父亲的葬礼。”

  “呃……毕竟他是孩子们的爷爷……”林墨歌依旧有些愣怔,该说的话,却也都说了出来,“而且,我是代替我妈来的,我妈她说,多年前与权老爷子是旧识,所以拜托我帮她来送权老爷子最后一程……”

  “伯母?”权简璃似乎也很惊讶。

  没想到父亲与墨儿的母亲竟也相识?

  林墨歌点了点头,“具体的情况我也不了解,可这件事是我妈先提起来的,想来不会有错……不过,若是不方便的话还是算了,等你们结束以后我自己再去就好……”

  他怔怔的看着她,目光变得越发深觉。

  她的肌肤本就如寻一般雪白,今日穿了一身黑色修身的小西装,干练的同时,又将她的肌肤衬得越发水灵了。

  而且她的白与蝶儿的苍白不同。

  蝶儿是没有血色的,病态的白。

  而她的,却是晶莹剔透的白,因为太过紧张,两颊微微泛红,便更加显得娇媚动人。

  他猛然间伸出手来,淡淡道,“走吧。”

  “啊?去……去哪……”林墨歌慌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不过马上便明白了,慌忙摇头,“不行,还是算了吧,我现在去不合适。还是等你们走了以后我自己再过去吧,你快去忙,不用管我……”

  权简璃却二话不说,紧紧抓着她的手,将她从车上扯了下来。

  “喂!我现在出去不合适!我……夫人和蝶儿小姐该不高兴了……”林墨歌想要挣扎,却又见两个孩子在眼巴巴看着,便小声嘀咕道。

  权简璃松开手,俯身在她耳边轻声喷吐,“放心,你只管站在我身边就好。”

  “可是……”

  “妈妈,我们一起去吧!”月儿仰头望着妈妈。

  她虽然小,可也知道妈妈出现在这里代表着什么。

  要她说,妈妈绝对比那个丑八怪巫婆更适合在这里。

  羽寒一句话不说,却坚定的拉着妈妈的手,感激的望着爸爸。

  果然,爸爸没有让他失望,还是让妈妈出来了。

  他就知道,在爸爸心里,妈妈的份量是最重的。

  因为有权简璃的车挡着,所以开始的时候吴玉洁和胡蝶并没有看到林墨歌。

  此时二人下了车,才看到和孩子们站在一起的林墨歌,再加上站在他身前的权简璃,看起来,倒真是养眼的四口之家。

  胡蝶顿时脸色大变,那个贱人怎么能来这里?

  明明只有她才有资格来的!她才是未来的二少奶奶!……

  可是现在权家的人都在场,她不便开口驱逐,便将哀求的目光落在了吴玉洁身上。

  看到吴玉洁的脸色并不好,便放心了。看来,此事用不着她出马了……

  吴玉洁哪里想到林墨歌竟然会来,甚至还一副女主人的模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气势汹汹走了过去。

  “你来做什么?明知道老爷不想看到你,竟然还有脸来?”

  林墨歌不卑不亢道,“夫人,我想您误会了,权老爷子生前已经和我冰释前嫌了,而且我今天到这里来,并不是代表我自己,而是代替权老爷子的一位故人来祭拜的……”

  “哼,理由倒是编得好,简璃会信,我可不信!”

  吴玉洁气得眼角的皱纹都在颤抖着,“总之,今天这里不欢迎你!……你还是……”

  “阿姨!”

  权简璃忽然开口打断了她的话,幽冷的目光冷冷从她脸上扫过,让她不由自主噤了声。

  “爸和墨儿的误会,生前确实已经说清楚了。而且墨儿口中的那位故人,我也知道。她并不是胡说。再者,她是月儿和羽寒的亲生母亲,绝对有资格站在这里。”

  吴玉洁被他的气势震慑到了,既然他都说了,她哪里还有什么反驳的余地?

  恶狠狠的瞪了林墨歌一眼,冷哼一声,转身向后走去。

  胡蝶看着吴玉洁都失败而归,越发气得咬牙切齿。却又必须强忍着,不能露出一丝破绽,这种感觉,真的太难受了。

  “抱歉,她说的话你就当没有听到好了。”权简璃转头柔声说道。

  林墨歌摇摇头,“无妨,反正我也没打算与她再有牵扯。”

  就当是被街头的恶狗吠了几声罢了,难道她还要再咬回去么?

  原本是打算这么说的,可是因为还有孩子们在场,便没有说出来。

  “那我们过去吧。”权简璃的声音依旧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