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95章 葬礼风波(7)
  第595章葬礼风波

  “恩。”

  她轻声应着,拉着两个小家伙的手,跟在他身后,向着里面走去。

  岳勇和王师傅依次跟在后面,安静得很。

  早上还晴朗的天气,不知何时竟乌云密布。

  一排排肃穆的墓碑,静谧异常。

  似乎在诉说着生前的过往。

  权老爷子墓碑下的土,尚且湿润,代表着又一个生命的消逝。

  因为权简璃不想大张旗鼓,所以早就命岳勇将一切都打点妥当,这墓里的,也不过是权老爷子的骨灰。

  因为权简璃觉得,化为骨灰,才是一切归于尘土。

  又或许,是之前从乱葬岗中挖出来的那一条腿,让他心生了恐惧和警惕,害怕那个疯子再借由父亲的尸体做些什么,毕竟那个疯子是不会因为仇人死了就放弃的。

  哪怕是尸体,在他面前,也不过是个可以用来复仇的工具而已。

  权老爷子墓碑的旁边,便是小姑的墓。

  这一点,也是他故意的。

  既然他们兄妹二人生前相互疏远,至少现在,让他们比邻而建,也算是另一种补偿了吧。

  吴玉洁一看到权老爷子的幕,便泣不成声,跌坐在墓前痛苦。

  “老爷啊,你怎么就舍心丢下我啊……老爷……您让我以后怎么活啊……”

  “妈,你这是做什么?”权幻有些丢脸的想要把母亲拉起来,却被母亲甩开了。

  她紧紧的抱着墓碑,哭天抢地。

  权简璃眉头紧皱着,没有说话。

  胡蝶见此,也忽然走上前去,跪到了权老爷子幕前,一手扶着吴玉洁,“伯母,伯父已经去了,您还是节哀吧。您的身体还这么虚弱,权家还要靠您来打理呢,您可不能再倒下了啊……”

  吴玉洁瞪了她一眼,不过却借着她的话继续哭诉,“这个家还需要我打理么?老爷啊……您一走了,这个家就乱了啊……什么不三不四的人都敢来您的幕前……这个家里,哪还有我说话的份啊……”

  林墨歌深吸一口气,自动将她的话屏蔽。

  反正吴玉洁不喜欢她,她很清楚。

  而且,她也没有想要讨好吴玉洁的打处,所以吴玉洁说什么,她便装作听不到。

  因为孩子们在这里,她不想让孩子们从小就恨自己的奶奶。

  可两个小家伙眼底却闪过不乐意的表情。

  月儿的小脸气鼓鼓的,被羽寒紧紧捏了捏手,又冲她摇摇头,示意她不要冲动。

  月儿这才撅着小嘴,不情愿的站到了一边。

  这些日子她在权家的时候,奶奶总会明着暗着的说妈妈的坏话,若不是看在奶奶跟她暂时站在同一战线,都反对那个丑八怪巫婆的份上,月儿早就翻脸了。

  没想到,今天奶奶竟然当着妈妈的面还要说这些话,她心里真的很不开心!

  权简璃正欲开口,却忽然听到后面传来一道带着愠怒的嗓音,“二叔,若我们不来的话,是不是你根本就不打算通知我们了?”

  羽晨气冲冲的走来,搀扶着苏梅。

  权希凡快步冲到了墓碑前,噗通一声跪下,砰砰砰!

  磕了三个响头。

  “爸,儿子不孝,知道的太晚了,儿子来送您了……”

  吴玉洁本来还在哭着,此时也被老大一家的气势吓倒了,停止了哭泣。

  胡蝶趁机将她扶了起来,二人站在一边。

  羽晨看向权简璃的眸子里直冒火光,“二叔,爷爷葬礼这么大的事,你为什么不通知我爸?难道你不知道爷爷生前最宠爱我爸了么?若是我爸不来的话,你让爷爷如何走得安心?”

  “因为不用我通知,你们也会来。”

  权简璃眉头微挑,语气平淡道。

  “你!……”

  羽晨气不打一处来,可是现在所有人在场,他又不能太以下犯上,只能强压着心头的怒火,“二叔,我知道你一直想把我们一家赶出权家。可今天是爷爷的葬礼,于情于理,我们都该来送爷爷一程的。”

  “我没拦你啊。”

  权简璃摊开手,一副我又没抱着你的大腿求你别来的表情,将羽晨心头的怒火浇得越发旺盛。

  却一撇头,看到了站在一边的林墨歌。

  冒着怒火的目光,忽然间柔和下来,甚至带着些恋恋不舍。

  要知道他和墨墨自从刚回来时在医院下面见过一次后,这是第二面。

  期间他无数次想要去见她,可是,却连拨通她电话的勇气都没有。

  以他现在的模样,根本就没有资格跟她说什么,更没有资格让她再回到他身边不是么?

  现在,还不到时候。

  必须耐心的等待,等待着他将权简璃打败,重新夺回权氏的那一天。

  “璃爷,时间差不多了。”岳勇上前一步道。

  权简璃点点头,看一眼依旧跪在幕前的权希凡,“你要这么开始么?”

  权希凡竟没有回话,只是如同被钉在了地面上一般,没有办法起来。

  他对父亲的愧疚太多了,从生病到去世,几乎都是因为他。所以,他才是害死父亲的凶手啊。

  羽晨一见自己的父亲被吼,便不乐意了。

  “我爸是权家的长子,从他开始为什么不可以?”

  他怒火滔天继续道,“现在权家是由你当家没错,可不管怎么说我爸才是老大!是爷爷真心疼爱的儿子!……而你……永远都别想得到爷爷的一点赞赏!”

  “羽晨少爷!这是老爷的幕前,请你说话放尊重一些。”岳勇上前一步,眸光带着浓浓的杀机。

  因为羽晨少爷自从来了以后便句句话都针对璃爷,让他都看不下去了。

  虽然他知道璃爷根本就不会跟羽晨少爷计较这些,可是,却由不得别人如此没礼貌的辱骂璃爷。

  “我们权家人说话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插嘴!别忘了,你不过是他养的一条狗!……”

  砰!……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脸上便重重挨了一拳。

  顿时,惊叫声四起。

  林墨歌下意识挡住了两个小家伙的眼睛,不想让他们看到如此混乱的一幕。

  苏梅赶紧冲上去查看儿子有没有受伤,满满的心疼。

  吴玉洁却抢先一步挡在了他们二人中间,沉声道,“简璃,这是老爷的葬礼,你要做什么?他毕竟是你的亲侄子,难道你要当着老爷的面对自己的亲侄子下手么?”

  权简璃不屑的看了她一眼,根本就没有回答她的话,反而冲着墓碑道,“爸,我帮老大教训一下这个不成器的儿子,想必您也不会有意见的吧?”

  岳勇虽然是他的手下,可他却把岳勇当成了最亲的人,当成自己的兄弟!

  所以,不许任何人说出这么难听的话来攻击岳勇!

  “哼,羽晨又没做错什么!”吴玉洁再次冷哼一声,“倒是你简璃,不仅带着那种不三不四的女人来气老爷,现在又对老爷最宠爱的长孙动手,你……你是不是想把这个家搞散了才甘心?”

  一听到散字,权简璃脸色顿时一沉。

  权幻也吓了一跳,赶紧上前拉自己的母亲,“妈,您在乱说什么啊?爸现在尸骨未寒,您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

  “怎么,妈是说错了什么么?他明知道老爷讨厌那个女人,却偏偏要带着她来。这样把蝶儿置于何处?”

  吴玉洁原本是林墨歌和胡蝶都讨厌的。

  可是,胡蝶毕竟并没有怎么针对过她,是她一向看不惯胡蝶罢了。反而,胡蝶还一直都在讨好她,就像刚才也是,只有胡蝶一人上前扶她。

  而林墨歌就不同了,不仅一次又一次的与她争锋相对,甚至当初简璃要举办订婚宴的时候,她去找林墨歌透漏一下消息,林墨歌竟然还用茶水泼她!

  这个仇,她永远都忘不掉!

  她这一辈子,在权家是高高在上的夫人,在外,也处处被人尊重,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尽办法说好话,讨她欢心。

  哪里受过那样的气?

  尤其刚才简璃一直都在帮着那个女人说好话,她便越发气不过。

  越是看着林墨歌不顺眼。

  胡蝶也没有想到,早上还对自己恶言相向的吴玉洁,现在竟然在帮她讨说法?

  还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不过,这个家里,有人站在她这一边,毕竟是好事。

  心里也暗暗的欣喜着。

  “可蝶儿小姐跟老二现在连婚礼都没有举行,当初的订婚宴也取消了,连未婚妻都不算!”权幻实在看不下去自己母亲的偏执了,不得不站出来说句公道话,“而墨墨就不一样了,她再怎么说也是羽寒和月儿的孩子,自然有权力到这里来。”

  毕竟权幻跟林墨歌也算是朋友了,虽然这边是自己的老妈,可也不能再任由老妈说些不靠谱的话。

  吴玉洁哪里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不向着她,反而要帮一个外人,气得全身都在颤抖,“你……我真是白养了你这么多年!……”

  说着,狠狠将他推开,一转身又扑到了墓前,跌坐在权希凡身边,声嘶力竭,“老爷,你看看!连我自己养大的儿子都要帮着那个外人,我一心一意为了这个家,现在却招来一身的骂名!……老爷,我倒不如随了你去的好,免得在这里碍别人的眼!……与其让我眼睁睁看着那个女人有一日嫁进我们权家,我倒不如死了的好……”

  她的嗓门本就高一些,此时又哭又闹的,听起来格外刺耳。

  “妈,你是不是老糊涂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