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96章 葬礼风波(8)
  第596章葬礼风波

  权幻气到不行,明明母亲平日里都是温婉大方的,怎么一看到墨墨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什么难听刻薄的话都能说出来,根本就不像是平时的母亲啊。

  “我没你这个不听话的儿子……”吴玉洁不理他,继续哭诉着。

  胡蝶越来越得意,真是没想到啊,今天这一趟来得太值了。

  不仅平白无故多了个帮手不说,就连她一直想骂林墨歌的话,吴玉洁也都帮她说出来了,真是天助我也!

  林墨歌却小脸苍白,紧紧搂着两个孩子,心痛万分。

  吴玉洁怎么骂她,说多么难听的话,她根本就不在意的。

  她在意的是,这些肮脏不堪的话,竟然进了孩子们的耳中,这对孩子们的内心会有多大的影响?

  原本,她还尽力的在孩子们面前说吴玉洁的好话,不想因为自己与吴玉洁的关系,而让孩子们对奶奶产生什么误解和恨意。

  可如今看来,她所做的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

  权简璃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牙关紧咬着,额头爆起青筋来。

  他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若不是在父亲的墓前,早就发怒了。

  “呜呜……老爷啊……您那么疼爱的孙子也翻脸不认人了……眼里哪还有我这个做奶奶的啊……”

  这一句话,倒是把羽寒都给带上了。

  轰!……

  本就在边缘晃荡着的怒火,轰然爆发。

  “闹够了没!?”

  权简璃低吼一声,眼里射出的两道森寒杀气,吓得吴玉洁身子一颤,似乎感觉被冰忍狠狠吃穿一般。

  他周身散发出来的阴冷气息,令这一处的气温陡然下降,众人同时警醒起来。

  “你现在哪里还有一点主母和奶奶的样子!?今天是爸的葬礼,我不想闹得太难堪。若是你真的跟爸伉俪情深,想随了他去,我马上便命人在父亲旁边安排一处位置……”

  “老二!你在说什么……”

  权幻还想再说什么,却被权简璃一道目光给瞪得噤了声。

  其实他也觉得母亲闹得有些过了。

  想闹的话,回家怎么闹都可以。这里毕竟是父亲的墓前啊。

  死者为大,总不能在这个时候还让父亲不得安宁……

  于是垂眸,便也不想再管了。

  吴玉洁被他这一声吓得一个激灵,话也说不出来,就只剩下哭了。

  “送夫人回车上休息!”

  权简璃一声令下,岳勇马上上前,也不管吴玉洁是不是乐意,将她扶了起来,向着车子走去。

  吴玉洁全身颤抖着,明知道不能被关到车上去,可是身子根本就不听使唤。

  最后,只能被岳勇塞进了车里。

  墓前顿时清静了下来,权简璃垂眸,看一眼依旧跪在地上的老大,冷冰冰道,“你是要一直跪下去?”

  “爸,您只管做您想做的事,不用管了……”

  羽晨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父亲打断了。

  “够了!爷爷的葬礼要紧!……”

  权希凡说着,用手推地站了起来,意味深长的看了权简璃一眼,走到了一边。

  场面总算是被控制住了。

  葬礼这才正式开始。

  按着辈份开始,每个人都到墓前放下一朵白色的雏菊,然后静静的为权老爷子祈祷。

  本该由吴玉洁开始的,现在便由权简璃开始了。

  他虽然不是家中的老大,却是现任的权家家长,所以自然是第一个。

  走上前去,轻轻的抚摸着冰凉的墓碑,眼前闪现过从小到大与父亲的每一个过往。

  明明都是那般晦暗无情,可他依旧心怀不舍。

  沙哑着嗓音,缓缓开口,“爸,您放心吧,权家我会照料好的,权氏只要在我手里一天,就会继续辉煌下去,我会将这个商业帝国建造得更加宏大,绝对不会丢你的脸的。还有……”

  他压低声音呢喃着,“凶手,我一定会找到的。一定,会为您报仇,您就放心吧。”

  说罢,紧闭了双眼,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许久,才缓缓转身,站到了最外侧。

  他与父亲平静相处的日子,实际上只有父亲生病后的几天而已。

  他以为自己对父亲早已经恨之入骨,可自从父亲离开后才发现,没有爱,哪来的恨?爱之深,便是恨之切吧?

  紧接着,便是老大走上前去,将手里的雏菊放在墓碑前,再次跪了下来。

  通红的眼眶里,竟然溢满了泪水。

  “爸,儿子不孝……是儿子不孝啊……儿子现在知道错了,后悔了,您能原谅么?……”

  他低声的呢喃着,几乎泣不成声。

  羽寒不明白父亲所说的话,还以为父亲只是遗憾没有见到爷爷最后一面。

  因为有很多人看着,权希凡哭了几声,便起身让开了。

  接下来,便是苏梅,她只是放了花,鞠躬,抹了两把眼泪便离开。

  然后,是权幻。

  此时的他,一改往日不羁的形象,难得的严肃认真,甚至带着淡淡的悲伤。

  而且,这悲伤不是演出来的,是真正发自内心的。

  毕竟权老爷子对他也很宠爱。

  “爸,你放心的去吧,我会照顾好妈的。她今天有些太累了,所以才会情绪不稳,你也别听她的。家里的事,老大会打点好的,后院也不会起火,你就别再操这份心了……到了那边,悠闲的过日子去吧……”

  严肃却带着淡淡的调侃,倒也是他原本的风格。

  下一个,是羽晨。

  他脸上肿起一片淤青,不服气的瞪了权简璃一眼,这才走上前去,学着父亲的样子,给权老爷子磕了三个响头。

  “爷爷,我知道您一向疼爱我爸,绝不会忍心爸被欺负的。你放心吧,以后只要有我在一天,就不会让某人只手遮天!……”

  权简璃面无表情,他根本就没打算跟羽晨一般见识。

  现在,只剩下了胡蝶和林墨歌二人。

  林墨歌站着不动,意思是让胡蝶先祭拜。

  胡蝶本就没打算谦让,自然的先走了过去。

  她心里算得清楚,这是按照辈份排的,她既然是简璃的未婚妻,自然是要排在一个外人的前面的。

  可是她不知道的是,不管是林墨歌还是权简璃,都不在乎这些。

  他们心里只是悲伤,因为斯人的逝去而悲伤。

  根本就没有心思去想这些无关的事。

  胡蝶刚走到墓碑前,目光忽然与照片上的权老爷子的目光相触,瞬间如同被惊吓了一般,脸色死灰一片。

  手里的花都来不及放下,随手一扔,便逃也似的转身离开。

  仓皇的模样,受惊吓的表情,却刚好被权简璃尽收于眼底。

  漆黑的眸子微眯,但是并没有说话……

  最后,终于到了林墨歌和孩子们的顺序。

  她拉着两个小家伙走到了墓碑前,将手里的花放下,柔声道,“权老爷子,那日我们好不容易冰释前嫌,我还想着等您病好了以后约您出来见个面的。却没想到,您却忽然离开了。您放心吧,这两个孩子,我会好好照顾的,无论他们在谁的身边,永远都是权家的子孙……”

  说罢,又微微一笑道,“我今天来,也是替我母亲来送您的。我母亲说她与您是故人,却没有机会再见一面,还有些遗憾……等以后母亲的身体好些了,我会带着她再来看您的,您就安心吧。”

  然后,又看着羽寒和月儿道,“你们不是有话要跟爷爷说么?”

  “恩……”

  羽寒乖巧的点头,“爷爷,我以后会常常来看您的,也会尽力学习您嘱咐我学习的课程,不会偷懒的,以后一定会给权家争气。”

  他说罢,月儿才开了口,“爷爷,月儿以后会好好听话,不那么捣蛋了。不过,您也要保佑月儿考试得第一,要不然便宜老爸会生气的。还有喔爷爷,虽然您以前总是生月儿的气,还很凶,可是月儿原谅您了喔……”

  母子三人祭拜过后,便只剩下管家,王师傅和岳勇了。

  三人依次祭拜了,这场葬礼便算是结束了。

  岳勇又向璃爷报告了什么之后,权简璃便吩咐所有人都回权家老宅,说是有事要说。

  连老大一家都必须回去。

  羽晨冷哼一声,扶着父亲一起离开了。

  胡蝶自然是想要和他坐同一辆车的,可是想来也不可能了,只得恋恋不舍的向回走。

  路过小姑的墓前的时候,忽然后背一阵恶寒,不由得加快了速度……

  总觉得这四周阴风阵阵,似乎有无数哀嚎在她身边游荡着……游荡着,向她来索命……

  眨眼间,墓前便只剩下权简璃一家四口。

  他这才上前一步,留恋的抚摸着父亲的墓碑,然后又抚摸着小姑的墓碑,悲伤道,“爸,小姑,以后你们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一定要好好相处知道么?我一定会找到凶手,抓他到这里给你们磕头赔罪的……”

  林墨歌虽然不知道他所说的凶手是谁,可是,却也暗暗猜测到了这事肯定没那么简单。

  又拉着孩子们走到小姑的墓前道,“小姑,我带着孩子们来看你了。”

  羽寒没有作声,只是默默的放了雏菊在姑婆的墓碑前。

  然后懂事的鞠躬。

  月儿却开口道,“姑婆,月儿真的好喜欢你的,月儿还想再吃姑婆做的好吃的呢,可是也吃不到了。不过没关系,等以后月儿带着好吃的来看你好了……”

  “姑婆她啊,一定会喜欢的。”林墨歌宠溺的抚摸着两个孩子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