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97章 葬礼风波(9)
  第597章葬礼风波

  手腕处传来一阵温润的感觉。

  那是小姑之前送给她的白玉手镯。

  “小姑,我曾答应过您,不管今后如何,都不会摘下来的,您不用担心……这里的风景虽然没有林子里好,可也算是天高云阔。您便在这里安心的睡着吧……”

  说罢,与孩子们一起鞠了躬,悠然转身离开。

  忽然间,淅淅沥沥下起小雨来,如泣如诉。

  似乎在留恋不舍一般……

  心底的悲凉,配着这冰凉的雨滴,倒也应景的很。

  权简璃脸色一变,明明就下了就雨,这女人却还是不紧不慢的走着,就不怕淋雨么?

  紧走几步追上前去,催促道,“下雨了,快点上车。”

  “你先带着孩子们回去吧,不是还要回权家么?……我想自己走走,你不用管我。”

  林墨歌淡淡的回答。

  “不行!你也得去!”权简璃断然拒绝。

  “我一个外人去做什么……”林墨歌苦涩道,吴玉洁和胡蝶都以为她想尽一切办法,千方百计的想要入主权家。

  却不知道,她从来都没有过那样的心思。

  那种冰冷没有一丝感情的地方,请她去她都不会去好么。

  权简璃以为她还在气愤刚才吴玉洁说的话,便开口道,“她说的话,你不用介意。以后我不会再让她这么说了……”

  “其实我一点都不介意的。”林墨歌淡淡一笑,她说的是心里话啊。

  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而已,说的话,也不过与跟边的疯狗乱吠别无二致,她又何必计较?

  知道她的倔强,权简璃便也不再作解释,只是默默将外套脱了下来,搭在两个孩子身上。

  然后安静的陪着她走着,一句话也不说。

  林墨歌转头奇怪的看着他,“你不是说回去有急事么?先带孩子们回去好了。一会儿我会去接羽寒的。”

  “……”他不吭声,脚步依旧不紧不慢。

  “喂……”

  “我想陪你走走……”权简璃忽而开口。

  罢了,既然他想走,那便走吧。

  两个人谁也不说话,缓缓的在小雨中散着步。

  或许在别人看来,这两个人奇怪的很,再怎么浪漫,也不能在墓园里浪漫啊。

  可此时,他们二人却并没有发现这个问题。

  只是觉得这冰凉的小雨能治愈心里的悲恸……

  两个小家伙钻在爸爸宽大的外套下面,紧紧拉着小手走着。

  路上溅起的水花,也变得奇妙了许多。

  对于两个小家伙来说,无论在什么奇怪的地方,只要爸爸和妈妈在一起,就是最好的……

  细雨蒙蒙中,在不远处停着一辆银灰色跑车。

  一个男人坐在车里,看着这边的情景,手中还握着电话。

  “干爹,葬礼已经结束了。我照您的吩咐,什么都没做……可我总觉得白白浪费了大好机会……若是在葬礼上搞点花样出来,想来一定很有趣。”

  电话里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人都化成灰了,没必要再折腾了。折腾,是留给活人的……”

  “我知道了干爹。”

  “好了,我让你查的事怎么样了?”电话那头的人又问道。

  “还差一点,我这就去查……”男人说着,挂了电话。

  却又意犹未尽的看一眼那雨中散步的二人,这才发动车子缓缓离开……

  此时,另一辆车子里。

  羽晨将车子开得飞快,却始终无法发泄心头的怒火。

  从后视镜看了父亲一眼,忍不住问道,“爸,您为什么那么忍让?现在爷爷已经不在了,您没有必要再让着他了。”

  权希凡微微叹息一声,看着儿子愤怒的表情,犹豫许久,终于说出了实话。

  “因为爸做了错事……你二叔他不管说什么,在爷爷的墓前,爸都没有反驳的资格……”

  “我不信!爸你会做错什么事?”羽晨依旧愤怒。

  知道话不说清楚,儿子永远会愤怒下去。

  权希凡这才将所有的事都交代了出来,“知道爸最后一次见爷爷是什么时候么?是他住院的时候……那一次,爸做了一件最最愚蠢的事……把你小姑去世的消息,告诉了爷爷……直到现在,我都记得,你爷爷当时看着我的眼神,那眼神里,是满满的失望……他一定对我失望透了吧?为了保住自己的命,竟然要害自己的亲生父亲……”

  “什么?爸!……”

  羽晨愣怔了一下,他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你不知道也是自然的,因为爸没打算告诉你。因为对方说,只要我按照他们说的做了,就会放过我……可是没想到,我竟然为了保自己的命,真的做出了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来……”

  权希凡说着,苦笑起来,“可是谁想到,事后,他们根本就不认账,反而还要逼着你去为他们做事……羽晨,爸都知道你为爸做的一切……所以,才更不希望你被他们利用。”

  “爸,我不会被他们利用的,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羽晨认真道。

  权希凡点了点头,“你若真的知道就好了……一旦做了做事,以后便会步步都错,再也没有改过的机会了啊……爸不希望你再走爸的老路,直到亲人离开后,才后悔莫及……”

  说着,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又说道,“其实,老二他没那么坏的……是他打醒了我,让我知道自己做的事有多可笑多无情。我一直以为,老二最恨的人就是父亲了。可是没想到,他的恨与爱相比,差了太多……而我,从小到大都被父亲保护着,宠爱着,却连老二的一半都比不上,真的是羞愧万分……”

  羽晨从后视镜里看了父亲一眼,他的表情很诚恳。“可是二叔确实抢走了属于我们的东西,我一定会抢回来。”

  “抢回来又如何?既然都是权家的,在谁手里又有什么区别?”权希凡难得的说了句公道话。

  “当然不一样了爸,当初他因为嫉恨而把我们赶出去,现在,我就要把当初受到的苦和委屈都回报给他!……”

  “罢了,你想怎么做就做吧,只是记住,一定不要把权家交到外人的手里……那样,爷爷也不会甘心的……”

  权希凡也没办法再管了,儿子的性子太过于执着,不是他说几句话就可以改变的。

  羽晨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他心里却已经应了下来,而且,他一直都没打算真的跟那个疯子合作啊。

  只不过是彼此利用罢了……

  权家老宅,客厅里。

  一道身影正在沙发上坐着,似乎在焦急的等待着。

  他的身边还放着一个公文包,里面放着重要的文件。

  没一会儿,院子外响走车子驶入的声音,然后便听见佣人们恭敬道,“夫人,您回来了,乔律师已经在客厅里等着了。”

  “乔律师?”吴玉洁眉头一皱,忽然间便明白了。

  怪不得简璃让所有人都回来,竟是乔律师要宣读遗产了。

  一时间也忘记了心头的愤怒,匆匆进了客厅。

  胡蝶听到乔律师三个字,心里咯噔一下。

  她还没来得及找人对遗产动手脚呢,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宣布?

  一时间也心急的跟了进去。

  乔律师与吴玉洁问好的时候,老大一家也到了。

  安静的进了客厅,远远坐在一边,并没有跟任何人说话。

  “乔律师,人差不多已经齐了,现在就公布吧。”吴玉洁等不及开口道。

  乔律师看一眼在场的人,淡淡道,“夫人,二少爷不是还没回来么,必须等人到齐了以后才可以开始。”

  吴玉洁撇撇嘴又坐下,脸上写满了不耐烦。

  她想要知道老爷的财产是怎么分配的。

  她跟了他这么多年,总不会什么都得不到吧?

  其实,她之前也曾私下里联系过乔律师,希望他能透露一些消息。可是乔律师却一个字都不愿意多说,甚至连面都不见。

  也难怪,乔律师几乎就是老爷一手培养起来的,自然会对老爷忠心了。

  后来她打算再想其他办法的时候,老爷却突然发生意外去世了,这事便也没有再进行下去。

  现在,她根本就不知道老爷的遗产到底是怎么分配的,若是真的没有她和幻儿的份,可该如何是好?

  除了她之外,胡蝶也坐立难安。

  因为她是现场所有人中,唯一一个知道遗产分配内容的人。

  明明知道一切,却又不能说出口。

  因为遗产跟她没有一分钱关系。

  此时暗自咬牙,都怪那个疯子,做事太过焦急,不仅毁了她的婚礼,更是毁了她在遗嘱上动手脚的机会!

  可偏偏,她有把柄在人手上,又没办法怨恨……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客厅里的人性子越来越急。

  那哗啦啦的声响,如同在人心头敲击着一般,越发让人难耐。

  倒是权幻,一脸无所谓的表情,跟平日一样,懒散的窝在沙发里。

  对于遗产什么的,他根本就不在乎。

  反正他有自己的工作,赚的钱也足够自己花天酒地,享受生活了。要那么多遗产有什么用?

  那种为了争夺遗产而打得头破血流的事,他也做不出来。

  就在烦躁最大化的时候,两辆车子缓缓的驶进了院子。

  岳勇带着羽寒和月儿先走了进来。

  两个小家伙安静的坐在离门最近的位置,原本是坐在吴玉洁身边的,可是今天,在墓园听了奶奶说自己妈妈那么多坏话以后,兄妹二人对奶奶的看法已经改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