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98章 葬礼风波(10)
  第598章葬礼风波

  再也不会像以前那般亲热。

  林墨歌坐在车子里不愿意下去,说要在车上等着。

  去被权简璃扯了下去。

  一看到她,吴玉洁顿时又炸开了。

  “让一家子等你一个倒也罢了,竟然还又将这个不三不四的女人带回家里来!?简璃,你到底是想做什么?难道真的就这么迫不急待要让她进门?”

  吴玉洁说着再度愤怒起来,“我告诉你,只要我还活着一天,这个女人就休想进我权家的门!”

  林墨歌才刚刚站定,便被吴玉洁给吓了一跳。

  权简璃脸色阴沉,直勾勾盯着吴玉洁,“她是做为羽寒的监护人来的,请您说话放尊重一些。”

  “尊重?简璃,你这是在跟我说话?”吴玉洁气得眼角的皱纹都不住的颤抖着,忽然间嚎啕大哭,跌坐在地上,连形象都不顾了,“老爷啊,您看看,看看您这冷漠无情的儿子……我虽然不是他的亲妈,可也养育了他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亏待过他啊……可如今,他却为了一个外人来羞辱我……我还有什么脸活着……”

  现在权幻是彻底的不想管了,今天母亲所做的一切,都让他颜面尽失。

  甚至有那么一刻,都想装作不认识……

  林墨歌脸色苍白,却并不是被气的,而是刚才淋了些雨,头发都湿了,身子也有些微冷。

  她自然知道吴玉洁又在做戏,吴玉洁不嫌丢人,她还嫌呢。

  淡淡的道了一声,“我还是去车里等着吧。”

  转身便走。

  “不准走!”权简璃一把将她拉住,力气太大,捏得她手腕都疼了。

  林墨歌想要挣脱开来,却又不想当着这么多人,驳了他的面子。便没吭声。

  权简璃转身,看也不看其他人一眼,冷冷的注视着坐在地上哭闹的吴玉洁,沉声道,“在墓园里闹了,回到家里也闹了,念在你是长辈的份上我叫你一声阿姨,也希望你做出些符合身份的事来!别丢了我权家的脸!”

  “放肆!你竟然敢跟我这么说话……”

  吴玉洁的话还没有说完,权简璃沉声吩咐,“夫人累了,将她送回房间休息!”

  “谁敢?”

  吴玉洁一声吼,几个佣人吓得停在了原地,满是为难。

  一边是夫人,一边是谁也不敢得罪的二少爷,还真的是难以取舍呢。

  乔律师这时忽然开了口,“二少爷,我公布遗产时需要所有人都在场,何不让夫人听完以后再回去呢。”

  一听到这话,吴玉洁才松了口气,刚好顺着台阶下。

  不过她也不方便开口说什么。

  胡蝶似乎看透了她的心思一般,默默的走到权简璃面前道,“简璃,伯母其实并没有说错什么,林小姐就算是羽寒的监护人,可说到底还是个外人。遗产的事也与她无关,她在这里也确实不太合适。”

  “你怎么知道遗产与她无关?”权简璃冷不丁问了一句。

  胡蝶心里咯噔一下,瞳孔瞬间震动起来。

  她自然是知道,当初乔律师在医院与权老爷子一起修改遗嘱的时候她听到了啊。

  可是,却一不小心说漏了嘴,险些露出破绽。

  赶紧讪讪一笑,“林小姐虽然是孩子们的亲生母亲,可毕竟不是我们权家的人……”

  “蝶儿阿姨,你也不是我们权家的人。有什么资格说我妈妈?”一直乖巧坐在沙发上的羽寒,忽然间清脆的开了口。

  这一句话,倒是震惊了所有人。

  倒不是因为说的有多特别,而是因为,这句话是从乖巧懂事的羽寒口中说出来的。

  若是月儿说出来倒也正常,可竟然是羽寒先开的口!

  一听哥哥开口了,憋了许久的月儿也忍不住了,直接跳下了沙发站起身来,“就是,你才是个外人,连婚都没有订,在这个家里只不过是个客人而已,凭什么说我妈妈?”

  权简璃微微愣怔的看向儿子,没想到平日里那个稳重而又沉稳的儿子,今日竟也忍不住为妈妈出头了。

  他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说不出来是欣慰还是伤感。

  自己竟然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还要让她在这么多人面前被人侮辱。

  自己堂堂一个男人,却连孩子都比不上……

  胡蝶眼底闪过一抹狠毒,可是当着简璃的面,又不能生气,强挤出一个难看的笑来,“羽寒,月儿,阿姨知道你们对阿姨有意见,可是阿姨是爸爸的未婚妻,也是你们未来的妈妈,所以你们不能这么没礼貌知道么?”

  “哼,没有订婚就不是未婚妻!我们只有一个妈妈,你才不配当我们的妈妈!真是厚脸皮!……”月儿一脸嫌弃的撅着小嘴。

  “月儿!”胡蝶怒吼一声,却马上又镇定下来,放软了声音,咬牙切齿道,“月儿,阿姨一定会嫁给爸爸的,只要嫁给爸爸了,不管你愿不愿意,都是要叫我一声妈妈的……”

  “做梦!谁会叫你这个丑八怪巫婆妈妈?”月儿气呼呼的,早就忘记了妈妈告诉过她,不许这么没礼貌的叫人。

  胡蝶气不打一处来,她最烦的这两个孩子,没想到今天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她难堪。

  可她偏偏还必须摆出一副温柔善良的模样来,心里那叫一个扭曲。

  一步步向着两个孩子走了过来,“月儿,不可以说这种话喔……”

  说话间伸手便要去抓月儿,林墨歌吓了一跳,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甩开了权简璃,一把将胡蝶推倒在地,紧紧抱住了两个孩子。

  “不许碰我的孩子!”

  她面色警惕的看着胡蝶,一字一句道,“胡蝶小姐何必要强迫两个孩子呢?”

  胡蝶身子一倒地,眼泪便啪嗒啪嗒落了下来,“林小姐,我只是想抱抱她而已,你为什么要推我……”

  月儿此时也灵机一动,不就是哭么,好像谁不会似的。

  小嘴一咧,哇的一声哭的那叫一个凄惨,“哇,妈妈,刚才这个丑八怪巫婆的眼神好吓人,像是要吃人一样,哇呜……”

  “简璃,我没有,她在撒谎!”胡蝶见月儿也哭了,便马上哭着向权简璃求救。

  却不料月儿哭的更大声了,“呜呜,妈妈,月儿好害怕,呜呜……月儿不要留在这里,这个巫婆会吃小孩儿的……呜呜……”

  林墨歌心疼的帮月儿擦着眼泪,“乖,月儿不怕啊。”

  “简璃,我真的没有……一定是那个贱人教她诬陷我的,一定是的!简璃,你要为我做主啊……她动手打我也就罢了,现在还教自己的女儿来诬陷我,这个女人太恶毒了……”

  胡蝶指着林墨歌,哭的花枝乱颤。

  一听胡蝶开始疯言疯语了,林墨歌便再也忍不住。

  “闭嘴!你说什么我都可以忍,便你不能诬陷一个七岁的孩子!到底谁心里恶毒,自己最清楚!”

  说罢,不屑的扫视了她一眼,拉着两个孩子便向外走。

  既然这里容不得她母子三人,她又何需留在这里呢?

  谁料,就算想走,有些人都不会随了她的心。

  “站住!”吴玉洁忽然拔高了音量,“蝶儿说的没错,你就是个恶毒的女人!是不是以为把两个孩子抓在手里就能分得遗产了?你这算盘未免打得太好了一些……”

  林墨歌脚步一顿,深呼吸一口,转过身来,平静的注视着坐在地上的吴玉洁,忽然唇角一勾,笑了起来。

  “我原本还觉得你是长辈,至少是孩子们的奶奶,所以有些话只说了三分,给你留足了面子。可是现在我发现我错了,这样不分是非黑白,不分场合,不识好歹又没有教养的人,根本就不配孩子们叫的那一声奶奶!”

  说着,透彻的眸子里散发出越发清冷的光,冷冷的扫视过客厅里的每一个人。

  然后,才悠然开口,“你们视若命一般的遗产,对我来说,一文不值!我从未想着要你们权家一分钱,所以,你们大可放心。那么肮脏得来的财产,我不稀罕!”

  说罢,又要拉着孩子们走。

  她是一刻都不想让孩子们生活在这种肮脏的地方了。

  乔律师见她马上就要离开了,再一次开了口,“林小姐,这份遗嘱必须要在所有人在场的前提下才能公布,能不能……等公布了遗产之后您再离开?”

  “哼,乔律师,你是不是太过刻板了一些?两个小孩子而已,又有什么要紧?”吴玉洁本就快气疯了,恨不得林墨歌马上从她眼前消失。

  现在忽然听到乔律师都要让林墨歌留下,哪里还有好话?

  林墨歌一听这话,脸色顿时更暗了一些。可是乔律师的话,也让她有了另一个猜测……

  低头看着两个孩子,见他们的表情也并不好。

  蹲下身子道,“宝贝儿,我们再等一会儿好不好?虽然别人没礼貌没教养,可我们不能这样对不对?”

  “妈妈,我们听你的。”羽寒乖巧道。

  “乖。”

  林墨歌摸了摸两个小家伙的头,这才转过身来,嫣然一笑,丝毫看不出生气的样子来。

  “乔律师的话倒也不错,虽然我是个外人,可我的两个孩子却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有权利分得属于自己的那一份。”

  然后拉着两个孩子坐回到沙发上,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道,“宝贝儿,我们就分完了遗产再走好了。”